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82章 深入敌后

  
      枪声的响起将宋雨荷吓得不轻,几乎没力气站稳,闯大祸了,叶无天就是那种人,那种可以一怒为红颜的人。
  
      相比起宋雨荷,刘秋松吓得更惨,子弹虽未打中他,却一颗颗从他脸颊飞过,每一颗子弹的飞过都产生一道热浪,灼得他脸生生作痛。
  
      几公分,子弹与脸之间的距离只有那么几公分,如果叶无天打偏几公分,刘秋松都不敢想象后果会是什么。
  
      假如打偏几公分,他的脑袋将会像大西瓜掉到地上一样悲剧。
  
      冷汗瞬间打湿刘秋松的衣服,那种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滋味很不好受。
  
      “我还有一颗子弹。”叶无天没放下枪,仍旧用枪口指着刘秋松,“别怀疑我的胆量与勇气,你应该清楚,我敢那样做,敢做得出来。”
  
      刘秋松自己也说不上自己是什么滋味,就好像咽了一百只苍蝇般难受。
  
      “小天。”宋雨荷终于缓过神来,刚才那几枪的子弹虽没打中刘秋松,却也不是小事,可以说这是很严重的一件事。
  
      “叶无天,希望你知道自己做什么。”刘秋松咬牙切齿,没人比他更恨叶无天,此时此刻,恨不得将叶无天挫骨扬灰,碎尸万段,五马分尸。
  
      “我很清楚做什么,不过,你再不告诉我,我保证,你接下来不会知我做什么。”叶无天并不后悔刚才开枪,他也清楚自己刚才那几枪肯定会给他带来很多麻烦。
  
      刘秋松脸色一连数变,显然被叶无天给吓着,枪里还有一颗子弹,是叶无天故意留着。
  
      从叶无天的眼神里不难看出,这小子真敢开枪,而且这一枪是对着他脑袋,更相信这次不会打偏。
  
      刚才那几枪印证了一件事,叶无天的枪法很好,换成另外一个枪法不好之人,肯定不可能枪枪都控制得距离他脸几公分处,要么打得更偏,要么打中他那张脸。
  
      站在刘秋松立场上,当然不想告诉叶无天,只是眼下的场面,似乎他又没得选择,不说也得说。
  
      枪响引起里面很多人的注意,并且同一时间很多人冲出来,手握着枪纷纷指着叶无天。
  
      叶无天的枪虽然指着刘秋松,可近十支枪指着叶无天,只要叶无天敢开枪,那些人同样会朝叶无天开枪。
  
      援兵的到来让刘秋松松口气,现在叶无天绝对不敢开枪,除非他叶无天不要命。
  
      “刘秋松,你还有十秒钟时间考虑。”叶无天无视自己安危,照旧拿枪指着刘秋松。
  
      “你不怕死?”刘秋松下意识地问,只是等他问出这话后又立马后悔,这样问,等于输给叶无天一筹,局面对他有利,叶无天只有一把枪,并且剩下一颗子弹,再狂再嚣张,也相信应该会有分寸,除非他叶无天真的不想要命。
  
      “五秒。”叶无天倒数着。
  
      刘秋松脸色变幻莫测,沉声道:“同归于尽的下场,你确定你要继续?”
  
      “三秒。”叶无天视而不答,装听不到。
  
      刘秋松:“……”
  
      “两秒。”
  
      “一秒。”
  
      “等等。”叶无天刚倒数完,刘秋松便开口,他不敢赌,叶无天脸上那笑容让他害怕,再联想到这小子以往的冲冲神秘,巨大压力之下的刘秋松选择了屈服。
  
      叶无天笑了,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以胜利者的姿态看着对方。
  
      刘秋松气得够呛,偏又一点办法都没有,唯有将地址告诉叶无天,小灵最后失去联系的地点。
  
      接过地址,叶无天随将将枪一扔,准备走人。
  
      “抓起来。”见叶无天扔掉枪,刘秋松意识到机会来了,连忙发出命令。
  
      十多个多人将叶无天团团围住,那么多枪指叶无天,这个时候想反抗都不行。
  
      宋雨荷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刘秋松又怎会白白放过叶无天?
  
      “刘副局,你……”宋雨荷暗骂几句,老奸巨滑,见人家扔掉枪才抓人,那么有骨气,刚才叶无天没扔掉枪之前为什么不让抓?
  
      “宋雨荷,今天这事我会慢慢跟你算,等着接受组织调查吧。”
  
      宋雨荷没反驳,她今天的行为是属于犯错误,将小灵的事情告诉叶无天,就已经是违反纪律。
  
      自己犯的错,宋雨荷并不后悔,现在她只希望叶无天能安然离开,能将小灵救出来,那样哪怕她坐牢,也毫不在乎。
  
      淡定无比的叶无天慢慢转身,冷眼瞟向刘秋松,“你确定你要这样做?”
  
      “别动,举起手。”一个国安成员冷喝。
  
      刘秋松不再害怕,有种胜券在握的感觉,这才是他想要的感觉,那种掌控一切的感觉很爽。
  
      “叶无天,就凭你刚才所做的事,足够你死十次。”刘秋松内心倒是希望叶无天能再反抗,假如叶无天反抗,他可以名正言顺的让下属开枪,哪怕叶无天最终死了,他也不用负上多大的责任。
  
      从这点上,刘秋松与张坤兴都属同一类人,都是阴险狡诈之人。
  
      “让他们放下枪。”叶无天毫不在意自己被威胁,想咱天哥什么场面没见过?又岂会怕这些?
  
      刘秋松大笑,笑叶无天的无知,有时候他还挺佩服叶无天的胆量,都这个时候了,还敢说出这种话,被那么多枪指着,还敢如此嚣张,这种人,不是疯子就是傻子,叶无天是哪一种?
  
      叶无天也跟着笑起来,陪着刘秋松一起笑。
  
      “你真不怕死?”刘秋松收起笑容,“凭你刚才那样对我,即使我现在让他们开枪打死你,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是吗?那你为什么不让他们开枪?”叶无天冷笑。
  
      刘秋松倒真想让人开枪,考虑到叶无天的身份特殊,他又只能忍下,叶无天非比常人,不能像对付普通人那样对付他。
  
      “刘秋松,你真以为凭他们几个就就能控制住我?”
  
      刘秋松不知如何回答,在想,那么多人难道还不够吗?就算他叶无天身手比较厉害,也不可能第一时间摆平那么多把枪。
  
      “刘副局,时间紧迫,咱们是不是先想办法救出小灵再说?”宋雨荷不想双方再僵下去,那样只会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刘秋松一声令喝:“抓起来,违抗就地格杀。”
  
      宋雨荷脸色突变,刘秋松这是一心想弄死叶无天。
  
      “很好,小爷就让你看看,什么叫本事。”刘秋松那句就地格杀彻底将叶无天惹火,有些人天生就是欠收拾。”
  
      噗通噗通!
  
      刘秋松的那些手下一个个像中邪般倒地,片刻间,近十个手下就全部倒地不起,这一突然其来的变化令到刘秋松傻眼,眼睛瞪得老大,很想知是怎么回事,为何好端端的会突然倒地不起。
  
      宋雨荷也想知道怎么回事,她就站在叶无天身边,并没注意到叶无天刚才有什么行动。
  
      邪门!
  
      看来这小家伙的本事远不止此。
  
      不难想象,刘秋松这会的脸色是有多么的难看,大好局面这么眨眼功夫就变了。
  
      “我说过,我要杀你,易如反掌。”叶无天上前一步,冷冷说道。
  
      刘秋松无从反驳,叶无天说得对,若要杀他,不难。
  
      “小天,小灵要紧。”宋雨荷只能再次做起中间人的角色,担心叶无天会真下手杀了刘秋松,那个时候就真无法回头。
  
      叶无天给了宋雨荷一个放心的眼神,他从未打算杀刘秋松,再愤怒,也不可能杀对方。
  
      临走前,叶无天又伸手指着刘秋松:“记住,以后你再敢让小灵执行什么危险的任务,我保证,你一定会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宋雨荷听得直翻白眼,哪有人这样威胁?这小家伙可真让人无语,小灵是国安的特工,国家的精英,执行的任务肯定具有危险性。
  
      叶无天才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他不想小灵再执行危险的任务。
  
      刘秋松想说了句,最终什么都没说,对叶无天,有种发自内心的惧意,叶无天到底是怎么动手的。
  
      宋雨荷见势不妙,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拉着叶无天就走。
  
      叶无天没反对,心里一直惦记着小灵,刘秋松要怎样想,随他的便。
  
      “雨荷姐,不好意思,连累你了。”车上,叶无天说道。
  
      宋雨荷挥挥手,“说那些做什么?咱们还是快些想办法找到小灵吧。”
  
      叶无天一怔:“你要跟我一起去?”
  
      “不欢迎吗?不欢迎我自己去。”宋雨荷的话已经是很好的回答,她也要去营救小灵。
  
      叶无天二人走后,刘秋松仍站在原地好久,对叶无天的恨意,已经不能用平常用语去形容,没人能体会他现在的心情。
  
      “叶无天,总有一天,你会后悔。”刘秋松咬牙切齿注视着叶无天离去的方向,直到好久,才转身离开。
  
      今天这事他不会罢休,既然你叶无天主动送上门来,就怨不得别人,一直以来,刘秋松就一直想办法对付叶无天,今天,终于让他找到机会,虽然他今天丢了面子,不过面子丢得越大,对他越有利,动起手来,上面才不会说什么。
  
      叶无天又哪知刘秋松在想什么?反正他自己也知道,自己今天算是将刘秋松得罪死,当下,只想着该怎样救出小灵。
  
      小灵是去金三角执行任务,剌杀一个毒枭,该毒枭长期以来将大量毒品运入华夏,对国家造成极大伤害。
  
      剌杀任务很成功,小灵甚至不怎么费力就成功将对方杀害,可是在退回的路上发生意外,遭到不明人士的伏击,随后失踪。
  
      想要救出小灵,必须得去一趟金三角,现在,叶无天也不知小灵是否还活着,金三角那些人哪个都不是善良之辈。
  
      当天凌晨,叶无天与宋雨荷出现在金三角某处村子,两人在明,血樱在暗处,希望能找到小灵。
  
      两人知道那个被小灵剌杀的人叫里拉瓦,如今里拉瓦已魂归地狱,叶无天知道,这其中必须有什么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