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66章 我什么都没有做

  
      这跟比起吃生老鼠更加恐怖,生吞老鼠那只是恶心,现在却要丢命,这是恐惧,死亡边缘的的恐惧。<>
  
      丢人又算什么?只要能活着,其它一切他都可以不在乎。“天哥,放过我,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求你放我一马,以后我做牛做马,任你指挥。”跪在地上的平头男连称呼都改了,只要可以不死,什么代价都愿意,哪怕现在叶无天要求他把女朋友献出来,他也会照做,因为他根本没别的选择。“你确定你没说错话?确定你是在对我说?”叶无天反手指着自己,“跟我有什么关系?”“天哥,我知错了,我真的知错了,求天哥你放我一把,求你。”平头男见叶无天不吃他这套,心急之下又开始叩头,只要叶无天能放过他。平头男想的是,他的三个兄弟都倒地,只有他还没事,肯定是叶无天还没对他下手,换句话说他还有机会。天知道叶无天会不会在下一秒对他下手?虽然目前并没任何证据能证明是叶无天下的毒手,可也没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不是叶无天下手。人们都看向叶无天,他们心里都不多不少怀疑是叶无天所为,总不能这么巧合吧?何况叶无天的能力,他们多少也听到一些,外间已经有人将叶无天神化,在很多人看来,叶无天就是神,一个无所不能的神。
  
      “王队长,你们可不要听他胡说。”叶无天笑道,我真有这本事,早神仙了。王队长不知该哭还是该笑,这场面,他哪里见过?接下来该怎么处理,已经不是他所能决定。“王队长,我当事人为什么会这样?希望你们警方给个说法。”眼镜男律师沉声质问。“我哪知道?”王队长被问得恼火不已:“你知道吗?我不是医生。”眼镜男律师被反驳得哑然,一向伶牙俐齿的他竟不知该怎样反驳才好。“天哥,我说,只要你能放过我,我什么都说。”平头男灵光一闪,暗骂自己笨,叶无天最需要什么?他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叶无天没说话,冷眼看着对方,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就像个外人。平头男看到了机会,只要叶无天不拒绝就好。“天哥,我们是的腾龙帮的人,是一位叫秋哥的人找上我们,而我们想赚点外快,就答应了,秋哥给我们每人三百万,让我们设局。”叶无天只是听着,仍旧没说话,没人知他在想什么。“哦,对了,那个秋哥也是给人打下手,我知他背后的人。”平头男诚惶诚恐地说道。“闭嘴。”眼镜男律师冷喝,身为一个律师,他太清楚,说得越多,对当事人就越不利。律师虽然令喝平头男闭嘴,奈何平头男一心只想活命,只要能活着,什么都愿意,哪怕坐牢,对他来说也是件幸福的事。“秋哥背后的人姓于,有次我无意中听到秋哥在电话里称呼对方为于少。”平头男像爆米花般将他所知道的一切全部爆出来。“你确定没骗我?”叶无天问。平头男暗喜,只要叶无天开口话说,就成功一半,于是狂摇头,“不敢,再借我一个胆我也不敢。”
  
      “你上次也说不敢。”叶无天明显不太相信。平头男恨不得把他的心挖出来让叶无天看,证明他没说慌,“天哥,叶爷,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绝没有骗你。”叶无天相信平头男的话,对方再会演戏,也不敢在现在这个时候骗他,除非他真想死,不过,对方距离那种视死如归的死士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我又该怎样相信你?”叶无天说道。“叶爷,都是真的,我不敢骗你,真的不敢骗你,请你一定要相信我,真的,一切都是真的。”姓于,叶无天将姓于的人都过了遍,最后只有于启城,他姓于,双方之间也有过节,跟于启城之间算得上新仇旧恨,也算是老怨家。叶无天以为,自己帮了于家那么大的忙,按理于启城应该是就此罢休,现在看来,人家根本不领情。真要跟于启城闹翻?不过现在貌似已没有选择的余地,人家不领情,再者,这次的事,叶无天不可能就此罢休,差点连命都丢掉,对敌人,叶无天又岂能放过?其实天哥一直都认为自己挺大度,胸襟也够阔,别的不说,就于家那样,他还能原谅他们,并且还要替于泰涛治病,换成第二个,只怕没有这样的心怀。“叶爷,我什么都说了,求你放过我。”平头男将所有老底都全部交待出,接下来他再无任何条件可谈,没有任何筹码,生死全在叶无天的一念之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久久,叶无天说了句。平头男大喜,“这么说叶爷你肯放过我?”“呵呵,有件事你得考虑清楚,放不放过你,不是我说了算,我也没那能力,别忘了,我只是个平民,一个普通老百姓。”平头男脸白了,苍白,叶无天的意思还不明白吗?不可能放过他。正要再开口求情时,平头男忽感到一阵巨痛袭来,让他倒抽口凉气,而这莫名的巨痛也让他心一惊,一种不好的预感涌出。
  
      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平头男便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失去力量,噗通一声倒地。“你们什么意思?为何一个个要那样看着我?”叶无天感受到众人的异样与惊讶的目光,这货很无辜地只说道,“别那样看着我,我什么都没做。”地上,平头男惨叫,那种濒临死亡的恐惧感让他心慌意乱,忍痛苦苦求饶,希望叶无天能放过他。“各位,别那样看我,跟我没关系,我什么都没做,你们这样看我,我会很害羞的,老话说得好,人在做天在看。”虽然叶无天口口声声说跟他没任何关系,但他的话不能让人完全信服,直觉告诉他们,今天这事应该跟叶无天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若说一点关系都没有,真很难让人信服。怀疑归怀疑,凡事都得讲证据,没有证据,谁都不能拿叶无天怎样。平头男的另外三个兄弟这会通通魂归天国,死得不能再死,也是这样,越是让平头男感到恐惧。
  
      而且,他的肌肉开始痛,像灼烧般的痛,这个时候是分秒必争,再拖下去,必死无疑。平头男并没支持多久就挂了,别说痛,吓也吓死他,直到他死,医生都没办法弄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结论的情况之下,医生最终只能将今天这事定论为神秘瘟疫,并且建议封锁该地区。几个医生是认为这是瘟疫,可其它人却不这么想,无论是眼镜男律师还是王队长他们,都是认为跟叶无天有直接关系,只是,苦于没任何证据,才会让叶无天在这里得意的说,跟他没关系。说起来,众人疑惑,叶无天到底是怎样下手的?众目睽睽之下,没人发现他的小动作,这也太吓人,换句话说,如果他叶无天今天要杀在场的哪一位,怕是直到死,都没人知这是怎么回事。
  
      到底是不是叶无天?今天的事情太过于诡异,上头决定封锁消息,对所有人都下了封口令。“几位律师,你们的当事人不是东西,给你们一句忠告,虽然你们要赚钱,可也别什么人渣都帮,那种人,坏事做尽,你帮他们,等于跟天作对。”警局门外,叶无天拦住那几个律师。对方几个气得够呛,到手的钱就这样飞了,他们正憋得慌,如今又被叶无天这样说,更是将他们气得不轻,但面对叶无天,他们不敢说什么,刚才里面的惊心动魂场面仍历历在目,他们不敢得罪叶无天,万一叶无天也对他们来这手可怎么办?没有说话,几个律师只是看了叶无天一眼就离开。律师刚走,常大警官的电话就来了,接通后她二话不说就是对着叶无天一顿咆哮,直吼得天哥耳朵轰轰作响,连忙将电话移开。“叶无天,我要见你,老娘现在就要见你。”电话那边的常肖媚然大声吼。叶无天苦笑,揉了揉耳朵,“我说,你下次能小声点吗?”回答叶无天的是常肖媚依旧咆哮的声音:“你敢不来,老娘灭了你,老娘就去对天下人说,说你强j老娘。”叶无天:“……”

Ps:书友们,我是大肚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