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81章 疯狂

  
      手捂着脸,张坤兴脸上火辣辣的,眼冒金星,他没想到自己会被打,更让他想不到的是,打他之人会是程可欣。
  
      程可欣动手打人,让很多人大跌眼镜,包括叶无天,都被程可欣的愤怒给吓着。
  
      一直以来,程可欣给人的印象都是温婉可人,贤惠,华夏女人的所有优点都能在她身上体现出来,也正是这样,她与暴力绝缘,却没想到如此温柔的一个人,今天却大打出手。
  
      张坤兴被打,就够让他无法接受,一个司长,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现在倒好,被打了,打他的人还是个女人,更是让他颜面尽失。
  
      气急败坏,怒火攻心的站在那半天,张坤兴竟然不知该怎样开口,不知该说什么好,整个人都懵掉。
  
      “你……你敢打我?”直到如今,张坤兴都无法接受这一事实,无法相信他被打了。
  
      “滚出去。”程可欣冷吼。
  
      “你……”
  
      “保安,扔他出去。”程可欣懒得跟张坤兴对话,直接向保安发命令。
  
      “住手,你们知道自己做什么吗?打国家高级官员,这是重罪。”张坤兴老脸挂不住,场子不找回来,他日后还怎么混?
  
      “啪!”
  
      程可欣又是一巴掌,直接将张坤兴打愣,半响回不过神来。
  
      叶无天这才发现,女人,不发疯则已,一狂起来,那可是相当的吓人。
  
      “好,很好,你们会后悔,我保证,你们会后悔。”张坤兴连续被打两巴掌,这种待遇是他无法接受,颤抖的手拿出电话,当众人面前拨出一组号码。
  
      张坤兴认为,高官被打,情节是相当恶劣的,这是不可取的,打人行凶者必须付出代价,必须受到法律的严惩。
  
      那边,司徒薇已经帮叶无天处理好伤口,常肖媚那一枪只是让叶无天擦伤皮,子弹没在里面。
  
      “你们处理,我要出去一趟。”叶无天说完就匆匆离开,小灵的事更急。
  
      “去吧,这里交给我们。”欧阳幸月开口。
  
      离开公司后,叶无天赶去与宋雨荷约定的地点,京城酒店。
  
      当飞机降落到京城机场时已经是三个小时后的事情,踏出机场后的叶无天直接去到酒店。
  
      “雨荷,怎么回事?”一见面,叶无天就迫不及待开口问。
  
      宋雨荷没立马回答,目光看向叶无天手臂,“受伤了?”
  
      叶无天扭头瞥了眼:“小伤。”
  
      手臂是常肖媚打伤,对此,叶无天同样不好受,他真没想到常肖媚会朝他开枪,最多也以为常肖媚拿枪吓吓他,哪知他小看了常肖媚。
  
      宋雨荷说道:“小灵是去执行任务,按理她现在应该回来,可我们联系不到她。”
  
      “你们没派人去营救?”叶无天认为,发生这种事,国安应该第一时间派人去营救才到。
  
      宋雨荷脸露苦色,“很多事情也不是姐姐能作主。”
  
      叶无天即当明白过来,“卓老头在京吗?”
  
      “不在。”
  
      “要怎样才能派人去营救?”叶无天不关心其它,只在乎小灵的安危。
  
      “我也没办法,除非上面能下命令。”
  
      叶无天想想,问道:“小灵去哪执行任务?”
  
      宋雨荷摇头,“不知道。”
  
      叶无天一脸郁闷,一问三不知,他现在要的可不是一问三不知,而是答案。
  
      “只有上面才知道。”
  
      “那你告诉我上面有谁知道?”
  
      “刘副局清楚,小灵的任务就是他命令的。”
  
      “刘秋松?”叶无天问。
  
      得到宋雨荷的确认后,叶无天又问,“在哪可以找到他?”
  
      宋雨荷一惊:“你要去找他?”
  
      “不然还能怎么着?必须问出小灵的出事地点。”叶无天忽然想到什么:“雨荷姐,你告诉我在哪可以找到他就行,我自己去。”
  
      宋雨荷心一暖,这小家伙倒是挺会替人着想,自己以前帮他也算没有白帮。
  
      问出地址后,叶无天很快离开,就在他离开后不久,宋雨荷越想越不对路,于是也跟了上去,叶无天是谁?这小子疯起来没人能管得住,何况他跟刘副局一直不对路,万一两人闹起来,事情可就大了。
  
      据宋雨荷讲,刘秋松多半应该在他的办公室,可是没有通行证,叶无天根本不可能上去,国安总部是那么容易随便上去的吗?
  
      站在大楼底下,叶无天不由苦笑,难道自己要像蜘蛛侠一样抓墙上去吗?那也得有那个能力才行。
  
      “走吧,姐姐带你上去。”身后,宋雨荷的声音响起。
  
      宋雨荷的再次出现,让叶无天如同找到救星般,恨不得给宋雨荷一个拥抱。
  
      两人正准备上去,却见刘秋松从大楼里面走出来,当看到叶无天时,微微一愣,显然没想到叶无天会出现在这里,不过对方知叶无天与局长的关系不错,以为他是来找局长。
  
      双方一直不怎么对路,刘秋松不打算与叶无天打招呼,哪知叶无天却将他拦下。
  
      “刘副局,先别急着走,我有件事想问你。”拦下刘秋松的叶无天说道。
  
      刘秋松哪知叶无天是冲着他而来?“什么事?”
  
      “小灵失踪了,你能否派人去营救?”叶无天直入主题。
  
      刘秋松大惊,“谁告诉你?”说到这,他看向叶无天旁边的宋雨荷,怒道:“宋雨荷,你知自己做什么吗?”
  
      宋雨荷早已有心理准备,正待开口解释,她私下将消息告诉叶无天,就已经触犯国安法律,重罪。
  
      “行了,你用不着指责雨荷姐,不管你信不信,跟她没关系,我跟小灵之间一直有联体系,她失踪了,我才会找上门来。”叶无天知他这个解释多少显得苍白无力,刘秋松岂会轻易相信?
  
      刘秋松相不相信是他的事,反正他就是这样解释。
  
      “叶无天,你不觉得自己管得太宽?这事是你管的吗?”
  
      “刘副局,收起你那套,你应该知道,你那套吓不倒我。”叶无天才不会害怕。
  
      “哼!”刘秋松冷哼一声,“请离开,我不会说什么。”
  
      “姓刘的,别特么不识相,小灵的命要紧,马上派人去营救。”
  
      刘秋松火气也上来,“营不营救不是你说了算。”
  
      叶无天一再告诉自己,不能冲动,要冷静,无论如何都要冷静,冲动解决不了问题,他不知国安为何不派人去营救小灵,既然如此,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好,那你告诉我,小灵去哪里执行任务?跟你们最后的联络地点又在哪里?”
  
      “无可奉告。”
  
      “刘秋松,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你们不肯去营救,我去,告诉我地址。”叶无天再一次将怒火压下去,再这样,他不知自己还能压多久,或许下一秒就会爆发。
  
      “无可奉告。”刘秋松又是一句。
  
      叶无天认为自己已经给足刘秋松面子,可对方实在太不上道,他都已经这样,已经低声下气,刘秋松依然一点面子都不给。
  
      “小灵是我的人,她有什么三长两短,别怪我不客气。”一再压抑的怒火终于失控,宛如一头咆哮的狂狮。
  
      刘秋松老脸挂不住,这里是国安的地头,是他刘秋松的地头,岂能容叶无天乱吼?
  
      “叶无天,你最好不要威胁我,别以为我会怕你,国安的事务哪能轮到你来指手划脚?我可以告诉你,小灵的任务是我命令的。”
  
      挑衅!这是赤果果的挑衅。
  
      宋雨荷感觉到刘副局的不寻常,这个时候说这话,怎么看都不适合,更像挑衅,刘副局想做什么?故意激怒叶无天?
  
      气头上的叶无天闻言更是怒火万丈,刘秋松不配做一个领导,这个节骨眼上还惦记着以往那点私人恩怨。
  
      下属有难,作为领导不是第一时间想着去救,如此领导,合格吗?
  
      时间不等人,每拖一分钟,小灵的危险性就增加一分,叶无天急得不行,偏又无可奈何,连连深吸几口气的努力将情绪控制下来:“刘副局,咱们之间的恩怨可以先放下吗?救人要紧。”
  
      刘秋松心里的那个爽啊,曾经不止一次在叶无天面前吃鳖,今天终于风水轮流转。
  
      “这是我们的内部事务,你无权知道。”刘秋松又一次狠狠的拒绝了叶无天。
  
      终于,叶无天忍不住了,向来脾气不好的他今天算是服软,为了小灵,他忍了,然而刘秋松却不上道,把他的忍让当成软弱,这是叶无天所不能忍的。
  
      恰好此时叶无天身边有人经过,而对方腰上别着枪,怒意当头叶无天动作极快的将对方的枪夺过。
  
      所有事情都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眨间的功夫,叶无天手里就已经多了把枪。
  
      事情发生得太快,快到宋雨荷反应不过来,那头的叶无天就已经用枪指着刘秋松。
  
      刘秋松也被吓一跳。
  
      “告诉我。”叶无天眼神流露出杀机。
  
      刘秋松惊慌小会,很快又淡定下来,认为叶无天不敢开枪,尽管如此,还是被叶无天给吓着。
  
      “叶无天,你知你在做什么吗?”
  
      叶无天冷笑:“小灵是我的人,刘副局,你最好快点告诉我,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保证,你一定会后悔来到这世上。”
  
      “你敢。”被威胁的滋味不好受。
  
      “我敢不敢你应该很清楚,想弄死一个人,对我来说太简单,所以,你最好别惹我,那样你好我也好。”
  
      “叶无天,希望你别后悔。”刘秋松真被吓住,叶无天那种让人防不胜防的手段,真让他害怕。
  
      “告诉我。”叶无天大吼。
  
      “小天,别乱来。”宋雨荷上前想阻止叶无天,万一叶无天失控枪杀了刘秋松,肯定惹得一身骚,刘秋松身份摆在那,真杀了他,叶无天不可能全身而退。
  
      “告诉我。”叶无天再一次吼。
  
      刘秋松并没说话的意思,他在赌,赌叶无天不敢开枪。
  
      “砰砰砰!”
  
      叶无天开枪了,一连开了好几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