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25章 无力回天

  
      又赢一局!
  
      连赢两局,让中方代表团士气大涨,这一个好的开始,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更是件值得庆祝的事情。<>
  
      孙坚几人暗松口气,有这两局打底,接下来的比赛就会轻松不少,赢面也将会大很多,当然,现在还不能松懈,没有绝对的赢面之前,还不能大意,万一被h方翻盘,到时都不知该怎么哭。
  
      “大家好好休息,争取明天的比赛咱们能继续旗开得胜,一鼓作气赢下比赛。”孙坚很兴奋,他是发现了一点,两场比赛,叶无天都是关键,能连续拿下两局,全因为叶无天。
  
      难怪比赛之前上头一定要求要想办法让叶无天参加,原来如此。
  
      这小子行为处事虽然也挺气人,第一天的宴会上,他就让孙坚几个掉面子,可现在回头想想,那又算得了什么了?只要能赢,耍点小性子又有什么所谓?根本无关重要。
  
      相比起中方代表团,h国那边就没这么高兴,开局不利也就算了,如今还连输两局,此时此刻,作为团长,李正哲快要疯掉,国内某些高层已经对他开始不满,能不能扭转这个局面,还得看接下来的比赛。
  
      成也叶无天,败也叶无天!
  
      李正哲忽然想起当初一位长者高层对他说过的话,当时他并没在意,没怎么将这话听进去,现在回头却忽然发现,原来真是那么回事。
  
      成也叶无天,败也叶无天,这世上就怎会有叶无天这种怪胎?太可恨,年纪轻轻,真不知他的医术是从哪学来,即便从娘胎开始学,也不可能学得如此厉害吧?
  
      抓狂的李正哲毫无头绪,被连续两局失败的打击,他现在也不知该怎么办,想赢,又没信心,该怎么办?他也不知自己该怎么办。
  
      一点办法都没有,一愁莫展!
  
      “姜玉,你要不再想想办法?”房间里,只有李正哲与姜玉两人在。
  
      满脸哀愁的姜玉抬起头,嘴唇动动:“我尽力了。”
  
      “姜玉,这一次对我们非常重要,同样对我也非常重要,连输两局,国内已经有高层对姐夫不满,无论如何,咱们都要赢,万一输了,那些人肯定就不会放过我,到时你姐怎么办?”
  
      姜玉柳眉微皱,对对方的话感到厌烦。
  
      “叶无天那样对你,他该向你道歉。”
  
      “试过了。”姜玉耐着性子,压着恼意继续坐在那里。
  
      “他不同意?”李正哲说道:“姜玉,要不你再帮姐夫想想办法?这种现状咱们真的必须马上改变,无论是为我还是为咱们国家,都不能继续下去,必须马上改变。”
  
      极少人知道姜玉李正哲还有这层关系,就连h国代表团的很多成员都不知,这次李正哲想尽办法要将姜玉带来,一方面是因为姜玉的医术,另一方面就是因为姜玉跟叶无天的那层关系。
  
      这是李正哲的秘密武器,不到迫不得已,他是不会用,上午第一局输掉之后,他就意识到不妙,想尽一切办法说服姜玉,让她去找叶无天,希望能通过她的关系让叶无天退出这次的比赛。
  
      “我尽力了。”姜玉站起,说出这句话后就离开。
  
      “小玉,小玉,无论如何你都一定要帮帮姐夫,只有你才能帮姐夫。”李正哲焦急如焚,想拦住姜玉,如今他一局也不能输,三天的比赛,六局,现在已输掉两局,剩余的四局必须全赢,才能赢,万一再输一局,最多也只能打平手。
  
      不能!无论如何都不能输,哪怕是打平手,也是他无法接受的事情,他一定要赢。
  
      “我真的尽力了,哪怕你再拦我都没用。”姜玉神色平静,对这个姐夫,她不喜欢,利欲心太浓,为了达到他自己的目的,随时可以踩着别人上,就连她这小姨子都一样可以成为他的利用工具。
  
      这次跟团来,也是看在姐姐的份上,不然她真不想来,想起他对她说过的那些暗示话,她就忍不住一阵反胃与无奈,姐夫暗示她为了比赛,可以考虑她自己的一切,包括身体。
  
      姜玉最终还是强行离开,回自己房间休息。
  
      凌晨三点,大多数人都进入了梦乡,叶无天也不例外,可正梦到与周公女儿约会的他却在这时被人打扰清梦。
  
      不爽的天哥都没来得及骂人,就见宁朋宁老爷子带着人出现。
  
      叶无天将已到嘴边的话全部咽回去,这么三更半夜的,宁老爷子怎会来这里?
  
      “什么话都不要说,先跟我去机场。”宁朋说道。
  
      叶无天一怔,小学生也知老爷子三更半夜风尘仆仆的赶来,肯定发生大事。
  
      “老爷子,发生什么事?”从宁老爷子的神情看,很严肃。
  
      “等会再聊,先跟我去机场。”宁老爷子又是一句。
  
      无奈之下的叶无天只能快速穿好衣服,其实他想说一句,他还在比赛呢,现在走不太适合。
  
      见叶无天穿好衣服,宁朋连洗漱的时间都不给叶无天,直接拉着叶无天就往外走,让天哥哭笑不得。
  
      好歹也要让他漱个口吧?
  
      走出酒店外面,已经有辆军用吉普在那等着,两人上车后,早已候在车上的司机马上一脚将油门踩到底,车子马上像箭般冲出去,一路横冲直撞,不管什么红灯还是绿灯,直接冲。
  
      一路下来,连叶无天都感到胃在翻江倒海,更别说年经一大把的宁老爷子,没吐,只是忍着。
  
      赶到机场时,那里已经有一架飞机在等待着,并且飞机已经处于待命状态,发动机都已经发出轰鸣声,随时可以起飞。
  
      两人刚上飞机,甚至都没坐下,飞机就开始滑行起飞。
  
      直到坐下来,叶无天这才发现自己还穿着拖鞋,别提有多狼狈。
  
      手一摸,手机也忘了带。
  
      “老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叶无天苦笑着问。
  
      宁朋接过警卫员端来的水呡了口,理顺口气后才说,“马老,被送进抢救室。”
  
      叶无天愕然。
  
      “刚好我在东城。”
  
      叶无天有些消化不了这个消息,马老头一直好好的,怎会突然倒下?
  
      “小天,一定要尽力。”宁朋沉声道,很严肃。
  
      对马老头的情况,叶无天很了解,按理不应该有事,一年内之,马老头都不该有事,这点自信,叶无天还是有。
  
      飞机降落到京城机场之后,那里同样有车在等着,刚下飞机的叶无天两人被直接接到车上,两辆车子呼啸而去。
  
      京城军区总院,马老头被推进急救室已经有几个小时,外面,将星闪烁,走廊里站满人,当叶无天与宁朋出现时,第一个冲过来的是王柔丝,泪眼婆娑的她紧紧握着叶无天手臂。
  
      “叶无天,帮我,一定要帮我。”
  
      天哥不明白,王柔丝是姓王,又不是姓马,她担心马老头的安危,这很正常,可她现在这样,会不会太过了些?哭什么?要哭也是马家人哭。
  
      对王柔丝的泪水,叶无天感到不解。
  
      “只要你能帮我,无论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叶无天,求你。”王柔丝又道。
  
      叶无天很想问对方,很想调戏对方,只是想想还是算了,现在不适合。
  
      “小神医,帮帮忙。”马老太也让人推着轮椅过来。
  
      面对求助,叶无天只是微微点头,马老头不能死,暂时还不能死,此外,他也想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马老头不该这样,他的身体没什么大碍。
  
      其他人也全部向叶无天看来,眼神都差不多同一意思,希望叶无天能尽力。
  
      “进去多久?”叶无天问。
  
      “三个小时。”反应最快的王柔丝回答。
  
      叶无天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进去这么久还没出来,情况不太妙。
  
      让人拿过消毒服后,叶无天穿上准备进去,就在这时候,急救室的门却开了,几个医生走出来,其中走在最前面的一位医生摘下口罩朝众人轻轻摇头,“尽力了。”
  
      医生的话顿时如晴天霹雳,没人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
  
      马老太强忍着悲痛看向叶无天,而叶无天则心领神会,微微点头后就进入急救室。
  
      如今,这里等候的人都将所有希望放到叶无天身上,希望叶无天能创造出奇迹,只是,叶无天能创造新的奇迹吗?
  
      每个人都焦急不安,都怕听到不好的消息,他们一个个内心都充满着矛盾,既希望叶无天能快点出来,又害怕叶无天能快点出来,总之那种心情无法用言语去形容。
  
      王柔丝双手紧紧握着,浑身不住颤抖,神色复杂,有担心,也有恐惧,更有无助。
  
      掌管着整个王氏帝国的王柔丝从未像现在这般无助过,害怕过,本是红润的嘴唇早被她咬出血,她浑然未知。
  
      转眼间,叶无天已进去十多分钟,众人对叶无天的进去多了一丝希望,然而,那只是他们自己的想法,说到底,叶无天也是个凡人,并不是电视里的神仙。
  
      进去十多分钟的叶无天从里面走出来,摘下口罩,叹了声:“迟了。”
  
      马老太麻木的呆在那,瞬间苍老好多,精神垮了,坐在轮椅上喃喃自语:“走了,终于走了,老头子,你终于走了。”
  
      两滴浑浊的老泪从马老头眼角滑落,让人心酸,大半个世纪相濡以沫,风风雨雨一起走过来,现在却这样,突然失去相处几十年的老伴,那滋味,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