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89章 绝地反击


    “只有将别人捧得最高,然后看着他从半天空掉下来,给他致命一击,那个时候打脸最爽,你会看到你的对手那张苦瓜脸,看到他们的郁闷与抓狂,还有无奈,那是一种享受。”叶无天喃喃说着,一脸兴奋劲。

    王柔丝听得头皮发麻,恶汗!叶无天这样说,肯定还留有后手,这一刹,她都开始担心,担心叶无天的那些对手,担心王家。

    这才是她所认识的叶无天,一个绝不甘心被别人摆布的家伙,这家伙简直变态,心理不正常,非要将人家捧到高处才打人家脸?不过,王柔丝又知道,只有这样的叶无天才是正常的。

    叶无天对待敌人的手段从来都不仁慈。

    变态!

    有了叶无天刚才那番话,王柔丝淡定不少,叶无天绝不会有事,或许很快这家伙就会开始反击。

    好戏要上演了!

    想到王家那些人,王柔丝并不打算劝告,对她来说,这同样是一个机会,一个大好机会。

    王柔丝知道,自己今天算是来对了。

    第二天,很多人发现,原本口口声声说要严惩叶无天的那些人不知为何突然改变口风,从要求严惩变成声援,认为叶无天只是一时犯糊涂,可以给叶无天一个机会。

    对此,无数人大跌眼镜,据说很多人都暗地里震惊得掉杯子,眼镜,手机,甚至还有古董,一位老同志当时正欣赏着他自己收藏的古董,吃惊之下,他一下子手不稳,手中的唐代古董掉落到地上,变成十多块碎片。

    风向变了!天变了!

    很多人硬生生的打自己耳光啊!

    局面的转变更是让刘秋松害怕,再一次出现在叶无天面前,这次,他的态度比起前两天更加有所不同,不敢再端起架子。

    “叶无天,你到底想做什么?”刘秋松问。

    叶无天一笑:“怎么?你很害怕吗?”

    刘秋松被呛着,他害怕吗?自己也说不上来,说不上来自己是害怕还是不害怕,反正他现在就心慌,危机感。

    “嘿嘿,别害怕,你位高权重,谁能拿你怎样?”

    叶无天这话让刘秋松听得浑身不是滋味,怎么听都觉得叶无天话里带着讽剌之意。

    “叶无天,我今天不是来让你讽刺,你到底想怎样?”

    刘秋松这样一个人,能说出这样的话,已经说明他开始服软,金三角那边的电话一直不通,种种疑惑让他不安。

    “刚才已经回答你。”叶无天说,“你听不懂?”

    刘秋松深吸口气,双手握拳,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叶无天,我今天不是来跟你吵架,再斗下去,对咱们谁都没好处。”

    “斗?”叶无天反手指着自己:“你看我现在这样,还怎么跟你斗?我都已经是阶下囚,还怎么跟你斗?就我现在这样,只能任你摆布,哪还有资格跟你斗?只要你不整死我,我就偷笑了。”

    刘秋松自然明白叶无天的话不可能是真:“你还要继续?”

    “谈不上继续,我现在没有自由,阶下囚,又拿什么来跟你斗?外面发生什么,我根本不知道,人在这里,更无法跟外界接触,又继续什么?”

    刘秋松有种拳头打到棉花上的感觉,完全使不上力,他是想来谈条件,不是来受气。

    “只要你停下,咱们过往的事,我可以不追究。”刘秋松抛出条件。

    “唉!刘副局,我真不知你担心什么,你有什么好担心?”

    “答不答应?”刘秋松不吃叶无天那套。

    叶无天乐了,笑问道:“我说,你到底要我答应什么?我真不知你想要什么,需要我答应什么?还有,是不是我答应了,你就放我走?刘副局,不是我小看你,你有这个权力吗?”

    刘秋松哑然,放人?他真没资格,叶无天这次的事情闹得太大,大到已经失去控制。

    “怎样?没办法吗?没办法你来找我谈?最简单的要求你都无法办到,又还有什么好谈?”叶无天鄙夷。

    “这个条件我的确无法满足你。”刘秋松沮丧不已:“除了这个条件,其它你说。”

    “呵呵,我这人不贪心,就那么一个小条件。”

    “让你的人别再闹。”刘秋松既然已经说开,也就不再隐藏,反正都已经这样。

    叶无天装不明白,问:“你到底担心什么?有什么好担心?我倒是想向你开枪,可现在你看我连行动不能自由行动,又怎对付你?”

    “小灵她们在哪?”几天来,他都找不到小灵与宋雨荷。

    “雨荷姐我不知道,至于小灵,你不知她在哪吗?我以为你知道。”叶无天讥笑道。

    脸色一沉的刘秋松冷冷道:“你什么意思?”

    “呵呵,我没什么意思,再说,我什么意思你应该明白。”叶无天应了句。

    听叶无天这样说,刘秋松更就加确定,叶无天肯定在金三角那边发现点什么,想到这,刘秋松更是担心,联想到那些对叶无开展开讨伐的人突然改变风向。

    到底发生什么?

    有一点是刘秋松很确定的,那就是叶无天在大闹国安之前,肯定已经将所有事情都安排好,这小子才敢在最后大摇大摆的高举双手进来,他压根就不怕别人抓他。

    “刘秋松,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好自为之。”叶无天说完朝刘秋松咧嘴一笑。

    刘秋松被笑得头皮发麻,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不喜欢这种失控状态,他需要将一切都都掌控在手中。

    自己已经放下姿态,已经这样,叶无天并不领情,对此,刘秋松很无奈。

    最后,刘秋松离开,走得很不甘,目的没达到,叶无天不会停手,现在,他很害怕,害怕叶无天接下来会怎样做,会做出些对他不利的事。

    下午,卓老头出现在叶无天面前,只不过这老头仍旧像黑面神一样,不打算给叶无天好脸色看。

    他这次被叶无天弄得灰头土脸,很多人都在看他的笑话。

    “卓老头,你能收起你那副表情吗?我很不习惯你这样。”叶无天无视卓老头的黑脸。

    “你想让整个世界都看笑话?”卓老头冷声问。

    “不至于,只是自保。”叶无天不认同对方的话。

    “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现在,卓老头方知为何敢胆大包天闹事。

    叶无天说道:“为你好,你相信吗?”

    对方不相信,这小子会那么好心?他绝不相信。

    “呵呵,卓局,你还别不相信,我不事前告诉你,那是因为即使我告诉你了,同样会做,到那时你只会更加难堪。”

    卓老头被气得够呛,同时又佩服叶无天的胆量,让人哭笑不得。

    “卓局,我可以走了吗?”叶无天问。

    “走?”卓老头被逗乐:“搞出这么大的事,你还认为能从这里离开?”

    “那是肯定的,一定能离开这里。”叶无天自信满满。

    “哦,你倒是说说看,为何你还能离开这里?”

    “天机不可泄露。”叶无天故作神秘。

    对方笑笑,现在即使叶无天不说,他也已知道一些,同样知道那些人突然改变口风,也是因为叶无天。

    “小子,做人有自信是好事,但太过自信那就等于自负。”

    “自负?或许吧,就算这样,我还是要继续自信下去。”

    “你属牛?”卓老头骂。

    这次,叶无天摇头:“不,我属虎。”

    卓老头被呛得不轻,自然知叶无天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这小子故意的。

    亲自打开门,面无表情的开口:“滚!”

    叶无天愣了愣,天地良心,刚才他只是随意一说,哪知竟真被他猜中,看着那扇被打开的铁门,叶无天总有种错觉,认为那不是真的。

    “还不滚?”卓老头见叶无天在那发愣,当下又是一吼。

    “真要放我走?”

    卓老头眉头一紧:“不想走?”

    “想,当然想,呵呵。”叶无天笑着走出门外,虽是一门之隔,几步之遥,却让他有种自由的想法,自由真好。

    “卓局,谢了。”叶无天心情不错,“还别说,突然要离开了,我还真有那么点不舍,唉!没办法,我这样就是念旧情。”

    “你可以再进去。”卓老头没好气骂道。

    叶无天嘿嘿一笑:“迟早都会进去。”

    “快滚,我没时间跟你扯。”卓老头在想,自己再听叶无天扯下去,怕是会忍不住发狂。

    “没礼貌,为老不尊,不是好孩子。”叶无天鄙视道。

    卓老头有种想要暴走的冲动:“小子,小灵她们在哪?告诉你,你胆敢左右她们的想法,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切,你翻脸从来都像翻书一样,我习惯了。”叶无天毫不在乎:“我不会左右她们的思想,反正我可以告诉你,她们不会继续呆在你这,对你这已经深感失望。”

    卓老头有种无力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有,相信我,大部份人都是好的。”

    “别人怎样我不在乎,小灵是我的女人,她被别人当成工具利用,我无法接受,卓老头,是人都会发狂,可如果我发起狂来,后果会相当严重,谁敢利用我身边的人,我会杀光他。”

    卓老头沉默了,叶无天的严肃认真表示,他不是开玩笑。

    走出拘留室,刚走到一楼大厅时,刘秋松迎面而来,看到对方,叶无天笑了,朝对方露出个邪恶的笑容,突然飞身扑上去。

Ps:书友们,我是大肚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