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258章 又死一个


    叶无天不知王帆思为何如此惊讶,不就接个电话吗?至于如此紧张?那是啥表情?虽然她长得也挺漂亮,挺耐看。

    放下电话,王帆思那双好看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叶无天,让天哥忍不住在想,这小妞为何如此看着他?莫非他已变帅?靠!全地球的人都知他很帅,至于如此惊讶?

    “你杀人了?”王帆思脱口而出,问道。

    叶无天扬手打断:“等等,打住,王大记者,你想说什么?什么我杀人?请别乱说话好不好?”

    王帆思并吃叶无天那套,又道:“罗伟庆死了,别告诉我跟你没关系。”

    “我靠,不会吧?这么邪门?又死了?真死了?没骗我?”叶无天佯装一脸惊讶,一副难于置信的表情。

    王帆思见叶无天那样,又有些开始疑惑,开始怀疑,瞧这小子那副认真的样子,又不像是在说谎?

    王大记者很快就否决了自己的想法,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不是那样,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张坤兴是这样,罗伟庆也这样。

    单单一个,说是巧合还能说得过去,现在两个都这样,还能是巧合吗?更巧的是的,两人都是离开红颜集团后就死了。

    唯一不同是,两人中,一个倒在红颜集团大门口,另一个则是离开红颜集团后才死。

    “真不是你?”王帆思疑惑不已。

    “为何非是我?你有证据?”

    王帆思:“……”

    她哪有证据?而且恐怕这次罗伟庆的死仍会像张坤兴一样,找不到任何证据,换句话说,罗伟庆白死了,他的死变得毫无意义。

    “凡事得讲证据啊,没有证据别乱说。”

    王帆思不再跟叶无天驳嘴,没多久就离开。

    叶无天站在办公室里,双手抱胸,看着窗外面的景物,他内心想,你们要玩,小爷我陪你们玩,想试探,我让你们达成所愿。

    罗伟庆的死引起轩辕大波,不知从哪传出的新闻,说罗伟庆是被人下毒,而最值得怀疑的目标就是红颜集团,因此,很多人开始讨伐红颜集团,说红颜集团的各种不是。

    叶无天再一次被警方请去,这次,他同样没呆多久就离开,警方找他去也只是一个简单的问话,没任何证据可以证明罗伟庆的死跟叶无天有关。

    正如众人猜测那样,直到最后,罗伟庆的死都没能找出来,死得很离奇,很神秘。

    两人都是离开红颜集团后就死,在无数人眼中,红颜集团变得越发神秘起来,可以不知不觉杀人与无形,这种能力,让人害怕。

    叶无天的嚣张很多人都懂,罗伟庆死后第三天,红颜集团终于召开记者会,对事件作出解释,或者说那不能算是解释,整个记者会很短,记者们根本没机会进行提问,三分钟不到,记者会就结束。

    红颜集团的新闻发言人强调,罗伟庆的死跟红颜集团没任何关系,哪位若有证据,可以拿出来,红颜集团绝不会耍赖。

    此外,那位发言人还说,集团跟罗伟庆之间的合作方案已取得一定成果,双方正打算就重生茶合作项目进行更深一层的合作商谈时,却发生这样的事,对此,红颜集团对罗部长的死表示十分难过,同时还希望上面高层能再派人过来就重生茶合作的事宜进行商讨。

    当记者们听到红颜集团的新闻发言人这话时,一个个都忍不住在想,再派过来?上面还敢再派人过来么?再派人过来,会不会又死掉?这事可是很难说,没人敢保证。

    “爷,你这是要把咱们都往绝路上逼。”司徒薇颇为无奈的叹了句,十分无奈。

    叶无天不以为意:“何出处言?”

    司徒薇风情万种地甩给叶无天一个白眼,“你该知我为何这样说。”

    “呵呵,我不这样做,那些人就能罢休?”

    司徒薇被问住。

    “他们不会,即便我什么都不做,那些人也不会罢休,时间问题。”

    司徒薇并没否认,那些人不会罢休,最多也只是时间问题。

    “滚开。”外面,一阵吵杂之声响起,紧跟着的就是李霏霏焦急的声音。

    “对不起,没有预约,你不能进去。”

    对方停下来,瞪着李霏霏:“别逼我动手。”

    李霏霏被吼住,不敢再上前阻拦,当她回神过来时,那人已经推开叶无天办公室的门。

    来人是于泰涛,此时的他双眼通红,愤怒,仇恨,都能从他眼神里看出来。

    “老板,对不起,我拦不住。”跟在后面进来的李霏霏神色慌张。

    叶无天挥手示意李霏霏出去,“于将军不是外人,没事。”

    听叶无天这样说,李霏霏才暗松口气。

    “于将军,有事?”叶无天站起来,“请坐下说话。”

    于泰涛并没坐下,盯着叶无天的眼神里都带着一股仇恨。

    记忆中,于泰涛一直都对他很客气,从没像今天这般,当然,两人刚开始认识那会不算。

    “叶无天,我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能老实回答我。”

    叶无天耸耸肩:“知无不言。”

    “于启城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问话时,于泰涛将眼睛睁得更大。

    叶无天问道:“回答你问题之前,我想问于将军你一个问题,请问你从哪听到?”

    “你先别问这些,回答我。”于泰涛一声咆哮,气息急促,整个人已经处于崩溃与暴走的边缘。

    “回答你什么?如果我现在告诉你,跟我无关,你会相信吗?”叶无天不喜欢对方这种质问的语气,那会让他感觉自己低人一等。

    “于将军,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就算你心情再不好,也请注意自己的言词,没有证据的事情千万不能乱说,你会生气,我也会很生气。”

    于泰涛双手紧握着拳,指甲都快要剌进肉里,愤怒的他并没罢休,再次问,“回答我。”

    “对不起,你这样,我不想回答,记住,你可以来问我,但不能来质问我,我不是你下属。”

    司徒薇轻轻拉了拉叶无天衣袖,示意他别冲动,没必要将事情闹得不可收拾。

    “于叔,这事之间是否有什么误会?”司徒薇开口。

    于泰涛说道:“千万别让我知道跟你关系。”

    “呵呵,于叔,当然不会跟我们有关系,这事你可放心,倒是你,是从哪听说过来?红颜集团的敌人不少,于叔你可以千万不要被别人利用才好。”

    于泰涛较刚才相比,已经冷静不少,“我会找到证据,希望不是你们。”

    “行吧,等你找到证据再说,没有证据,咱们谈这些都不适合。”叶无天说道:“无论我怎么说,你都不会相信,既然如此,说再多又有什么意义?”

    叶无天懒得说下去,于泰涛的行为让他十分不满,咆哮如雷的跑过来?以为别人就会怕?他于泰涛以为自己是谁?

    “于叔,请坐下说话。”司徒薇笑。

    “送客。”叶无天阻止。

    于泰涛的嘴角不住抽搐着,叶无天如此不近人情逐客令让他难堪,他叶无天想做什么?

    司徒薇也认为叶无天此举有些过,只是现在却也不好说什么。

    于泰涛走了,带着怒意与不甘,其实来之前,他就曾想过不可能从叶无天这里问到什么,且叶无天也不会告诉他什么,有哪个凶手会主动承认?

    “爷,你以后说话能不能别这么冲?”司徒薇很是无奈。

    “到底是谁传出消息说于启城的死跟我有关?”这个问题,叶无天很想弄明白,于家肯定是听到什么,于泰涛才会过来。

    最大的嫌疑就是琳达,那疯女人虽已将录音交给他,谁又知她有没有保留其它拷贝?何况,就算没有录音,单凭她一句话,就足于让于家怀疑。

    “你仇家满天下,谁知是哪个?”

    叶无天苦笑,司徒薇的话有那么几分道理,他的确是仇家满天下,人家桃李满天下,他倒好,仇家满天下,这特么叫什么事?

    司徒薇离开后,叶无天打琳达的电话,对方关机。

    第二天,程可欣急匆匆的进来,满脸焦急:“他们出手了。”

    叶无天放下手中的报纸,看向程可欣:“别紧张,慢慢说。”

    “食用品全部禁止销往红颜岛。”

    晓是早已有心理准备,天哥仍然被吓得倒吸一口凉气,正如程可欣所言,那些人终于出手。

    红颜岛上有那么多人,没有食物,能坚持多少天?

    “以咱们岛上现在的食物,能坚持多久?”震惊过后,叶无天迅速冷静下来。

    “最多一个星期。”

    叶无天暗松口气,还好,不会马上断粮。

    “老公,咱们怎办?”程可欣静不下来,事情不尽快解决,岛上那么多人还怎么生存?

    叶无天刚要开口,电话的急促铃声打断他的讲话。

    “老爷子,看来你已知道,我想请求你一件事,替我告诉那些人,他们要玩,我陪他们玩。”接通电话后,叶无天沉着声对朱老爷子说,这一刹,他带着怒意,那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假公济私,这是天哥所看不习惯的。

    叶无天不想忍,那些人要玩,陪他们玩就是,不到最后,没人知结局谁输谁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