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263章 痛不痛

  
      看着茶几桌上录音笔,叶无天并没马上伸手去拿,而是拿眼神盯着于少奇。
  
      于少奇见状,自行拿起录音笔按下播放键,“叶先生,请你相信,我并没恶意。”
  
      叶无天没再说话,录音笔里已经传出声音,那是他与琳达对话的场面,这段录音,叶无天听过,从琳达那里听过,可是,让叶无天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于少奇怎会有这段录音?他是从哪里弄到?
  
      忽然间,叶无天背部开始冒汗,于少奇通过何种手段拿到录音?
  
      录音笔里面的对话已放完,于少奇将录音笔放回口袋里,然后轻轻拍拍,感觉到它的存在才停下来了。“叶先生,请你无论如何一定要相信,我没有威胁你的意思。”
  
      叶无天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对方,“可不可以告诉我,这份东西你是从哪里得到?”
  
      于少奇并不回答,“这个不重要,是吗?”
  
      叶无天点头:“嗯,不重要。”
  
      “叶先生,不知你可否帮我?”
  
      叶无天答非所问:“回答你问题之前,我想请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这是在威胁我?”
  
      于少奇否认:“不,完全没这个意思,请别误会。”
  
      “呵呵,那请你告诉我,你是什么意思?”
  
      于少奇回答:“我是想告诉你,我对叶先生你并无恶意,只要你喜欢,我随时可将录音笔送给你,此外我还可以向你保证,以后绝不会再有同类录音出现。”
  
      “我想知道,如果我不答应跟你合作,你会怎样做?”
  
      “不怎样,录音笔我不会公布出去。”
  
      叶无天笑道:“那我就实在没什么好担心,反正你也不会公布出去,我为何还要跟你合作?”
  
      于少奇并不吃惊,“我不传出去,你敢保证没有意外?”
  
      叶无天朝于少奇竖起大拇指,这小子不愧是玩法律的,说话滴水不漏,很难让人抓到把柄。
  
      “想我怎样帮你?”叶无天始终想不明白,于少奇为何如此肯定他可以帮他?那毕竟是于家的家事,外人很难插手进去,何况于老头会让一个外人插手?不可能。
  
      “只要你跟爷爷说,我想他会听。”
  
      “你凭什么如此肯定他会听?别忘了,这毕竟是你们的家事。”
  
      “于家缺盟友。”
  
      “这个理由不足于说明什么。”
  
      于少奇说道:“只要爷爷知我跟你是朋友,他就会考虑支持我。”
  
      “想不到我的影响力如此之大。”叶无天内心有那么丝丝得意。
  
      “这么说叶先生你答应了?”于少奇无法镇定下来,莫名的紧张。
  
      “你是律师?”叶无天问。
  
      于少奇莫名奇妙,满头雾水,叶无天问这话的意思是什么?他没理由不清楚他是律师。
  
      “回答我,你是律师吗?”叶无天见对方不答,又问。
  
      “没错,我是律师。”
  
      “好,身为律师,你却知法犯法?拿出那样一份录音,你想威胁我?”
  
      “不是,没有威胁的意思。”于少奇疾口否认。
  
      “于律师,你真不该拿出刚才那份东西,真不该。”
  
      于少奇脸色剧变,隐隐有那么些不安,事情没朝着他的设想进行。
  
      叶无天伸出手。
  
      他这一伸手,于少奇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你以为,凭这份东西就能吓倒我?”叶无天冷笑,此时的他发现自己高估对方,本以为他比于启城聪明,哪知现在看来并不是那么回事,这于少奇也聪明不到哪去。
  
      于少奇摸不透叶无天的用意,没开口。
  
      “让我告诉你这份东西的出处,最开始,它是出自中情局,是一位叫琳达的女人录下,当然,我不知你是怎么弄到这东西,不过正如你所说,那不重要,不是我狂,这份录音传出去,也不可能对我造成任何伤害,我说,并不代表我会做,身为律师,你应该明白不是吗?”
  
      于少奇感觉自己像是被人狠狠抽了几巴掌,那种火辣辣的痛,那种无地自容的感觉真不好受,说了半天,于少奇忽然发现自己像个小丑,本以为十拿九稳,胜券再握,哪知现在却不是那么回事,人家叶无天根本就不将这段录音放在眼里,甚至更早知道这段录音的存在。
  
      沮丧!挫败!种种滋味涌上心头,于少奇心里极不好受。
  
      “于律师,你是律师,我想再问你一个问题,打人犯法吗?”叶无天问。
  
      于少奇被问懵,打人犯不犯法?用这个问题来问他,于少奇觉得,这是对他的侮辱,对他专业的侮辱,有这么问问题?这种问题,应该去问幼儿园的学生们。
  
      欺人太甚!
  
      “怎么?这个问题让你很难回答?”
  
      于少奇见叶无天如此执意,“你确定需要我回答?”
  
      “当然,你看我像开玩笑?”
  
      直到现在,于少奇仍然摸不透叶无天的意思,“当然犯法。”
  
      叶无天嗯了声:“很好,于律师,请你站起来。”
  
      于少奇更是疑惑,内心想将叶无天的祖上十八代的女性都问候一遍,麻那个逼,什么玩意?
  
      带着疑惑,于少奇不知为何鬼使神差的站起来,尽管他不清楚有叶无天的用意。
  
      此时,叶无天也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于少奇面前,两人这会有一步之遥。
  
      正当于少奇疑惑叶无天要做什么时,突然,叶无天伸手一个巴掌扫来,动作是快准狠,拍的一声,将疑惑的于少奇直接打懵。
  
      啪!
  
      声音清脆响亮!
  
      于少奇满眼都是星星,脸颊火辣辣的痛,刚才是的幻觉的痛,现在则是货真价实的痛。
  
      不待回神过来,于少奇感觉脸上又是一痛,这一巴掌比刚才那巴掌更加有力,直接让于少奇原地三百六十度转圈。
  
      于少奇的嘴角已经溢出血,左则脸颊已经肿得老高,让他看上去无比狼狈。
  
      打完人的叶无天从茶几桌上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巾,抹了抹右手掌,仿佛右手掌很脏。
  
      “于律师,我现在打人了,犯法吗?”擦完手后,叶无天问。
  
      于少奇脑子一片空白,怎么也不明白叶无天为何突然打他,他倒底做了什么?叶无天要如此打他?
  
      “你……你打我?”从小到大,于少奇从未让人打过,今天这绝对是头一回。
  
      叶无天好笑:“怎么着?不敢相信?要不我再打你两巴掌?让你好好确认确认?”
  
      于少奇大惊,连忙向后退开几步,生怕叶无天会再打他。
  
      “于少奇,你特么算什么东西?敢特么来威胁我?想找死?小爷我是你这种渣能威胁?告诉你,你不该拿来出那份录音,不拿出来,我可能还会帮你美言几句,因为我先前对你印象不错,哪知我看错人。”
  
      “叶无天,你敢打我?我……我要告你。”于少奇哪听得进去,满脑子的愤怒,仇恨,此时此刻,他想撕掉叶无天,没人比他更恨叶无天。
  
      “告我?”叶无天一声冷笑,开始对于少奇拳脚相加,直打得对方倒地后苦苦求饶。
  
      论打架,叶无天能甩开于少奇八条街,如此动怒,实在是于少奇刚才太过份,拿出那份录音,更让叶无天气的是,对方还要将录音笔收回去,这才是叶无天忍无可忍的。
  
      虽然于少奇口口声声说他并没威胁的意思,可是叶无天看来,于少奇话里话外都满带着威胁。
  
      “特么来威胁我?”叶无天一边骂一边用脚狂踹,“敢威胁我的人还没出生。”
  
      于少奇的惨叫将外面的李霏霏引进来,当看到办公室里的场面时,李霏霏稍稍失神,马上冲过去拉开叶无天,“老板,再打他会死的。”
  
      做了叶无天的秘书那么久,李霏霏从未见他像今天这般失控过,竟然在自己办公室里打人,把公司当成什么?酒吧?还是夜总会?又或者是格斗场?随时都可以打架?
  
      被李霏霏拉着,叶无天倒也没继续动手,地上,于少奇像条死狗般一动不动,看不出死活。
  
      若不是考虑到这里是办公室,还是他的办公室,天哥老早就朝于少奇吐唾沫,“于律师?痛不痛?”
  
      于少奇差点没被气吐血,能不痛吗?不痛才特么怪。
  
      叶无天懒理于少奇痛不痛,弯下腰去将手伸进于少奇口袋,拿出刚才那支录音笔,可能是刚才被叶无天踢中,录音笔的表面显示屏已经破损。
  
      拿着手里的录音笔,天哥看了好一会,顺手将录音笔放进口袋:“于律师,你听好,我只问一次,这东西你从哪得来?”
  
      于少奇没说话,紧咬着牙,摆出一副打死也不说的姿态。
  
      叶无天蹲下去,看着于少奇那张肿如猪头的脸,一脸戏虐道:“你想学于启城?”
  
      于少奇打了个激灵,此时才发觉,自己今天来找叶无天,实在有些冲动,叶无天是谁?岂会那么容易对付?
  
      “有种你杀了我。”于少奇怒吼:“不然我发誓,你一定会为今天的事情而后悔,我保证。”
  
      叶无天闻言还想再上前揍对方,却被李霏霏死死拉住,“老板,打死他,你不值。”
  
      天哥差点没被李霏霏的话给逗乐,小妖精说话倒也挺逗,其实有什么适不适合?只要自己能够爽,这就比什么都重要。
  
      “行,我听你的。”叶无天没再动手,拿出手机,快速从电话薄里找到一个号码并拨打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