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219章 你们老师不是这样教的


    叶无天嗯了声:“我知道,恭喜你。”

    对方皱眉,通红的双眼如野狼般盯着叶无天,这样的回答让他不满意。

    叶无天像后知后觉的一拍额头:“哦,瞧我,把正事给忘了。”

    在场的记者全部看着叶无天,都想知他接下来要做什么,哪知他却从裤袋里掏出两叠钱,一叠应该是一万。

    这厮想了想,拿着其中一叠递给对方:“给,我说过守信用的,这钱你拿去,给你买机票。”

    记者们差点没被叶无天的话雷翻在地,乖乖,这家伙也算是个极品。

    叶无天将手伸出去老半天,对方并没伸手去接的意思,叶无天见状,想了想,说道:“好吧,全部给你。”

    对方仍没接,他要的不是钱,“你骗我?”

    叶无天忽然哈哈大笑,笑得很大声,笑得众人莫名其妙,他们不明白有什么好笑,又有什么好值得笑?

    “笑死我了,骗你?我怎么骗你了?咱们之间有什么协议不成?”狂笑过后的叶无天问。

    对方被问哑,好像真没什么协议,能有什么协议?

    “帅哥,你挺逗的,好歹你也是中情局的人吧?怎能随便相信别人?何况,你在学校读书的时候你老师没教你?没让你别随便相信别人?”叶无天无视对方杀人愤怒的目光:“你还别说,我对这个问题挺好奇,咱们两国的教育理念不一样,在我的国家,老师会教我们别随便乱去相信别人,有很多坏叔叔的。”

    听到这里,对方再傻,也明白过来了,知自己被耍了,从一开始,叶无天就没想过要给解药。

    争不到第一是死,争到第一,同样是死,从一开始,叶无天就没打算放过他们九人中的任何一个。

    早知这样,刚才还不如九个人合力扑向叶无天,哪怕最终的结果还是死,也可能将叶无天拉去垫背。

    迟了!

    对方后悔莫及,他哪知叶无天会当着这么多媒体记者面前反悔?之所以如此轻易相信叶无天,全因为这些记者。

    “嗯,我认为你们国家的教育也不怎样,随便相信别人,你们老师不是个好老师。”叶无天一脸惋惜,无奈。

    无耻啊!

    记者们今天终于是见识到叶无天的另外一面,原来叶无天是如此无耻的家伙。

    “给我解药。”对方不死心,仍想得到解药,拼了这条命,不就是想得到解药吗?

    “什么解药?叶无天,请问他说的是什么解药?”旁边一个记者问。

    此时,警笛声响起,警察终于姗姗来迟,现在才到,似乎迟了点。

    上天仿佛要跟叶无天作对,带队之人竟是常肖媚。

    来到的常肖媚见死了那么多人,而且还有那么多记者,顿时是头皮发麻,这场面,她都不知该怎样处理才好。

    每次只要有这混蛋的出现,场面总是那么不可控。

    “解药,给我解药。”中情局那位特工已经处于崩溃边缘,他快要无法承受这种痛苦,如果可以,他倒是想朝叶无天冲过去,只是他很清楚,以他现在的力量,完全不足于对叶无天造成任何的威胁,哪怕在他身手最佳状态的时期,也不可能是叶无天的对手。

    “你杀的?”常肖媚冷冷地问。

    不知为何,叶无天忽然感到厌恶,常肖媚的话让他很反感,难道在她眼中,他就是那样一个坏人?

    当然了,叶无天并不在乎,常肖媚要怎样想,那是她的事,他跟她已再无牵联。

    “你说呢?”

    “解药,我要解药。”那边,那位特工已经痛得无力站稳,咚的一声跪到地上,身为中情局的优秀特工,也都无法承受这种痛楚。

    “解药。”常肖媚把手伸向叶无天。

    叶无天冷笑:“你在跟我说话?你是谁?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滚。”

    第一次,这是叶无天第一次对常肖媚用这个字眼,第一次骂她。

    常肖媚懵掉,手僵在那里半响没缩回来,这混蛋骂她?还让她滚?

    想张口骂几句,只是她从叶无天眼神里看到冷漠,无情。

    不知为什么,常肖媚心中莫名一痛,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凭什么骂她?凭什么?

    委屈,无助,常肖媚想哭,那一声滚像把锋利无比的宝刀一样深深剌向她,让她痛得无法呼吸。

    她知道,他还是怪她,怪她当初那一枪,怪她当初向他开枪,可是,他有替她想过吗?当时那种情况,她有其它选择吗?不开枪,如何向广大市民交待?她是警察,职责就是保护市民的安全,否则,她是失职。

    常肖媚知道,跟他或许永远也没办法再回到以前,从他眼神里,她看到厌恶,他讨厌她。

    叶无天不知常肖媚想了很多,也懒得去猜测,那是她的事情,已经跟他没关毛钱关系。

    这一声滚也将记者吼住,叶无天的嚣张,他们不太懂,连警察都敢吼?还敢让人家滚开?

    “砰!”

    中情局那个特工最终还是没承受住痛楚,整个人重重的摔倒在地,双眼一眨不眨,他死不瞑目,不甘心,明明就是他赢了,他夺得第一,为什么叶无天要食言?

    这个问题,他永远也想不明白,又正如叶无天所说那样,他们以前的老师没教他们,不要随便相信陌生人的话。

    老师是教过,他们忘了,或者应该说他们遇上的对手是叶无天,一个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一个无耻到没底线的人。

    “常肖媚,别再对我这样,我不喜欢。”叶无天冷言冷语瞪着常肖媚,“首先,我可以告诉你,这里所有一切全部跟我没关系,明白吗?跟我没关系,还有,我不是你的目标,所有在场的记者可以替我作证,还有他们手中的相机摄影机也同样可以替我作证。”

    常肖媚看了眼四周,很多记者已经蹲下去狂吐,如此血腥场面,他们从未遇见过。

    叶无天面向着摄影机,伸手指着以摄影机大声说道:“你们,可以继续派人过来,我等着,不过,有句话我要送给你们,坏事做事,会有天收的,他们就是最好的例子。”末了,叶无天直接朝摄影机竖起大拇指,像在赞他的敌人,然而,所有人都高估了叶无天的大度,只见他将竖起的大拇指反转一个方向。

    挑衅!

    这就是挑衅!

    常肖媚看得痴迷,抛开别的不说,这流氓某些时候的确有着一种霸气,要命的是,这种霸气好像很吸引人。

    今天这桩凶案,死了九个人,别说在东城,就算在全国,都算得上是桩大案子,更加说这九个人的身份特殊。

    死了九个人,似乎跟叶无天有关系,又似乎没任何关系,目前为止,没任何证据可以指证他,但在场的人都知道,就是跟叶无天有关系。

    “各位记者朋友,好戏看完了,你们也得到想要的新闻,我在东城大酒店备了酒水招待大家,不知各位可否赏个脸?一起去吃点?”叶无天心情不错,这个时候能得笑得出来,怕是只有他。

    没人回答叶无天的问题,也没人有那个胃口,吃饭?脑子里尽是挥之不去血腥,他们没任何胃口。

    “你跟得我回去一趟。”常肖媚命令道。

    “当然,作为良好市民,我有义务协助你们进行调查。”出乎意料是,叶无天并没有拒绝。

    叶无天的态度让常肖媚很不习惯,臭流氓为什么不拒绝?按他的性格,应该拒绝才对,这不像他。

    “走吧,还愣着干什么?”叶无天面无表情道:“你是不是认为我会害怕?”

    常肖媚:“……”

    “我为什么要害怕?有那么多人帮我作证,我凭什么害怕?”叶无天自问自答。

    怎么看,这流氓都像是作贼心虚,他解释什么?又想表达什么?混蛋!

    见常肖媚不搭理他,叶无天有些落个自讨没趣,当下也不是的说话。

    今天这案子,这警察,全是叶无天请来的,敢请这么多记者来,肯定是有备而来,自然让你无法抓到他的把柄,让你明知他凶手,也不能拿他怎样。

    由始至终,叶无天都没动手,甚至连碰都没碰那九个人,当然,即便这样,他也有一个罪名逃不了,九个人都是被叶无天抓来,这是铁一般的事实,那么,九个人身上的伤也肯定跟叶无天有关系。

    这点,天哥真被冤枉了,那些人的伤都不是他所致,而是他从郑忠仁手上接过那些人时,他们就已经受了伤,可以说,那些人的伤是郑忠仁所致。

    不过,叶无天愿意受这个罪名,这个冤枉,他能承受,相信今天过后,效果必定会十分惊人,应该能起到一定的震慑效果吧?

    叶无天从来都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而他的不按常理出牌也让很多人头痛,郑忠仁就是其中一个,又哪会想到叶无天会采用这种方式去杀那九人?

    他就不明白,费那么大事干什么?有那必要?不懂,他不懂叶无天的意思。

    新闻很快就出来了,正如所料,新闻一出,顿时轰动天下,配上那些凶残的打斗画面,震惊天下。

Ps:书友们,我是大肚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