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75章 十倍奉还 上


    张功没事绝不会打电话给他。<>

    事实上张功并不想打这个电话,今天不比往常,今天这个电话,他不想打,又不得不打,李婉儿出事了,在他的管辖内被打,无论如何,张功这个东平县一把手都脱不了关系。

    硬起头皮打电话给叶无天,张功都已经准备好被叶无天骂,隔着电话,他也能感受到叶无天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意,可叶无天没骂人,语气冷得像冰。

    问明地点后,叶无天抛下一句,“我马上过去。”

    叶无天的冰冷语气让张功情不自禁打了个冷颤,噤若寒蝉,这次麻烦大了,闹不好,他这个位子也就别想坐。

    张功深知叶无天的能力,想撸他这个小小的县一哥,比吃饭还简单。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忙音,张功知道,要做的就是首先将罪犯控制住,尽量让叶无天满意,他的位子才有可能保住。

    让张功为难的是,凶手很有背景,并不是他随便就能动,这才让他抓狂。

    挂上电话,叶无天火速赶去东平县,李婉儿的出事让他感到不安,虽然张功一再在电话里说过李婉儿并无大碍,尽管如此,叶无天还是放心不下。

    东平县医院,李婉儿被送到这里,这个小小的县级医院今天却是格外热闹,很多人都以为是哪个领导身体不适住进来,那么多县领导在这里进进出出,此外还有大批警察守着。

    有细心之人发现,这些进进出出的领导的脸上都带着一丝担扰。

    “叶先生。”张功不敢离开,亲自呆在医院外面等候叶无天。

    “婉儿在哪?”叶无天直接开门见山。

    张功心一颤,叶无天连与他打招呼都省下,证明叶无天心里是极度不满,对东平县的治安不满,对他们这些领导班子不满。

    来不及多想,张功连忙将叶无天引领到李婉儿的病房。

    “叶大哥。”病床上,李婉儿见叶无天进来,也不知为何瑶鼻一酸,两滴晶莹的泪珠儿滑落,直让人看得好心痛。

    小丫头仿佛找到主心骨,开始轻声哭泣起来。

    叶无天轻轻将李婉儿的小脑袋搂在怀里,轻拍着她背部:“婉儿别怕,叶大哥在这里。”

    依偎在叶无天怀里的李婉儿倍感安全,仿佛天塌下来,她也不怕,有叶大哥替她撑着。

    旁边的张功几人暗叫不好,李婉儿刚才没哭,现在叶无天一出现她就哭,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哭没多久,李婉儿似乎意识到场面不太对,还有外人在,她哭鼻子,不好意思,刚才一时没忍住,委屈感让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让她忘了一切,只想扑进她叶大哥怀里好好放声哭上一场。

    张功欲言又止,想上前安慰李婉儿几句,到头来却发现自己无从开口,他该怎么说?跟李婉儿说,让她放心,东平县一定会严惩凶手之类云云?这种话他还真说不出来,更无法作出承诺。

    李婉儿的案子让整个东平县的领导班子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

    “爷爷。”安慰好李婉儿后,叶无天才开始与李宗林打招呼。

    李宗仁有些惊魂未定,孙女是他的命根子,可今天孙女却差点没了,现在想想,李宗仁都后怕,万一孙女死了,他这把老骨头还怎么活?失去了精神支柱,活着又有什么用?

    “小天,多陪陪小婉,她吓着了。”李宗仁开口。

    叶无天点头,沉声道:“爷爷请放心,我向你保证,从今以后,再也不会发生类似事件。”

    李宗仁嗯了声,他也不知该不该相信叶无天的话,心乱如麻的他心里一直暗叫幸庆。

    叶无天细心替李婉儿检查过,左腿骨折,此外双手有点小擦伤。

    李婉儿骨折,是从二楼跳下来造成,幸好跳的楼层不高,换成三楼或者四楼以上,结果又会怎样?还只会骨折而已吗?叶无天都不敢想。

    怒!

    涛天怒意的叶无天双眼赤红,李婉儿可算是他的逆鳞,对李婉儿,天哥有着一种很特殊的感情,穿越到来这个世界的第一个认识的人就是李婉儿,连叶无天自己都不知他有多紧张李婉儿。

    使有按摩手法让李婉儿睡下后,叶无天轻轻的走出病房,整个案子的经过,他需要了解。

    “张书记,事情到底是怎样的?”走廊外面,叶无天看向张功。

    张功的压力非常大,当初叶无天曾私底下找过他,托他好好照管李婉儿,如今出这事,他都不知该怎么办,内心将那凶手祖宗十八代都骂完。

    若说在小渔村出事还好,偏偏李婉儿是在东平县城出事,可以说就在他张功眼皮子底下也不为过,出事的地点距离他办公室的直线距离不超过三百米。

    叶无天认真听张功讲述,此时此刻,给人一种错觉,张功这个东平县一把手正向领导汇报工作,小心翼翼的。

    听完张功的讲述后,叶无天没第一时间表示什么,李婉儿是参加高中的同学聚会而出事的,聚会地点在东平大酒店,期间,一个以前就喜欢李婉儿的家伙借着李婉儿上厕所的机会将李婉儿拦在包间外面向她表白。

    毫无疑问,李婉儿是拒绝的,这也是很平常的一件事,只是那家伙不知喝了点酒还是什么,竟然借着酒劲将李婉儿拖到旁边一个无人的包间内,并且将门反锁上,一个劲的向李婉儿表白。

    高中时的李婉儿长得还很青涩,对方都开始注意李婉儿,如今几年不见,发现李婉儿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水出芙蓉,前凸后翘,落落大方,沉鱼落雁,让他惊为天人,不能自拔。

    喜欢一个人,这并没什么错,向一个心仪的对象表白,这也不会有错,谁没有青年少?错就错在对方所使用的手段过于偏激,表白之余还向李婉儿动手动脚,最后还想霸王硬上弓,万般无奈之下,李婉儿选择了爬上窗子跳下去。

    如此方式,那就是耍流氓,论起耍流氓,叶无天就是流氓他祖宗,对方这种方式,他无法接受。

    叶无天又喊来李婉儿的两个高中同学,那两人直到现在仍未回过神来,今天的事把她们给吓坏,这么多警察与领导在,她们何时见过这种大场面?

    确认无误后,叶无天问张功:“张书记,人呢?”

    张功知叶无天所以问的是谁,不由老脸一红,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

    叶无天见张功迟迟不回答,不由眉头一皱。

    张功见状,当下也不顾不上那么多,“对方叫汪逸凡,小婉的高中同学。”

    叶无天静待下文,哪知张功又开始吱吱唔唔,当下问道:“你们没将人控制住?”

    张功老脸通红,他将人控制住就好。

    “跑了?”叶无天不解地问,人跑了,他也能接受,毕竟当时那样,汪逸凡心慌之下选择逃跑也正常。

    张功不知怎样回答,汪逸凡不是跑了,而是东平县压根没抓人,应该说不敢抓人。

    感觉到叶无天的神情越来越冷,张功急得额头冒汗,叶无天不是体制中人,可他的人脉关系却是少有人能比,张功不敢得罪,也得罪不起,在叶无天面前,他这个东平县一把手就像只蚂蚁般弱小。

    此时,医院外面一阵骚动,众人先是听到跑车的咆哮声,接着众人看到有跑车进来,而且还不止一辆,三辆超跑驶进来。

    跑车停下,分别出来三名形态各异,但却都是风情万种美如天仙的女人。

    小小的东平医院,一下子出现三个天仙级美女,还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来人是欧阳幸月她们几个,三女如此高调的出现,倒让叶无天有些意外。

    三女中,无论是哪一个,都称得上是焦点新闻人物,在场很多人都认识她们,这三人中无论哪一个,都是超级富婆,都是各省市极力争取的对象,如今三人一下出现在东平县,让张功这个一把手倍感压力。

    如果可以,张功希望大事化小,希望将李婉儿的事情淡化下去,那样对谁都有好处,现在看来,基本不可能。

    欧阳幸月三女进去探望李婉儿,确认李婉儿的安危后,三女又出来,分别站在叶无天左右两边。

    她们这么一站,张功有些撑不住,那种精神上的压力无法用语言去表达,这个时候,张功甚至想到走人,甩手走人,呆在这里太那什么,那种压力远不是他所能承受。

    “张书记,我们家小婉的事,请你务必要尽快给我们一个交待。”欧阳幸月开口,这就是在施压。

    被欧阳幸月这一说,张功更是感觉到压力,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打湿,欧阳幸月是谁?张功清楚。

    “汪逸凡在哪?”叶无天又开口问,张功吱吱唔唔半天都没说出汪逸凡在何处,想必对方有些背景。

    对叶无天来说,他不想知汪逸凡有何背景,只想知对方在哪,仅此。

    “汪逸凡的父亲是汪市长。”张功小声说道。

    叶无天皱眉,“哪个汪市长?”

    他压根不认识什么汪市长,不是他狂,一个小小的市长,他还真未怎么放在眼里,顿了顿,叶无天悟明什么,怒意暴射:“你的意思是因为这个而没控制那汪逸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