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78章 自取其辱

  
      徐远华的回答像一巴掌一样狠狠抽抽汪权超,让对方瞬间懵了。<>
  
      汪大市长的手还没长到那个地步,无权去干涉省厅的决定。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汪权超一个劲的摇头,在他看来,杀个偿命,天经地义,叶无天无论如何都得死。
  
      徐远华有些不忍,小声劝道:“市长,请冷静。”
  
      汪权超哪能冷静得了?他无法冷静,抬头看了眼叶无天,那歹毒的目光已经令到汪权超失去理智,整个脑子都想着复仇。
  
      “汪市长,你认为我该死吗?”叶无天不知出于什么心态开口问起。
  
      汪权超一怔,咬牙切齿答了句:“杀人偿命。”
  
      “令公子有今天,你应该早有心理准备,我以为你有。”
  
      汪权超疑惑,“什么意思?”
  
      “他纨绔,你应该清楚吧?三字经有云,养不教,父之过,你瞧瞧你教的什么儿子?借酒疯调戏女孩子,还想霸王硬上弓,请问,谁给他这个权力?你有没有想过,当初李婉儿没从上面跳下来,现在伤心的会是哪个?”
  
      汪权超被问住,老脸微红,可很快,他又想到什么,于是说道:“就算这样,也罪不至死。”
  
      叶无天耸耸肩,“那只能怪他短命,换句话说,当初万一李婉儿命不好,死了,又怎么办?你儿子会死吗?”
  
      汪权超快要气疯,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
  
      司徒薇与徐远华等人也认为叶无天有点无耻,二楼与二十楼的高度会一样?跳下来的结果会一样?显而易见。
  
      “我儿子有罪,也轮不到你来处理,他有罪,法律会制裁他,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权利处理他?”
  
      叶无天呵呵笑了笑,笑容里带着一丝鄙夷,“我不是什么人,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惹我的人。”
  
      论嚣张,天下间有谁是天哥的对手?
  
      “我现在杀了,你能怎么着?想动我吗?”
  
      汪权超气得颤抖,老脸一阵青红漆白,指着叶无天半响说不出话,这一刹,他更加确定,无论如何,都得想尽一切办法让叶无天伏法。
  
      咬咬牙,汪权超拿出电话,他就不信,法制社会,还有人能逍遥法外。
  
      叶无天微笑着站在那,看样子并没打算走。
  
      徐远华并不看好汪权超,完全就是找虐,何必呢?弄不好,市长之位不保。
  
      汪权超已是失去理智,一心只想将叶无天伏法,别无它想。
  
      电话很快接通,只是汪权超刚提起叶无天,电话那边的人就语气一变,婉拒了汪权超,随后找个理由挂电话。
  
      汪权超有些懵,并不气馁,再次拨打另一个号码,这次,他拨打的是他老领导的私人号码,他汪权超就是那位老领导提携出来,平时老领导对他很器重,相信老领导不会坐视不理。
  
      “权超,这事我听说了,算了吧,到此为止吧。”电话那位叹了声,这话也算是点拨汪权超。
  
      换在平时,汪权超肯定能领会老领导的意思,意思是踢到铁板了,叶无天不能惹,可现在,汪权超已经失去理智,已经崩溃,老领导的话让他感觉特别剌耳,无法听进。
  
      晴天霹雳的汪权超回神过来时,电话那边的老领导已经挂上电话。
  
      忽然间,手握着电话的汪权超有种无力感,继而哈哈大笑,相当失态。
  
      汪权超在笑,笑可恨,笑无奈,更笑自己。
  
      “爷,咱们走吧。”司徒薇说,汪权超也是个可怜之人。
  
      叶无天轻轻点头,准备与司徒薇离开。
  
      “咱们谈谈吧。”王柔丝拦住叶无天。
  
      “饿了两天,找个地方吃点好吃的吧。”叶无天说道。
  
      三人就在附近找到一间清雅的饭店,要了个包间,叶无天一口气点了好多个菜,狼吞虎咽的扫荡着桌上的菜。
  
      二女看着叶无天,都被他那副吃相给弄得相当无语,这叫什么人?拘留室又不是没饭吃,最多也就差了点,至于饿成这样?
  
      “我已拿出我的诚意,接下来就看你的。”王柔丝说道,她不饿,这段时间胃口一直不好,茶饭不思。
  
      叶无天夹起一块回锅肉放进嘴里,放下筷子后拿起餐巾抹抹嘴,待嘴里的回锅肉吞下后,这厮打了个饱嗝。
  
      “需要我怎样支持?”
  
      “合作,我需要业绩,用你公司的产品跟我合作,或者将代理权给我。”
  
      叶无天端起茶杯呡了口,并没急着回答王柔丝。
  
      说出自己的条件后,王柔丝内心挺着急的,别看她表面淡定,那只是表面,内心的她很害怕叶无天拒绝。
  
      “老实说,你这个条件有点强人所难,对我不太公平。”叶无天放下茶杯。
  
      王柔丝说道:“所以我才向你提供马锋的消息,你赚了,除了我,没人知马锋在哪。”
  
      “你奶奶知道吗?”
  
      “这个用不着你管,你只需回答我,肯不肯。”
  
      思索小会的叶无天问:“我怎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上次的教训让叶无天记忆犹新,不敢随便相信王柔丝。
  
      “信不信,你去看看就知。”
  
      “好吧,还有一个问题,你跟我一起对付马锋,出发点是什么?目的是什么?别跟我说只是为了闹着玩。为了保位。”
  
      王柔丝反问:“还不够吗?我认为已经够了。”
  
      “王小姐,我似乎已经没什么产品可让你代理。”
  
      “增寿丸,重生茶,都可以。”
  
      “呵呵,看来你是有备而来。”
  
      “只有足够的业绩,才能堵上那些人的嘴。”
  
      叶无天笑道:“我考虑考虑。”
  
      “多久?”
  
      “别着急,这不是一朝一夕能成的事,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王柔丝柳眉皱起,十分不悦道:“你想拖?”
  
      “不不,你误会我的意思,至少也得让我考虑清楚吧?”
  
      “你的意思,如果你不同意,我这次帮你算是白帮?”
  
      “当然不会,我是什么人?哪怕咱们无法合作,也会给你一定的补偿。”
  
      王柔丝带着淡淡怒意站起,“希望你尽快决定。”
  
      “一定一定。”
  
      王柔丝哼了声,直接离开包间。
  
      不难看出,王柔丝对叶无天有诸多不满,她认为自己的诚意已经够大,叶无天还不上道,这才是令王柔丝恼火的地方。
  
      “爷,你想答应?”包间里剩司徒薇与叶无天二人。
  
      “重生茶或许可交给她代理。”叶无天摆出一副老谋深算的模样,手指轻敲着餐桌。
  
      “理由是什么?”司徒薇只是随意一问,哪知叶无天真有这想法。
  
      叶无天说出自己的理由:“重生茶一推出,势必会得罪很多人,毫不夸张的说,几乎会将全世界的黑帮都得罪完。”
  
      司徒薇瞬间明白叶无天的用意,想将王柔丝推出来做挡箭牌,不得不承认,这招很毒,也很有用。
  
      “咱们从没怕过谁。”那么赚钱的项目,司徒薇总是不甘心给别人去操作。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们赚钱的项目不少,将时间与精力投到其它项目中去岂不更好?”
  
      重生茶会得罪全世界的黑帮,皆因它具有戒毒功效,可以不吸,谁又会想碰那些东西?那是自寻死路。
  
      无数人想改过自新,但戒毒过程中的痛苦是很多人都无法坚持,无法承受那种痛苦,而重生茶的推出,意味着将要断很多人的财路。
  
      叶无天这招有点毒!
  
      第二天,叶无天听到一条消息,汪权超亲自跑到省里去告状,看样子他是豁出去,为了报仇,他可以不顾一切。
  
      汪权超一直坚信这个社会有**律的,没人能逍遥在法律之外,可是,想法是美好的,现实却又是残酷的,一次又一次的上访,告状,没任何作用,到最后还被老领导训了顿,让汪权超郁闷得不轻,他并没有错,为何一个个都不帮他?何况他好歹也是市长,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
  
      更让汪权超抓狂的还在后面,两天后,上面组织忽然通知他,工作调动,调离林源市,被放到一个闲职上。
  
      此时,汪权超才醒悟过来,他完了,上面肯定原因他的上访对他有所不满,这个时候他才冷静下来,才意识到想报仇,十年未晚这句话,只可惜,一切都太迟,再闹下去,极有可能连那个闲职都会没有。
  
      不管汪权超承不承认,他这次都输了,一塌糊涂,踢到铁板上,叶无天不是他所能惹。
  
      欲哭无泪的汪权超回到林源市,没有再闹,关于他被调职的事情也很快就传开,众人对他的只有同情。
  
      汪权超的事情叶无天并不清楚,更不是他所为,但很多人都将所有矛头指向叶无天,认为是叶无天动用关系将汪权超逼成这样,尤其看到叶无天杀人后还能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公众视线中,更是引起民愤,很多人开始在网上进行指责,大骂,铁证如山,他叶无天还能没事,这是什么世道?法律的作用又是什么?
  
      “老板,这两天网上很多人骂你。”李霏霏敲门走进办公室。
  
      叶无天抬头,摸着已被他抓得发麻的头皮,“随他们便,霏霏,倒杯茶给我。”
  
      李霏霏将茶递给叶无天后,美眸瞟了眼桌上的文件,知色狼老板为何而愁。“老板,可以用联锁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