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229章 胜者才有发言权

  
      刚将相片发出去,叶无天的电话又响了,然而,他同样不打算接这个电话,任由着电话在响。
  
      电话另一头的也跟叶无天较上劲,叶无天不接,对方就一直打。
  
      郑忠仁瞟向叶无天的电话,可惜任他怎样努力,都无法瞟到号码。
  
      “老弟,你这是玩哪出?”郑忠仁终于忍不住开口,好不容易辛辛苦苦抓到的人,叶无天就这样把目标当成菜一样切,至少也得从这些人嘴里问出点什么吧?
  
      难怪总有人说叶无天行事风格独特,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现在看来,真是这么一回事。
  
      “嘿嘿,郑主任,你不觉得这样很爽?”叶无天笑说。
  
      郑忠仁:“……”
  
      爽?怎么看,这事都不可能爽,又怎样一个爽法?莫非这小子所说的爽就是如何想着去折磨别人?
  
      变态!
  
      “咱们好辛苦才抓到他们,不应该如此轻易杀他们,还有,就算要杀他们,也不能一刀一刀来,大可直接一刀往他们脖子上抹去,那是人道,何必如此欺负人?
  
      一刀一刀来,那是对对手的侮辱,当然,自如叶无天自己所说那样,自己爽了。
  
      “别苦着张脸,我现在不是替你们报仇吗?你们做君子,小人就让我来做,还是有什么不好?”叶无天伸手老气秋横的拍着郑忠仁胳膊。
  
      郑忠仁犹豫着要不要阻止这小子的惨无人道的行为,可最后还是忍住,因为上面曾隐隐暗醒过,对叶无天的胡来,当看不到。
  
      当时听到这话时,郑忠仁别提有多么的震惊,这句话足以证据,上面对叶无天有多宠,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换成第二个,怕是没这么好的待遇。
  
      叶无天手上的电话又响了,这厮看样子还是不接,就那么一直在响,让郑忠仁都差点忍不住将电话拿过来替叶无天接,总是不接也不是个事。
  
      最主要是,郑忠仁很想知电话那边的人谁,如此契而不舍的打电话来,一个接着一个。
  
      “回答我问题,谁让你们来?”
  
      “我说。”叶无天话音刚落,中间那个目标人物就开口,他实在承受不住痛楚,毫不怀疑,再不说,叶无天极有可能会再次砍断他一条腿。
  
      这人,是魔鬼!
  
      “嗖!”
  
      一刀落下。
  
      接着,对方惨叫,正如他猜测那样,右腿被砍断。
  
      这下,对方傻眼,惨叫的同时,也抓狂,他不是已经要说了吗?叶无天怎么还要砍?
  
      别说他,就连郑忠仁也满头雾水,愕然不已,“老弟,你没事吧?”
  
      郑忠仁很想说,老弟,你没病吧?话到嘴边,又被改了一个字。
  
      “嘿嘿,没办法,我不想的,是他回答得太慢了,你知道,我这人性子急。”叶无天满脸尴尬。
  
      郑忠仁:“……”
  
      如果可以,郑忠仁希望天上打雷,希望闪电能将这小子活劈了,做人怎能如此装十三?太过份。
  
      “我说,有人出钱请我们来。”另一个说,估计也被叶无天的铁血手段给吓住。
  
      叶无天皱皱眉,二话不说,直接挥刀砍断对方的腿。
  
      “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说谎。”
  
      “你怎知他说谎?”郑忠仁疑惑。
  
      因为那个电话,叶无天就能确定对方在说假话,当然,真正的原因,他不清楚,也不想去清楚。
  
      扬扬手上的电话,就算是回答了郑忠仁的问题。
  
      郑忠仁在想,幸好他与叶无天不是同事,不然,怕是迟早会被叶无天这种行事风格给逼疯掉。
  
      叶无天将目光瞄向那个依旧两条腿完好的家伙,意思像是在询问,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愿意如实回答吗?
  
      对方选择了沉默,他的两个同伴的经历告诉他,说得慢,叶无天会动手,说得快,同样动手,一句话,横竖都是死,既然如此,为何还要说?
  
      “不说吗?有性格。”叶无天一声冷笑,刀子挥落。“现在才公平,你们都只有一条腿,才更像难兄难弟。”
  
      一边惨叫声响,一边电话在响,叶无天手上那部电话已经不知是第几次在响,正当所有人以为叶无天仍旧不会接这个电话时,他却出乎意料的接了。
  
      “你好,哪位?”
  
      “叶无天,你凭什么这样做?”电话另一边,传来琳达的咆哮声,如同一头母狮般怒吼。
  
      “对不起,你是?”将电话移开耳边后,叶无天问。
  
      琳达这会别提有多生气,将叶无天活撕掉的心都有,她自然知道,这家伙是故意不接她电话,故意的,肯定是故意的。
  
      “叶无天,你个王八蛋。”
  
      “啊,我听说出来了,琳达,你是琳达是不是?”叶无天佯装惊讶。
  
      琳达:“……”
  
      “有事?我说,你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咱们之间应该没什好谈。”
  
      “你把他们怎样了?”琳达答非所问。
  
      “他们?什么他们?你是指谁?对不起,我听不太明白。”叶无天快要乐翻,能将琳达气得直跳脚,也是件开心快乐的事。
  
      “别跟我来这套,说出你的条件。”琳达不吃叶无天这套,又怎会不知道叶无天的故意?
  
      “哦,你是说他们吗?”叶无天笑:“等等,我拍张相片给你确认。”
  
      费了一功夫,终于将相片发出去,“琳达,你是说他们?”
  
      琳达打开收到的相片,整个人几乎快要疯掉,才那么一会儿功夫,三人就被砍掉三肢。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要砍他们吗?他们要杀我,我总不能坐以待毙吧?那可不是我的风格。”叶无天说道,他并不认为自己有错。
  
      “放了他们。”琳达知道,已经没法去跟叶无天计较,也计较不了那么多。
  
      “他们是你的人?”叶无天恍然大悟,“琳达,别告诉我他们是你的人。”
  
      “要怎样你才肯放了他们?”琳达答非所问,已经不想跟叶无天计较下去,胜者为王,这会,她没资格跟他谈条件,只是希望叶无天能放掉他们。
  
      “琳达,你是在怪我弄残他们吗?”叶无天问,“这事你可不能怪我,我哪知他们是你的人?我又不是神仙,再说,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他们是你的人?早点告诉我,我就不对他们下手,所以你不能怪我。”
  
      琳达:“……”
  
      郑忠仁今天才发现,叶无天真贱啊!刚才是谁不接电话?是谁在故意耍贱?
  
      遇上叶无天这样一个对手,的确是挺让人崩溃的事情,这家伙不要脸,无耻,卑鄙,小人,不按常理出牌,动不动还跟你玩装疯卖傻,扮猪吃老虎,这样的对手,不好对付。
  
      不难想象,琳达这会是多么生气,明明是叶无天不接人家电话,却还要说别人不早点告诉他,有这样的人么?
  
      “琳达,你承认他们是你的人?包括刚才我发信息给你的那个,也是你的人?”刚才还脸挂着笑容的叶无天,这会却开始脸色往下沉,冷冰冰说道:“给我一个解释。”
  
      琳达对着电话答道:“我没说他们是我的人。”
  
      叶无天咧嘴冷笑:“既然不是,那你是操哪门子的心?”
  
      “啊!”叶无天随手一刀,最右侧那个家伙仅剩的一条腿断落。
  
      凄惨的惨叫声分贝之大,让电话另一边的琳达听得清清楚楚。
  
      叶无天只是看不到琳达本人,不然,他也一定可以看到琳达正不住的颤抖,紧握着电话,再多用几分力,只怕电话会让她硬生生捏粉。
  
      “他们不是你的人,你关心什么?”叶无天说着又是一刀,下一瞬间,惨叫声再次响起。
  
      “你想怎样?”琳达怒极,那每一下惨叫,意味着什么。
  
      一天之内,让她损失五名好手,这是她所不愿意看到,偏偏,她有种无力感,还有种挫败感,潜入几个手下,每一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不是她的手下没用,而是叶无天太过厉害,她小看了叶无天的实力。
  
      “这话应该我来问你,是你想怎样。”叶无天不慌不张,他是赢家,这场游戏的大赢家,“琳达,你真不该派人来杀我,老早就告诉你,算命先生帮我算过,说我有九条命,说我能活到九十九岁,为什么你们不相信?”
  
      “叶无天,别自作多情,他们不是我的人。”
  
      叶无天冷笑,鄙视着对方,直到现在都还不敢承认,这一刹,他甚至开始同情那几个家伙,为国家拼死拼活,到头来得到什么?连一个正式的身份都得不到,哪怕国家牺牲,他们也得不到承认。
  
      “好吧,当我自作多情,琳达,抱歉!算是我错怪你。”顿了顿,叶无天又接着道:“幸好你说那不是你人,不然我真不好下手,对了,住在西郊民宅里那两个人应该跟你没关系吧?我准备对他们下手了。”
  
      琳达大惊,脸色急变,“我还有事,就这样。”
  
      叶无天笑了,笑得很开心,琳达如此急匆匆挂掉电话,肯定有事,急事。
  
      距离自己的计划目标又近一步,呵呵,事情应该越来越好玩。
  
      匆匆结束与叶无天通话后,琳达运指如飞,在她那台特殊的手机上快出发出一条经过加密的信息。
  
      “郑主任,这里交给你了,改天请你吃饭。”叶无天目的已达到,不想再作逗留。
  
      郑忠仁直接一个国际通用的中指送给叶无天,麻痹的,把他当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