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49章 你让我无法再忍


    两天后,叶无天终于证实,于启城跟野狼帮有联系,此外,还让他另外查到一条线索,一条让他无奈的线索。<>

    站在欧阳家大门口,叶无天不想进去,又不得不进去。

    最终,叶无天还是进去,可当他进去时,方知道欧阳老爷子不在家,据说是去了京城,此外,就连欧阳豪也不在家。

    空走一趟!

    离开后欧阳家后,叶无天找到欧阳幸月,将事情与她说了遍。

    欧阳幸月一怔,她真不知此事,不知欧阳豪还与野狼帮有联系。

    “砰!”

    一向镇定的欧阳幸月握拳重重砸到桌上,她怒了。

    叶无天被吓一跳,认识欧阳幸月以来,还从未见她如此生气过,今天是头一回。

    顾不上痛,欧阳幸月拿起电话,“你在哪?”

    站在旁边的叶无天知欧阳幸月这个电话是打给谁。

    放下电话后,欧阳幸月沉着张脸对叶无天说道:“你跟我一起。”

    叶无天轻轻点头,在欧阳幸月的带领之下去到一个俱乐部,而这个俱乐部叶无天也知道,正是当初欧阳幸月的那个弦月俱乐部,如今这个俱乐部不知什么原因被欧阳豪打理着。

    走进俱乐部,叶无天还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老熟人,竟然可以遇上朱仔,那个以前的客户经理。

    看到对方,叶无天不由愣了愣,朱仔怎会在这?叶无天若是记得不错,这个朱仔当初是被欧阳幸月开掉。

    欧阳豪又将对方请回来?

    叶无天看到对方,对方也同样看到叶无天。

    “你怎么在这?”叶无天率先开口,朱仔当初调戏为难李霏霏,被欧阳幸月开除掉,按理不应该再回来。

    “叶先生你好,我是这里的值班经理,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朱仔说道。

    叶无天冷笑,对这朱仔毫无好感:“你倒是挺有能耐,还能再次回来这里上班。”

    这话已经带有讽刺的意思,只是人家朱仔却脸色如常,由始至终都带着职业的微笑,让人弄不懂他。

    “是欧阳总看得起在下,让我回来上班。”朱仔轻描淡写地回答。

    叶无天没再问,只是脑海里想到一句话,蛇鼠一窝,这朱仔不是什么好东西,而欧阳豪想必多半也知道,明知这种情况还要将朱仔请回来,他欧阳豪也肯定好不到哪去。

    以前,对欧阳豪还不至于到讨厌的地步,现在,都已经不能用讨厌去形容,叶无天都找不到适合的词去形容。

    “欧阳豪在哪?”欧阳幸月冷莫冰霜。

    俱乐部虽已不是欧阳幸月所有,朱仔还是很惧怕欧阳幸月,连忙回答了欧阳幸月的问题。

    望着欧阳幸月与叶无天离去的背影,朱仔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取代而之的是愤怒,仇恨。

    “欧阳幸月,你带他来是什么意思?”一个包间里,欧阳豪懒洋洋的坐在那,右手端着一个杯子,而左手则是搂着一个妖艳性感的美女。

    如今的弦月俱乐部被弄得乌烟瘴气,跟普通的夜总会没多大区别。

    叶无天不明白欧阳幸月为何要将俱乐部交给欧阳豪这种人来打理,那样只会毁了俱乐部。

    “我为什么就不能来?”叶无天打量包间一遍,问道,包间里除了欧阳豪之外,还有另外几个陌生人,叶无天并不认识他们,能跟欧阳豪混在一起,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人。

    欧阳豪沉声道:“这是我的俱乐部,不欢迎你,出去。”

    “让我出去?呵呵,欧阳豪,我还真不出去你信吗?反倒是你,最好让你这几位朋友先出去一会,能来找你,肯定有事跟你商量。”

    欧阳豪犹豫小会,最后还是挥挥手,让他的朋友先出去,叶无天与欧阳幸月一起来,自然有事。

    片刻后,包间里只剩三人,欧阳幸月上前几步,走到欧阳豪面前,突然冷不防的挥手。

    “啪!”

    欧阳幸月一言不出,上前就是一巴掌,而这巴掌直接将欧阳豪打懵,直到最后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只是从那脸上火辣辣的痛告诉他,他被打了。

    “你敢打我?”手捂着脸的欧阳豪不敢相信,论年纪,他还比欧阳幸月大两年,现在倒好,被做妹妹的打了。

    叶无天也没料到欧阳幸月如此生猛,一言不发就动手打人。

    打完人的欧阳幸月并不后悔,非但如此,她还想再伸手抽欧阳豪,不过这次欧阳豪有所防备,没让欧阳幸月得手。

    “欧阳豪,我忍你很久。”欧阳幸月骂道。

    “你打我?你他马敢打我?”欧阳豪如同一头咆哮的狮子,唾沫横飞,言毕也想打欧阳幸月。

    眼看欧阳幸月就要被打,叶无天一见连忙冲上前,二话不说,直接就给欧阳豪一脚,使劲的往欧阳豪肚子踹。

    吃痛的欧阳豪整个人重重撞到沙发上,叶无天这一脚让他翻江倒海,极为难受,那种感觉连他也没办法去形容。

    “打你怎么了?老子现在还踢你呢,你能怎么着?”叶无天讽刺着对方:“欧阳豪,你他娘的还是不是人?有没有点良心?老子有什么对不起你?你非要这样对付我?处处想置我于死地。”

    欧阳豪手捂着肚子,咬牙极力狡辩:“我不知你在说什么。”

    “为什么要跟野狼帮合作?你想死吗?”欧阳幸月眸子里不带一丝感情,若说有,那也是恨铁不成钢,再怎样,欧阳豪跟她都是一家人。

    刚才还嚣张愤怒咆哮的欧阳豪闻言瞬间哑掉,叶无天知他跟野狼帮有合作?

    忽然间,欧阳豪莫名心慌起来,作贼心虚,“不明白你们说什么。”

    气不过的欧阳幸月这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随手抓起桌上的一个杯子就往欧阳豪砸过去,“你想死,我现在就成全你。”

    叶无天暗汗,敢情欧阳幸月疯起来也挺吓人,别看她一向斯文,真疯起来也不得了,揍起人来更是手下不留情,不过欧阳豪这种渣渣就活该被打,对这种人,用不着客气。

    “你疯了,欧阳幸月,我警告诉你,别再对我动手动脚,本少爷不是你的下人,你有什么权利这样对我?”

    “嘿嘿,你怎么不说说我?我刚才也打你了,你应该说说我。”叶无天好心提醒。

    欧阳豪:“……”

    叶无天见状又道:“不敢说我吗?那样打你,你都不敢说我?来呗,说我两句。”

    疯子!欧阳豪是这样对叶无天作出决定的,只有疯子才会这样,不是吗?

    “你他马不说,小爷我也不会罢休。”比欧阳幸月更过份的是,叶无天不是拿杯子砸欧阳豪,直接拿桌上的然酒瓶砸过去,还不止砸一个,这货一连砸了好几个,砸到最后,没有瓶子,他就将桌上能砸了的东西通通砸过去。

    欧阳豪倒是想反抗,砸到最后,几乎已经被砸成内伤,反正外伤是肯定的。

    有意思的是,欧阳幸月并没阻止。

    “欧阳豪,老子一次又一次放过你,你他马还不识相,真想找死吗?”

    被砸得浑身是伤的欧阳豪说道:“你没有证据,凭什么说是我跟野狼帮有勾结?”

    叶无天上前两步,一脚狠狠朝欧阳豪踢过去,令到对方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声音。

    当前,叶无天还真是不能杀了欧阳豪,不能当着欧阳幸月面前,能做的就是狠狠抽他一顿,无论怎样,他也不能令欧阳老爷子绝后,不能寒了老爷子的心。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叶无天恨不得马上杀了欧阳豪,对方的死活又跟他有什么关系?

    “你先出去一会。”欧阳幸月望向叶无天。

    叶无天同意,走出包间,打量着四周,这个俱乐部不错,得弄回来才行,给欧阳豪玩还不如自己弄过来玩?

    直到半个多小时,欧阳幸月才走出来,此时的她早已恢复往日的镇定与冰冷。

    “解决了?”叶无天问。

    欧阳幸月轻轻应了声。

    “这个俱乐部让我玩吧。”

    欧阳幸月愕然,对叶无天这个要求感到意外。

    “我是认真的,弄个俱乐部来玩玩也不错。”

    “我考虑一下。”欧阳幸月没马上答应,也没拒绝,让人弄不明白她的意思。

    叶无天笑问:“跟欧阳豪聊什么?还不能让我知道。”

    “他以后不会再烦你。”

    “你把他杀了?”

    欧阳幸月直翻白眼,想骂人的冲动都有,这家伙愣是狗嘴吐不出象牙,什么话到他嘴里都变味。

    “别生气,开开玩笑。”

    “于启城那里你打算怎么办?”

    提起于启城,叶无天沉下张脸,“给他一点教训,深刻的教训,让他长点记性。”

    见叶无天这样说,欧阳幸月就知道,于启城肯定会倒霉。

    两人走出俱乐部后,叶无天并没回公司,准备去一趟于家,先礼后兵,若非必要,他不想跟于家闹翻。

    去于家的路上,叶无天意外接到琳达的电话,接通电话的琳达对着叶无天就是一顿咆哮,声音震得天哥连忙将手机移开。

    算算时间,时间也应该差不多,毫无疑问,m国方面肯定气坏,他们精心培养出来的间谍离奇死亡,对他们而言是一个重大损失。

    “琳达小姐,这事你们怎么可以怪到我头上?”叶无天说道。

    琳达压根不吃叶无天那套,“他们是中毒死的。”

    “咦!她怎么在这?”叶无天一个急刹,疑惑地看着车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