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77章 风波


    汪权超的车子才刚刚冲到东平大酒店前面,而那汪权超也不待车子完全停下,更不像往常一样等待着秘书来开门,这个时候他哪有那个闲情?只想快些见到儿子。<>

    刚下车,汪权超忽地眼一花,紧接着砰的一声巨响,重物的碰撞声将他吓一大跳,直接被吓得发懵。

    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伸手一摸,满是血,而他的坐驾这会却严重变形,整个车顶往下凹。

    一个人呈大字型的躺在那,背向下,深深陷入车顶之中,完全绝断了生机。

    汪权超忘了痛,看着车顶上那个人时,没有开口,便两眼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汪权超发现自己在医院,睁开眼睛后,意识才慢慢清楚起来。

    直接将鼻子上的氧气管子一拔,汪权超就爬起来冲出病房。

    “老板。”外面,秘书守在门口,见汪权超冲出来,秘书连忙将类烟头扔掉。

    “逸凡,逸凡在哪?”汪权超一把揪起秘书的衣领。

    秘书吓一大跳,跟了老板几年,都未见老板如此狂暴过,顿时被吓得不轻。

    “告诉我,逸凡在哪?”汪权超揪着秘书狂摇晃。

    秘书不知如何开口,老板完全失控,其实老板自己非常清楚,只是想让别人再给他一个确认罢了。

    “快说。”汪逸凡咆哮如雷。

    秘书知道,无论如何,他都得开口,不管老板听后会是何种反应。

    “老板,逸凡……逸凡没了。”

    轰!

    汪权超只感到晴天霹雳,刹那间脑子一片空白,他最不想听到的话最终还是听到了,一再揪着秘书说,无非是想让秘书告诉他,他只是做了一个梦,那不是真的,逸凡还活着。

    可惜,一切都是幻觉,是自欺欺人。

    浑身的力气像被抽空,脚步踉跄,若不是秘书扶着,他能否站稳都是个未知数。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汪权超一直无法相信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不可能是真的,儿子不久前还跟他通过电话。

    他恨!恨叶无天,更恨自己,当初如果一早就重视起来,可能也至于闹到现在这一步,只是,世上没有后悔药。

    “老板,您要注意身体。”秘书劝道,这个时候他除了说这话之外,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坐在椅子上汪权超一下子苍老很多,动了动嘴唇:“逸凡在哪?带我去看看。”

    秘书点头,扶起老板往外走。

    作为当事人,叶无天将汪逸凡推下楼,他并不后悔,如果再重来一次,还是会那样。

    事发现场,很多人在,想将这事彻底按下去,是不可能的,叶无天杀人一事,很快就传遍整个世界,甚至还是现场视频被传到网上。

    这次,罪证确凿,叶无天百口难辩。

    坐在警局拘留室里,叶无天神情轻松,甚至得哼起小调,敢情这家伙将拘留室当成他的渡假圣地。

    徐远华对叶无天充满恨意,当初叶无天那样对他,直接将他敲晕,这事让徐远华丢很大的面子。

    尤其见叶无天现在那副吊儿郞当的模样,徐远华更是气,想直接将叶无天送到大牢里,让叶无天永无宁日,混账。

    徐远华知道,叶无天敲晕他,是出于对他的一种保护,虽然面子丢了,但起码位子能保住。

    “你真不怕?”徐远华没好脸色给叶无天。

    “呵呵,徐局,你脖子还痛吗?要不我给你按几下?独门手法哦。”

    徐远华嘴角不住抽搐,这小王八蛋哪壶不开提哪壶,让他更气。

    嬉笑的叶无天忽地神情一换,严肃认真地说道:“徐局,对不起了。”

    徐远华愕然,叶无天的道歉让徐远华怨气骤减,想到这小子这次的情况,不由轻叹了声:“何必呢?”

    “你不懂,有些事必须得做。”叶无天并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

    徐远华无语,他无法站在叶无天的角度上去体会叶无天的感受与想法。

    “你这事闹得太大,我恐怕是帮不上忙。”

    “呵呵,先谢了,心意我领。”

    纵有千言万语也说不出来,徐远华点点头便转身离开,事情闹得太大,已经脱离他的掌控,想帮叶无天也是无能为力,接下来只能看叶无天自己。

    杀人啊!那小子纵使能力再强,背景再深,如此众目睽睽之下杀人,怕是也将会惹得一身骚。

    叶无天这次是惹上大事,外界议论纷纷,有人认为叶无天该受到法律的制裁,不过,有意思的是,也有人认为叶无天这样很有型,很帅气,特别是一些女生,不管结没结婚,都对叶无天发自内心的崇拜,冲冠一怒为红颜,她们崇拜那样的男子,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让她们更有安全感。

    所以,针对这事,形成两个阵营,一是讨伐叶无天的人,这个阵营是男人居多,另一个阵营则是女性居多,她们自然是支持叶无天,汪逸凡那种人渣本就该死,若是李婉儿当初不选择跳下去,现在会是什么结果?只怕世上又多了一个可怜女子,一辈子都无法忘掉伤痛,无法快乐。

    两个阵营在网上展开口水大战,乌烟瘴气,十分热闹。

    人们不知道的是,叶无天的事情引起上面高层的博弈,战状惨烈。

    当王柔丝出现在叶无天面前时,天哥微微一愣,对方的出现多少让他感到意外。

    王柔丝似乎比上次见她时更清瘦了些,心事重重的模样。

    “有事?”叶无天问道,不怎么待见这女人。

    王柔丝笑:“不欢迎我?”

    叶无天扭头打量一番四周,“这里不是我的地头,谈不上欢迎。”

    “没想到你现在还那么幽默。”

    “呵呵,见笑见笑。”

    王柔丝没再继续与叶无天扯皮,“咱们可以合作。”

    对王柔丝的提议,叶无天压根提不起一丝兴趣,发自内心的反感。

    见叶无天沉默不语,王柔丝又道:“我知你对我存有一些误会,不管你相不相信,上次的事不是我。”

    叶无天仍不说话,空口无凭,他自然不会相信王柔丝的解释,同一件事上,错一次可以原谅,错两次的话,只能说明自己笨。

    “没兴趣吗?”王柔丝说:“我可以帮你离开这里。”

    咧嘴一笑的叶无天依然不说话,只不过他那表情却是等于告诉王柔丝,他没兴趣。

    叶无天的态度让王柔丝出乎意料,按说叶无天惹下那么大的事,他应该是急着想要离开这里才对,越是拖下去,对他就越是不利。

    “帮我稳住我的位子,作为条件,我帮你离开这里。”说到这,王柔丝犹豫小会,“同时我可以告诉你马锋的事。”

    叶无天双眼一亮,无疑,王柔丝说中他的命门,如今他最想做的就是对付马锋,直觉告诉他,所有一切都跟马锋有关。

    “想合作可以,拿出你的诚意。”叶无天改变决定,倘若王柔丝诚意足够,他会考虑。

    王柔丝叶无天需要什么,“一言为定。”

    得到答复后,王柔丝离开,而叶无天并没将王柔丝的提议放在心上,为了保住她的位子,或许她会动用一切办法让他离开,但马锋那边,王柔丝应该不会动,一荣皆荣,反则同样,马锋出事,对王家没任何好处。

    第二天,拘留室的门却被打开,司徒薇满脸笑容的走进来,看到她那笑容,天哥就知有戏了。

    果然,他自由了,可以离开这里。

    “爷,你真厉害。”

    叶无天被司徒薇这话给弄得莫名其妙,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告诉我,你是怎么征服她的?”司徒薇媚眼如丝,双臂搂了过来,口吐香气道:“也像征服妾身一样征服她吗?”

    听了半天,天哥都不知司徒妖精在说谁,眉头连连皱起,“你到底说谁?”

    司徒妖精一记白眼飞过来,娇嗔道:“装,你就给我装,乘人少,快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征服王家那位。”

    王家?王柔丝?叶无天像悟明什么,大惊不已:“你是说王柔丝帮我?”

    司徒薇点头:“你不知道?”

    叶无天哭笑不得,“我一直呆在这里,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不是你征服她?”

    “她不喜欢男性。”耸耸肩的叶无天自嘲:“我没机会。”

    走出警局外面,叶无天抬头看着蔚蓝色的天空,自由真好,不知不觉被关了两天,那滋味不好受。

    外面,王柔丝丰腴性感的娇躯轻依在车身上,双手抱胸,她是来等待叶无天出来。

    叶无天走到王柔丝面前,有件事挺让叶无天不解,按说王柔丝真要跟他合作,也只会是暗地里进行,现如今如此高调,她家里人知道吗?

    “诚意够吗?”王柔丝问。

    叶无天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他承认,现在的王柔丝让他看不懂。

    远处,一辆车快速驶来,待驶到警局门口前停下,王权超从车内下来,刚接到消息,叶无天竟然被放了,得知消息的汪权超马上火速火燎的赶来,叶无天杀人,必须得填命,哪怕他叶无天身份非凡,也得负上法律责任。

    仇人相见,份外眼红,没人比汪权超更恨叶无天。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谁放的?杀人犯可以随时放出来吗?”汪权超当众咆哮,带着怒意而吼。

    司徒薇鄙夷地看了对方一眼,不自量力,当然,汪权超是值得同情。

    市长在外面当众大吼,很快就吸引了别人的注意,徐远华也第一时间从办公室里出来,急匆匆赶来。

    “徐远华,谁给你权利放人?杀人凶手都能随便乱放吗?谁给你这个权利?”汪权超指着叶无天破口大骂。

    “汪市长,是上面发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