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76章 十倍奉还 下

  
      张功哑然,脸色尴尬,站在那里浑身不舒服,不知如何是好。<>
  
      见张功那样,叶无天就明白过来,果然没有将汪逸凡刑拘起来,皆因人家有一个当市长的老爹。
  
      这一刹,叶无天怒了,社会永远不可能公平,这年头,拼的都是爹,拼爹的年代,你没有后台,如何玩得过人家?
  
      张功心虚,不敢与叶无天对视,他一个县委书记,如何敢去动市长的人?想找死吗?更何况那个还是自己的直属上司。
  
      叶无天懒得理张功,拿出电话,当着众人面前拨了个号码,交待几句后就挂掉。
  
      张功意识到,叶无天怕是不肯罢休,神仙打架,受罪的往往是他们这些小鬼。
  
      该怎么办?
  
      欧阳幸月几女没阻止叶无天的行为,她们也生气,同时女人,她们同情且支持李婉儿,站在李婉儿那边,对汪逸凡的行为深感憎恨。
  
      那种人,就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李婉儿都是进了医院,你汪逸凡连看都不来看一眼,当真以为自己很了不起?
  
      叶无天支走张功等人,后者巴不得离开,呆在这里太过于压抑,很是难受,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离开后,张功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打了个电话,事态已经有些失去控制,远不是他这个县委书记可以控制,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汇报。
  
      “爷,找到那个汪逸凡,你打算怎么做?”司徒薇问。
  
      “十倍奉还。”叶无天杀气腾腾,最讨厌的就是那种自以为是,采用一些不光采的手段去欺负一个女子。
  
      在叶无天心中,李婉儿是他的宝贝,他一个人的宝贝,谁都不能染指,否则,死路一条。
  
      程可欣想了想,说:“汪权超那里怎么办?”
  
      “天子犯法,与民同罪。”欧阳幸月开口,一个市长,欧阳家真不放在眼中。
  
      身为市长,连自己儿子都教不好,又如何有能力去领导整个城市那么多人口?小家不治,如何治大家?
  
      毫无疑问,汪权超是一个不合格的市长。
  
      叶无天不知道,李婉儿的案子还惊动了市局,徐远华亲自带队赶来,希望能平息叶无天的怒火。
  
      据他对叶无天的了解,对方很介意别人对他身边的人动手。
  
      “小天,别冲动。”徐远华劝说。
  
      叶无天目光冰冷看着徐远华,“徐局,我现在想杀人。”
  
      徐远华打了个激灵,最怕的就是叶无天这样想,对方是市长儿子,再闹下去,只会越闹越大,到最后,他这个公安局长也将会同样受牵连。
  
      叶无天在等,一是等找到汪逸凡,二是在等一个电话,一个应该打来的道歉电话,或者一个人。
  
      发生这种事,汪权超怎么也脱不了教子无方这个责任,他贵为市长,难道连道歉的勇气都没有?
  
      一等再等,对方都没有来,或许人家根本不屑。
  
      时间过去将近一个小时,现场的气氛不怎么对劲,徐远华一个接着一个电话打出去,他有太多的工作需要处理。
  
      终于,叶无天手里的电话响起,拿起一看,正是他所等待的电话。
  
      “说。”想到李婉儿所承受的那种痛苦,为了保住清白而从二楼跳下去,叶无天知道,当时那种情形,哪怕是二十楼,她也会选择跳下去,因为,她根本没别的选择。
  
      “带过来。”叶无天说完已经挂上电话。
  
      徐远华眼角跳了跳,直觉告诉他,要出事了。“小天,别冲动。”
  
      “我很冷静。”
  
      汪逸凡被找到了,霸虎帮费了番力气才找到他,那小子自知惹祸,吓得躲起来,希望能避避风头。
  
      当汪逸凡被一群凶神恶煞的大汉押回东平县时,几乎是吓得尿裤子,在东城,他汪逸凡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老头子是市长,他这个公子哥无论走到哪,别人都得敬他三分,何曾像今天这般狼狈过?
  
      幸好,看到徐远华时,汪逸凡淡定一些,他是认识徐远华的,“徐局,是我,逸凡。”
  
      徐远华没搭理,反倒看向叶无天,直到现在,他也弄不明白叶无天的用意,这小子到底想做什么?想怎样处理汪逸凡。
  
      有一点徐远华是清楚的,叶无天如此费心将汪逸凡揪出来,绝不会想看他一眼。
  
      “先生。”邓军亲自押着人过来,如今的邓军对叶无天是死忠,对先生身旁的人下手,那就是对霸虎帮动手,更何况那位李婉儿将来极有可能是先生夫人。
  
      叶无天冷眼看着汪逸凡,“我只问一次,是不是你让婉儿跳下去?”
  
      汪逸凡脸色数变,他认识叶无天,换成其它人,他这个市长公子哥的身份可能还能发挥一定的作用,但在叶无天面前,汪逸凡连个屁都不敢放,现在,老早就肠子都悔青掉,早知如此,当初无论如何也不会打李婉儿的主意。
  
      世上没有后悔药,很多事情做了就是做了,没办法回头。
  
      叶无天暴戾之气外露,死死盯着汪逸凡,“你害婉儿从二楼跳下来,今天,我要十倍奉还给你。”
  
      在场之人都不知叶无天这话是什么意思,可是很快,他们都清楚了,明白叶无天所说的十倍奉还。
  
      “带上二十楼。”叶无天手轻轻一指,这话明显是对邓军说的。
  
      徐远华吓倒了,连连倒吸数口凉气,差点忍不住骂娘,靠!这小子玩疯了吧?
  
      李婉儿从二楼跳下,二楼的十倍,不正好是二十楼?
  
      不敢想象一个人从二十楼跳下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可以肯定的是,肉饼是肯定的。
  
      “小天,别乱来。”这句话,徐远华在短短一个小时内已经说了三遍,话过三遍淡如水,可是他除了这句话,似乎已没什么话可以说,他的话对叶无天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
  
      “站住,小天,你再样我只能采用强硬手段。”连续被叶无天无视,徐远华老脸挂不住,好歹他也是一局之长,铁血机构的最高指挥官。
  
      徐远华的话刚说完,只见‘嗖’的一声,众人感受到一股寒意袭来,下一瞬间,一把雪亮的武士刀挂在徐远华脖子上。
  
      众人被吓一大跳,尤其是张功等人,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徐远华是谁?那是普通人能对付的吗?叶无天是不是疯了?公然如此威胁徐远华。
  
      徐远华低头看了眼自己脖子的刀,只要他稍稍一动,刀就会划破他的脖子。
  
      “小天。”徐远华自然知拿刀挂在他脖子上的人谁,除了叶无天那个超级女保镖之外又还有谁?
  
      “徐局,对不起了,这事我不想连累你。”
  
      徐远华苦笑,说不想连累,其实已经连累。
  
      汪逸凡被吓摊了,他最大的希望就是徐远华,如今连徐远华都被威胁,被人用刀挂在脖子上,他该怎么办?
  
      “我错了,我真错了,放过我,求求放过我。”汪逸凡开始求饶,他真的怕了,直觉告诉他,这些人不像是开玩笑,不将他老头子放在眼里。
  
      众人闻到一阵骚味,低头一看,见汪逸凡裤档湿了一大片,这没种的家伙,被吓尿了。
  
      徐远华心知不能再拖,顾不上自己被威胁,当下发出命令:“把汪逸凡抓起来。”
  
      这个时候对汪逸凡最好的保护方式就是抓起汪逸凡。
  
      徐远华没想到血樱真会向他动手,脖子一痛的他便两眼一黑,整个人便失去了知觉,堂堂局长,被人直接敲晕。
  
      也幸好血樱不是当初的血樱,否则,徐远华就不是晕这么简单。
  
      局长被敲晕,令到那些警察六神无主,失去了主心骨般,不知如何是好。
  
      “各位,请大家别乱来。”关键时候,邓军发话,他今天带来二十多个兄弟,人数上明显占有优势,何况先生还有一个超级帮手在。
  
      邓军那些人心中激动荡漾,跟着先生真贼爽,公然跟警方对着干,还有什么比这更他马痛快的事?
  
      汪逸凡被像拖狗一样往那东平大酒店拖过去,不知天意还是什么,东平大酒店刚好二十层楼高。
  
      张功知自己该站出来了,“叶先生,你这样我们很难做。”
  
      叶无天冷笑:“你再敢说一句,明天就回去种田。”
  
      张功呛得不轻,知道叶无天有这个能力,让他无从反驳,只是当着这么多人面被呛,张功心里极不好受,对叶无天的不近人情也更恨几分。
  
      汪逸凡被拖上东平大酒店的天台顶,从上面望去,汪逸凡两腿发软,不敢想象从这里摔下去会变成什么样。
  
      事情越闹越大,下面,大批警察赶来,将整幢酒店围得水泄不通,有人已经充起缓冲垫。
  
      与此同时,汪市长也知他的宝贝混账儿子被人带上二十楼的天台顶。
  
      望着不断响着的电话,叶无天没有接,那些人这个时候打电话来,不外乎就想说情。
  
      “叶先生,叶爷,求你放过我,我不想死,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汪逸凡不想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苦苦求饶。
  
      汪权超已经在赶来的路上,拿着手中的电话一次又一次的拨打,奈何电话那边的人并不接,一路上,汪权超都在催促着司机再将车开快点,恨不得马上装上对翅膀飞过去。
  
      打叶无天的电话,对方不接,打他儿子电话,同样没人接,此时,汪权超后悔了,当时儿子告诉他闯祸将一个女人逼得从二楼跳下,但并无生命危险时,他就该正视起来,然而,现在一切都太迟。
  
      天台顶上,叶无天从霸虎帮一个弟兄手里接过汪逸凡,拉着对方衣领将对方提起,“记住,下辈子放聪明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