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213章 大难不死

  
      叶无天醒来的时候,见四周一片白色,再加上剌鼻的怪味道,用脚趾去想也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叶无天并没想着他是怎么来到医院,而是想着他竟然还活着,这就够了。
  
      确认自己还活着后,心情舒畅的叶无天真想仰天大声吼一句,“各位,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哈哈。”
  
      人没死,但伤得不轻,全身上下都被纱布包着,活脱脱一个木乃伊,情况已经不能用狼狈去形容。
  
      “老公,你醒了。”程可欣见叶无天醒来,欣喜若狂,说话的同时,晶莹的泪珠儿也滑落。
  
      叶无天一脸内疚,他曾说过不会让她再担心有,现在看来,他过去那番话似乎并不怎么有用,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受伤,一次又一次的让她们担心。
  
      想说两句安慰的话,却不知从何说起,说那些安慰的话又有用吗?
  
      这次安慰完,下次再受伤?况且就算他说了安慰的话,想必她们也应该不会相信。
  
      “对不起。”叶无天还是鬼使神差的说了句。
  
      程可欣梨花带泪的摇着头:“没事,只要你能醒来就好。”
  
      叶无天知道,程可欣承受着相当大的压力,如今见他醒来,她才开始释放自己的压力而哭了出来。
  
      “宝贝,别哭,都是我不好。”除了自责,叶无天也不知自己该说什么,又能说什么。
  
      “我没事。”程可欣抹了抹泪水,“就是太高兴,没事。”
  
      叶无天问道:“我晕了多久?”
  
      “快两天。”
  
      叶无天大惊,这么久?他以为自己顶多也只是晕个大半天的,没想到一晕就是近两天。
  
      暗中运起轩辕真气,检查着真气,这一查可将他吓得不轻,轩辕真气竟然没有以往那么精湛与雄厚。
  
      这……怎么回事?
  
      轩辕真气刚刚才提升,怎么会这样?轩辕还会倒退?
  
      叶无天又想到,在他跳车之后,似有一股真气游转与他全身,像有一层薄膜将他整个人都包裹起来,难道就是跟那个有关?
  
      这个问题,叶无天无法求证,当时甚至都没有心情去关注这些,事情发生得太快。
  
      越想越有可能,轩辕真气的损失,极有可能跟那事有关系。
  
      “老公,你在想什么?”程可欣连续喊了两句,叶无天这才回神过来。
  
      “哦,没事。”叶无天伸手握着程可欣,“我的伤不要紧吧?”对自己的伤势,叶无天并不在乎,有倾城丸,只要不缺胳膊少腿的,就没事。
  
      “都已经替你用倾城丸处理过。”
  
      叶无天微微一笑:“嘿嘿,还是我家宝贝聪明。”
  
      程可欣妩媚的甩了叶无天一个白眼,这家伙,嘴巴就是甜,一口一个宝贝,喊得她心花怒放,她自己都不知是怎么回事,偏好这一口,喜欢叶无天喊她宝贝。
  
      “你还笑,知不知担心死我们了。”程可欣娇嗔。
  
      此时,欧阳幸月与司徒薇也来了,推门而入,两女刚才都接到程可换的通知,得知叶无天醒来后,都第一时间赶过来。
  
      “爷,你还能再狠点吗?”司徒薇美眸泛红,应该是哭过。
  
      欧阳幸月倒是没说什么,只是从她那表情不难看出,这个外冷内热的女人也很关心他。
  
      能得到三女的关心,叶无天觉得这辈子也算不枉此生。
  
      “别这样啊,我真不是有意,意外,这次是意外,我向你们保证,以不会有下次。”叶无天受不了那种担心,责怪的目光,当下讪讪笑道。
  
      “还有下次?”司徒薇不满:“爷,你当真以为我们的心是铁打的?我告诉你,我的心是肉长的,禁不吓。”
  
      “呵呵,保证不会再犯,我保证不会再犯。”
  
      “你保证过几次?”一直没开口的欧阳幸月突然问,“我要没记错,你已经保证过好多次,哪次有效?”
  
      叶无天狂汗,没想到欧阳幸月会问出这话,着实让他无法接招,不知该如何回答。
  
      “爷,你很委屈吗?”司徒薇笑问:“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很委屈?”
  
      “没有。”叶无天摇头:“绝对没有,我就是在想,为什么我就不再强大点,要是我强大到任何人都无法暗算我,那我不就可以让你们绝对放心了吗?”
  
      “噗哧!”
  
      司徒薇一声娇笑,“你还真的委屈,好像是我们的不对。”
  
      “我相信他不是故意。”程可欣开口解围。
  
      司徒薇叹了声:“大少奶,我终于知咱们家大爷为何会如此疼爱你,你如此向着他,他岂能不爱你?换我是男人,都怕会忍不住的爱上你。”
  
      程可欣被说得脸红耳赤,娇羞不堪,让叶无天看得色心大动,他家的可欣宝贝是越来越性感迷人,越来越妩媚动人。
  
      论姿色,程可欣不是三女中最漂亮的,可是她却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叶无天就是被他这种气质给深深的迷住。
  
      几人聊得正欢,外面一阵骚动,不一会,朱老爷子带着朱剑出现。
  
      朱老爷子的到来让叶无天受宠若惊,没想到他老人家会亲自过来。
  
      “呵呵,躺着躺着,别乱动,伤要紧。”朱老爷子笑着朝叶无天压压手,示意他不用起来。
  
      “老爷子,您怎么来了?我这又不是什么大件事,哪用得着劳烦你老人家亲自过来?”叶无天说道。
  
      “怎么?不欢迎我来?”朱老爷子说话时却将目光瞄向欧阳幸月她们几个。
  
      叶无天暗汗,没想到朱老爷子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还能开出这种笑话,谁都能看出他的意思。
  
      欧阳幸月三女都被老爷子这个玩笑给弄得脸红不已,纷纷底下头。
  
      幸好,朱老爷子没再继续开玩笑,而是问道:“怎样?伤好点了吗?”
  
      “好多了,不碍事,就一点小伤。”
  
      “小伤?”朱老爷子已经有些好笑,伤成这样,还叫小伤?
  
      对叶无天的伤,朱老爷子一早就已经了解过,知道他的伤有多重,同时他也问过别人,叶无天能在那种场面活下来,本身就是下奇迹,一个天大的奇迹,换成别人,只怕一早就死了,可偏偏,这小子却活了下来。
  
      打不死的小强!这小子命够硬。
  
      “好好休息养伤。”
  
      叶无天点头,随后又说道:“老爷子,我不习惯被人打闷棍。”
  
      朱老爷子嗯了声:“你有什么要求?”
  
      “找到凶手。”
  
      “这很合理。”不用叶无天说,已经有人去找,叶无天的生死已经不是关涉到他自己一个人,而是涉及到很多人,他们都与叶无天同在一条船上。
  
      朱老爷子并没呆多久就离开,他老人家能亲自赶来,为的只是一个态度,一个对外的态度,就想告诉所有人,叶无天受伤这事,朱家不会不管。
  
      上面怎样做,那是上面的事,叶无天没兴趣,他只想尽快抓到凶手,严惩凶手,这是叶无天此时的想法。
  
      朱老爷子离开了,不过朱剑却留了下来,三女很识趣,纷纷离开,朱剑没跟着朱老爷子一起离开,肯定有事要跟叶无天说。
  
      “唉!真是同人不同命。”朱剑莫名叹一句。
  
      叶无天听得一头雾水,不太明白朱剑这话的意思:“我小子想说什么?”
  
      朱剑苦着张脸道:“没什么,有些感概,为什么大家同是男人,两者之间却相差那么远,瞧瞧你,再看看我自己,都想直接去撞墙。”
  
      “你过得不好?”叶无天仍听不太明白朱剑的意思,按说朱剑的生活应该过得很滋润才对,现在在朱家也有一定的地位,整个朱家上下,就属他朱剑最有钱,公司日进斗金,妻子又是美娇娘,还不满足?
  
      人心不足蛇吞象!
  
      “羡慕啊!叶少,真的羡慕,你看你,身边有那么多红颜知己围着你转,这种艳福,天下间又有几个男人不羡慕?”
  
      叶无天总算是听明白过来,知朱剑为何羡慕,敢情是这样。
  
      “你小子是不是想找不自在?有本事你也可以去试试,以你的身份地位,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叶无天讽刺道。
  
      朱剑苦笑,“倒不是钱的问题,问题是,我那样做,爷爷他会剥了我的皮。”
  
      叶无天被逗乐:“听你的意思,对自己出生在朱家有些不甘心?”
  
      “倒不至于,就是羡慕你。”
  
      叶无天说道:“把我电话拿来。”
  
      朱剑隐隐不妙:“你要做什么?”
  
      “打电话给你家那位,说你寂寞了,想出去放松放松,让她给你批个假。”叶无天回答。
  
      朱剑听得直翻白眼,“得得,你是我亲哥,行了吗?你是我亲哥。”
  
      “废话少话,快说什么事。”
  
      朱剑扭头看了眼门外,压低声音小声说道:“你跟王柔丝之间发生什么?”
  
      “我能跟她发生什么?那女人根本就喜欢男人。”
  
      “不会吧?京城可是传开了,关于你跟她之间的事。”朱剑笑,只是她那笑容怎么看都有些幸灾乐祸。
  
      传什么?叶无天一怔,莫非那女人强吻他的事情被传开?想想也不是没有可能,在酒吧里可是没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叶无天一阵莫名心虚,靠!是王柔丝亲他的好不好?严格的说,他自己也是个受害者。
  
      “王柔丝对外公开说要追求你,还扬言非你不嫁。”朱剑的眼神里又是幸灾乐祸又是羡慕,都是男人,跟叶无天一比,朱剑是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