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35章 拆穿你
    外面的声音,叶无天听得一清二楚,到底是谁?如此粗鲁?
  
      不管来人是谁,叶无天都不喜欢,而且,叶无天已经知道来人是谁,李霏霏一句欧阳就已经道出来人的身份。
  
      姓欧阳,又敢在红颜集团如此无礼,并不多,唯有那一直看他不顺眼的欧阳豪。
  
      果然,不一会,欧阳豪怒意冲冲的推开门进来。
  
      欧阳豪身后,李霏霏忍着痛一拐一拐地扶着墙进来,疼痛的原因,让她眸子里填满晶莹的泪珠儿,一副人见犹怜的表情。
  
      “叶无天,你想怎么样?”进来的欧阳豪怒吼,然后没注意到会议室里还有客人存在。
  
      叶无天眉头一挑,目光冰冷地瞟了欧阳豪一眼,却没马上开口说话,反而绕过欧阳豪,走到李霏霏面前。
  
      “老板,我拦不住他。”李霏霏楚楚可怜模样,平日里敢跟叶无天开各种玩笑,关键时候,她还是害怕,不敢惹叶无天。
  
      叶无天走到李霏霏面前蹲了下来,当着众人面前伸手轻轻碰了下李霏霏的左脚。
  
      就那么轻轻碰一下,就痛得李霏霏凉气倒抽,痛得冷汗直流。
  
      扭到了,即便她穿着丝袜,也能看到她左脚脚腕处红肿一片。
  
      不顾别人的异样目光,叶无天一把李霏霏抱起来,吓得李霏霏尖叫连连,第一反应就是叶无天想做什么?他除了是个老板之外,还是个男人,更重要的是他还是位资深****。
  
      莫非他想当着外人面前那什么她?
  
      李霏霏不敢想下去,小脸红红扑扑的,说不出的可爱诱人。
  
      琳达与欧阳豪也很讶异,纳闷着叶无天要做什么,公然在自己公司****下属吗?
  
      事情的太突然,让欧阳豪忘了今天此行前来的目的。
  
      惊吓之下的李霏霏自然反应的用双手紧握着叶无天脖子,生怕自己掉下去。
  
      叶无天将李霏霏抱到沙发前轻轻将她放下,然后再次蹲下去,左手握紧李霏霏那只扭到左脚,温柔地替李霏霏脱掉鞋。
  
      李霏霏见状不由脸儿更红,失惊无神被****老板抱起,就已经够让她害怕,如今再让他脱下她的高跟鞋,更是让她害羞。
  
      几次想将脚抽回来,奈何叶无天似乎并不打算放手。
  
      “别动,你的脚伤得不轻。”叶无天说话时并没抬头。
  
      李霏霏这才明白叶无天的用意,闹了半天原来是想帮她疗伤,害她还想歪。
  
      弄明白原由后,李霏霏更是不好意思,羞得直想找个洞钻进去,自己都在想什么?净想些乱哄哄的事。
  
      不过,****老板认真工作的时候好像特别帅。
  
      天哥哪知李霏霏想那么多?此时的他认真替李霏霏揉着脚腕处,暗暗运起轩辕真气替她揉着,这种扭伤,不算什么大事,但若果没处理好,后果会很严重,弄不好会有后患。
  
      李霏霏感到一股股热力袭来,疼痛感消失不少,那种舒服感让她很害羞,舒服得直想叫出来。
  
      对这种电击般的舒服感,李霏霏并不觉得陌生,相反,很熟识,经常一个人在浴室时都会想办法去享受这种快感。
  
      李霏霏不知自己还能忍到什么时候,或许下一秒就会忍不住叫喊出来。
  
      旁边,琳达站在那看得入神,似乎在想什么,宝蓝色的眼珠子里透露出复杂神色。
  
      “啊!”李霏霏叫一声,叶无天的突然用力一扭,让她控制不住的尖叫。
  
      小妖精想将自己撞晕,她自己都不知那一声是因为痛而喊还是因为舒服而喊,反正挺让她丢脸的。
  
      “好了,一个小时内别太用力就行,还有,先穿拖鞋吧。”叶无天拍拍双手,抬头,然而在他抬头一刹,双眼却情不自禁的看到一些不该看的东西。
  
      黑色!
  
      有丝袜隔着,天哥也能发现黑色。
  
      如此蹲着,角度刚刚好,不偏不歪的看到。
  
      某人好久都没回神过来,而沙发上的李霏霏则已经发现自己走光,连忙双手按住。
  
      虽然以前经常跳舞给他看,但那是两回事,何况他还当着外人面前这样做。
  
      ****就是****,永远也改变不了。
  
      可怜的天哥不知道,自己随意一眼,让他在李霏霏心中形象大跌,刚才替她治伤,好不容易有那么点好感,现在倒好,全部消失。
  
      可惜了,李霏霏今天没穿丝袜该有多好。
  
      依依不舍的站起,转身盯着欧阳豪,这厮瞬间换一副表神,“你吼什么?推什么?欧阳豪,这里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欧阳豪并不畏惧,沉声道:“你凭什么抓我的人?”
  
      叶无天好奇:“我什么时候抓了你的人?”
  
      “还说没有?他们在红颜岛被你抓走。”
  
      叶无天一怔:“那些间谍中有你的人?”
  
      “什么间谍?姓叶的,别说那么难听。”
  
      “你让人去红颜岛做什么?”叶无天问:“欧阳豪,对把我对你的忍让当作无能,不收拾你,是看在你爷爷的份上,看在欧阳幸月的份上。”
  
      欧阳豪冷哼:“少来这套,姓叶的,别以为人人都会怕你,告诉你,我不怕你,识相的马上把人放了,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
  
      “你威胁我?”
  
      “现在是你威胁我,姓叶的,没人会怕你。”
  
      “说得好,回答我,为什么要派人去红颜岛?目的是什么?”
  
      欧阳豪冷笑:“我的人想去哪不行?去你红颜岛,自然是想买增寿丸,除了那样,去那里还有什么好玩?”
  
      叶无天伸手指着欧阳豪:“你最好别让我发现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不然天王老子都保不住你。”
  
      “我好怕,真的好害怕,叶无天,叶大爷,求求你放过我吧,别吓我。”
  
      欧阳豪话虽那样说,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压根就没有害怕的意思。
  
      “滚出去!”叶无天懒得跟欧阳豪计较,不看僧面看佛面,就当是看在欧阳老爷子的份上吧,再怎样,欧阳豪也是老爷子的后代,将来欧阳家还需要欧阳豪传宗接代。
  
      “放人。”
  
      “欧阳豪,好歹你也个留学海归,动不动就动粗,你想打架?”
  
      欧阳豪难得脸红,刚才那样对叶无天的秘书,的确有点过份,对此,他也清楚,可当时正在气头上,压制不住。
  
      “基金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账。”不动欧阳豪,应该是欧阳豪的福气,偏偏这小子不知好歹,三番四次跑来惹他。
  
      “没有证据的事情你别乱说。”
  
      叶无天冷笑:“证据吗?你需要证据?那好,我给你证据。”
  
      拿起电话快速拨打一组号码,“你马上过来我公司一趟。”
  
      欧阳豪疑惑,叶无天的电话是打给谁?
  
      “你以为我会害怕?”欧阳豪表示不屑:“恐吓谁?”
  
      叶无天很无奈,欧阳豪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似乎这小子的胆量变大,他哪来的胆量?又有谁给他胆子?马锋吗?
  
      “这么下去,你迟早会死得很难看。”叶无天说:“咱们应该是同一战线的人,明白吗?你现在这样,是在拆你爷爷的台。”
  
      “我跟你永远都不是同一战线的人,你是你,我是我,我跟你没任何关系,别扯在一起,凭什么?凭什么所有好处都要被你得到?程可欣如此,其它事也如此,我告诉你,没门。”
  
      叶无天更是无奈,说来说去,欧阳豪是嫉妒。
  
      只有如此格局的胸怀,他将来的路注定走不远,将欧阳集团交到这种人手里,能行吗?能带着欧阳集团冲向更高吗?只怕悬,能守住就已经不错。
  
      林其涛来得很快,叶无天的召见,他不敢不来,出现在叶无天面前时,对方气喘不已,额头上满是汗珠。
  
      欧阳豪没想到叶无天喊来的人会是林其涛,而林其涛同样想不到欧阳豪会在叶无天这里,一时间,两人都错愕不已,很是讶异,不敢相信。
  
      林其涛的出现让欧阳豪底气开始泄漏,开始底气不足,作贼心虚,就是欧阳豪此时最好的真实写照。
  
      “林总,你告诉我,你是如何对付我的基金,还有,你是跟谁合作。”叶无天沉着问道。
  
      林其涛脸色微变,嘴角微微抽搐,他并不想说,更不想将牵扯到欧阳豪,可眼睛他似乎没别的选择,叶无天想要逼着他说。
  
      无论如何,林其涛不敢现在逆叶无天的意思。
  
      “林总,他让你说什么你就说。”欧阳豪开口,眼神直视着林其涛,似乎在透露着另一层意思。
  
      “欧阳少,对不起了。”没有过多犹豫,林其涛就已经开始向叶无天道出一切。
  
      欧阳豪倒是想阻止,林其涛这狗日的将他卖了,卖得很彻底。
  
      林其涛如此听话,肯定被叶无天抓到小尾巴,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向恨叶无天入骨的林其涛乖乖听话?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林其涛今天就是将他卖了,卖得很彻底。
  
      “欧阳豪,还需要证据吗?”。叶无天冷漠,鄙夷,不屑,各种表情十分复杂,他的一再忍让到了欧阳豪那里就成为无能,万一再如此下去,又该怎么办?欧阳豪会知难而退?
  
      “那又怎样?没错,是我做的,又怎样?叶无天,你不是一早就想我死吗?来啊,我就在这,有种你就过来。”
  
      “不知悔改,该死。”说话的是李霏霏,被欧阳幸月推倒受伤的她恨极欧阳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