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67章 嫁祸


    “是不是你?”常肖媚死死瞪着叶无天,想从叶无天的脸上看出一些蛛丝马迹。<>

    叶无天笑道:“媳妇,你搞这么大阵仗,又是威胁又是恐吓的,就想问我这事?这么简单的小事,直接电话里问我不就行了?我保证对你知无不言,骗谁也不会骗你是不是?”

    常肖媚脸微红,她使用的手段是有些偏激,可她当时是气疯了,才会如此失去理智,口不择言,当时的她只想快点见到叶无天,恨不得下一秒就让叶无天出现在她面前。

    一直以来,常大警官都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

    “别打扯,回答我的问题,是不是你?”

    “呵呵,你这样明显就不信任我。”叶无天说道:“我会很伤心的,你明白吗?”

    常肖媚柳眉紧皱,犹豫着要不是直接拿起鞋朝这可恨的家伙砸过去,太过份。

    “我说不是我,你会相信吗?”

    常肖媚被问住,倒是很想相信叶无天的解释,奈何她内心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没那么简单,事情肯定更加复杂。

    “你看,不相信我吧?就知你不会相信。”天哥满脸无奈:“连你都不相信我,还指望谁来相信?别忘了咱们之间的关系,咱们是一家人。”

    常大警官又被叶无天这话给弄得脸红耳赤,“呸!谁跟你一家人?”

    “嘿嘿,不承认?媳妇,咱们之间都已经那样,你身上有多少条毛我都清楚,比一家人还要亲。”

    “闭嘴。”常肖媚心里的那个恨啊!羞得她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把自己埋了,当然,在埋自己之前,她首先要的就是把叶无天做了,这混蛋,实在太气人。

    她就不明白,这混蛋好歹也是一个大集团的董事长,说话怎就那么粗俗?什么叫多少条毛?有他这样说话的吗?

    混蛋!

    流氓!

    连续暗骂两句,常大警官的怒气才稍减。

    “媳妇,那种人不值得同情,死了就死了,天意,咱们没必要同情他们。”叶无天劝说。

    常肖媚说道:“我不是同情他们,只是这个世界**律,不能什么都乱来。”

    “法律?真要**律,他们会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不知道吗?请的都是大律师。”叶无天不屑,有时候法律不怎么好用,当然,常肖媚作为一个执法者,她这样说也是正常。

    常肖媚哑口无言,这混蛋说得也对,想通过法律制裁他们,并不是件容易的事,那种人,死不足惜。

    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她内心已经动摇,认同叶无天的理由。

    常肖媚自己都吃惊,她这是怎么了?为何为会听信这混蛋的歪理?现在就是个法治社会,什么都采用暴力手段,那还要法律做什么?要法律又有何用?

    明知叶无天的道理不对,她也无法反驳,或者说根本不想反驳,刚才见面之前,她还怒意冲冲,现在见面后,想法又发生改变。

    “怎样?我没说错吧?”叶无天见常肖媚那样就知她动摇,不由内心好笑,这母暴龙也有可爱之处,别看她表面凶得很,内心其实挺可爱。

    “呸!满嘴胡说八道,混蛋,我告诉你,最好别让我找到证据,不然老娘一定饶不了你。”

    叶无天狂汗,常肖媚一口一个老娘,听上去真很逆耳,让他很听不习惯,“你是我媳妇,总是自称老娘,你老吗?是我娘吗?”

    “滚!”论斗嘴,常肖媚哪是叶无天对手?无语的她恨不得一脚将叶无天踹出外太空去,来个眼不见为净。

    叶无天收起笑容,难得一脸正经道:“不管是谁,敢害你,我就一定饶不了他。”

    常肖媚听得莫名的感动,怒意全消,“你这样不好。”

    “我什么都没做,有什么好不好?那些混蛋是自寻死路,老天都想收了他们,跟我没任何关系。”叶无天解释。

    他越是这样说,常肖媚就越是认定警局那几个匪徒是叶无天所杀,只是不知他到底是通过什么手段罢了。

    “行了,这事你别理,媳妇,你应该这样想,应该对我充满信心,更应该相信我是好人,明白吗?”

    常肖媚一个头两个大:“你能别那样喊我吗?咱们什么关系都没有。”

    “怎么着?听你的意思你还想找别的男人嫁了?不可能吧?有了我这么优惠的男人你还不满足?妇道,知什么叫妇道吗?”

    “滚!”常肖媚实在无法再忍,狮子吼的功力发挥到极致。

    叶无天不敢继续调戏这妞,不然,只怕她顾不上伤势,会直接从床上冲下来跟他拼命。

    离开医院后,叶无天分析着接下来该怎么处理,于启城那边该怎样对付?若真是于启城,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他。

    “于家不简单。”欧阳幸月开口。

    叶无天又如何不知于家不简单?于老头位高权重,跟他硬拼,怎么看都不是件明智的事,只是,现在这阵势,又似乎无法避免。

    “老板,外面有位姓于的人求见。”李霏霏推门而入。

    叶无天快速与欧阳幸月相视望了眼,都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到彼此的惊讶,两人都知道,来人姓于,应该是于家之人,可绝对不可能是于启城。

    “请他进来。”短暂的惊讶过后,叶无天开口。

    李霏霏点头转身离开,而欧阳幸月也想离开,却被叶无天阻止,“你留下,可以替我参考参考。

    欧阳幸月答应了,重新坐回到沙发上。

    不一会,李霏霏带着一个人进来,果然,来人不是于启城,而是于泰涛,对方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

    “于将军,你怎么来了?”叶无天明知故意。

    于泰涛精神不太好,看上去有些累。

    “小叶,不好意思,不请自来。”于泰涛说道,两人曾经发生过一系列的不愉快,最后也能一笑泯恩仇,若没有于启城从中闹事,跟于家的关系应该能维持得不错,现在可就难说。

    “于将军看上去很累。”叶无天答非所问:“你不能太累。”

    于泰涛自然明白叶无天的意思,他也不想累,“这两天没休息好,刚从京城赶来。”

    “哦,什么事这么急?”

    于泰涛理了理思绪:“为我儿子启城而来,小叶,我知你被人陷害,中了别人的圈套,但如果我告诉你,启城也同样是被人陷害,你会相信吗?”

    叶无天沉默不语,于泰涛这么急赶来就是为了这事,想想也够为难他,当然了,叶无天不可能因为于泰涛的一句话,一些片面之词就相信,那肯定不行。

    于泰涛没急着再开口,而是端起杯子呡了口茶,然后静静看着叶无天,坐等着叶无天的回答。

    “于将军,既然你都将话说到这份上,那我也就明说,你说令公子被误会,我只能说,凡事讲证据。”

    于泰涛放下茶杯,“这两天我在京城,就是调查这事,种种迹象表明,启城的确是被陷害,被人嫁祸。”

    “那于将军可有证据?”叶无天不可能因为于泰涛一句话就相信。

    提起证据,于泰涛就沮丧不已,稍稍低下头,“我问过启城,他向我保证过,这事绝不是他做。”

    叶无天好笑,于泰涛说了半天,原来是没有证据,没任何证据,两手空空而来,单凭他几句话,谁又能相信?

    “小叶,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绝无骗你之心,也相信启城没说慌,大问题上他还是能把住。”于泰涛生恐叶无天不相信,这会说的全是掏心窝的话。

    “呵呵,于将军,我相信你,相信你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可以为了国家,为了军队洒热血,你的人品绝对没问题,但说句得罪的话,我不相信你那儿子,人心隔肚皮,他怎样想,你也未必知道,同样,他未必就会全部告诉你,你说他被人嫁祸,那就拿出证据,让人信服的证据,我才相信。”

    叶无天已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于泰涛便知自己刚才那番掏心窝的话白说了,叶无天根本不相信。

    于泰涛知道,这也不能怪叶无天,换成是谁都不可能相信,将人比己,换位思考,自己又会相信吗?不可能,毫无证据之下,单凭一张口就想让别人相信。

    如今所有证据都不利于启城。

    “我差点死在那间旅馆,这事我不会罢休,不管是谁,我都不会放过他。”叶无天并没散发出什么怒意,平淡的几句话,于泰涛却感受到冰冷,丝丝寒意袭来,让他情不自禁的打冷颤。

    叶无天能杀人于无形,

    目前,于泰涛已知叶无天将怀疑目标定在于启城身上,于家再找不到有力的证据能证明于启城的清白,谁又敢保证叶无天不会对于启城动手?

    明着来,于家并不怕,怕就怕在叶无天暗着来,到时只怕于启城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警局里那几个匪徒就是最好的例子,无端端哪来的瘟疫?更不可能是巧合。

    四个匪徒之死只能用一种解释,叶无天,肯定跟叶无天脱不了关系。

    “于先生,我们只相信证据。”沙发上的欧阳幸月开口。

    于泰涛也算是经过风浪之人,这会额头仍不断冒汗,于家就于启城这么一根正***苗,千万不能让叶无天出手,不然,于家权力再高又怎样?财富再多又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