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228章 围捕


    一觉醒来,那位欧洲男子与二十二号摇晃着胀痛的脑袋,两人彼此相视对望一眼,然后都无奈地苦笑起来。

    他们喝高了!

    没错,一向酒量不错的他们昨竟然喝多,喝得不省人事。

    他们的酒量都不错,可是昨晚却喝醉,最让他们无语的是,他们喝高了,那两个女人的酒量比他们还要强悍,在他们醉后,她们好像还没醉。

    果然是个神奇的国度,连女人都如此强悍,这叫什么事?

    艳没猎成,钱倒是出了不少,昨晚连他们都不知喝了多少,反正喝了很久,桌上,地上,满是酒瓶。

    两人感觉像遇上传说中的酒托,救下那两个美娇娘之后,她们就开始找各种借口,然后一杯接着一杯的敬他们,一杯接着一杯的喝。

    莫非那真是传说出的酒托?所有一切,包括那几个小混混,也是事先所准备的一场戏?若果那样,他们真无话可说,只能用两个字去形容,专业!

    昨晚的事,也算是阴沟里翻船,幸好,他们并没什么大碍。

    “二十二号,昨晚的事,永远烂在你我肚子里。”欧洲男子提醒,那是一个耻辱。

    “昨晚发生什么事?没什么事啊,咱们一直都呆在房间里没出去。”二十二号一脸疑惑道。

    欧洲男子咧嘴一笑,看来二十二号比他想象中还要聪明。

    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在想,将来有机会再见到那两个该死的酒托,一定不能对她们如此客气,二话不说就将她们法办,酒托?

    二人想归想,却又不得不承认,昨晚那两个女人真的很漂亮,很性感,该大的大,该小的小,该翘的翘,完美,那是他们所见到最漂亮的东方女人。

    可惜!

    “准备行动。”二十二号收起杂乱的思绪。

    对方点点头,两人进行一番简短的收拾过后,便悄悄离开这间小民房。

    ……

    ……

    今天是周日,对许多人而言,是普通的一天,也是无数工薪族可以睡懒觉的一天,然而,今天对少数一部份而言,却是特殊的一天。

    “少爷,人都在里面。”陈乐出现在叶无天面前,指着一幢小楼房对叶无天说道。

    叶无天点头,目光凝视着前方,“行动,让兄弟们都小心,能抓就抓,不能抓就杀。”

    陈乐道了声:“明白。”

    手一挥,陈乐带着一众兄弟朝目标潜过去。

    叶无天站在原地,想伤害自己的人,他绝不会放过。

    与此同时,东城其它几处地方也同样有行事,郑忠仁与叶无天分工合作,他带着人去抓捕另外两个。

    陈乐等人没潜到建筑物前就被发现,对方不愧是精英,十分机警,反应也够快,幸好陈乐等人早有准备,并且他们自己也绝非常人,经过狮子头的魔鬼式训练,个个都是高手。

    双方正面接触,打了起来,但从一开始,这就是一场不公平的战斗,陈乐这边人多,十个人组成一个小组,此外,不远处的制高点还有狙击手待命。

    反观对方,只有两个人,纵使他们拼命反抗,也无法冲出突围。

    一番血斗下来,对方一死一伤,陈乐这边三人受伤,其中一人受伤较重。

    战斗打了十多分钟方才停止。

    “少爷。”陈乐带着那个仍活着的目标过来。

    叶无天瞟了对方一眼,然后目光又扫向陈乐他们,这场战斗,虽赢,却已输,对方只有两人,而陈乐这边却有十人,这种情况下还受伤三个,代价有点大,要是大家势同力敌,人数相同,结果还会是像现在这样吗?只怕未必。

    “听着,我的问题只问一遍,希望你能如实回答。”叶无天拿过血樱那把武士刀。“谁让你来?”

    对方没说话,咬牙怒瞪着叶无天,摆出宁死不屈的表情。

    叶无天见状,直接刀一挥,对方右臂掉落。

    直到右臂掉落后,他才反应过来,惨叫声才响起。

    削断别人手臂的叶无天好像这会才想起什么,一脸歉意道:“哦,刚才我有告诉你吗?一个问题代表一条手臂,要是我没说,那就是我忘了,抱歉!”

    陈乐暗暗狂汗,少爷这招整人都是让人无话可说,只能用两个字去形容,强悍。

    忘记?这种事情能忘记吗?他不知道这种事情竟然还能忘记。

    这家伙遇上少爷,也只能算对方倒霉,话又说回来,不管是谁遇上这种酷刑,都只怕会抓狂。

    “谁让你来?”叶无天又是问,还是同样的问题。

    对方仍在惨叫,也不知他是否有听到,反正没回答叶无天的问题。

    没得到回答,叶无天再次动手,寒光一闪,对方另一条手臂断落。

    两条血淋淋的手臂静静躺在地上,看上去很让人触目惊心。

    对方的惨叫声未落,巨痛让他再次发出更加凄厉的惨叫声。

    “别那样瞪着我,我已经告诉过你,是你不回答。”叶无天说道,这货满脸的无辜样,好像她做得没错,做得很对。

    连续砍完对方两条手臂后,叶无天并没继续,而是停下来,拿出手机朝对方拍了张相片,然后通过短信的方式将相片传出去,上面还附带着一句话,“这人你认识吗?”

    成功将相片发出去后,叶无天收起手机,再次问出那个让人抓狂的问题,“谁让你来?”

    毫无疑问,他这个问题同样得不到回答,这次倒不是人家不想回答,在对方眼中,叶无天就是个恶魔,一个杀人如麻的恶魔。

    人家没来得及开口,叶无天就已经挥刀而去,将人家一条腿削掉。

    陈乐心想,人家看样子都准备说的了,少爷却不给人家机会,到底是为哪般?

    或许少爷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从对方嘴里问出点什么。

    当然,具体什么情况,还得少爷自己才清楚。

    “谁让你来?”叶无天无视对方惨叫,依旧问出让人无语的问题。“你只剩一条腿,难道连这条腿也不想要吗?”

    “我……”对方忍痛开口。

    只是,在他开口一刹,叶无天的刀便再次出动,所以,最后的结果是,对方只说了一个字,好不容易忍痛张口,却只说了简单的一个字,然后唯一仅存的那条腿也被叶无天砍下,成为一个活脱脱的**。

    陈乐几人这会终于明白,敢情少爷真是那样,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在这人嘴里问出什么来,说穿了,就是要折磨对方。

    陈乐等人暗幸,幸好自己没得罪少爷,不然,万一被少爷用这种方式对待,还不如直接吞枪自杀,至少可以减少一点痛苦。

    削完人家四肢后,叶无天再次拿出手机,对着对方拍一张,然后再发出去:“还能认出来吗?”

    两条短信,都是发给同一个人,尽管对方没回,叶无天却一点也不在意。

    连续被削断四肢,对方瞬间晕死过去,失血过多,整个人白得像张纸一样。

    “郑主任,你那边怎样?”叶无天拨通郑忠仁的号码,将手机放到耳边。

    一分钟不到,叶无天便结束与郑忠仁的通话,独自带着血樱离开。

    今天这一战,郑忠仁那边今天的损失有些大,折了一个兄弟,重伤一个,所幸是三个目标人物全部落网,成功抓获。

    “把他们交给我。”叶无天没客气,直接进入主题。

    双眼通红的郑忠仁点头表示同意。

    叶无天顾不上安慰,拿出手机又是对着那三个目标人物拍一张,这货今天是拍照是拍上瘾。

    第三次将相片传到那个号码。

    “三位,我就是你们要杀的叶无天,从现在开始,你们给我听好了,所有问题我只问一次,谁让你们来?”收起电话的叶无天问,幸好陈乐他们不在,否则一定会被叶无天这个问题雷翻,每次都是这个问题,他们还能不能来点新鲜的?

    叶无天以为这次所发的短信又将会石沉大海,哪知却不是那么回事,那个号码竟然很快就打来电话,只是,叶无天并没接,当电话响后,他直接按掉。

    不一会,刚被按掉的电话又再一次响起,这次依然一样,叶无天并不打算接,再次按掉。

    “有人回答我的问题吗?”叶无天问。

    从一开始,这就是场不公平的游戏,而游戏规则只有叶无天才能改。

    一刀挥过,三条手臂齐断,在血樱这把削铁如泥的武士刀面前,削三条手臂如同削豆腐般轻松。

    “我说过,我只问一次,希望你们能老实回答。”叶无天问:“谁让你们来?”

    对方三人再次集体沉默。

    叶无天很是佩服他们,可是佩服归佩服,他的行动依然在继续。

    “还是没人回答,唉!你们知道吗?其实我真不想这样,不想砍断你们的手,是你们逼我的。”叶无天说完,直接挥刀。

    郑忠仁见状,气得直想骂娘,这小子,演哪出?想直接杀人灭口?如果那样,刚才他抓捕这些人也就不用如此大费周章,直接让狙击手送几颗子弹给他们,岂不更轻松?

    叶无天似乎很满意自己的作品,再次拿出手机拍照,再次发给那个号码,玩这样的游戏,他喜欢,剌激,且没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