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264章 拉仇恨的


    听到叶无天打电话,于少奇那张红肿的脸瞬间变色,隐隐猜到叶无天想做什么。

    疯子!

    于少奇是这样评叶无天。

    打完电话后,叶无天瞟向于少奇,咧嘴一笑,

    横在地上无法弹动的于少奇用最为复杂的眼神看着叶无天,或许他没想到叶无天会这样做,常人是不可能这样做,换成常人,只会躲避都来不及,哪会这样?

    他叶无天到底想做什么?

    收起手机,叶无天冷漠的看着于少奇,“奇怪我为何这样做?于律师,别那种眼神看着我,好歹你也是律师,能成为这个行业,首先是人要够聪明,我说得对吗?”

    于少奇没说话,而是用狠毒的目光盯着叶无天,毫不怀疑,他绝对想拆叶无天的骨,喝他的血,想必这会没人比他更恨叶无天。

    叶无天无视对方的仇恨目光,直接喊来人个保安,连拉带扯的带着于少奇走出公司。

    “于将军,你也在家,正好,我也有事找你。”去到于家时,于泰涛也在家。

    话说出后,叶无天又忽然想到自己不该问这话,于泰涛闲在家,没有工作,还能去哪?

    于泰涛看了眼,更多的是将目光瞄向被打成重伤的于少奇,当看到于少奇的伤势时,于泰涛脸色一沉:“什么意思?”

    叶无天挺无奈的,巨大的转变让他很不习惯,想当初,于泰涛需要求他帮他治病时,哪敢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恨不得跪下来替他舔鞋,现在倒好,病好了,马上就换了个人似的,这特么叫什么事?帮他那么多,就不该感激?

    当然,天哥自然明白,于泰涛这样,是对他怀疑,怀疑他跟于启城的死有关。

    “我打的。”叶无天说道,说得那么的轻松。

    听到于少奇的伤是叶无天所打,于泰涛的眉头就更皱,叶无天的狂,他不是第一次领教,只是,面对叶无天的这种嚣张,他实在无法接受。

    “于将军,老爷子在家吗?我跟他通过电话。”

    “给我一个理由。”于泰涛指着于少奇,于家的人绝对不能随便让人乱打,就算于家实力大不如从前,那也是于家,不是狗家或猪家,不是别人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老爷子在吗?还是等他出现后一起说吧,免得我要说两次。”

    叶无天就那样,别人不将他放眼里,他也不将别人放眼里,这是他的性格,你敬他一尺,他可以敬你一丈,于泰涛不拿他叶无天放在眼里,他同样不会拿于泰涛当回事。

    于泰涛更气,免得说两次?这话,真够气人。

    “小天,怎么回事?”于老头从书房内出来,见到于少奇那副模样时,也忍不住暗吃一惊,也想弄清楚怎么回事。

    刚才叶无天打电话给他,他就奇怪,平时叶无天绝对不会打电话给他,今天却破例。

    “老爷子,你来得正好,有件事我得向你道歉。”叶无天开口,手指着于少奇:“他是我打的。”

    于老头神色平静,他这反应让叶无天暗暗称赞,不愧是见过风浪的人,不会像于泰涛这种粗人一样,动不动就脸红脖子粗,摆出一副想杀人的样子。

    见于老头不说话,叶无天接着说道:“老爷子,我打他,是因为他想威胁我。”

    “说。”

    “他要我想办法帮他上位,让你们于家将他当成接班人来培养,我拒绝了。”叶无天解释。

    于家父子不解的是,既然拒绝,那就拒绝呗,你打人又算什么个意思?

    “老爷子,我知道,你肯定疑惑,我为什么要打他。”叶无天说道:“咱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你应该清楚,我不是那种蛮不讲理之人,他敢那样做,动手打他,实在是我的无奈之举,迫不得已。”

    于老头想一巴掌抽过去,若不是考虑到自己的身份,他早就那样做,这小混蛋,说了半天,直到现在都没有说到主题。

    当然,于老头内心也在想,若是叶无天不能给他一个很好的解释,今天这事,他不会罢休,于家的人不能说被打就被打。

    “他认为我跟我于启城的死有关,还认为他抓到把柄。”叶无天掏出那支录音笔,“这就是他用来威胁我的证据,老爷子,抛开别的不说,你认为他该打吗?找到新证据,他却什么都不说,而是偷偷跑来找我,身为于家人,在有证据的情况之下,他应该第一时间把证据拿给你们,让你们进行定夺,可他没这样做,所以,我出手教训他,虽说他于少奇不是于家亲生,但我清楚,老爷子你一直视他如己出,把他当成亲孙子看待与培养,他呢?又是怎样回报于家?就这样来回报?老爷子,你说他该不该打?”

    于老头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他这方面的功夫没几个人能比得上,表面平静,内心却愤怒,他很生气,再怎样,于少奇也姓于。

    叶无天按下录音笔,幸好,录音笔的表面是烂了,但还能播放。

    内容并不长,于老头父子很快就听完,“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无天暗自好笑,他知道对方肯定很生气,刚才都还喊一句小天,现在直接省略,这也是生气的反应。

    “呵呵,老爷子,说实话,我不喜欢于启城,以前不喜欢,现在也不喜欢,但是,我不喜欢的人多了,他的死跟我没任何关系。”

    于老头沉默,单凭这段录音,无法证明什么,录音里的叶无天只是说不喜欢于启城,当然,还说了些狠话,但那不够,倒是录音里那个说着生硬华夏语的女人是谁?

    “想必老爷子你在想那个女人是谁吧?”叶无天并不傻,自然能猜到于老头的意思:“她叫琳达,中情局的人。”

    于老头平静的脸色终于崩塌,双眼猛地张大,或许没想到那女人来头这么大。

    “于启城的死,琳达最值得怀疑。”

    “叶无天,光凭这样,你也无法为自己洗脱嫌疑。”于泰涛说道。

    叶无天说道:“于将军,我今天敢来,敢拿出这些东西,就表示我的诚意,当然,你们可能会认为我贼喊捉贼,没关系,你们可以去查,去找证据,只要能找到跟我有关系,我保证不否认。”

    “事情的原因,我们会查清楚。”

    “那就好,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站在我自己的立场上,也希望你们能尽找到线索,好为我洗脱嫌疑。”顿了顿,叶无天接着说:“老爷子,我动手打于少奇,你不会有意见吧?”

    “小天,少奇他是不对在先,不该跑去威胁你,可你也不能下如此重手。”于老头明显是在责问。

    “老爷子,以我的性格,打他都算轻的,若不是念在你面子上,我不单止会打他,会直接宰了他。”

    “行了,该说的我也说完,该帮的也帮了,老爷子,没什么事我就先走。”

    于老头没阻止,更没出言挽留,静静看着叶无天转身准备离开。

    “哦,对了,于将军,给你一个忠告,或者说建议,别经常生气,对身体不好,尤其是你。”

    于泰涛是想说而没说什么,最终是什么都没说,只能眼睁睁看着叶无天离开。

    “爸,就这样罢休?”于泰涛不甘心。

    于老头扭头看着他儿子:“你想留下他?”

    “那小子很值得怀疑。”

    “你想让于家成为别人枪口?”

    于泰涛哑然!

    某种意义上说,于泰涛只能算是个武夫,有勇无谋,很多事情都欠缺考虑,在于家,只有于老头称得上是智者,只有他清楚,于家如今不能被人当枪使,一个红颜集团好对付,难对付的红颜集团背后那些人,没有绝对把握情况之下,于老头绝对不会轻举妄动。

    “可我不甘心,瞧他那小人意样的样,我就忍不住想宰了他。”于泰涛双手握拳,想宰了叶无天。

    “有可能不是他。”于老头叹一声。

    于泰涛不解,满是疑惑。

    于老头见状,出言解释:“真是他,他没必要帮你,这段时间于家跟他没任何冲突。”

    于泰涛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又找不出来,不应该是这样的,在他潜意识里,叶无天绝对脱不了关系。

    “爷爷!”于少奇忍痛站起来喊了句。

    “哼!”于老头冷哼一声,甩袖离开。

    于少奇脸色惨白,明白自己完了,于家不可能再支持他,此时此刻,他恨,恨自己没用,恨自己冲动,当然,更恨叶无天,是叶无天毁了他。

    “少奇,启城的死对你来说个机会?”于泰涛并没离开,冷冷盯着于少奇。

    “爸,我没那意思。”于少奇想极力狡辩。

    “啪!”

    于泰涛重重一巴掌甩到于少奇脸上,让本是重伤的于少奇雪上加霜。

    “啪!”

    于泰涛没说话,也没给于少奇解释的机会,再次挥出一巴掌,直将于少奇打懵。

    “身为于家的一员,这些年于家对你不薄,拿你当自己人看,你呢?你是怎么做?就这样来报答于家?”于泰涛生气,是因为于少奇拿到线索,也不肯告诉家里,这才是让他生气的地方,今天的事情更是让于泰涛明白,有些人,永远不懂得报恩,养不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