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50章 该相信吗


    扭头看着车窗外,叶无天难于置信,不远处那个正是张静,久未见的张静。<>

    而此时,她正静静的坐在椅子上。

    张静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要知这里可是湖边,她张静这会就静坐在湖边的椅子上。

    印象中的张静可不像是会来公园的人。

    叶无天天并没马上上前去打扰她,坐在车内静静看着对方。

    椅子上的张静流露出一副跟往常不一样的神态,很乖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张静这一坐就是半个多小时,换言之叶无天也看了半个多小时,这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想到。

    张静终于发现叶无天的存在,愣了愣,问道:“来很久?”

    “想男人?”叶无天答非所问,开口没好话。

    “滚!”

    “嘿嘿,三八,那么久没见,你就不想我?我可是天天想着你。”

    “说完了吗?”张静黑着张脸。

    “你来这里做什么?这可不是你张静能来的地方。”叶无天对这问题十分好奇。

    “世界哪么大,我想去哪不行?你管得着吗?”

    叶无天说道:“你们毒影门的人真够另类。”

    出乎意料,张静没反驳,像是有几分失落,她这样,都快要让天哥不认识,这还是她吗?啥时候张静也变得那么多愁善感?

    “我已经不是毒影门的人。”

    “哦。”叶无天应了句,然后觉得哪不对劲:“什么?”

    叶无天被吓着,第一反应就是以为自己听错,这怎么可能?张静是许影的左右手,亲信。

    “你没听错,我被赶出来。”张静解释。

    “为什么?”叶无天感觉这事过于离谱,自己该相信吗?

    张静瞟了叶无天一眼:“你是谁?为什么要告诉你?”

    就这一句话,让天哥对张静的好感瞬间消失,“三八,你是欠收拾吗?”

    张静没搭理咱天哥,转身就走,个性十足。

    天哥岂能让她走?伸手一把拦住张静,同时还很流氓的伸过鼻子深深吸了口气,“嗯,真香,是我喜欢的香味。”

    张静脸皮再厚,也禁不住别人的如此调戏,当下一甩手,“你可真不是东西。”

    “告诉我,怎么回事?”叶无天一直想找张静,想弄清楚那个神秘女是不是她。

    “凭什么?叶无天,你以为你是谁?”

    叶无天笑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必须得告诉我。”

    “我要是不说呢?”

    叶无天答非所问:“你看这里风景如何?”

    张静不解,可叶无天那邪恶的笑容让她心生警惕,甚至让她害怕。

    “嘿嘿,风景不错吧?你说咱们要是光天化日之下在这来一场浪漫会怎样?”

    张静没说话,不太明白叶无天所说的浪漫是什么。

    “你想找死?”张静骂。

    “打架,你打不过我,三八,识相的就告诉我。”

    不服输的张静心里来气,胸一挺,上前两步,“来啊,有种你就来,我就在这里,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来吧。”

    面对张静这种破罐子摔破的态度,天哥真有些头痛,有些无奈,女人要是横起来,不好对付。

    “好吧,咱们换一种方式,告诉我,当初那个神秘人是不是你?”叶无天不可能用那种无耻手段去对付张静,万一当初真是张静告诉他,他再这样对她,尤其公共场合之下那样对她,跟禽兽有什么区别?

    “有必要吗?你知道又怎样?不知道又怎样?都没这个必要。”

    “真被赶出来?”

    张静讥讽道:“你想收留我?”

    叶无天说道:“我只是不明白,毒影门啥时候如此好说话,连内奸都能放过。”

    “你想我死?”

    “毒影门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三八,咱们可以成为朋友,直觉告诉我,你这人不坏。”

    “难道没人告诉过你,有时候直觉害死人?”张静冷冷地道:“送你一句忠告,别太相信直觉。”

    “喂,你去哪?”叶无天对着张静背影喊,“我可以收留你,你知道我不会介意。”

    张静停下,缓缓转身:“姓叶的,我知你想什么,死了那条心吧,我永远不会跟毒影门作对。”

    叶无天暗汗,有那么几分尴尬,自己那么点小心思被看穿,并不否认,他是想借助张静去对付毒影门,跟毒影门之间迟早有一战,正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当初白长老曾告诉过他,张静被抓,是内奸,现在为何张静又会出现?真正如张静所说,她是被赶出来?

    疑点重重!

    闹不好,这是个局,一个专门针对他的局,毒影门是什么地方?面对内奸,他们岂会如此容易放过?

    赶到于家,正巧于泰涛在家,而对于叶无天的出现,于泰涛更多的是高兴,正好他有很多事情需要请教叶无天。

    “小叶,这是我的化验报告,你看看,顺便再帮我把把脉。”于泰涛迫不及待的送上化验单,经过他去几大医院的检查,都确认他的病已经好了,身体健康。

    接过化验单的叶无天并没看,随手往茶几桌一扔,脸色不善。

    笑容僵在于泰涛脸上,疑惑地问:“小天,是不是发生什么事?”

    “于将军,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是想跟我成为朋友还是敌人?”

    于泰涛更是不解,被问得满头雾水,不过对叶无天的问题还是能回答:“这还用问?自然是朋友。”

    经过他自己的这些经历过后,于泰涛比谁都清楚,能跟一个医术逆天的人成为朋友,是件荣幸的事,不到迫不得已,傻子才会去惹那样一个人。

    这次若是没有叶无天,他于泰涛还能活着?屁话。

    “我相信于将军,不过于将军,你那儿子并不这么想。”

    于泰涛一惊:“他去惹你?”

    生在于家,很多事情于泰涛都知道,罗超真是奇离死亡吗?这其中有叶无天的影子,还有m国的几个间谍,同样有叶无天的身影存在,找不到证据,并不能说明跟他叶无天没任何关系,只能说明他叶无天的技术了得,能杀人于无形。

    想到叶无天那些匪夷所思的手段,于泰涛不由打了个冷颤,叶无天今天还能亲自上门,未偿不是件好事,起码可以证明叶无天并没对于启城下毒手。

    “于将军,令公子勾结m国的野狼帮来对付我,这事你怕是不知道,他想我死呢。”

    听到这的于泰涛完全镇定不下来,倘若叶无天所言是真,这就是大事,一个件天大的事。

    “小叶,这事我会调查,如果是真,我会给你一个交待。”于泰涛很认真严肃。

    叶无天点头:“行,我这也算先礼后兵,于将军,希望你们能明白,我不想跟你们作对,如果可以,我希望咱们是朋友。”

    “放心,我会给你一个交待。”

    叶无天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想必于家会处理,于是拿起刚才被他放到茶几桌上的化验单看起来。

    虽然几家医院的化验单都是证明他是健康的,可于泰涛还是紧张,他面前的可是叶无天,一个神奇小子,一个手法通天,医术逆天的家伙。

    看完化验单后,叶无天又替于泰涛把了会脉。

    “很好,于将军,恭喜。”收回手的叶无天露出笑容,“放下你的那个心理包袱吧,把这些化验单通通烧掉,你不再需要它们。”

    于泰涛欣喜若狂,激动无比,没人能体会他的心情,那种过山车般的心情让他几乎承受不住,巨大的精神压力之下,他还是撑过来了。

    “谢谢,小叶,谢谢。”于泰涛激动得嘴角都颤抖,劫后余生或许就是这种心情吧?

    “小天,你来了。”于老头这时也回来,见叶无天来时他微微一愣。

    “呵呵,老爷子,没什么事来看看。”

    “好,哈哈,好啊,小天,谢谢你的心意。”

    “爸,启城跟野狼帮勾结。”于泰涛替叶无天出说来意。

    于老头愕然,“怎么回事?”

    叶无天静坐在沙发上,讲述的是于泰涛,将刚才听到的都讲一遍。

    “混蛋,胡闹。”于老头气得直拍桌子,“小天,你放心,我会给你一个交待。”

    叶无天笑笑:“我相信老爷子。”

    于老头面向于泰涛:“把他喊回来。”

    “老爷子,没什么事我就先走。”叶无天站起,今天的目的已达到,自己再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

    “嗯,也行,你先回去,我会给你一个交待。”于老头亲自将叶无天送出门外,“小天,你为国家做了一件大好事,我们得谢谢你。”

    叶无天不明。

    “瞧我,忘了说明,是这样的,你交给国家那些人,我们从他们嘴里得到很多有用的资料,对咱们军队更是具有重大意义。”

    叶无天这才明白,当下一笑:“应该做的。”

    告别于老头,叶无天驾车离开于家,路上,邓军打来电话,沈锋已抓到。

    就在叶无天离开后不久,于启城回到家里,于老头将于启城喊到书房,据当时的佣人讲,于启城被喊进书房后,就响起啪啪几声,像是什么人被打。

    没人知道书房里发生什么,叶无天也不知道,接到邓军的电话后,他立马赶去霸虎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