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27章 低调
    赶到东城酒店时,果然H方代表团没离开,双方这会儿正坐在三楼饭店里吃饭,这顿算是欢送宴。
  
      比赛已经结束,双方都不再用茶代酒,而是直接用酒,两边的人都喝得很凶,很猛,只不过两边的意义不一样,中方代表团喝得欢,喝得凶,那是因为要庆祝,而H方代团喝得猛是因为心情不好,这次的比赛,他们输了,四负两胜,输了。
  
      输了比赛,心情不好的他们才会猛喝酒。
  
      叶无天的出现让双方都感到意外,消失两天,现在才回来?这小子都去了哪里?还有没有点时间观念?
  
      “各位,不好意思,我知自己的临阵脱逃很不好,也给大家造成很大影响,对于原因,事情已过,我不想解释,这样,我自罚三杯。”说完,叶无天也管众人是何反应,直接端起洒杯就灌酒,连喝三杯。
  
      吕伟付同样有自己的消息来源,知叶无天多半是去了马家。
  
      聪明人只会做聪明事,上面接走叶无天时那么低调,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装不知道,可千万不能卷入这次的风暴中去。
  
      稍为有点眼光的人都知道,接下来肯定会乱上一阵,当然普通平民百姓是无法知道,体制内的人都应该知道,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太平,这段时间最好的做法就是低调做人,越低调越好。
  
      赢了比赛,孙坚的目的已经达到,对上面也有交待,虽然距离他当初的设想还有一定差距,当初他是想着六战五胜,而非如今的六战四胜。
  
      如果叶无天能坚持整个比赛,结局可能就不能,当然,现在说这些都没用,比赛已经结束,不管怎样,还是赢了,这就足够。
  
      “小哥,你没事吧?”叶无天坐到谷河子旁边。
  
      “呵呵,没事,老哥,不好意思,走得急了点,一言难尽。”叶无天挺不好意思的,当时走得那么急,连个招呼都没打。
  
      “我知道,哪个人不会遇上点急事?”对叶无天的突然离开,谷河子等人表示理解。
  
      “谢谢大家的理解,也辛苦大家,有你们的存在,让咱们赢得比赛。”
  
      “哈哈,你都替咱们赢下两局,咱们要还是再赢不了,那可就真对不起你。”柯剑南笑道。
  
      叶无天老脸一红,“不是我的功劳,是大家的功劳,是我们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来,为咱们的胜利干一杯。”
  
      大伙都举起杯,高高兴兴的举杯喝掉,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当然马家除外。
  
      与谷河子他们喝完后,天哥又倒满一杯,就那样穿着拖鞋朝对面的H方代表团走去。
  
      待众人反应过来时,叶无天已经走到H方代表团那边,大家都好奇叶无天又想做什么?难道是敬酒?这小子可不是好说话的人,相比之下,众人更愿意相信他是想过去挑事。
  
      “未婚夫,咱们喝一杯,胜败是兵家常事,别放在心上,这次输了,下次可以赢回来,总有机会的,没关系,你还年轻,很多机会。”叶无天说道。
  
      表面上,叶无天是安慰着孙志元,可傻子也能看出来,这小子字字如刀,刀刀剌得孙志元遍体鳞伤,年轻?还有很多机会?他叶无天拿自己当成长者吗?
  
      孙志元不想喝这杯酒,恨得牙缝紧闭的他又无法拒绝。
  
      “怎么着?不愿意跟我喝这杯酒?”叶无天见对方迟迟不举杯:“未婚夫先生,你不会如此小气吧?输了比赛而已,又不是输掉命,至于如此吗?”。
  
      孙志元受不了剌激,最后还是无奈地拿起杯子。
  
      叶无天心满意足的点头,“这还差不多,未婚夫先生,做人就该这样,有时候明明很无奈,也得强颜欢笑,表面功夫要做足,你说对吗?比如我,老实说,我也不想跟你喝这杯酒,可我还是得把表面功夫做足,不为别的,只因为你们是客人,远道而来,作为东道主,得把你们招呼好。”
  
      众人狂汗,无论怎么看,他叶无天都不像自己所说那般,什么招呼好,什么表面功夫,这些都虚伪,横看竖看,更像是过来补刀的,对着孙志元一刀又一刀的捅下去。
  
      狠!
  
      孙志元差点没被憋成内伤,无力反击,能做的就只能是仰头将那杯酒喝完。
  
      “来,咱们再喝一杯,正所谓不打不相识,这次的交流会,最大收获就是认识你,真想跟你不醉无归。”叶无天亲自替孙志元倒了杯酒。
  
      “我不会喝这杯酒。”孙志元开口。
  
      叶无天仍然笑脸如初,“为什么?就因为你恨我?还是因为你们输掉比赛?”
  
      孙志元想骂人,当然不是那样,他不想再与叶无天喝,可以有很多理由,为什么一定非得要因为比赛?这是什么理论?
  
      “不会这么小气吧?输了比赛而已,连酒都不愿意跟我喝?是,没错,我承认,咱们之间是有那么点误会,在这,我向你道歉,行吗?”。
  
      孙志元被逼得无路可走,叶无天已经道歉,当着大家面前向他道歉,他孙志元再不给面子,那就真的是小气了。
  
      孙坚几人并没阻止叶无天的行为,一方面是因为赢了比赛,心情好,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这些H国人是该给他们点教训,再有就是,人家叶无天是去敬酒兼道歉,谁有理由去阻止?
  
      “叶先生,差不多就行了,咱们刚才已经喝了不少。”李正哲作为团长,见此情况他不能不理会。
  
      “好吧,算了,不喝就不喝,李团长,你们的人实在让我失望,输不起,唉!”叶无天叹了句,正当大伙以为他会退回来时,却见他又将枪口对准李正哲:“李团长,咱们喝一杯吧,虽然你们输了比赛,估计也不太愿意跟我喝这杯酒,可我还想跟你们喝。”
  
      李正哲气得不轻,叶无天三番五次提起H国输了比赛,居心何在?混蛋!
  
      忍着怒意与叶无天喝完这杯酒,期间李正哲几次忍不住将手中的酒杯朝叶无天脸上砸过去,输掉比赛,可以说是他李正哲心中的痛,叶无天却没安好心不断提起,实在太可恨。
  
      杀人不过点头地,这小子王八蛋一次又一次提起,一次又一次在别人的伤疤上撒盐,借此来满足他的虐待之心,这种人,可恨。
  
      “李团长,你们虽然输掉比赛,不过正事可别忘了,麻烦你们一一兑现你们的承诺,还有,承认你们的H医是中医的旁枝吧,事实证明,光凭你们现在所学的那点皮毛,是无法赢得了我们,以后要记住,中医才是你们的祖宗,别忘本,知道吗?”。
  
      李正哲喉咙一甜,连忙将已涌上喉咙的血强咽回去,他真被气吐血,本就心情不好的他正担心着自己的职位,如今再加上叶无天的冷嘲热讽,李正哲体内的血气乱窜,再也忍不住,真被气成内伤。
  
      叶无天咧嘴笑笑,面对李正哲的行为,这厮装看不到,露出的笑容是要多灿烂就有多灿烂,“李团长,你慢慢喝,请务必要尽兴。”
  
      最后,叶无天走到邻桌而坐的安丘宗面前,收起刚才的嬉笑表情,取代而之的是一脸严肃认真:“安老,你是我唯一敬重的人,我敬您一杯,你请随意。”
  
      望着仰头一口将酒喝完的叶无天,没人知道他此番用意,不过,他刚才的话等于把整个H国代表团的人全部得罪,唯一敬重?什么意思?H国代表团这次来那么多人,就安丘宗才值得他叶无天敬重?
  
      安丘宗自己都不明白叶无天的此番用意,不过见叶无天脸上的态度不像作假。
  
      “安老,咱们虽然不同国家,但出发点都是好的,为把医术发展上去,交流,比赛,最终目的不是要赢,而是要在赢的同时把大家的医术都提高,这才是目的,中医也好,H医也罢,都是医术,是为医治患者的医术,安老,如果以后有时间,我希望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讨论医术,同时也希望安老能赐教一二。”
  
      医者,首先要胸怀天下,这些H国代表团成员,只有安丘宗有勇气承认输了。
  
      “安老,我是非常有诚意,希望您日后能来东城,到时咱们再好好探讨,你看怎样?”叶无天问。
  
      观察半天,见叶无天不像作假,于是安丘宗点头,“好,有机会一定。”
  
      下午,H国代表团就乘专机回去,叶无天并没去机场送行,那不是他的任务,两国的医术交流会到目前为目算是落幕,不管如何,最终还是赢了,这就足够。
  
      接下来的事,叶无天知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当前是非常时期,得保持低调,尽量不去惹事,何况增寿丸的事也是该提上日程。
  
      王柔丝,你真是糊涂一时,买到假药?增寿丸并没开始销售,只有极少数量被叶无天用来赠送人,王柔丝却那么走运买到假货,真不知该说她倒霉还是什么。
  
      一连十多天,叶无天都非常低调,专心为了增寿丸的事情而努力,而就在过去的十多天里,京城那边可算是风起云涌,水浊得很,那边的情况已经不能用一个乱字去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