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210章 王柔丝的矛盾

  
      从王家出来时,已经是晚上,叶无天禁不住王老太太的热情,在那吃了晚饭。
  
      叶无天最终还是没买任何礼物,倒不是他不舍得出钱,而是王柔丝压根不给他这个机会,将车开得飞快,没有停车的意思。
  
      最后,实在不好意思的叶无天送了两粒增寿丸给王老太太,弄得王柔丝很是紧张,她当初可是吃了这增寿丸的亏,将马爷爷害死。
  
      叶无天明白她的意思,只说了一句:“我送的能一样吗?还会有假?”
  
      “行了,你不用送我,咱们还没亲热到那个份上。”走出王家大门,叶无天转身对王柔丝道。
  
      “陪我喝点。”王柔丝答非所问。
  
      叶无天眨着双眼,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你该不会真喜欢上我了吧?”
  
      王柔丝哭笑不得,对叶无天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人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这到底是什么人?如此臭美,不像话。
  
      “陪不陪?”狠狠一瞪眼的王柔丝问。
  
      叶无天笑答:“陪,当然陪,去哪?”
  
      “酒吧。”
  
      王柔丝带着叶无天去到京城一家顶级酒吧,或许时间还早的缘故,酒店里并没什么客人,有些冷冷清清。
  
      两人没要包间,直接就在大厅里选了个僻静的雅座。
  
      王柔丝想喝酒,叶无天能理解,今天在马家,她承受着很大的压力,或许这会感到迷惘,不知接下来该怎办才好,才会想到来喝酒。
  
      “走一个。”王柔丝倒满一杯,端起对叶无天说。
  
      一杯酒下去,王柔丝长长吐了口气:“爽!”
  
      叶无天心道,等会喝醉了更爽,我会为你订一间京城最好的酒店套房,让你有一个永生难忘的回忆。
  
      当然,这话打死他也不敢说出来,不然他怕自己被王柔丝用酒泼他。
  
      “再来一杯。”王柔丝又是倒满一大杯。
  
      她这架势有些吓着叶无天,“我说,你是想往死里整啊?这样喝法,你能受得了?”
  
      王柔丝面无表情:“怎么?你害怕?”
  
      “我害怕?”叶无天好笑:“呵呵,我是怕你承受不住,万一你醉了,我怕我会忍不住占你便宜。”
  
      王柔丝粉嫩的俏脸上多了几缕红云,被羞的。
  
      流氓不可怕,就怕不要脸的流氓,显然,在王柔丝眼中,叶无天就是这么一位。
  
      “你敢吗?有种你试试。”咬牙切齿的王柔丝带着无尽警告。
  
      “嘿嘿,事实证明,没有什么是我不敢的,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佩服自己的胆量。”
  
      王柔丝被弄得一点脾气都没有,她还能说什么?什么都不用说。
  
      很快,第二杯酒又下肚,虽然红酒,喝多了同样能醉人。
  
      “还要来吗?”放下杯子的叶无天问。
  
      “姓叶的,你真贱。”
  
      “谢谢,我会把这当作你对我的表扬。”叶无天拱拱手,“不过三八,你也不赖,咱们都是一路货,你别说我。”
  
      “呸!我才跟你不一样,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你以为你是谁?”
  
      叶无天问道:“你是不是认为我拉你下水?”
  
      王柔丝愕然,叶无天的问题问得她措手不及,呆愣在那。
  
      天哥没想自己随意一问,还真问对了,这女人会跑到酒吧来借酒消愁,想必是压力太大,马老太的警告给了她太大的压力,所以,王柔丝这会开始犹豫,开始退缩,在她心中,马家是一个不可碰触的家族,谁也别想在马家这种家族手里占到便宜。
  
      “后悔了,你现在可以退出,这是我的游戏规则,我从不要求任何人做她不喜欢的事情,更不会要求我的合作伙伴勉强与我合作,那不是我的性格。”
  
      “我退出是不是你就终止跟我合作?”王柔丝问。
  
      叶无天点头:“当然,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王柔丝沉默了。
  
      叶无天好笑,这女人,够贪心,既想退出,又想继续与他合作,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总不能什么好事都让她给占了,就没有这个理。
  
      “喝酒。”沉默不久的王柔丝再次倒满一大杯酒。
  
      “酒是解决不了问题。”叶无天准备离开。
  
      “你要走?”王柔丝也站起来。
  
      “呆着没意思。”
  
      “你走了,我怎么办?”王柔丝突然问出一句让叶无天莫名其妙的话,什么他怎么办?他哪知她怎么办?
  
      “酒吧里那么多狼,你走了,谁来保护我?”
  
      叶无天狂汗,这话他怎听得那么别扭?在京城,谁又敢欺负她王柔丝?只要她不去欺负别人就好。
  
      “别走。”
  
      叶无天不会相信王柔丝的鬼话,“你就不怕我也喝多了,真做出一些对不起你的事情?”
  
      王柔丝不答反问:“你这是向我打预防针吗?”
  
      “算是吧。”
  
      “真到那一步,我宁愿被你非礼,也不想被别人碰我。”
  
      “嗯,这是好事,天大的好事,要不咱们现在找个地方好好那什么?”
  
      “我要嫁人了。”王柔丝突然一句。
  
      “什么?嫁人?”叶无天没了玩笑之心,被王柔丝的话给吓着。
  
      王柔丝苦笑,神情痛苦,有无奈,绝望,还有不甘,“没错,我要嫁人了。”
  
      叶无天本想挤兑两句,却是脑袋一片空白,完全不知该说什么好,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
  
      “很吃惊吧?我也吃惊,奶奶刚刚才跟我说。”
  
      “刚才?”叶无天想起去王家时,王老太单独跟王柔丝呆了一会,莫非就为这事?
  
      王柔丝没回答,仰头将那满杯的红酒喝完,此时的她只想醉,一醉解千愁。
  
      叶无天也跟着喝一杯,这是人家的家事,轮不上自己管。
  
      “想知那男的是谁吗?”王柔丝问。
  
      叶无天默不作声,目光静静看着对方。
  
      “李司令的大儿子。”
  
      听到李司令,叶无天发现自己还认识对方,知这么一号人。
  
      “马奶奶介绍的。”王柔丝又是一句。
  
      “这不很好吗?”叶无天说:“李司令的为人不错,相信他儿子也不会差到哪去。”
  
      王柔丝哈哈笑了起来,笑得相当无奈,“是不错,还门当户对。”
  
      叶无天有些理解马老太的用意,他有个大胆的猜测,马老头一死,马家的实力肯定大不如从前,所以,她需要盟友,毫无疑问,李家是个不错的人选,一旦与李家结盟,对大家都是件好事。
  
      马老头在生时,肯定不屑于去做这种事,可现在不一样,可现在不一样,时势逼人,马家不再是以前的那个马家。
  
      除了这点,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马老头的死,王柔丝必须得负上直接的责任,所以,马老太也等于是给王柔丝一个机会。
  
      这门亲事,王柔丝无法拒绝,因为这是马家提出的,她欠马家的。
  
      叶无天终于忍不住:“你就不能拒绝?”
  
      “拒绝?”王柔丝笑了笑,自嘲式的笑,“我奶奶也同意了。”
  
      “那又怎样?你还是一样可以拒绝。”
  
      王柔丝拧开另一瓶红酒,为自己倒满一杯,“我没得选择。”
  
      叶无天不再说话,很多事情点到即止,毕竟不是他的事。
  
      “差不多了,走吧。”叶无天提出,直觉告诉他,这事他不能涉及过深,对他没任何好处。
  
      “你先走,我想再坐会。”
  
      叶无天闻言,将杯子里剩下的红酒全部喝完,“我先走。”
  
      将王柔丝单独一个扔在这里,叶无天从不担心她的安全,至少有三个以上的保镖躲在暗处保护着她。
  
      王柔丝没阻拦,低头喝着酒。
  
      “王柔丝,如果你想退出,我不阻止。”临走前,叶无天抛下这句。
  
      王柔丝没搭理叶无天,连看都不看他。
  
      叶无天摸着鼻子,有些自讨没趣,热冷贴在冷屁股的滋味不好受,虽然王柔丝的屁股应该不错。
  
      走出酒吧大门,叶无天吐了口气,准备去一趟朱家,然而左等右等,都没等来一辆出租车,倒是等来一个人。
  
      叶无天暗叹这世界真小。
  
      “好久不见。”许影来到面前。
  
      “真巧。”叶无天不知两人是巧遇还是许影有意赶来,这些他都没兴趣知道。
  
      许影微微一笑,笑容里带着些许惆怅之意,她仍然那么美丽脱俗,让天哥一阵失神。
  
      很多时候,叶无天都会忍不住地想同一个问题,许影为何会是太子?她不是太子该多好。
  
      “要走了吗?”许影说:“再坐一会。”
  
      “不了,我还有事。”
  
      “聊聊吧,占不了你多长时间,跟张静有关。”
  
      听到跟张静有关,叶无天没有拒绝,或许他潜意识里不想再拒绝。
  
      于是,刚刚从里面走出来的叶无天又跟着许影走进酒吧。
  
      踏进酒吧一刹,叶无天下意识的往王柔丝所坐的方向看去,巧的是,王柔丝这会也刚好朝他看来。
  
      四目相对!
  
      王柔丝率先反应过来,已有几分醉态的她忽地露出一个笑容,带着几分媚态,得意,满足,叶无天的折返应该是为了她,至少她是这样认为。
  
      得意的王柔丝很快又发现叶无天身边的许影,笑容顿时沉下去,站起来,将杯里的酒喝完后就带着醉态聘聘婷婷的走过去。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王柔丝一句。
  
      叶无天好笑,他招谁惹谁?
  
      “不过我不怪你,过来,继续陪我喝酒。”已有醉意的王柔丝似乎忘了她不喜欢男人的事情,伸手一把将叶无天拉过来,手挽着他手臂,动作极为亲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