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96章 联手对付

  
      当欧阳幸月与司徒薇拿着房卡推门而入时,两女都被眼前一幕给吓着,做梦都没想到会这样,尤其她们看见程可欣那已经开始变苍白的脸时,两人都意识到,出事了。
  
      如此肉搏香艳的场面,让两女脸红,司徒薇还好点,这方面胆子较大,可欧阳幸月则是脸红得发烫,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两女快速相视对望一眼,除了惊讶,还有一种别的东西,她们发现,叶无天仿佛根本没见到她们进来,只知像头不知疲惫的蛮牛在那里疯狂的攻击。
  
      司徒薇伸手想将叶无天拉开,不能再让他那样对待程可欣,再让他疯下去,只怕程可欣会凶多吉少。
  
      伸手去拉叶无天,让司徒薇讶异的时,她拉不动叶无天。
  
      “快帮忙。”司徒薇张口对仍愣在那的欧阳幸月道。
  
      欧阳幸月终于回神,脸更红,连忙上前帮忙有想将程可欣从叶无天身上拉开。
  
      连续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
  
      欧阳幸月还好,她虽是大家族的出生的人,却不会武术,但那司徒薇却不同,她会武术,还身手不错,普通几个男子根本无法近她身,即便这样,她也拉不开叶无天。
  
      “他是怎么回事?”欧阳幸月问,知司徒薇是练过功的人。
  
      “可能是练了某种功。”司徒薇回事。
  
      “现在怎么办?”欧阳幸月六神无主,如此场面,真让她很不自在,想尽早解决这事。
  
      司徒薇脸露难色,“二少奶,恐怕只有一个办法能行得通。”
  
      “什么办法?”
  
      “任他发泄。”司徒薇说道。
  
      欧阳幸月一时未能明白司徒薇这话的意思,疑惑的看着对方。
  
      “替换下大少奶。”司徒薇再次解释。
  
      这次,欧阳幸月终于听明白,原本就发烫的粉脸这会更是热得不行,司徒薇的提议,她无法认同,非得这样吗?
  
      “能敲晕他吗?”欧阳幸月不懂武功方面。
  
      “除非你想他变傻,不让他发泄出来,他很有可能会变傻子。”
  
      欧阳幸月无语,那种结果她自然不想发生,只是,真的只能这样吗?
  
      司徒薇见程可欣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心知不能再拖,扭头问欧阳幸月:“是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欧阳幸月无法回答,谁先来?
  
      司徒薇见状没再问,当着欧阳幸月面前自行将自己剥光,赤条条的上前去,强行扯开叶无天右臂。
  
      “快帮忙,拉开大少奶。”司徒薇费了很大力才将叶无天右臂扯开,而此时叶无天货仿佛也终于发现司徒薇,空洞的眼神木然的看向司徒薇。
  
      “爷,要我吧。”司徒薇大声在叶无天耳边吼。
  
      那边,欧阳幸月借机拉着程可欣往外拖。
  
      叶无天发现有人想抢走他的宝贝,马上想阻止,却被司徒薇给拦住。
  
      “爷,要我。”司徒薇再次吼。
  
      也不知怎回事,在司徒薇的吼声之下,叶无天木讷的放开程可欣,然后一把抓住司徒薇,强行进入。
  
      下一秒,司徒薇惨叫,痛得她香汗直流,哪怕她早有准备,也受不了如此粗鲁的冲剌,更何况她跟程可欣刚才的情况不一样,程可欣刚才至少还经过一番前奏,有一定的润滑,可现在司徒薇却没有任何前奏,突然间被叶无天冲入,岂能不痛?
  
      痛!
  
      司徒薇有种撕心裂肺般的痛,那种痛楚没办法去形容,然后叶无天却一点也没怜香惜玉的意思,丝毫不顾司徒薇痛楚。
  
      面对叶无天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司徒薇强忍着,巨痛过后好一会,情况终于有点点改观。
  
      欧阳幸月看得脸红耳赤,小心肝跳得老快,她该怎么办?难道等会她也得这样吗?也得承受那种巨痛?
  
      不用亲身体会,她都能感受司徒薇刚才那一声惨叫是多么痛苦,女人全身上下最嫩的地方就是那,哪能承受如此粗暴行为对待?
  
      若没旁人在,欧阳幸月倒不怕,可是现在有旁人在,她很不喜欢。
  
      欧阳幸月自己也发现,这方面,自己没有司徒薇舍得付出,难道是自己没那么喜欢叶无天吗?欧阳幸月头一次对自己提出这样的疑问。
  
      叶无天的速度并没减慢,依然雄狮般发起一波又一波的进攻,随着时间的推移,司徒薇渐渐的感到吃不消,可她依然咬牙坚持着。
  
      半个小时过去,叶无天还是老样子,反观司徒薇,面对叶无天近四十分钟高强度的进攻讨伐,她已开始承受不住,中间连一秒钟休息的时间都没有,饶是她那方面需求大,这会也吃不消。
  
      站在旁边的欧阳幸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如此下去可如何是好?打电话找人帮忙?行不通,先不说找来之人能否帮上忙,她们也丢不起这个脸,何况,找人帮忙,怕是也只能找几个女的过来,那种事情,欧阳幸月同样不想,脏!
  
      此时,程可欣已经恢复一点点体力,有气无力的睁开眼睛,见自己已被拉开,同时看见欧阳幸月两人在,程可欣不知为何流下泪水,她这条命算是捡回来。
  
      “帮他,一定要帮他。”程可欣说道。
  
      其实她这话根本不需要说,她也已经看到司徒薇正在承受着叶无天的讨伐。
  
      “你好好休息。”欧阳幸月倒了杯水给程可欣,喝口水后,程可欣又恢复多几分,想到刚才的场面,心有余悸,倘若欧阳幸月她们再来迟那么一点点,五分钟,再小一点,三分钟,后果都极有可能不堪设想,兴许从今以后,她程可欣就只能与这个世界说永别。
  
      “二……二少奶,快帮忙,我不行了。”那边,被叶无天连番狂风暴雨讨伐的司徒薇终于无法支持,已经忍到极限,没办法再忍下去。
  
      欧阳幸月纠结与抓狂,她该怎么办?凭心而论,她并不想,主要是当着外人面前将自己剥光,她实在不好意思。
  
      “快来替我,我撑不住了。”司徒薇再次开口,现在对她来说每过一秒都是难过的,一秒钟都如同过漫长的一世纪般,过程也由享受变成现在的痛苦。
  
      欧阳幸月站着没动,总是下不了决心。
  
      程可欣见状,动动嘴唇想说点什么,最后又改变主意,将想要说的话咽回去,费力坐起来,脚步不稳的朝叶无天走去。
  
      见程可欣赤果果的走过去,欧阳幸月知她想做什么。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程可欣上,她已没有体力去承受,想到这,欧阳幸月银牙一咬,当下也不顾上那么多。
  
      欧阳幸月相比较保守,没司徒薇豪放,她只将下面的衣物剥掉,上半身则留着。
  
      费了好一番力气,成功替换下司徒薇,同样,她刚开始也是一番惨叫,只不过没有司徒薇那么夸张,倒不是说她不痛,而是因为她站在旁边那么久,观看着如此香艳剌激的表演,她表面虽然害羞,虽然没什么,但实则内心深处早已被勾起原始冲动,最直接的反应就是某个地方湿了。
  
      欧阳幸月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奈何,叶无天似乎觉得有什么在碍着他,极为粗鲁的伸手一拉,将欧阳幸月的上衣扯掉。
  
      这都是命!欧阳幸月无力反抗,只能暗叹一声。
  
      成功清理掉障碍物之后,叶无天还露出一个咧嘴式的笑容。
  
      看到他这个笑容,欧阳幸月气得不轻,咬牙切齿瞪着叶无天,心道今天这笔账,日后一定要跟这家伙算回来,为了他,她付出那么多。
  
      欧阳幸月很快败阵下来,接下来,又开始新一轮的车轮战,今天这事,虽是荒唐,可她们都清楚,根本没得选择,当下能做的只有坚持,咬牙坚持。
  
      这事也让她们三个的心更加团结紧密起来,那种感觉无法用言语去形容,通过今天的事情,她们才更加感觉各人之间像姐妹。
  
      今生遇上叶无天,都是她们的命,今天之前,她们一直都小心的活着,不敢池越那条线一步,现在,阴差阳错的,三人需要同心协力去帮他,或许都是天意。
  
      ……
  
      ……
  
      叶无天感觉自己做了个梦,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面,他实现了一直以来的愿望,一龙三凤,梦里面的他享尽齐人之福,可惜,那个只是梦,一个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梦。
  
      眼睛未睁开,叶无天忽然想到,不对,他记得跟他家的可欣宝贝一起专程去酒店,然后下面的事他好像忘了。
  
      想到这,叶无天猛地睁开眼睛,当看清眼前一切时,叶无天大惊,靠!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那个不是梦?是真实的?
  
      身边,不但程可欣在,就连欧阳幸月与司徒薇都在,这会三女睡得正香,全然不知她们正春光大泄。
  
      叶无天的第一反应就是以为自己看错,可揉过眼睛后,结果然是一样,此时他才知道,原来那个并不是梦。
  
      暗喜的同时,叶无天又震惊,到底怎么回事?他明明只与可欣宝贝来这里,为何现在连欧阳幸月她们也在?
  
      对之前发生的事情,叶无天一点印象都没有,唯一能想到的是在他准备与可欣宝贝尝试那方面时,轩辕真气自然运转起来。
  
      对,轩辕真气,叶无天连忙查看起自身轩辕真气的情况,这一看却把他整个人给吓得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