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205章 成为诱饵

  
      叶无天三人都被欧阳幸月的严肃表情给弄得一愣一愣,不太明白她的意思,最终都只能看着她,静待下文。
  
      “国外有人潜入东城,目标是咱们几个。”欧阳幸月说道。
  
      叶无天被吓一跳,欧阳幸月的话让他没理由不担心,不管什么势力,冲着他来,他并不惧怕,可是如果冲着他身边的人而来,他就会紧张。
  
      “加强你们的保安。”叶无天不敢大意,脑子里面想着是不是让狮子头多派一批人过来?
  
      欧阳幸月说道:“据我的情报,除了有野狼帮与田野会的人之外,还有其它另外一些帮会也参与进来。”
  
      天哥一早有准备,野狼帮与田野会迟早会发现他跟六大杀手集团合作,反击是正常的,只是,就算反击,两个帮会也应该选择那六大杀手集团进行还击才对,现在却将枪口对红颜集团,这叫什么事?莫非这就是擒贼先擒王?靠!他又不是贼。
  
      叶无天知道,国安那边肯定弄到情报,相信郑忠仁会过来找他。
  
      不知为何,叶无天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这一切仿佛背后有人在推动。
  
      真会是那样吗?若果真是有人在背后搞鬼,又会是谁?
  
      为了安全,叶无天让程可欣暂时去红颜岛,反正那里也需要人主持工作,至于司徒薇与欧阳幸月,他倒不怎么担心,两人都是大家族,她们自己的保镖就有着高强的身手,想对付她们,并不是件易事。
  
      就算这样,叶无天仍不敢大意,狗急了都还会跳墙,更何况那些家伙不是狗,而且,就算把他们比作狗,他们也是狼狗,不好惹的狼狗。
  
      郑忠仁没来找叶无天,叶无天先找上门去,大敌当前,不敢大意,何况天哥一向不喜欢那种被威胁的滋味,不好受。
  
      “郑主任,你们似乎不怎么用心工作。”一见面,叶无天就没好话。
  
      郑忠仁哭笑不得,这小子怎么似乎带着怨气而来?“老弟,我好像没得罪你吧?前些天还帮了你。”
  
      “帮我?我怎么感觉你在害我?自己办不了的事情,却要我来出面,我后悔认识你这样的朋友。”
  
      郑忠仁哈哈大笑,丝毫不在意叶无天所说的话,相反,这小子的话让他感到高兴,只因这小子一句朋友,拿他当成朋友。
  
      “我可是什么都没说。”郑忠仁笑说:“何况现在不好么?帮你解决了一个劲敌。”
  
      “劲敌?劲敌可没解决,相信你们应该通过自己的情报系统知道,有很多人冲我而来,郑主任,这事你知道吗?”
  
      郑忠仁收起笑容,“原来你也知道这事。”
  
      “所以我说你们不用心工作,那么多非法入境者潜入,你们不马上展开行动抓捕,还有心情跟我谈笑风声,你们若说自己用心工作,我都不相信。”
  
      “呵呵,你怎么知我们没派人去抓捕?”
  
      叶无天反问:“有吗?如果有,那些人也不会如此嚣张。”
  
      郑忠仁想了想,说道:“你说错了,但也说对了。”
  
      这话令到叶无天满头雾水,弄不明白郑忠仁这话到底是啥意思,什么又对又错的,这老鸡贼想表达什么?
  
      “我们派人去抓了,也抓了一些人,不过并未全部抓。”
  
      瞪大双眼的叶无天不可思议道:“别告诉我你是故意这样。”
  
      郑忠仁笑:“不是我故意,而是上面要求这样。”
  
      “为什么?”叶无天迅速冷静下来,对方这样做肯定有他们的理由。
  
      “抓大鱼。”郑忠仁笑着解释:“我们怀疑这次有人故意挑起矛盾与仇恨。”
  
      叶无天本以为只有自己才有那种直觉,哪知现在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国安也怀疑有人故意在背后搞鬼,想挑起他与国外势力的斗争。
  
      小人!这种小人往往最难对付,任你怎么骂,怎么侮辱,他都能无动于衷,都能无视,这种人,根本不知脸皮为何物。
  
      “有怀疑对象吗?”
  
      郑忠仁微微沉思,摇头:“没有。”
  
      叶无天不相信,郑忠仁刚才的表现足于出卖他,老鸡贼没说真话,叶无天绝对有理由相信国安已有怀疑目标,只不过不肯透露罢。
  
      “你们的意思,现在是要把我当成诱饵?”叶无天有些抓狂,他不喜欢这种感觉,不喜欢被当成诱饵,但现在的情况又是,他不得被当成诱饵,压根就没别的选择。
  
      还有什么比这更抓狂的吗?
  
      “我们也是为你好,不把幕后凶手揪出来,你只会更危险。”
  
      叶无天不甘,“那我的安全呢?我的安全有谁来保证?”
  
      “老弟,换成别人我会担心,老弟你的实力,我是从不担心,能伤得了你的又有几个?何况你红颜岛上那些保镖都是高手。”
  
      叶无天越听越不是滋味,直想竖起中指送给郑忠仁,麻痹的,这老小子够奸。
  
      “放心吧,我们不会坐视不理,也相信很快就会有眉目。”
  
      “日防夜防,冷枪难防,不把敌人解决掉,谁知他们什么时候会暗中给我一枪?”叶无天在想着自己是否有必要去找卓老头谈谈?只是恐怕那卓老头这会不怎么待见他,上次将他那轰烂,让卓老头有些下不了台,尽管最后用实际行动去安慰了卓老头,但想必他的怨气没那么容易消掉。
  
      傍晚,叶无天没想到的是,狮子头来了,带着两队人从红颜岛上过来。
  
      “师父,您怎么来了?”叶无天惊讶,狮子头平时没事绝不会离开红颜岛半步。
  
      狮子头好像极不满意,不满叶无天的行为,“你还知道我是你师父?”
  
      叶无天哑然,莫名其妙。
  
      “你知自己是谁吗?”狮子头又问,声音冰冷,夹杂着些许愤怒。
  
      叶无天努力的地想,自己并没做什么错事,怎会惹狮子头不满?
  
      “知道。”叶无天答道。
  
      狮子头却并没有放过叶无天的意思:“那你告诉我,你是谁?”
  
      “叶无天。”叶无天思索着该不会是狮子头发现点什么吧?比喻发现他从未来穿越过来?
  
      “叶无天是谁?你现在对得起自己的名字吗?”狮子头大声质问。
  
      “师父,你想说什么?”叶无天终于忍不住问,听了半天,都不明白狮子头的意思,这厮向来都不太喜欢做那种费脑子的事。
  
      “你叫叶无天,这个名字的意思,你连天都不怕,还会怕人?”
  
      叶无天:“……”
  
      这个也算是理由吗?叶无天有些被雷着,这算啥理由?很牵强。
  
      “记住,你是我的徒弟,做事不能过于手软,现在的你不是当初那个懵懂小子,现在的你是岛主,红颜岛的岛主。”
  
      岛主?叶无天头一次听到别人对他用这个称呼,还别说,他挺喜欢这个称呼。
  
      以前有桃花岛,如今有红颜岛。
  
      “作为一个岛主,你要懂得承担,懂得霸气。”
  
      听到这里,叶无天总算听出来,有些摸清狮子头的意思:“师父,你是说我不够霸气?”
  
      “没错。”狮子头并没否认。
  
      叶无天不解,还有那么点委屈:“可是师父,我不知哪里做得不够好,还请师父指点一二。”狮子头骂他不够霸气,这点,他并不认同,他认为自己已经够霸气,偏偏狮子头还说他不够霸气。
  
      这叫什么事?
  
      “人家都杀上门来了,你找国安有什么用?不会自己动手?老话有讲,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关键时候,你永远都别指望别人帮你。”
  
      叶无天没吭声。
  
      “记住,你是岛主,放在古代,你就是一个国王,弱国无外交,你听说过吗?连你这个岛主都软,还怎么保护你岛上的人?如果连红颜岛都保护不了,那成立红颜岛还有什么作用?”
  
      叶无天被骂得不敢吭声,连个屁都不敢放,狮子头骂得没错,领袖,就得要铁血手段,才能震慑对手。
  
      “记住,你是叶无天,你一生注定要与众不同,注定要疯狂,因为,你叫叶无天,你是我的徒弟。”最后几句,狮子头气沉丹田,怒嚎而出。
  
      “师父教训得是,徒儿知错了。”连续被骂,非但没让叶无天沮丧,反倒让他的热血开始沸腾,他的人生注定要与众不同,注定要疯狂,何况,即使到最后他摆不平,不是还是狮子头么?
  
      “嗯。”狮子头降低语气,“这还差不多,记住,强硬。”
  
      “是,师父,我知怎样做了。”
  
      “知就好,我的手上没钱了,拿点钱过来。”
  
      “要多少?”
  
      狮子头想了想,并没给出一个实际的数字,“随便,越多越好。”
  
      叶无天听得直翻白眼,差点忍不住想竖中指给狮子头,越多越好?这特么得多少才够?
  
      狮子头并不有给叶无天拒绝的机会,将所带来的两队人留下后就转身离开。
  
      直到狮子头的身影消失不见,叶无天才想起,他还想找机会好好跟狮子头打一场,现在看来,今天是不可能。
  
      “叶先生。”狮子头离开后一会,一辆军用越野停在叶无天面前。
  
      看到车上下来之人,叶无天笑笑,“好久不见。”
  
      对方也一笑,只是怎么看对方那笑容都似乎不怎么自然。
  
      “有事?”叶无天问,他相信对方绝不会平白无故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