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282章 道高一尺


    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即可快速进入本站,所有章节显示为同一页面时,是因为你的浏览器缓存未更新。只需按f5刷新页面,手机浏览器请清空下ie缓存即可,给大家带来的不便深感抱歉!!

    想知答案的又何止李俊一人?台下所有来宾都想知道,事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那就是故意,华夏人都有爱看热闹的心态,反正事情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就当是看戏,这样的戏可不是天天能有得看。讀蕶蕶尐說網

    回答李俊的问题之前,叶无天再将看向王柔丝,还想破开她的脑袋来看看,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是大好日子,现在搞成这样,又该怎么收场?

    就算想反抗这桩婚姻,也有很多方法,犯得着用这种偏激手段?她王柔丝不但在打王家的脸,还打李家的脸,这些,她就没想过?

    “我同意。”叶无天知自己没得选择,今天不合作,怕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无论如何,绝不能让王柔丝得逞,他已经够忙,不想再惹上敌人。

    李俊暗松口气,叶无天的配合让他看到一丝希望,如果叶无天身上这套衣物真是王柔丝所买,他绝不可能底气十足。

    王柔丝一脸笑意,甚至有些紧张与期待,作为搞事者,她并没有一点内疚。

    “念出来。”王柔丝将单据递给司仪。

    面对王柔丝的要求,那司仪接不是,不接也不是,不知如何是好,他主持过很多婚礼,像今天如此荒唐的婚礼,绝对头一回。

    李俊也向那司仪递去目光,示意他照做。

    无奈之下的司仪只能接过王柔丝的单据,打开,然后清清喉咙,艰难的将上面那组数字念出来。

    叶无天倒也自觉,自行将外套脱下交给司仪,对方找到衣物上的防伪标签后便念出来。

    不一样!

    很快,大伙就发现衣服上的数字跟单据上的不一样。

    王柔丝反应最快,伸手从司仪手上夺过衣物,亲眼看到上面的数字看了又看,果然,果然不一样。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这怎么可能?”王柔丝不相信,不明白事情为何会变成这样。

    细心的叶无天发现,旁边的李俊明显松口气,两组数字不一样,可以说明很多问题。

    “我说过,衣物跟新娘没关系。”叶无天从眼神呆滞的王柔丝手里拿过衣物,慢腾腾地穿上,“王小姐,我不知你是出于什么心态这样做,我想告诉你,做任何事之前,请考虑别人的感受,特别是你老公。”

    李俊不知为何有种莫名的感动,叶无天这个时候为他着想。

    “不可能。”王柔丝摇头:“不可能是这样。”

    叶无天懒得搭理王柔丝,这女人的可怕让他紧张,“李兄,花多点时间好好陪陪你妻子,她可能是压力过大,我曾在一本书上看过,说新娘会因为某些事而紧张,会为她们的未来感到担心,所以,多陪陪她。”

    李俊没说话。

    “好了,误会已解释清楚,没我什么事,你们继续吧,今天是你们的大好日子,我再次祝你们百年好合,幸福美满。”发生这事,叶无天已经不想再逗留在这。

    众目睽睽之下,叶无天转身往台下走去,准备离开。

    “等等。”叶无天刚走到台下,王柔丝又开口。

    众人疑惑,新娘还不肯罢休?事情闹到现在,已经够过份。

    叶无天停下,转身朝王柔丝望去:“王小姐,你还想做什么?还没疯够吗?请你别这样好吗?你要怎样疯我不管,也管着,但请别带上我。”

    这话已有很重的警告之意,希望王柔丝别再那样不知好歹,再这样下去,对谁都没好处。

    哪知王柔丝根本不在乎,大声说道:“我知他里面的内裤是什么颜色。”

    叶无天气极,王柔丝如此做法已是毫我底线可言。

    脸色刚刚缓和些许的李俊后听又立马往下沉,他后悔了,后悔今天这个婚礼,更后悔请叶无天来。

    “柔丝。”王老太太终忍不住,好好的局面被搞成这样子。

    “奶奶,我就事论事,衣服是我买给他的。”王柔丝说道:“我不是想做什么,就想证明我没说谎。”

    说到最后,王柔丝还要摆出一副委屈的表情出来。

    “够了,今天这事我等会再跟你算。”王老太喝令。

    “奶奶,我保证,他的内裤是蓝色的,正中间有一只猴子。”王柔丝很大声,生怕宾客们听不到,“这是我昨晚买给他的。”

    哗!

    宾客们震惊,昨晚才买给叶无天?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很多人都知道,王柔丝昨晚失踪一整晚,直到今天上午才出现,难道说昨晚她一直都是跟叶无天在一起?如果是这样,事情可就大件了。

    叶无天怒级,这女人不依不饶的,就为想搞坏今天的婚事?他就不明白了,不同意嫁到李家,可以有一千种一万种方式反抗,为什么非要使用这种手段?她图的是什么?这样做能给王家带来什么?什么人也得不到,若说有,那就是将王家推向万丈深渊,除此之外还能得到什么?

    “王柔丝,你确定非要这样?”叶无天沉声冷冷地问,对王柔丝除了恨还是恨,现在,他总算明白,为何王柔丝会如此好心,里里外外的衣服都买给他,敢情人家是有目的。

    这女人,心机很重!

    “你不敢吗?”王柔丝答非所问。

    叶无天鄙夷,他讨厌这种耍心机的女人,十分讨厌,“我敢不敢跟你有啥关系?你管着吗?”

    “我只想证明昨晚我跟你在一起。”

    “够了,王柔丝,你闹够没有?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不清楚吗?这样闹,你觉得有意思吗?”叶无天音高八度,声音震耳欲聋。

    李俊双手紧紧握成拳,王柔丝并没向他动手,可却让他感觉如被刀切,当着全天下人面前如此,那种感觉,只有亲身体会过的人才知道其中的的滋味。

    今天这个婚礼,举行到现在,已经没多大意义,若说有,那就是今天这个婚礼势必被天下人嘲笑。

    “求到真相又如何?你就不结婚吗?”叶无天质问。

    “他们都需要真相。”王柔丝手朝四周一指,说道。

    叶无天看向李俊:“你还是男人吗?”

    李俊正憋着满肚子火,叶无天的话更是如火上加油,差点没让李俊憋出暗伤,连自己都忍不住问自己,他还是男人吗?

    一个简单的问题,李俊发现竟然无法回答自己,其实,这个时候他更多的是不希望自己是男人,男人都好面子,他也不例外,今天,他李俊的名声将响彻天下,李家的名声也臭名远扬。

    “是男人就抽她。”叶无天怒极,若不是场合不对,叶无天都想自己冲上去抽她。

    李俊最终并没有打,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怒意,打一巴掌,并不是什么难事,可是如果这巴掌打出去,事情就没有转弯的余地,王李两家将会就此闹翻。

    “没用的东西。”叶无天见李俊迟迟不动手,当下骂了句。

    李俊哪受得了这鸟气?光是一个王柔丝就够他受,叶无天又还如此鄙视他,他成什么?就那么不济吗?

    “你不敢?不敢将真相公诸天下?”王柔丝紧追不舍,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意思。

    “柔丝。”王老太冷吼,孙女今天这做法过于出格,她很不明白,一向孝顺听话的孙女今天是怎么回事?为何如此唱反调?图的是什么?

    “奶奶,我没有错。”

    “闭嘴。”王老太怒吼,“再胡说八道,别怪我收拾你。”老太太这次是被气疯了,孙女一向很稳重,今天也不知抽什么风。

    “奶奶,让她说。”李俊说道,事到如今,他别无选择,不能打王柔丝,更无法回头,无法将刚才的事情当作没有发生,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大度忍让,要让天下人看到他李俊的胸襟。

    李司令内心对孙子竖起大拇指,做得不错,这么多人看着,孙子没动粗,甚至没动怒,从另一方面说,这是李家有教养,能拿到不少同情分。

    若是李俊从一开始就大吵大闹,反得不到众人的同情,大伙只会嘲笑,嘲笑李俊,嘲笑李家。

    叶无天打算见好就收,王柔丝要闹,他没理由陪着她一起闹下去,刚才只剥外套还好说,他还能配合,如今王柔丝的问题,需要他将裤子剥下才能得到解决与证实,怎么办?他也要跟着配合吗?让他当着这么多人面前脱掉裤子?他真做不到。

    “站住。”王柔丝见叶无天要走,手拿着话筒大声喊。

    “行了。”李俊出言阻止:“各位来宾,叔叔伯伯,今天不好意思,让大家见笑,在此,我向大家表示歉意,说实话,今天这事连我也想不到,出乎我意料之外,不过,也幸好,今天这事让我看清一个事实,王小姐的心根本不在我这里。”

    众人惊讶,虽都知这是个事实,可这话在李俊嘴里说出来,就不是件容易的事。

    “爷爷从小就教我,做人要努力,不要轻易放弃,可是,我也清楚,强扭的瓜不甜,所以,现在我宣布,退婚,王小姐如此处心积虑的搞出那么多事,无非是不想跟我结婚,所以,我清楚,也不强求。”李俊情神严肃,任谁也能看出他不是在开玩笑,

    “不行。”台上,有人大声反对,反对李俊的提议。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