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215章 再来一场表演


    陈扬表示解理,别说叶无天如今有伤在身,哪怕没有,他也不敢让叶无天动身专程去见他父亲。

    陈家可是有求于叶无天!

    那边,陈扬很快就挂上电话,“我爸他就来。”

    “嗯,那咱们等等。”

    陈家明来得比叶无天想象中要快,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说起来,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到对方,比起上次,如今的陈家明更显苍老,头上已是白发鬓鬓,一片雪白。

    未老先衰!

    陈家明明显就是这样,家族给带他带来的压力让他几乎喘不过气,那种压力到底有多大,叶无天无法解理。

    “陈叔,不好意思,这么晚把你找来,按理应该是我这个做后辈的去见你,实在是有伤在身,不方便。”叶无天并没托大,更没端起架子。

    陈家明微微一笑:“叶先生,是我们冒味才是。”

    “好,咱们言归正传吧,陈叔,陈扬的决定你知道吗?”叶无天问。

    陈家明微微点头,“他是军人,同时也姓陈。”

    叶无天暗道,不愧是父子,说话的语气都一样,陈家明这话一出来,叶无天瞬间哑然无语,对方说得也不是不无道理,陈扬同时还姓陈。

    哪个人不自私?或多或少都会有,即便他叶无天自己,也会有一些。

    此时此刻,叶无天才发现,他其实用不着把陈家明找来,将对方找来,完全多此一举。

    “叶先生,我知你想说什么,陈扬的决定,也是陈家的决定。”

    “呵呵,陈叔,你还是喊我无天吧,这么先生前先生后,我不习惯。”

    “那……那好,我就喊你无天。”

    “行,既然你们已决定,我也不再多问,现在,你告诉我,将陈扬按到我这里,你想得到什么?”叶无天直入主题。

    “你同意了?”陈家明答非所问,眼神有几丝兴奋,陈家做出这么多,不就是为的这样吗?

    “谈谈你的条件吧。”

    “无天,陈家的条件是,希望你能拉陈家一把,如今的陈家已不是当初的那个陈家,说起来,都是我们无能,才会让陈家一日不如一日。”

    “据我所知,陈扬那个未婚妻的家族背景挺厉害,她们帮不到你?”

    陈家明被问得一脸尴尬,“到了一定时候,人与人之间都是互等的,想得到什么,就必须先付出什么,陈家没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叶无天明白过来,陈家明已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他再听不明白就真是笨了点。

    “这样吧,陈扬不用当我的保镖,他的能力,单纯来做我保镖,那是浪费人才,改天我帮你们跟朱老爷子谈谈。”

    陈家父子听得双眼冒精光,朱家?又有几个朱家?叶无天所说的朱家肯定是京城那家。

    “谢……谢谢。”一向冷静的陈家明激动得嘴巴直抖。

    陈家只要跟朱家搭上线,肯定对陈家有着莫大的帮助,而且叶无天与朱家那位老爷子关系非浅,如果朱家能出力帮助陈家,陈家的所有问题都将不是问题。

    高兴之余,陈家明不免感叹,眼光真的很重要,以前陈家曾有一次机会,可以选择与叶无天结成盟友,可惜,陈家以前没选择盟友,从而白白错过。

    当时陈家选择了于家,而不是叶无天,现在看来,这明显是一个错误的行为。

    与陈家父子谈了一个小时,期间程可欣被她父母喊了回去,叶无天亲自将陈家父子送到门外。

    “陈叔,等我消息吧,我安排一下。”叶无天说道。

    “谢谢,无天,你对陈家的恩,陈家永不会忘。”

    “呵呵,见笑了。”叶无天摆摆手,“陈叔,说起来我跟陈扬也不是外人,用不着如此客气。”

    “陈扬,你记住,日后无论无天有任何事找你帮忙,你都必须得帮。”陈家明扭头对陈扬道。

    “爸,我明白。”

    叶无天说道:“行了,陈叔,这太严肃了,用不着那样。”

    最终,陈家父子离开了,来之前担心忐忑,走的时候却欢天喜地,截然不同,对陈家父子来说,今天这一趟,值得,期望的目标远远超出他们的预期。

    关上门后,叶无天坐到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位子坐下,回想起刚才的场面,归根到底也只有两个字,利益!

    当然,这并不是谁对谁错,每个人关心自己的利益,也无可厚非。

    考虑将陈家介绍给朱老爷子,也是因为陈扬,那种人,放到他这里当保镖,只能用两个字去形容,浪费!

    “主人,对不起。”沉思间,空气中忽然响起一道声音,是血樱在说话。

    叶无天怔住,血樱可是从来没主动开口跟他说话,哪怕他问她,也是十问九不答,像现在这般,真没有过。

    血樱的主动开口,让咱天哥很不习惯,发愣好久,都弄不明白怎么回事,莫非是血樱转性?

    不可能!

    “血樱,出来。”叶无天看着左则方。

    随着空气中一阵波动,血樱站在叶无天面前,依旧是一身黑衣将她包裹得密密实实,但别说,很别有一番风味。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俏佳人,叶无天忽然想到,他已经好长时间没跟她那什么。

    “为什么说对不起?”叶无天不解,血樱这话的意思,同时他站起来走到血樱面前,伸手将血樱脸上的遮挡布拿开,露出那张倾城绝色却又冷若冰霜,毫不逊色于任何人的脸孔。

    这是上天的杰作!

    叶无天看得有些痴,他不是第一次看这张面孔,每一次看,都那么的吸引他。

    血樱站着没动,任由叶无天扯下她脸上的布。

    “为什么说对不起?”叶无天再一次问,手轻轻抚摸着血樱的脸蛋。

    “血樱没保护好主人,让主人受伤。”

    “是因为这个吗?”叶无天反手指着自己身上的纱布。

    这次的伤,叶无天从没怪血樱,当时发生得太突然,何况任血樱武艺超群,也不可能追上那辆出租车。

    血樱没说话,她的沉默也等于默认。

    “嘿嘿,血樱,你不提这事,我都快忘了,你说,你该怎样报答我?”叶无天眼珠子一转,坏笑地看着血樱,不怀好意。

    某些方面,血樱还是个相当单纯的女孩,叶无天的坏笑让她感到不妙,可也并没多想,她在自责,这几天,她都在自责,那天的事,幸好主人命大,否则她真不知结果会怎样。

    “血樱,我开始想念你的表演。”叶无天坏笑。

    血樱没反应过来,理解不了主人说的表演是什么。

    “血樱,咱们是怎么认识的?”想起当初与血樱相识的种种,充满危险,却又异常剌激,现在想想,很回味。

    “还记得那个地下室吗?”叶无天笑问。

    提起那个地下室,冷若冰霜的血樱这会也忍不住脸红,她这一脸红,更是让天哥看呆,口水都差点没流出来。

    血樱这脸一红,更是别有一番风韵。

    有了叶无天的提醒,血樱自然记起当初,同时也明白叶无天所说的表演是什么。

    当初主人让她天天只准穿那些让人喷血的内衣,每天都有不同的款式。

    “想起来了吗?”叶无天笑问。

    血樱没说话,也没点头。

    叶无天见状,就知血樱是想起来,当下又问道:“血樱,能满足我这个小小的要求吗?”

    血樱并没过多的犹豫,“主人,那样你就会原谅血樱吗?”

    叶无天快要乐翻了,原谅?他从没想过要怪血樱,那么漂亮的美人儿,他岂会舍得责怪?美女都是用来疼爱的。

    这一点,叶无天跟大多数男人都一样,不舍得责怪美人。

    “当然。”

    血樱退开两步,然后当着叶无天面前开始解除武装,开始将她身上那件繁琐的衣服剥开。

    叶无天心都要跳到喉咙口,他也随意一说罢了,血樱不同意,他不会勉强,现在倒好,他的随意一说,血樱就同意了。

    当血樱将她那套复杂的衣物弄下,看清血樱里面的情况后,天哥瞬间瞪大双眼,鼻孔流出两行热血。

    血樱今天竟然穿着一套比基尼,颜色还是叶无天所钟爱的黑色。

    咽了口唾沫,叶无天色眯眯的用手一抹鼻血:“漂亮,真漂亮。”

    血樱受不了叶无天那种目光,低头不敢与他的目光相对视:“主人,你是不是可以原谅我?”

    “不行,还……还差点。”叶无天喃喃自语,“走两圈,血樱,你走两圈给我看看。”

    血樱依言迈开步子慢慢走起来,叶无天认真欣赏着,看着血樱走动,他忽地用力一拍额头,终于明白缺少点什么。

    高跟鞋!

    血樱还缺一对高跟鞋,若果她穿上高跟鞋,势必会更加漂亮。

    印象中,血樱还从来没有穿过高跟鞋,不行,改天必须得让她穿穿看,她是杀手,同时也是女人。

    见血樱在那行走着,叶无天觉得自己挺无耻的,现在他根本无法停下来,也不想停下。

    上前几步,轻轻从血樱背后将她搂住,这会,叶无天忘了自己有伤,脑子里想的都是那事。

    血樱同样没挣扎,任由着叶无天抱着,任由着叶无天的手在她身上游走。

    叶无天暗爽,当下二话不说,猴急的动起手脚来。

    心情不错的叶无天准备下一步行动,然而,他却没察觉到,在不远处,正有人拿着望远镜看过来,将他的色狼行为看得一清二楚。

Ps:书友们,我是大肚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