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71章 大义灭亲 上
    包间里就两个人,一个是野狼帮的三个杀手之一,史密斯,一个红毛鬼子。

    此时,对方正冷冰冰的看着叶无天,尽管他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却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意思。

    果然是个人物!

    另一个,对叶无天来说算得上既熟识又陌生,熟识是因为他认识对方,甚至以前还出手教训过对方,陌生,是因为叶无天认为对方只是个小人物,现在看来,似乎不是那么回事,小人物的身份只是表面的,此人的真实身份是什么,还有待调查。

    怕是任谁也无法想到,一个小小的倶乐部经理,此时会跟野狼帮的精英杀气坐在这样吃饭,双方到底是什么关系?

    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这样的场合之下,竟然见到了朱仔,弦月俱乐部的经理。

    叶无天打量着朱仔,对方也看着叶无天,只是对方的脸色不太好看,神色复杂,也不知他在想什么。

    上前,拉出张椅子坐下,叶无天先是打量一会对面那位叫史密斯的家伙,然后打量着朱家,三人谁都没说话,场面气氛很是怪异。

    “两位,没打扰你们吧?”最终先行开口的还是叶无天。

    史密斯用生硬的华夏语问道:“叶无天,我低估你。”

    “哈哈,史密斯先生,请问你这是在表扬我吗?”叶无天的确有些小得意,当上霸虎帮的帮主,也并非一无是处,说到底,这才是自己的力量,正所谓求人不如求己,若是靠警方或者其他人去找野狼帮的杀手,不是不行,说到底也怕是没有自己的力量那么方便。

    见到叶无天笑,史密斯脸色更沉,迸发出杀气,暴戾之气。

    “收起你的怒意,史密斯先生,你那招吓不住我。”叶无天是谁?他又岂会在乎斯密斯的怒意?“可以告诉我,你的另外两位同伴在哪吗?”

    史密斯不答反问:“你是怎么知我在这?”

    来到东城后,他一直很低调,没想到如此低调,都还是被找出来。

    不是他大意,而是叶无天的实力太强,正如刚才史密斯所说,他低估了叶无天,对叶无天的种种神奇之处,以为只是外界对叶无天的吹捧,不可能是真的,现在看来,叶无天这个人的能量的确很大。

    “史密斯先生,是我先问,要不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叶无天笑问。

    对方没说话,没搭理叶无天,更不可能回答叶无天的问题,野狼帮的精英杀手,若是那么容易就被吓倒,那也不配称之为精英。

    “邓军。”叶无天喊了句。

    邓军闻言马上招来两个兄弟,两人手里都抓着一根不知从哪里来的铁棒,足有幼儿手腕般粗。

    在邓军的命令下,两人挥着铁棒就朝史密斯抽过去。

    堂堂野狼帮精英,今天却败得一塌糊涂,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已成为别人的阶下囚。

    憋屈!史密斯目前的状况只能用憋屈来形容,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还有什么比这这让人憋屈的事情吗?怕是没有了。

    史密斯再能打,再是野狼帮的精英,两棒下去,他也抗不住,狼狈不堪的倒在地上,不过对方倒也是条汉子,任铁棒狂抽,他也愣是一声不吭,紧咬着牙关,单凭这点,就足于让叶无天敬佩。

    这边教训着史密斯,那边,叶无天同样没有冷落朱仔,将目光移向朱仔,“朱经理,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朱仔没说话,想说话之前,又下意识的看地上那个正被狂抽的史密斯,面对那样的酷刑,朱仔知自己肯定没办法坚持。

    “我……我跟他是朋友。”朱仔说道。

    “朋友?”叶无天好笑,对朱仔这个回答表示感兴趣,“有点意思,朱经理,你除了是弦月俱乐部的经理之外,还有什么身份?要不说出来让我听听?”

    对方脸色一变:“我不知你说什么。”

    “不知道?”叶无天冷笑:“敢情你也想铁捧焖肉?”

    朱仔打了个激灵,知叶无天这话的意思,他自然不想被打,瞧史密斯那样,用脚趾头去想也清楚,肯定很痛,那种痛是要命的,是常人所不能忍的。

    朱仔知自己不是铁人,无法忍住那种痛苦,眼下,他也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

    “怎么?不想说?”叶无天慢慢拉下脸,他不可不想跟对方扯下去,现在他需要的是答案。

    “没人喊我来。”

    “跟欧阳豪有关系吗?”叶无天问。

    朱仔看了叶无天一眼,低头沉默起来。

    叶无天拿出电话,拨通欧阳幸月的号码,将这里的情况跟她说了遍,重点是这个朱仔。

    这样做,是叶无天不想参与到欧阳家的事务中去,那毕竟是欧阳家的家事,他一个外人不太适合去管。

    欧阳幸月只是简单的说了句知道。

    “邓军,你来吧。”叶无天懒洋洋的指着朱仔,有这么多下属在,自然轮不到他这个帮主出手。

    邓军明白,又是挥手喊来两人,这次,那两人手里拿着的不是铁捧,而是两根软鞭,有意思的是鞭上满是剌,是经过特殊方法弄上去的。

    看到这两个与众不同的软鞭,天哥狂汗,不由多看邓军一眼,乖乖,敢情这邓军也是个有趣之人,够**的,弄这么些玩意出来,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邓军注意到叶无天的异样眼神,当下摸了摸头,尴尬的笑了几声,“先生,让你见笑了。”

    那边,朱仔差点没被吓晕过去,看到那两条软鞭,他是恨不得自己有四条腿外加一双翅膀,都不敢想象,万一被那两条软鞭抽中,后果会是什么。

    别看软鞭小小的,对人造成的伤害一点也不比铁棒差,所不同的是,铁棒抽下去,内伤,软鞭抽下去,外伤。

    如果被这软鞭抽中,对方再一拉,皮开肉裂那都是轻的。

    “动手。”邓军命令。

    朱仔又是一个激灵,眼角余光瞟向史密斯,此时的史密斯早已在乱棒之下被要打成重伤,躺在那不知死活。

    “等等,你们没权这样做,我要出去,你们没有执法权。”朱仔大声道。

    邓军鄙夷地看着朱仔,“权利?执法权?老子这就是‘执法拳’。”邓军握紧拳头晃了晃:“敢对付先生,找死。”

    “啊!”邓军手一挥,下一瞬间,朱仔就惨叫,这么一鞭下去,顿时将对方抽得血肉灯模糊。

    有些人是不到黄河不死心,朱仔的死活,叶无天并不关心,他所关心是,这事到底跟欧阳豪有没有关系。

    几鞭下去后,朱仔已经处于半死状态。

    “朱经理,现在有什么可以告诉我的吗?”叶无天问。

    朱仔气若游丝:“我什么都不知道,就一个跑腿,放过我。”

    “可以,你告诉我一些我想知道的,我就放过你呗,大家合作多好。”

    对方又沉默,看样子不肯说。

    “邓军,你的手段还不错,人家都不害怕。”叶无天笑言道。

    邓军大声吼:“麻痹的,给老子弄点盐过来。”

    叶无天暗汗,盐?伤口上洒盐?不得不承认,这个主意够绝。

    半死状态的朱仔吓得狂摇头:“别,不要那样对我。”

    没人同情朱仔的遭遇。

    那边,史密斯已经被打得彻底晕死过去,邓军让人拿出一桶水,直接全部泼到史密斯脸上,不久,晕死过去的史密斯又醒来。

    邓军没给史密斯说话的机会,待史密斯醒来,又再次让人挥捧狂抽,直接将史密斯往死里打。

    叶无天没想到欧阳老爷子会打电话来,电话里的老爷子很严肃,让他马上过去一趟。

    “邓军,交给你,死活不管,尽量问些东西出来。”

    “先生请放心,我会尽力。”

    赶往欧阳家的路上,叶无天在想一个问题,欧阳老爷子这个电话跟欧阳幸月有没有关系?

    去到欧阳家时,除了见到欧阳老爷子之外,叶无天还看到欧阳豪,此外欧阳幸月也站在老爷子身边。

    叶无天一进屋,就见欧阳豪那如同毒蛇般的目光,对此,叶无天挺无奈的,他认为自己做得已经够克制,换成别人,只怕欧阳豪早已死上不止十次,偏偏他欧阳豪还不满足,得寸进尺,实在该死。

    或许,自己的忍让在欧阳豪看来,那就是软弱,就是无能的表现。

    “老爷子。”叶无天与欧阳老爷子打了招呼:“这么急找我来不知有什么事?”

    “野狼帮的人在你手里?”

    叶无天嗯了声:“嘴巴很硬,暂时还没问出什么。”

    欧阳老爷子站起,目光中带着一丝坚定与勇气:“今天找你来,没别的意思,就想给你一个交待。”

    叶无天不知所谓的交待是什么。

    “来人,把这个畜生给我拿下。”老爷子大声喊。

    欧阳豪脸色大变,他以为爷爷顶多只是骂他几句了事。

    叶无天也吓一惊,看得出来,老爷子是动了真怒。

    只有欧阳幸月站在那像没事似的,更像是旁人在看戏。

    很快,几个大汉进来,将欧阳豪紧紧按住。

    “爷爷。”欧阳豪见爷爷动怒,这才开始害怕起来。

    “请家法。”老爷子装没听到。

    现在,叶无天知老爷子眼神里的那丝坚定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