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37章 被逼帮忙


    王家内乱,很多早对王柔丝那个位置虎视眈眈的人终于找到机会向王柔丝发难。<>

    按说王柔丝的地位是不可憾动,在她的带领之下,王氏集团业务腾飞,说明她这个董事长是合格的。

    令到那些人产生想将王柔丝赶下台的原因很简单,马老头的事情,王柔丝必须负上一定责任,哪怕让她负全责也不为过。

    发难王柔丝,马家并没说什么,没有阻止,也没有同意,态度很让人寻味,也正因为如此,王家另一系的人紧咬着不放,希望借此达成愿望。

    叶无天不明白,王柔丝的地位有谁可动摇?抛开她的个人能力不说,王老太还在呢,马家没说什么,王老太也不可能看到孙女被逼。

    难道说王老太没站出来表态?

    这是个有意思的问题。

    王柔丝需要应付的不单止王家另一系的力量,还要应付来自军部的调查,马老头身份非凡,属军中的定海神针,他一死,军部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理。

    换成别人,这个时候绝对不可能逍遥自在在外面晃悠,老早被军部抓起。

    这些天来,王柔丝身心疲惫,无处说理,她也冤,只是她的冤又该找谁申诉?又有谁能帮她?

    看着趴在桌上的王柔丝,叶无天是一个头两个大,靠!醉了?现在可怎办?

    两瓶红酒就能喝醉?最让人无法接受是,明明酒量不好,还敢如此喝法。

    叶无天不知该怎办?自己要走吗?

    这个想法很快就被叶无天给打消,不可能丢下王柔丝在这里不理,只是,自己实在不想帮她。

    矛盾!

    天哥从未像现在这般如此矛盾过,走不是,留也不是。

    左右瞟瞟,四周有不少人,又有谁能帮忙?

    苦笑不已的天哥发现自己有些被喊过来做苦力的。

    站起绕到王柔丝身边,想找她电话,发现她什么手提袋之类通通没带,两手空空走出来。

    看到在,无奈的天哥再次苦笑,看来自己今天不单止是苦力,还是来当银行卡的,麻痹的。

    暗叫一声倒霉,喊来服务员结账,然后直接在旁人的注视之下一把将王柔丝抱起走出酒吧。

    今天的王柔丝穿着一条白色碎花裙子,裙子不长也不短,叶无天一抱她,左手就能碰触摸到她大腿的嫩滑肌肤。

    真滑。

    手碰到王柔丝的肌肤后,天哥忽然平衡起来,嘿嘿,这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点补偿吧?只是自己要不要再进去一点点?

    低头看着歪倒在自己怀里的脑袋,以及那两片红嫩柔唇,叶无天喉咙有些干,心跳莫名加速。

    自己亲一下,应该没什么吧?

    不知何时,邪恶的念头涌起,更是令到咱天哥无法镇定下来。

    近在咫尺,如此近距离,从亲下去到离开,两秒,最多三秒就能完成,自己要不要试一试?

    那也可以当成自己的福利。

    叶无天纠纷万分,既想又不敢,送门来的便宜不占,只能怪自己笨。

    麻痹的!李霏霏总喊他为色狼老板,自己像吗?一点也不觉得像,换成真正的色狼,只怕早就迫不及待亲下去。

    自己就算是色狼,也是一个有品味的色狼。

    硬起头皮顶着无数异样目光将王柔丝带到酒店,然后开房。

    即便是天哥脸皮厚,也经不起外人的火辣目光,相信他这会在外人眼里就是个谁禽兽,借酒将无知女孩灌醉后带到酒店进行非礼。

    办理手续时,叶无天甚至都能感受到酒店工作人员那鄙视的目光。

    想张口解释几句,又想到解释什么?解释就会相信吗?换成自己也不可能相信,眼见为实。

    好不容易上去房间后,右脚跟勾住门轻轻一拉,将门关上。

    眼看还有几步就可以将王柔丝扔到床上,可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王柔丝突然哇的一声,往天哥怀里吐一大堆。

    叶无天快要哭了,靠靠靠,三八。

    见自己被吐得一身脏,叶无天气不过,左右猛地伸几公分,更进一步,并且不单如此,这厮还狠狠捏一把。

    醉梦中的王柔丝吃痛之下嗯了声,两条柳眉紧皱着,此外还轻轻挣扎。

    天哥见状更气,心道你倒是睡得舒服,可把我给害惨,想到这,心理极不平衡的他又是重重捏了把,这次更伸进一点,用咱天哥的话说,这样她应该补偿的。

    占完便宜后,随手将王柔丝往床上一扬,然后低头看着被吐得一身脏的自己,极为无奈的苦笑,麻痹的,今天是什么日子?

    被扔到床上的王柔丝毫无淑女形象,呈八字型地躺在那,只是,虽然这会王柔丝并不淑女,对咱天哥却有着致命的诱惑,皆因她这会睡姿极为不雅,两条笔直修长的双腿张开,导致里面的春光大泄。

    白色的小内内。

    无意的发现更是令天哥苦不堪言,怎么办?这该怎么办才好?老天简直就是在考验他,故意给他出这样的难题。

    这样的场合,君子也会变禽兽,记得有人说过,君子与禽兽只有一念之隔。

    狠狠瞟了眼后,心潮汹涌澎湃的叶无天凭借着自己坚强的意志力转身走进卫生间,被吐一身,怎么的也得洗个澡再走吧?

    十分钟后,叶无天系着浴巾走出来,发现王柔丝又吐了,这回吐得她自己一身都是,不知是爱干净还是怎么着,醉梦中的她拼命拉扯着自己的裙子。

    三几下功夫,她就动作娴熟的将那件被她吐脏的裙子剥下。

    旁边的叶无天看傻,她自己来?奶奶的,还能再狠一点吗?

    没时间去想其它,双眼被王柔丝给牢牢吸引住,真想不到,她身材这么好,高挑,圆润,如今浑身上下只剩一套内衣,给人的视觉冲击非常大。

    饱满的两个半球想要呼之欲出,白嫩,虽然没有摸到,想必应该很滑。

    目瞪口呆的叶无天暗想,你王柔丝有种再狠一点吗?有本事再剥。

    王柔丝仿佛知叶无天想什么,也仿佛想彻底挑战叶无天的视觉神经,将裙子扒掉的她仍不甘心,又开始新一轮的行动。

    天地良心,叶无天极度怀疑王柔丝是否借此来诱惑他,想借酒醉之意?

    不想看,又控制不住去看,此时此刻,叶无天想给自己一巴掌,然后继续看一眼,不看白不看,反正又不是他造成,免费的戏又有谁不看?

    小无天早已是有了反应,已经开始抗议,如此场面,小家伙蠢蠢欲动,似乎想尝一尝鲜。

    叶无天这个做大哥的又何尝不想尝鲜?他敢吗?王柔丝是谁?是个能随便碰的人?负不起这个责任。

    不敢碰,看看还是可以的,反正又不是他造成。

    此时,王柔丝已成功装她认为的阻碍物拿下,于是,半球就变成现在的‘全球’。

    球顶上的两点樱红正骄傲的竖立着,仿佛在向他招手。

    叶无天快要哭了,这不是是考验他的意志力吗?偏偏他在这方面又没什么意志力。

    怎么办?该进还是退?进退两难啊!里外不是人,天哥也不知该怎么办。

    很想将目光收回,奈何他自己压根无法控制,或者说根本不想收回目光。

    硬着头皮上前,这厮胆大包天的伸手在某个球上狠狠捏了把,感受他的惊人弹性。

    咬牙切齿的咬,把王柔丝给痛梦,醉态十足的眸子半眯,“你为什么捏我?”

    叶无天哭笑不得,她还知道说话?说明不算太醉。

    说完话后王柔丝又睡过去,若果她在清醒状态下见叶无天这么一个男人在场,不知她会作何感想?想必很抓狂吧?

    拉起被子挡住王柔丝的旖旎风光,其实天哥知自己很想像头饿狼般扑上去,这点从下面小无天的反应就能看出来。

    有贼心没贼胆,更怪自己刚才在酒吧里没喝点酒,都说酒能壮胆,两人酒醉之下,自然就是水到渠成,可惜!

    十多分钟后,叶无天穿着湿渌渌的衣服离开,将房门带上后,他才暗口气,这个时候,他更希望自己能做禽兽不如,但是自己距离那个境界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谁也不敢保证今天这事会不会是一个局,王柔丝一向讨厌男人,却会主动找他喝酒,她要解闷,也只是找同性,不可能找他,难道是因为他帅吗?哪怕长得帅,也没有帅到那个田地。

    哪怕不是圈套,一旦他将王柔丝圈圈叉叉掉,必定也会惹得一身骚,王柔丝现在的处境相当不妙,自己犯不着去掺和他们之间的事。

    从酒店里离开后,天哥回家换了套干净的衣服再回到公司。

    刚坐下,欧阳幸月敲门进来,抬头的叶无天准备调戏几句,然而发现欧阳幸月脸色不怎么对劲,当下将到嘴边的话全部咽回去。

    “司徒家的事你知道吗?”

    叶无天一怔,摇头表示不知。

    “司徒楚遇袭,未过危险期。”

    “什么?”叶无天整个人弹起来,惊讶万分:“什么时候的事?”

    “半个小时前。”

    半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竟然没人打电话告诉自己,对此,叶无天很不爽。

    司徒楚已经是霸虎帮的老大,想伤他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来不及多想,叶无天连忙拿出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