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199章 冤家路窄

  
      常肖媚也愕然,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叶无天。
  
      看到叶无天一刹,常肖媚脸色苍白,似有种内疚。
  
      这些天,她过得并不好,每天行尸走肉般活着,没有笑容,活脱脱一个冷面杀神,没人敢惹她,就连徐远华这个顶头上司,跟她说话都得小心。
  
      “警官同志,人是我打的。”叶无天说道。
  
      叶无天这一句警官同志让常肖媚心中莫名一痛,远了,距离远了。
  
      常肖媚欲言又止,像有什么话想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眸子露出痛苦之色。
  
      “救我,快救我,他要对我不利。”刘绍强发现救星,当然不会错过,错过今天,哪怕要他逃亡国外,他也愿意,好死不如赖着活,能活着,谁又想死?
  
      常肖媚似乎没听到刘绍强的求救,不闻不问。
  
      “救助,警察同志,快救我。”刘绍强又喊道,这次,声音更大。
  
      叶无天回头鄙夷的看着刘绍强:“你以为这样就行?”
  
      刘绍强哑然,他不知能不能行,只是知道这是个机会,他没理由白白错过。
  
      “为什么打人?”常肖媚问。
  
      叶无天回答:“我怀疑他们对我不利。”
  
      “有证据吗?”
  
      “没有。”叶无天回答得很干脆,他哪有证据?何况,他做事还用讲证据?从来都是按着自己的想法去做,怎么爽怎么玩。
  
      若不是因为这里是公共场合,叶无天怕是一早就将刘绍强宰了。
  
      刘绍强必须得死,此人不除,迟早都是个祸害,叶无天现在就怀疑刘绍强勾结外人对付他。
  
      常肖媚柳眉微皱,叶无天这算什么?嚣张吗?没任何证据之下就敢动手打人?
  
      “是他胡说,警察同志,我跟我朋友一起吃饭,他什么都不说就动手打我们,你们看,我朋友的手都被他拧断。”刘绍强咬咬牙,决定豁出去,不管如何,他都要拼一把。
  
      叶无天冷笑,刘绍强像个跳梁小丑一样在那闹得欢,不知死活。
  
      “你当真以为这样就能行?”叶无天慢慢朝刘绍强走去。
  
      见叶无天朝他走去,刘绍强忍痛想要爬起,然而叶无天上前就是一脚,直接将刘绍强踹倒在地,这一脚将刘绍强踹得不轻,肋骨断了两根。
  
      被踹得人仰马翻的刘绍强哪知叶无天会如此疯狂,有警察在这,他还敢打人,等到肋骨剧痛,才后悔起来。
  
      “小爷我现在踢你了,你能怎么着?”踢完人的叶无天还叫嚣的骂了句。
  
      叶无天这样做,可把常肖媚给难住,她该怎么办?难道坐视不理?那是不可能的,她的身份不允许她这样做,身为警察,怎么坐视不理?传出去,外人会怎样看待她?又会怎样看待东城的警方?
  
      刘绍强默不作声,虽然他痛得很想大叫,可叶无天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还是让他害怕,对叶无天跟这个女警之间的事,刘绍强多少也知一些,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更加不敢吭声,万一常肖媚不出面阻拦,他会被叶无天打得更惨。
  
      “回答我的问题。”叶无天用脚踩在刘绍强腹部,倘若再这么一脚踩下去,怕是够那刘绍强受。
  
      “住手吧,别让我为难。”常肖媚开口,她这个身份注定了她不能袖手旁观。
  
      叶无天视若无睹,装没听到,右脚依旧直接踩在刘绍强腹部。
  
      刘绍强噤若寒蝉,生怕叶无天会突然对他下毒手,这种事情,叶无天不是干不出来,他敢。
  
      常肖媚虽然开口阻止,可谁都能听出来她那话并没多少震慑力,叶无天根本不怕。
  
      “回答我的问题。”叶无天再一次开口。
  
      刘绍强动了动嘴唇,只有浓浓的恨意。
  
      叶无天见状顿时咧嘴一笑,突然用力,重重地踩在刘绍强肋骨之上,这一脚无疑是让刘绍强雪上加霜,直接要了他半条命。
  
      常肖媚脸红,挂不住,她已经开口劝说,叶无天却无视她的阻止,这流氓,想干什么?一点面子也不给她?
  
      “够了。”常肖媚颜面无光,叶无天毫不给她面子,让她在手下面前掉面子,这是她所不能容忍的。
  
      原本这种普通报案,用不着她这个大队长亲自出马,可报案者却说是叶无天在闹事,所以后常肖媚才想着亲自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叶无天同样装听不到,再次一脚狠狠踩向刘绍强,而这一脚则直接将那可怜的刘绍强给踩晕过去。
  
      痛的。
  
      常肖媚见劝说无果,怒火之下的她拔出枪,其实她不想拔枪,不想与叶无天之间这样,可叶无天一点面子也不给她,让她无法接受。
  
      叶无天缓缓回头,平静地看着常肖媚,目光在常肖媚手中那把枪上停留好几秒,“怎么?又要朝我开枪吗?”
  
      常肖媚心一痛,这话像把利刀般剌向她心窝,看来,这流氓还是怪她开枪。
  
      两人真回不到过去了吗?
  
      如果上次的事重来一次,她会怎样做?还会不会开枪?这个问题,她自己都无法回答,或许会,或许又不会。
  
      “别逼我。”常肖媚犹豫一会,最终还是将枪放下,只要叶无天不继续使用这种非法手段去折磨刘绍强,她就不打算拿指着他。
  
      “逼你?常队长,我岂敢逼你?”叶无天自嘲的笑了笑。
  
      常肖媚很不舒服,叶无天的笑容让她浑身难受,那一枪,未让他致命,却让他难受,她该怎办?向他道歉吗?
  
      倒是想向他道歉,就是说不出口,严格意义上说,她上次那样做并没有错,也有权利那样做,凭什么错全在她?他就没错吗?
  
      “刘绍强,你要装死吗?”叶无天突然一脚朝晕死的刘绍强而去,后者瞬间惨叫起来,巨痛硬生生将他从晕厥中拉过来。
  
      常肖媚心里的那个气啊,她总是觉得叶无天是故意的,想故意让她难堪,故意剌激她,除了这个解释,她实在想不通他还有什么目的?
  
      “还要装死吗?”叶无天冷笑地看着刘绍强,然后回头看向常肖媚:“你想开枪可以开,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我习惯了。”
  
      常肖媚不知为何感觉特别委屈,想哭,想放声大哭,凭什么?他凭什么这样说她?
  
      不过,好强的性格让她忍住,告诉自己,不能哭。
  
      “你再这样我就不客气。”常肖媚咬牙切齿狠狠道。
  
      叶无天说道:“是吗?怎样一个不客气?”说罢,叶无天一脚踩到刘绍强肋骨上。“开枪啊。”
  
      常肖媚在颤抖,全身都在抖,连接着刚刚重新举起的枪也在抖,让旁人不禁为叶无天捏了把汗,难道他真不怕吗?万一枪走火可怎么办?现在这样,枪可是很容易走火的。
  
      从外表看,叶无天没有一丝紧张,一点也不担心常肖媚手中的枪会走火。
  
      “你不怕死?”见叶无天如此淡定,常肖媚不由开口问。
  
      “我怕吗?”叶无天喃喃自语,然而,这厮说话时又还要再次折磨刘绍强,直让那刘绍强痛得哭爹喊娘。
  
      刘绍强可是肠子都悔青,早知如此,打死他也不会做刚才那种蠢事,至少在见到叶无天时应该立马第一时间调头走人,更不该低估叶无天在常肖媚心中的位置。
  
      自讨苦吃!
  
      此时此刻,刘绍强是这样认为的。
  
      “真看不出来,贵国的法律不过如此。”那个未受伤的小鬼子冷言讥讽道。
  
      常肖媚脸火烫火烫的,叶无天的过份行为本就让她难堪,现在还要被旁人指指点点,更什么的是,对方还是个外国人士。
  
      “小鬼子,你有意见?”叶无天说道。
  
      “把伤者送去医院。”常肖媚吩咐她的下属,同时看着叶无天:“跟我回局里。”
  
      “不,我不会跟你回去。”叶无天直接拒绝,让常肖媚气得不轻,可她不知道,更让她气的还在后面,只见叶无天接着说:“你也不能带走他们。”
  
      围观的旁人暗倒抽口凉气,乖乖,什么叫嚣张?这就是嚣张,这才是狂,公然敢跟警方叫板,普天之下恐怕只有叶无天一人能做得出来。
  
      “你确定?”常肖媚不再抖了,更多的是愤怒,被叶无天的话给剌激得不轻,本对他存有的内疚感也瞬间消失全无。
  
      叶无天没回答常肖媚的问题,用他的话说,他都懒得跟这母暴龙计较,反正大伙如今也是各走各路,谁也碍不着谁。
  
      “我再说一次,跟我回局里。”常肖媚举枪命令道。
  
      叶无天上前,走到常肖媚面前,伸手抓住枪口,将枪口对准他额头,“常肖媚,你有种就朝这里开。”
  
      那个小鬼子又开口,“我终于知道,原来在贵国,法律只是某些人的游戏。”
  
      叶无天动了,老早就想教训这小鬼子,也不顾自身的安危,直接一个连环腿向小鬼子扫去。
  
      事情发生得太快,快到让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事情就已经结束,那小鬼子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直接晕厥过去。
  
      “住手,大伙都住手。”常肖媚正犹豫着要不要开枪给这臭流氓一个警告时,酒店外面,几个人正快速小跑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