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233章 单方面毁约

  
      叶无天出现在王家大门时,被王家保镖拦下。
  
      “告诉老太太,就说我要见她。”叶无天说道。
  
      说这话时,叶无天心里也没底,不知王老太会不会见他,万一王老太不见他,他也没办法。
  
      幸好,王老太同意见他,在佣人的带领下,叶无天见到了王老太。
  
      “呵呵,今天吹什么风?能让小哥想起我这把老骨头?”王老太笑容满脸,一脸慈祥。
  
      叶无天不但见到王老太,还出乎意料的见到马老太。
  
      “小神医,你那是什么眼神?不认识我吗?”马老太问道。
  
      “老太太什么时候来东城?”叶无天问道。
  
      “昨天,怎么?你不欢迎我?”
  
      叶无天一笑:“怎么会?欢迎都还来不及。”
  
      “我看得出来,你不怎么喜欢我。”马老太说道。
  
      叶无天哑然,这老太婆说话那么直接,就算看出来了,也别说得那么直接,这只会让双方都尴尬。
  
      “小哥,找我这么急,是有什么事吗?”待佣人将茶水送上后,王老太问。
  
      “我想见王柔丝。”叶无天直接开门见山。
  
      “小哥,不知你找她有何事?”
  
      “一些生意上的事。”
  
      王老太问:“是重生茶的事吗?”
  
      叶无天一怔,看来王老太已知道这事,知茶馆被砸,只是,叶无天孤疑的时,她既然知道,为何还如此淡定?
  
      不应该啊?再怎样,那也是王家的产业,被砸了,她一点也不担心?不生气?
  
      晓是叶无天聪明绝顶,也摸不透对方的意思。
  
      “老太太已知道,没错,正是为此事而来。”
  
      王老太一笑:“这事我已知道,柔丝那丫头也知道。”
  
      听到这话,叶无天就更不解,既然都知道,怎么不站出来?不吭声?王家啥时候成为软柿子?可以随意让别人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都知道?”
  
      “小哥是不是想问,我们都知道,为什么不出手阻止?”
  
      叶无天点头,他的确是这样想。
  
      “有些事情我暂时不方便说,还望小哥能谅解。”
  
      叶无天暗骂一句,他压根就不在乎王家的什么事如此神秘,只关心重生茶的事,这个项目很赚钱,但凡只要赚钱的东西,叶无天就关心。
  
      还一点是叶无天所不解,王家没理由不清楚重生茶有多赚钱,按理没理由放任不管,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还是想见王柔丝。”
  
      “柔丝现在不方便见客,小哥你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老身能作得了主。”
  
      叶无天闻言,问道:“茶馆被砸,我就想知道,你们接下来会如何处理?”
  
      “这个问题,老身现在就可以回答,不处理,不理会。”
  
      眉头紧皱的叶无天越来越疑惑,搞什么东东?王家到底想干什么?
  
      “老太太,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们王家放弃了这个投资?那些茶馆,你们都不要了是吗?”
  
      “没错,我们放弃。”
  
      叶无天不知该说什么好,很不是滋味,虽然他不担心没人跟他合作。
  
      “这是老太太的意思?还是王柔丝的意思?”
  
      “王家的意思。”王老太笑:“小哥,我知你一番好意,谢谢你。”
  
      谈到现在,叶无天清楚,下面的事已经不用再谈下去,王家单方面终止这份合约。
  
      明明就是一个赚钱项目,王家按理没理由放弃,到底是为什么?
  
      王老太不让他见王柔丝,这事必有原因,王柔丝极有可能在家。
  
      王柔丝被软禁了!
  
      这是叶无天的猜测,目前没办法求证。
  
      走出王家,叶无天仍是一头雾水,百思不得其解,明明就是棵摇钱树,王家怎可能放弃?是脑子被驴给踢了还是怎么着?放着摇钱树不要。
  
      弄不明白原因,叶无天还有一个大胆的猜测,这事极有可能跟马老太有关,或许马老头不同意王柔丝跟他合作,还是想把王柔丝嫁给李司令那位公子。
  
      找不到真正的证据之下,叶无天只能拿这个作为理由。
  
      傻叉!
  
      叶无天骂了句,倘若王马两家真以这个理由为借口,叶无天只能骂一句傻叉。
  
      也罢,不合作就不合作,他自己来,反正谁怕谁?
  
      “见到人了吗?”程可欣问。
  
      叶无天摇头,将去王家所有事情都说了遍,让程可欣也听得异常惊讶,跟叶无天想的一样,她同样猜不透王家的用意。
  
      王家要单方面终止合作了,店又是谁砸的?这是两码事,王家单方面终止合约的事情可以不理会,但砸店之人一定要找出来。
  
      拿起桌上正在响的电话,接通:“哪位?”
  
      “叶无天,我是张坤兴,有时间吗?我要跟你谈谈。”
  
      叶无天一时想不起这个叫张坤兴的人是何方神圣,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他应该在什么地方见过对方。
  
      “你是谁?”
  
      张坤兴气得不轻,十分恼怒,认为叶无天是故意装记不住他,让他感到异常掉面子。
  
      “年轻人,做人别太过份。”张坤兴极力忍着怒火。
  
      “啪!”
  
      叶无天直接挂电话。
  
      直到电话里传来嘟嘟忙音,张坤兴才确认叶无天挂他电话,傻瞪着眼不敢相信,叶无天挂他电话?
  
      好歹是个部长,叶无天愣是一点面子给他,竟然挂他电话,这一刹那,张坤兴像是被人捅了刀子,别提有多难受。
  
      将电话重重砸到桌子上,张坤兴脸色阴沉,对叶无天更是恨上一层。
  
      “是谁?”待叶无天将电话挂掉后,程可欣问。
  
      “一个叫张坤兴的家伙。”
  
      程可欣柳眉竖起:“怎会是他?”
  
      叶无天好奇,“你也认识他?”
  
      程可欣好笑:“你不记得他?好像是一个什么部长,想跟我们合作重生茶的事。”
  
      经提醒,叶无天也开始记起好像是有那么一号人,“管他。”
  
      叶无天还在想,张坤兴的出现是巧合?还是有意?店铺刚刚被砸,张坤兴就出现,按说不应该。
  
      希望只是个巧合。
  
      “肯定又是为重生茶的事。”程可欣说道。
  
      “咱们自己来,自己开店。”叶无天绝不可能放弃重生茶这个项目,小牛试刀过后,发现重生茶就是个赚钱的项目,这么好的项目,不可能错过。
  
      程可欣也知不可能放过这个项目,但她考虑得比叶无天要多一些,她考虑到,如果自己弄,不好管理,敌人太多,肯定会有很多一些阿狗阿猫跳出来搞事。
  
      “宝贝,我知你想什么,你放心,咱们自己做,不过不是像现在这样,咱们将鸡蛋放在一个地方,那样方便管理。”
  
      程可欣似懂非懂。
  
      叶无天又接着解释:“咱们店的数量不要太多,但一定要够大。”
  
      “够大?你想要多大?”
  
      “很大很大,直接弄成酒店形式。”一个大胆的想法已经从叶无天脑中浮现,养生酒店,一举两得。
  
      程可欣双眼放光,这个主意不错,大胆,有新意。
  
      “怎样?不错吧?”叶无天很是得意。
  
      “嗯,很有创意,可是老公,还有一点你别忘了,前来消费的人大多都是瘾君子,人太多太杂了,我怕不好管理。”
  
      “哈哈,这个你放心,我同样早就想好,到时咱们将酒店分为两个进出口,住进来养生的人从一个进出口,单纯喝茶戒毒的人则从另一个进出口。”
  
      “这倒是个办法。”
  
      就这样吗?天哥很失落,本以为会受到表扬,哪知程可欣却只是随意说一句,这也算是表扬?
  
      “还一个办法。”程可欣说道:“你倒是提醒了我,老公,她们家族都各自有自己的酒店,咱们是不是可以考虑跟他们合作?那样能省去很多麻烦事。”
  
      “嗯,这个问题,我也想过,我不太同意,不是不相信他们,而是不想跟这两个家族缠得太深。”
  
      程可欣明白叶无天用意,他担心,有他的道理,生意合作上的事很难说,谁又敢保证将来不会翻脸?
  
      “咱们自己干。”叶无天拍下调子。
  
      程可欣也不再坚持,自己男人一旦决定的事情,就不会再作改变,她需要做的就是支持。
  
      “你去哪?”见叶无天离开,程可欣问。
  
      “报警。”
  
      程可欣:“……”
  
      不知为何,这两个字从叶无天嘴里说出来,总感觉到别扭,程可欣很听不习惯,他会报警?遇事都喜欢自己解决,而且还是用那种特别手段去解决,现在倒好,他要报警?
  
      叶无天见程可欣那娇俏模样,带点疑惑,还带点娇嗔,忍不住上前亲她一口,“咱们的店被砸了,总得要报警吧?”
  
      绯红爬上程可欣俏脸,害羞的左右瞧瞧,见没人注意到这边,她才稍稍松口气。
  
      “我怀疑是王家砸的。”程可欣说。
  
      叶无天将程可欣往怀里搂,哪知被她推开,这里是公司,万一突然有人进来,她真丢不起那个脸。
  
      “那又怎样?不管是谁砸的,我都要报警,我是商人,同时,我还是个纳税人。”
  
      程可欣好笑,这个算什么理由?
  
      叶无天还想再占占便宜,低头又想吻过去,又再次被程可欣推开,“你电话响了。”
  
      “管它呢,什么都比不过亲我家宝贝重要。”
  
      程可欣哭笑不得,“大色狼。”同时,她又满是幸福,甜蜜,“还是先看看手机吧。”
  
      叶无天耍起无赖,缠着程可欣:“那你晚上得陪我。”
  
      程可欣声音似蚊,小脑袋低下。
  
      她的沉默,叶无天当她答应,当下欢天喜地的拿出手机,打开,下一瞬间,笑容从叶无天脸上消失,对着手机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