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281章 差点被阴 下


    王李两家的婚礼上宾客人潮如涌,很多平时只有在电视上或者各大经济类报纸杂声上才能见到的人今天也纷纷出现在这里。<>

    王家是商人世界,而李家则是军人家族,中间再加上一个马家,如此一个礼婚,自然是轰动天下。

    跟别的婚礼一样,先是双方家长等等一些重要人物发展演讲,表示谢谢大家之类的云云。

    坐在台下听着,叶无天忍不住在想,自己将来的婚礼会怎样?也会如此枯燥无味吗?一上台就演讲,感谢,然后请一大帮明星助演,这样的婚礼,是够热闹,却也够俗,那不是叶无天所想要的。

    “下面请新郎新娘双方交换戒指。”司仪说道。

    台下面的宾客们又是yizhen鼓掌,还好,终于可以进入最关键的场面,新郎新娘一旦交换戒指,就意味着今天婚礼上半部份完成,可以进行下半部份,开吃。

    叶无天dasuan吃完直接嘴一抹,然后走人。

    在司仪的主持之下,新郎新娘交换戒指,博得大家掌声如雷。

    很奇怪,王柔丝昨晚还是睡在他怀中,如今却成为别人的新娘,他并没吃味,很轻松,自己这样,难道是意思升华了?竟然一点也不吃味,怪事。

    王柔丝并不适合他,那种女人,偶尔玩玩可以,这是叶无天的结论。

    交换戒指后,新郎的话并不多,了了几句,轮到新娘讲话时,接过话筒的她并没马上开口,而是拿美眸扫视台下一眼。

    不知为何,叶无天见状内心莫名一颤,很是害怕,她想做什么?

    一遍,王柔丝并没停下,又再次对着台下的众多宾客扫视第二遍,这次扫视的速度更慢,似在寻找什么。

    见王柔丝的目光再一次过来,叶无天连忙别过头,佯装不知道王柔丝在寻人,天知道这女人想做什么?一旦疯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宾客们都被新娘子此举给弄得摸不着头脑,却也并没多想,今天对新郎新娘来说都是具有特殊纪念意义的大好日子,她多看一眼,想将今天的场面深深印烙在脑子里,将来可以慢慢回忆,所以,对新娘子的行为,宾客们更多的是理解,没有不满,也不敢不满,无论是王家还是李家,很多人都得罪不起。

    终于,王柔丝停下来,微微一笑,让台下很多男宾客暗自心醉,王柔丝的美貌是人间少有的,能娶这样一个漂亮的女人成为新娘,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可惜,王柔丝只有一个,今天zhege王柔丝,敢打她主意的人没几个。

    “谢谢大家今天能来参加我的婚礼,在此,我更要感谢一个人。”王柔丝开口。

    正当众人以为她会感谢她的新郎时,却见王柔丝并不是感谢新郎李俊。

    “我想感谢的人,叶无天先生。”王柔丝说话的同时,伸手朝叶无天所在的方向一指。

    下一瞬间,叶无天所在的方向顿时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大伙将目光齐刷刷地投向叶无天。

    叶无天如同坐如针毡,浑身上下都不是滋味,那种难受劲,别提有多难受,如果可以,他恨不得现在就离开,不,应该说从一开始就不来这里,不参加王柔丝的婚礼。

    没看众人,叶无天也能感受到那些异样的目光,肯定有很多人想看热闹。

    作为新郎的李俊脸色一沉,诧异地看着王柔丝,当着他zhege准老公面前,当着这么多宾客面前,她想说什么?

    王柔丝此举也让两位老太太紧张不已,这桩婚姻,王柔丝并不同意,她现在该不会站出来反对吧?那样只会令到大家看xiaohua。

    “大家都很好奇吧?”王柔丝说道:“好奇我为什么要多谢叶无天先生。”

    李俊danxin,小声问王柔丝:“柔丝,你要做什么?”

    王柔丝听到李俊的话,却并不回答,“想必大家都知道,当初我曾扬言说要求追叶无天,无可否认,叶无天先生是位十分youxiu的男子,像他这样youxiu的男人,自然会成为无数女子的心仪对象,我也不例外,很喜欢他。”

    台下的宾客们开始私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caice着王柔丝接下来还会说什么。

    李俊很不是滋味,妻子当着他面前说喜欢另一个男人,虽然是曾经,却也是一个事实。

    “正是因为有他,我才能跟我现在的丈夫李俊先生在一起,所以,某方面说,叶无天先生是我的恩人。”

    宾客们暗汗,他们怎么听得那么怪异?他们的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在王柔丝心中,李俊不如叶无天?

    追不到叶无天,只能退而求其次,与李俊在一起?这是大多数人脑子里浮现出来的想法,就连李俊也是这种想法。

    叶无天不知如何是好,坐在那里很不对劲,同时也很wunai,差不多就行了吧?你王柔丝说话也不用紧张场合吗?

    王柔丝这样做,不是感激叶无天,而是来拉仇恨的。

    “叶无天,谢谢你,今天请别客气,一定要多喝几杯。”

    对王柔丝的话,叶无天只能笑笑,苦涩的笑,此外他还能说什么?只希望王柔丝能让这事过去,他不想总这样成为众人的焦点。

    “恩人,你昨晚睡得还好吗?”王柔丝又问,瞧她那样,似乎仍然没dasuan放过叶无天的意思。

    台下的宾客们顿时哗的一声,都被王柔丝的话给惊呆,竟然问一个男人睡得好不好?这是什么想法?又是什么心态?

    叶无天一个头两个大,终于体会许影的用心良苦,靠!

    李俊脸都绿了,活生生的打脸,“王柔丝,你想做什么?”

    王柔丝仍然装听不到,充耳不闻,仍笑对着叶无天:“衣服还合身吗?不好意思,临时临急,我也只能随便拿一个尺寸。”

    两位老太太内心早已不太平,惊涛骇浪,王柔丝昨晚不在家,莫非jiushi跟叶无天一起吗?想到这,两位老太太相互对望一眼,都意识到不能再让王柔丝说下去。

    朝司仪打个眼色,对方倒也聪明,收到暗示后马上先声夺人,“想不到我们新娘子如此温柔体贴,新郎一定会很幸福,好了,各位亲爱的亲宾,朋友们,新郎新娘的感谢发言就到这里,接下来,咱们大家共同举杯,一起祝福这对新人,祝福他们夫妻恩爱,白头皆老,早生贵子,美美满满。”

    台下的宾客们都还没来得及拿起酒杯,就闻王柔丝又道:“我还没说完。”

    司仪笑容僵住,也不知该怎么办,又该不该让新娘jixu说。

    “让她说。”开口的是新郎了李俊,只见他脸色铁青,自己妻子当着这么多人面前跟另一个男人讨论衣服合不合穿,更过份的是衣服还是她买给那个男人。

    司仪见状,只能选择闭嘴不语,他还能怎么着?

    “你说。”李俊怒喝,任谁都能看出他心情不好,看出他很生气。

    王柔丝淡淡道:“老公,你生气?”

    李俊气结,他能不生气?现在这叫什么事?他岂能不生气?开玩笑,不生气才怪。

    “说你的事,他的衣服是你买的?”李俊沉声问。

    台下很多人都意识到,肯定要出事了,今天zhege婚礼,只怕不是那么简单。

    “是我买的。”王柔丝不以为意:“有什么奇怪?这有什么不对吗?包括他的内裤都是我买的。”

    此言一出,台下哗然,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这事?自己的妻子买衣服给别的男人,连内裤都一起包办。

    李俊脸绿了,颤抖,浑身不自的颤抖着,筛糠般。

    王马两位老太太也怒极,王柔丝选择在zhege时候说这些,摆明着是搞局,想让大家难堪。

    两个老太太都意识到王柔丝那丫头可能是出于报复心理,她是不同意这事的,是反对嫁到李家。

    李司令同样脸色不善,好好的一个婚礼,怎会搞成这样?婚礼举行到现在,已经招人话柄。

    “不是她买的。”叶无天知道,再不开口是不行了,再不开口,他会被某些人活生生撕掉。

    顾不上众人异样目光,叶无天大步流星地朝台上而去,一把夺过司仪手中的话筒,“我是叶无天,今天是个好日子,按理我不该站出来打扰,可现是我不喜欢被人冤枉,我身上的衣服不是新娘买的,各位,我不知新娘子今天为何如此gaoxing,竟然gaoxing到如此口不择言,不过,我能体会与理解新娘的心情,所以,我不怪她,今天站上来,只想澄清一件事,只想告诉大家,事情并不如新娘所说。”

    “我有证据。”王柔丝像变戏法般不知从哪摸出一张黄色的纸,看上去像单据。

    众人yihuo,不知新娘所拿出的是什么。

    王柔丝开口解释:“大家想必知道,很多知名品牌为了防止假货,都会有自己独特的防伪标记,叶无天身上穿的这套也一样,只要我打开我手上这张单据,跟他身上的西服一对比,所有事情就真相大白。”

    叶无天嘴角不断抽搐,狠狠瞪着王柔丝,这女人,实在该死,今天是她的大好日子,她想做什么?疯了吗?想让谁难堪?

    “叶无天,你敢吗?”李俊lengmo的眼神透着一股杀气,直接从叶xiongdi变成叶无天,zhege问题,必须找到da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