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256章 先拿你动手

  
      尽管叶无天非常明白汪权超可能那个利益集团的先锋兵,就算这样,他还是决定见见对方。
  
      进去会客室,叶无天方知汪权超不是主要来客,说穿了他只是个带路的,真正的来客是一个叶无天不想见的人,张坤兴。
  
      没想到张坤兴会来,对方的来意,叶无天多少都能猜到一点。
  
      “汪书记,欢迎。”叶无天伸出手。
  
      汪权超笑呵呵的伸出手,这个待遇,可是他没想到的,“叶董,不会怪我们不请自来吧?”
  
      “不会,当然不会。”叶无天笑着摇头:“汪书记能来,我当然欢迎。”
  
      两人开始一搭一搭的聊着,倒像是把旁边的张坤兴给忘了。
  
      汪权超好几次想开口替叶无天对张坤兴进行介绍,只是始终都找不到机会,叶无天根本不给他机会。
  
      混了几十年体制,汪权超早就混得圆滑,人老成精,自然明白叶无天的意思。
  
      汪权超明白,叶无天根本不把张坤兴放眼里,也不想给张坤面子。
  
      今天只是带路过来,任务就是个中间人,是来牵线的,现在看来,这次怕是不太好牵线。
  
      汪权超的心里暗自着急,张坤兴不是他的顶头上司,两人各司其职,表面上看,两人八辈子打不着的关系,汪权超则不是这样认为,那只是表面的,张坤兴很得某些上层领导的欢心,不能小看。
  
      “汪书记,你有事?”叶无天仍旧将张坤兴当着透明,此举直将对方气得够呛。
  
      张坤兴在想,他才是主角,叶无天如此不给面子,太让他抓狂。
  
      “呵呵,叶董,我来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张部长,国家戒毒中心。”
  
      “我知道。”叶无天打断汪权超话,“曾经见过。”
  
      张坤兴暗喜,还好,叶无天没让他难堪得很彻底。
  
      刚有这样的想法,哪知都没来得及高兴,却见叶无天又道:“你叫什么名?我忘了,只记得你姓张。”
  
      打脸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就是当着外人面前直接一巴掌抽过去,让你连反击的理由都没有。
  
      笑容瞬间僵在张坤兴脸上,此时此刻,他想杀人,怒火,叶无天一句话让他颜面尽失。
  
      汪权超暗暗叫苦,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叶无天如此做法,按说跟他没什么关系,可是如今当着他面前那样打张坤兴的脸,肯定会引得张坤兴的不满。
  
      既然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又还要打断他的介绍?汪权超明白,叶无天就是故意的,从一开始就是故意。
  
      欺人不能太甚!杀人不过点头地,两人之间到底有何深仇大恨?要令到叶无天如做法?
  
      在汪权超看来,叶无天今天的做法有些过了,既然张坤兴都亲自找上门来,他叶无天无论如何都不能这样,杀人不不过点头的。
  
      “叶无天,我今天来,是希望能跟你谈谈重生茶的事情。”张坤兴黑着张脸开口,若不是考虑到正事要紧,只怕他早已甩袖而去,太过份。
  
      “重生茶?你是想来过问我公司的事?”
  
      “合作。”张坤兴不打算跟叶无天玩这种文字游戏,直接开门见山,“据我所知,你跟王氏集团的合作已经终止,所以,叶无天,我想咱们可以进行这方面的合作。”
  
      “你为什么不称呼我为叶董?”叶无天莫名一句。
  
      张坤兴:“……”
  
      就连汪权超也不可思议,这算是问题么?叶无天完全是小题大做。
  
      “不值得你这样称呼?”叶无天又问。
  
      张坤兴是骂娘的心都有,你叶无天都不懂得去尊重别人,又有什么资格让别人来尊重你?就没有这个理。
  
      “一点诚意都没有,你还敢在我面前说跟我合作?可真有你的,你以为你是谁?”叶无天的话一句比一句毒,一句比一句让张坤兴抓狂。
  
      汪权超的额头已开始冒汗,看样子今天多半是没办法成功。
  
      “还有,我可以肯定你不是个尽职的人,都不关心新闻事件,像你这样的官员,能有什么出息?张什么,别怪我说你,就你这样,我极度怀疑你的能力。”
  
      “你……叶无天,你别血口喷人。”张坤兴终于抓狂,崩溃,伸手指着叶无天,不住颤抖着。
  
      叶无天好笑,对方越生气,他就越是高兴。
  
      “怎么?很委屈?认为说错?你有关心新闻吗?重生茶的项目,你只说对一点,红颜集团是跟王氏集团终止合作,但是已经找到新的合作伙伴,你不看新闻?”
  
      张坤兴当然看新闻,只是,他知重生茶是块巨无霸蛋糕,光凭欧阳集团与司徒集团是无法吞下这块蛋糕,何况,就算两大集团有能力吞下,也并不妨碍戒毒中心跟红颜集团的合作。
  
      “对不起,我还有事,请吧。”叶无天下逐客令。
  
      “你……叶无天,你别欺人太甚。”张坤兴刷的一下站起来,怒目圆睁。
  
      汪权超连忙也跟着站起来:“大家有话好说,都是自己人,慢慢说。”
  
      “哼!叶无天,你真把自己当成神?可以想怎样就怎样?我告诉你,你不是,在很多人眼里,你什么都不是。”张坤兴估计是被气疯,说话也开始语无伦次,开始不经大脑,以他这样身份的人说出这话,无疑是掉份的。
  
      “我从没把自己当成神,可是,张某某,我也从没把你当成什么人,你是谁?”
  
      “你……”浑身颤抖的张坤兴被呛着,以往的他走到哪不是上请下迎?今天这事,他是第一次遇上,虽说凡事都有第一次。
  
      “谁让你来?就是那些不将我放在眼里的大人物?”叶无天冷笑:“你回去告诉他们,没事别特么在我面前装十三,不然我会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明白吗?”
  
      闹了半天,叶无天现在才知,敢情张坤兴才是那些人的马前卒。
  
      “你只需告诉我,到底同不同意跟中心进行合作。”
  
      叶无天直接拒绝:“不答应,不同意,张某某,现在听明白了吗?没听明白我再说一遍,还要我再说一遍?”
  
      不待张坤兴反应过来,叶无天便按下办公桌上的电话,“保安部吗?喊两人上来。”
  
      张坤兴的脸色瞬间绿了,汪权超的脸色同样不太好看,叶无天此举,也等于不给他面子。
  
      “汪书记,等会一起吃饭。”叶无天放下电话后,看向汪权超。
  
      有了叶无天这句,汪权超的脸色缓和不少。
  
      只是如此一来,更是让张坤兴气恼,“希望你能记住今天的话。”
  
      “滚蛋。”叶无天咆哮。
  
      张坤兴知无法再谈下去,当下冷哼一声后走出会客室,让汪权超不知如何是好,跟不是,不跟也不是,十分尴尬。
  
      最后,汪权超还是决定跟上去,对此,叶无天并没阻拦。
  
      怒意滚滚的张坤兴快步走出红颜集团,一边走一边想,今天这事绝不能如此罢休,一定要给叶无天点颜色看看。
  
      “张部长,别生气,改天我再帮你跟他谈谈。”汪权超追上去,小声说道。
  
      张坤兴突然停下来,转身刚想质问几句,突然,刚张开口的他竟然无法开口,嘴巴像不受控制。
  
      汪权超发现了张坤兴的异常,“张部长,你怎么了?是不是哪不舒服?”
  
      张坤兴努力尝试几次都未能成功,无论他怎么用心,都还是无法开口说话,他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噗通!
  
      张坤兴倒地,将汪权超狠狠吓一跳。
  
      救护车,警车都来得很快,张坤兴并非普通人,他倒在红颜集团公司大门口,这本身就是一件大事。
  
      看着张坤兴被救护车弄走,汪权超额头皱成黑线,这叫什么事?好端端的怎会这样?莫非张坤兴是被叶无天给气的?
  
      想想,这也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极有可能是被气。
  
      张坤兴被送到医院后已证实死亡,大大的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像张坤兴这种级别的人,每年都会进行两次的体检,身体一向硬朗,并没什么问题,就连三高中的一高都没有。
  
      平常的张坤兴极为注重养生,年轻不大的他太极打得很有水准,就这样一个人,说倒就倒,很让人不解,让人无法接受。
  
      汪权超被上面找去问话,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当时所发生的一切全部说出来,当然,叶无天被警方带去问话,张坤兴的死很诡异,很让人不解,疑点重重。
  
      “我说,徐局徐大人,人家死了关我屁事?你把我找来有什么意思?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还想怎么着?难不成你还打算拘留我?”叶无天问道。
  
      徐远华哭笑不得,这小子说话句句带剌,他又岂会听不出来?“行了,你也别像个怨妇一样,找你过来,就是例行公事,没别的意思。”
  
      “那敢情好,你这话我喜欢听,作为一个良好市民,我本人非常乐意配合警方的工作。”
  
      徐远华又是笑笑,张坤兴的死并不算凶案,最多只能算是个意外,跟警方没啥子关系,把叶无天找来,就是走走过场,做出来让上面看看,证明东城警方没有怠工。
  
      走出警局的后,叶无天回头看了身后的警局一眼,游戏已经开始,撕杀已经开始,开弓没有回头箭,接下来,对方会如何出招?又会派谁过来?这些,天哥都十分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