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65章 邪门

  
      几个匪徒见几个西装男出现后,一个个都笑了起来。<>
  
      “听到了吗?我需要跟我的律师谈谈,你不适合留在这里吧?”平头匪徒语气里透着得意。叶无天非但没离开,反上前一步,双手握着钢筋,“看来你们心情都不错,认为救星来了,是吗?”平头匪徒也同样上前一步,“救不救星我们不清楚,我们只知道,法律是公正的。”叶无天来了兴趣:“哦,怎样一个公正法?我倒是很好奇,你们这些渣滓还会谈法律,倒真是我少见多怪。”“呵呵,这个用不着你管,叶无天,你只需要记住,你对我们做过的事情,我们兄弟几个一定会铭记于心,将来有机会,一定会加倍奉还。”“你们这是要威胁我?”叶无天乐了,还从来没几个人敢威胁到他头上,倒是这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胆子够大。“谈不上,礼尚往来罢了。”“能告诉我吗?你们背后的主子是谁?”叶无天今天来不是要跟他们扯嘴皮子,他想报仇,想找出幕后凶手,给对方致命一击。平头匪徒鄙夷道:“你连我们都对付不了,还想对付我们老板?痴人说梦。”“唉!”叶无天叹了句:“我不明白,为什么非要逼我?”
  
      “想动手?杀我们?”“叶先生,请你出去好吗?我们的时间很宝贵。”那位眼镜男律师又道。“闭嘴。”叶无天冷不防一声吼,将眼镜男律师吼得一愣一愣,“不就是个律师吗?有什么了不起?你以为你是谁?国家主席吗?就不能再让我多聊几句?非得要把自己装成精英?也不怕闪到舌头?”对方被吼住,哪想到叶无天会突然朝他吼?一时间都不知该怎办,伶牙利齿的他竟然无从回答。在叶无天看来,对方有装十三的嫌疑,麻痹的,不就一个律师吗?用得着这样?再让他多聊几句又会如何?
  
      几个律师都被唬住,身为大律师的他们又何曾被人如此吼过?哪个见了他们不客客气气?医生不能得罪,律师也同样不能得罪,尤其是顶尖的律师,人家能把死的说成活的,还能让你无话可说,这种人,岂能得罪?“叶先生,请你注意你的语气。”一个律师沉声说道。叶无天没搭理对方,冷眼看着平头匪徒几人:“几位,我最后问一次,你们真没什么要跟我说吗?”“怎么?还想喂我们老鼠吗?”平头匪徒冷笑,没人比他更恨叶无天,那种发自骨子里的恨,发自内心深处的恨,恨不得将叶无天五马分尸。“你们吃过老鼠吗?味道怎样?什么时候吃过?”叶无天好奇地问。“你……”平头匪徒哑然,被气得够呛,他哪知叶无天会不承认。叶无天无视对方的愤怒,摸出手机看了看,“你们还有十秒时间,希望你们能告诉我一些我想要的,可以吗?”“等着吧,姓叶的,别人怕你,我们兄弟可不怕你。”有律师在场,平头男几个并不怕叶无天,他叶无天再狂,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律师面前杀人。“唉!看来你们是不肯跟我合作,其实何必呢?我真不想惹事。”叶无天一副无奈表情。在平头匪徒几个看来,叶无天就是装,就是恐吓,他们又岂会害怕?此时,眼镜男律师拿出电话,不知打给他,反正叶无天没兴趣。叶无天很快就知道眼镜男律师是打给谁,,就在眼镜男律师打完电话后,外面进来几个警察,其中一个叶无天认识,常肖媚下面的一名刑警。“王队长,你们警局什么时候变成菜市场?”眼镜男律师问,话里带着问责与讽刺。姓王的队长自然知眼镜男律师是什么意思,当下被讽刺得脸红。“我需要跟我的当事人谈谈,可以将不相关的人请出去吗?”眼镜男律师说得极为强势,像他们这种常年把法律当成游戏的人,太清楚知道该怎样说话,怎样说话又能起到什么效果。王队长一脸为难地看着叶无天,想开口,又不知怎样开口,叶无天与队长的关系,他清楚,不敢得罪叶无天,也不想去得罪。“王队长,你什么都不用说,我马上就走。”叶无天说道。王队长满脸的感激,那样最好,不用得罪叶无天。“几位,好自为之吧,送你们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小心了。”平头男几个面面相觑,随后哈哈大笑,似乎不敢相信叶无天会说出这样的话,像个娘们般劝说他们,给他们忠告,这都什么跟什么?“看来叶无天也不过如此。”另一个匪徒说道。面对讽刺,叶无天咧嘴一笑,“记住我的话,人在做天在看。”说完话的叶无天转身准备离开,而他的离开也让很多人松口气,包括那几个匪徒,别看他们刚才挺嚣张,可内心还是对叶无天有那么点害怕,毕竟叶无天生灌他们吃老鼠的事情不假。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他们可是怕叶无天再旧计重施,又再一次抓生老鼠给他们吃。宁愿死,他们也不想再去尝试。“好走,不送,叶无天,以后出去外面小心点,别万一有什么损伤可就不好。”叶无天停下来,嘴角微微上扬,“祝你们好运。”没人知道叶无天这话是什么意思,只是感觉不对劲,特别是叶无天那脸上的笑容,更是带着阴谋的味道。“啊!痛。”当叶无天走到门口,前脚都已经跨出门外时,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大叫,众人下意识的转头看过去。只见平头匪徒旁边一个长得稍为矮瘦的匪徒发出惨叫,刚开始还只是惨叫,到后面,不知是无力还是怎么回事,整个人倒向地上,然后继续在地上狼嚎,惨叫声撕心裂肺,听得很吓人,在场的人无不头皮发麻。“怎么回事?”眼镜男律师问。
  
      没人可以回答他的问题,没人知这是怎么回事,所有都一头雾水。此时此刻,平头匪徒另外三人都闪到一边,瞧他们那样,像是将地上那家伙当成瘟疫,若不是锁着门,他们老早就冲出去。“痛,救我,快救我。”地上那家伙狂喊,他自己都不知痛是来处哪里,只是感觉整个人都痛,浑身上下都痛,很不舒服,很痛苦,再这样下去,他宁可死也不想如此痛苦的活着,没人能体会那种滋味。虽在那里叫喊,却没人敢上前救他,况且想救,也不知从何下手。很快,那人又有了新变化,脸上原本完好的皮肤不知为何开始腐烂,用肉眼能看到的速度在腐烂着,同时空气中还散发着一股剌鼻的臭味。众人惊呆,这是什么情况?为何会这样?“我的嘴不会这么灵吧?”就在众人吃惊与疑惑时,叶无天的声音响起,这厮也满脸的不可思议,难于置信,喃喃说道:“好的不灵丑的灵?不会吧?”“王队长,我这样不算犯罪吧?”叶无天胆怯地问。
  
      眼镜男律师倒是多看了叶无天一眼,也不知他在想什么。医生很快就来到,查了半天,无从下手,患者的肌肉腐蚀度越来越快,弄不明白的医生不敢冒然下手,甚至不敢怎么碰患者,谁都不知道有没有传染性。“救……救我。”对方的声音越来越弱,挣扎没几下后就头一歪,见上帝去了。
  
      人死了,肌肉的腐蚀并没停止,仍然在继续着,空气中弥漫的臭味越来越浓,众人都只能捂着鼻子。“啊!痛。”医生毫无头绪之时,突然,又一个匪徒惨叫起来,毫无症兆的惨叫,倒地,情况与刚才那个有着惊人的相同,都是从痛开始。又一个!剧痛过后,又开始腐蚀肌肉,开始腐烂,开始发出臭味。医生们哪曾见过这样的阵势?立即当机立决定将事件汇报上去,万一这是瘟疫,情况可能很严重。如果是瘟疫,今天在场的人都将要被隔离。第二个刚倒下惨叫没一会,第三个又倒下了,症状同样,痛,惨叫,然后肌肉开始腐烂。看着自己的兄弟一个一个的倒下,平头男终于抗不住,魂都被吓没,三个都已经这样,下一个会不会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