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23章 约谈
    中午饭间,中方这边频频以茶代酒举杯庆祝,那场面,十分热闹。
  
      反观h国这那边,则是死气沉沉,默默吃着饭,有的根本连筷子都不动,没有胃口。
  
      在h国代表团看来,中方这样就是故意的,故意要来气他们,庆祝什么?有什么值得庆祝?不就小赢一场吗?用得着如此高兴?这才第一局呢,下午的比赛谁又知会是哪方赢?
  
      得瑟!
  
      很多h国代表团成员饭没吃完就离席,气都被气饱,可又能怪得了谁?是他们技不如人,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庆祝。
  
      叶无天暗自好笑,没有最坏,只有更坏,他们这样做的确有点不够人道,明摆着就在气h国代表团,坏,实在是太坏。
  
      有意思的是的,对这样的局面,作为团长,孙坚几位领导却并不阻止,虽然表面上说了几句,那都是不痛不痒的话,根本没有责怪的意思。
  
      “孙团长,我敬你一杯,咱们就以茶代酒。”孙坚端着茶杯朝李正哲走去。
  
      面对孙坚的以茶代酒,李正哲真心不想端那个茶杯,敬?敬个屁?这个时候他没那个心情,什么敬不敬?
  
      在李正哲看来,孙坚此意就是想故意恶心他,故意让他难堪。
  
      越是这样,李正哲就越是希望能赢,希望能赢一局,将中方代表团的嚣张气焰打下去,欺人太甚,太欺负人。
  
      “李团长,不管输赢,都不能伤了咱们的友谊,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孙坚又是一句。
  
      李正哲气得够呛,呸!比赛第二?既然比赛第二,那你们庆祝什么?还以茶代酒?那是什么意思?
  
      “谢谢孙团长的提醒,我知道。”李正哲心不甘情不愿的拿起茶杯与孙坚轻轻碰了碰杯。
  
      喝完茶后,孙坚呵呵笑,然后莫名对李正哲说了一句:“有机会的。”
  
      李正哲已经被气成暗伤,有机会?孙坚是在讽刺h国有机会赢吗?
  
      叶无天忽然发现,跟这些高层比起来,他的那种玩法简直就是小儿科,算不上什么东西,瞧瞧人家,玩得多么漂亮,直接就能将李正哲憋成内伤。
  
      饭后,叶无天准备回房稍稍休息,然后一直对他不怎么理采的姜玉却主动过来。
  
      “聊聊。”姜玉开口。
  
      叶无天一怔,麻木地点头,姜玉这个时候要找他谈?目的是什么?
  
      不管姜玉的目的是什么,叶无天都要跟她谈谈。
  
      对姜玉现在过来,孙坚等人都有些担心,他们并不希望姜玉现在与叶无天谈,何况还是主动过来,目的很值得怀疑。
  
      两人走出饭店,在附近一间茶馆里坐下,四目相对,两人都没有先行开口的意思。
  
      服务员为两人泡好茶后就离开,叶无天终于开口,皆因他清楚,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对不起。”
  
      无论如何,叶无天都认为自己有必要向姜玉说一句对不起,不管她接不接受,那是她的事。
  
      姜玉脸部肌肉抽搐几下,情绪波动很大,应该是内心在苦苦挣扎。
  
      “为什么要参加这次的交流会?”叶无天问。
  
      “宋大乔他们,你怎么怎么处理?”姜玉答非所问。
  
      叶无天颇为意外姜玉现在这个时候还会提宋大乔他们,难不成为想为他们说情?“你要为他们说情?”
  
      “他们的死活跟我没关系。”姜玉回答,她恨叶无天,同样也恨宋大乔他们,若不是他们利用她,她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我不会放过他们,不管你会不会替他们求情,他们都该死。”叶无天说道。
  
      姜玉忽然问:“你不该死?”
  
      “呃!”叶无天哑了,尴尬万分的挠着头:“那什么?这里的茶不错。”
  
      “回答我,你该死吗?”姜玉显然没打算放过叶无天的意思。
  
      **得无可奈何的叶无天说道:“非要回答?”
  
      姜玉没说话,她那意思已经是再明显不过,非要叶无天回答。
  
      平心而论,叶无天真不想回答这种问题,也不知怎样回答,再说,就算该死,自己也不会说自己该死。
  
      “姜玉,你今天找我,就是为了这事?”
  
      “不管你承不承认,你都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叶无天,你应该补偿我。”
  
      皱眉的叶无天隐隐有些明白姜玉的来意:“你想我退出这次的交流会?”
  
      姜玉又是沉默,然而她的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天哥知道,他又猜对了。
  
      不知为何,自己猜对姜玉的来意,然而却丝毫没有高兴的意思,相反,内心还有种憋气,难受,不想将姜玉看成那种人,但眼前,他又忍不住。
  
      “哈哈,看来我猜对了。”叶无天笑得十分无奈,姜玉什么时候变成这样?比赛,较量,无论怎样,都必须得公平公正地进行,现在呢?她使这出这招,已经算得上是无耻。
  
      姜玉仍然没说话,这个时候,傻子也能看出来,她找叶无天就是为了这个意思,为了让叶无天退出这次的交流会。
  
      “你觉得我会吗?觉得我会不会答应你?”叶无天将问题抛回给姜玉,想看她会怎样回答。
  
      “你会吗?”姜玉终于再度开口。
  
      “不会。”叶无天回答得斩钉截铁,“姜玉,我不会答应,如果你非要提出这样的要求,我只能说,看不起你。”
  
      “我的亏白吃了?”姜玉问。
  
      “输赢对你真那么重要?你是谁?h国总统?还是什么人?说穿了,你也只是普通一的员,普通市民,输赢又如何?从小到大,你家人就是如此教你?让你不惜使用一切手段去赢?”
  
      姜玉今天提出这样的要求,让天哥大跌眼镜,不敢相信。
  
      脸色平静的姜玉说道:“很重要。”
  
      “我开始不喜欢你。”叶无天摇头说道,与此同时,内心的罪恶感也减轻不少。
  
      “用不着你喜欢。”
  
      叶无天站起,“姜玉,好自为之。”
  
      姜玉今天的行为彻底令到叶无天对她的印象。
  
      “站住。”姜玉拦住叶无天,“你欠我的事。”
  
      “然后呢?你还想怎样?”叶无天没好气地冷笑道。
  
      “然后怎样你应该知道。”姜玉脸色不善。
  
      叶无天说道:“姜玉,别让我反胃,可以吗?”
  
      姜玉呆住。
  
      “想赢,必须得公平竞争,你使出这种手段,即使最后让你们赢了,你们能高兴?”
  
      “用不着你管。”
  
      叶无天来火,说话的语气提高几分,“那好,我现在就告诉你,不可能,你的要求我不可能答应。”
  
      抛下这句话,叶无天就离开,姜玉的过份要求让他反感,他已失去再谈下去的意思,这种女人,不值得同情。
  
      这一次,姜玉没再阻拦叶无天的离开,只是默默地看着叶无天的背影,直到叶无天完全消失不见,她还傻站在那里。
  
      这一次的谈话,天哥非常失望,对姜玉失望,对h国失望。
  
      “让你退出?”凤仙子拦下叶无天,开口问。
  
      叶无天不得不佩服凤仙子的聪明,一下子就能猜到原因。
  
      “师姐,有人说你聪明吗?”叶无天笑道,在姜玉面前,他脸露不爽,但在凤仙子面前,他又换上另外一副表情。
  
      “你答应了?”凤仙子答非所问。
  
      “嘿嘿,师姐,你这么聪明,再猜猜看。”
  
      凤仙子也难得露出笑容,“瞧你那样,应该是拒绝了。”
  
      “哦,为何?”叶无天来了兴趣,“说来听听。”
  
      “答应她,你就不会笑。”凤仙子缓缓说道。
  
      叶无天正待得意地自夸几句时,却见凤仙子接着说:“我不会看错人,你为这事就答应她,说明你不值得我帮。”
  
      天哥的那个汗啊!听神仙姐姐那样说,他岂不是幸好没答应?好险。
  
      “师姐,我爱上你了,怎么办?”叶无天忽然****起凤仙子。
  
      凤仙子估计没想到叶无天会这样说,一时间俏脸绯红,冷峻的神情也多了丝暖意,莲步轻移地摇曳着她那婀娜娇躯来到叶无天面前,“你说什么?”
  
      刚才还趾高气扬的天哥这会突然犯怵,他都不知怎么回事,好像自己很害怕凤仙子,当凤仙子走到前面来时,他噤若寒蝉,屁都不敢放一个。
  
      “刚才你说什么?”凤仙子又问。
  
      心虚的叶无天吱吱唔唔半天,哈哈笑着:“哈哈,吃得太饱,要上个厕所。”说完转身就跑。
  
      见叶无天狼狈不堪的跑开,凤仙子那张美到惊心动魄的俏脸上露出一抹动人的微笑,喃喃自语着:“好好比赛。”
  
      后面的话凤仙子没说下去,只是俏脸更红,幸好,没人看到她的脸红,而她也左右看看,发现没人注意,这才松口气,香舌微吐,俏模样说不出的娇俏可爱,若是天哥看到,一定会心神大荡,弄不好流鼻血都有可能。
  
      跑开的天哥不住鄙视自己,怕什么?自己到底怕什么?喜欢就喜欢,又能怎样?还就不相信凤仙子会吃了他,他就是喜欢她,这不可能有错。
  
      “叶无天,你最好离姜玉远一点。”走到酒店大堂时,孙志元拦了上来。
  
      叶无天极度讨厌这种自以为是的家伙,“保护自己女人不是用这种手段,明白吗?这样泡妞,你能赢得美人心?你以为你是黑帮?动不动就玩威胁?就算你是,我就会害怕吗?孙志元,下午拿出你的水平吧,别让我看不起,也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少斤两。”

Ps:书友们,我是大肚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