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63章 都看不到


    常肖媚很纳闷,也很抓狂,更多的是疑惑,她真不明白,到底谁才是?他叶无天把自己当作什么?以为他自己是什么人?可以随意要求警方?“别那样瞪着我,常肖媚,我告诉你,今天你不把他们交给我,老子跟你没完。<>面前动手打人,杀人就更不用说。“没人回答我的问题吗?乘我现在心情好,你们就不能满足我这点小小要求?”叶无天自言自语着道,他早已料到这些家伙不会回答他。现场除了叶无天一个人说话之外,再无一人说话,四周的警员们见他们队长都没说话,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何况他们对叶无天印象不错,刚才叶无天冒死冲上去救他们同伴的场面很让他们感动。“各位兄弟,麻烦大家转过身行吗?”叶无天看向旁边的。众多警员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几个匪徒心中冷笑,笑叶无天的无知与幼稚,如果说现场只有一两个警员还好现在那么多人在场,怎么可能?正当几个匪徒暗中嘲笑叶无天的同时,情况却发生了,出现一幕与他们所想象不一样的场面,只见有警员莫名说了句:“我没看到。”叶无天笑了,咧嘴大笑,笑容里带着狰狞。四个匪徒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意识到不妙。“你想做什么?你们是。”一个匪徒大声道,说话的正是刚才那个对叶无天露出鄙夷之色的家伙。自然没人搭理匪徒的问题,大伙都装没听到。叶无天向身边一个警员要来一个手套,戴上后,从其一个纸箱里抓起一只老鼠,“你们吃过老鼠吗?”匪徒们又是一个冷颤,包括那些警员们也都忍不住恶汗,隐隐猜到叶无天接下来想要做什么。“我吃过,不过是煮熟后,告诉你们,味道真不错,肥美香滑可口,是道好菜,不过我一直好奇,生吃老鼠会是什么味道?要不你们替我试试?”四个匪徒都下意识的退后一步,惊恐万分,他们谁也不要想吃什么老鼠,还是生吃,光是想想就让他们恶心,胃中翻滚。有意思的是,常肖媚并没阻止,任由叶无天在那闹腾。如此邪۰恶的主意,怕是只有叶无天才能想得出来,生吞老鼠?靠!他还能再邪۰恶一点吗?“你们谁先来?”手捏着老鼠的叶无天问。匪徒们不敢说话,甚至不敢张口,生怕一张口,叶无天就会将老鼠塞进他们嘴里。一个小小的老鼠让他们胆怯,恐惧,即便面对枪口,他们也是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如今面对一只老鼠,他们却怕了,在他们看来,一只老鼠远远比一把枪要让他们害怕。“这有两只老鼠,而你们有四个人,换句话说你们其中两个可以享受到老鼠的美味,谁想?”叶无天问。还是没人回答叶无天,谁想?谁想谁就是傻子,谁想谁就是白痴。“你先来?”叶无天上前,走到其中一个匪徒面前。对方摇头,不敢说话,只是摇头。叶无天见状,又走到下一位面前:“要不你先来?”对方同样摇头,不敢看叶无天。“几位,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我这人没什么缺点,就喜欢听话之人,快点吧,谁先告诉我,谁就能逃过一劫,除非你们想尝一尝这老鼠的滋味。十多秒过去,四个匪徒都没打算说话,天哥的心好情终于被消磨掉,伸手左手捏住最左边的一个匪徒,强行将对方嘴巴张开。对方拼命摇头挣扎,奈何他双手被反铐着,左右两边又分别被两个按住,让他即便想反抗,也没办法,只能小幅度的挣扎几下。“放开我,我说,我……”眼看老鼠就要进入嘴里,对方终于害怕,终于屈服。然而叶无天并未停下,直接将老鼠塞进对方嘴里,“现在才说?迟了。”于是,叶无天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那只活生生的老鼠强行塞进匪徒嘴里。匪徒无法说话,只能发出唔唔之声,他不想吞下老鼠,又无法抵抗,此时此刻,他宁愿叶无天给他一枪,一了百了,至少不会如此恶心。其它三个匪徒都噤若寒蝉,他们内心刚才都还抱着一丝希望,认为那是叶无天在吓他们,不可能真让他们吃老鼠,现在,他们方知,叶无天真敢那样做,真敢将老鼠塞嘴他们嘴里。将老鼠强行塞进那匪徒口中后,叶无天又强行让对方的嘴巴闭上。活蹦乱跳的老鼠无法从口中退出来,只能往里面钻,几下功夫,那老鼠就往匪徒的喉咙里面钻去。叶无天示意两个警员放开那匪徒,恢复自由的匪徒跪在地上,拼命呕吐,可惜双手仍被反铐着,让他无法用手去抠喉咙。另外三个匪徒看得头皮发麻,那么大的一只老鼠就这样被吞进去。“味道如何?”叶无天问,整个人如同个好奇宝宝。对方哪有空回答他?只顾着恶心,他想一头撞死在墙上。“你们不能这样,你们是。”另一个匪徒大声吼,这话是对常肖媚她们说,“抓我们走,我们坐牢,我们要去坐牢。”他们宁愿死,宁愿去坐牢,也不想生吞老鼠。“我什么都没看到。”有警员说道。很快,另外一些警员也纷纷开口表示自己没看到。几个匪徒都欲哭无泪,终于知什么叫兵贼一家亲。“他们是没错,同时他们也是人,对你们这种人人都想诛之的败类,你们认为他们会在乎你们的死活?”叶无天冷笑。“人权,我们有人权,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们。”天哥差点笑喷,人权?靠,他都以为自己差点听错,这些无恶不作的家伙竟然认为自己有人权?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下一个谁要尝尝味道?”叶无天懒得搭理这些家伙,又抓起另外一只老鼠。“我说,叶先生,我们不知道对方是谁,他只是给我们钱让我们这样做,我们没见过他。”一个匪徒怕了,他可不想生吞老鼠,打死也不想。叶无天说道:“几位,你们的回答可不能让我满意,还有别的吗?我想听的不止这些。”“不知道,我们真的不知道,你就算杀了我们,我们也不知道。”那匪徒说:“他通过转账的方式给我们钱,我们真不知他在哪,更不知他是谁。”“杀你们?”叶无天摇摇头:“不不,我是斯文人,杀人放火的事情我又怎会做?最多也就喂你们吃吃老鼠,蛇之类的,其它事情我真做不来。”“我有他的联系方式,手机在我口袋里。”另一个匪徒说道,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他们都是聪明人,谁也不想第二个吃老鼠。叶无天伸手进去将对方的手机拿出,找到那个号码并记下。“放我们走,我们就知道这么多,叶先生,过去是我们不对,我们向你道歉,保证以后再也不敢。”此时的他们恨不得自己有八条腿外加一双翅膀,逃得远远的。在他们眼中,叶无天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头恶魔。“媳妇,把他们交给我行吗?”叶无天看向常肖媚。脸通红的常肖媚气得牙痒痒,这混蛋当着那么多人面前喊她为媳妇,他是生怕别人不知他与她的关系还是怎么着?女人有时候就是种奇怪的高级生物,你喊她名吧,她不高兴,你喊她为媳妇吧,她同样不高兴。“不行。”常肖媚拒绝,刚才这样,就已经够出格。耸耸肩的叶无天并没坚持,“那好吧,我不为难你,不过,他们得把这些老鼠与蛇通通吃完,不然我心理不平衡。”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