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283章 李俊的坚持


    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即可快速进入本站,所有章节显示为同一页面时,是因为你的浏览器缓存未更新。只需按f5刷新页面,手机浏览器请清空下ie缓存即可,给大家带来的不便深感抱歉!!

    众人顺着声音望去,轮椅上的马老太逼视着王柔丝。讀蕶蕶尐說網

    在与马老太的目光对视中,王柔丝很快就败阵下来,扭头小声对李俊道:“你这样做有什么意思?”

    李俊冷笑:“这话该我问你。”

    王柔丝答非所问:“这样做,咱们俩家都会成为笑柄,同时,也会损失很多,这些,你想过吗?”

    李俊听不进去,内心弄不清楚这女人到底想干什么,如此无耻的话,她也说得出口,真是世间少有。

    “你的意思是咱们得继续扮演下去?”

    “不是吗?李俊,从一开始,咱们这桩婚姻就是政治婚姻,是你我都没办法选择的婚姻,咱们在一起,纯粹就是为了家族的利益。”

    李俊被反驳得哑口无言,想说两句,又不知如何说起。

    “咱们并没真的感情,所以李俊,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退婚?你想怎样退?我婚前怎样做,跟你有什么关系?没嫁给你之前,你没有资格管我。”

    “你玩的女人还会少?”王柔丝继续道:“像你那样想,我岂不是要很生气?要很生气?要吃醋?”

    李俊无话可说,明知不是这样,王柔丝说的都是歪理,他却也没办法,婚前的事情,他是没资格管她。

    台下,宾客们都看到李俊与王柔丝在交头接耳,却并不知两人在说什么,但有一个人例外,叶无天听到了,隐隐开始明白王柔丝的用意,她这样做,是为将来打算,与李俊没有丝毫感情,甚至可以说有那么点讨厌李俊,所以,她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都不希望李俊碰她,两人可以结婚,婚后则继续形同陌路,你玩你的,我过我的,处心积累的将叶无天扯进来,无非就是想借叶无天过桥,想利叶无天来恶心李俊,让对方心里有阴影。

    这女人,着实可恨!

    “还愣着干什么?想继续让大家看笑话吗?”王柔丝提醒。

    “你的意思是咱们将来结婚了,谁也不能管谁?继续像以前一样各玩各?”

    “那不是最好的选择吗?”王柔丝并不否认:“你会将所有心思都用在我一人身上?”

    李俊总是觉得不是滋味,社会上,人们似乎对男人出外花天酒地习以为常,但对于女人,若果婚后还出外面不正经,就会受千夫所指,万人唾骂,李俊也是这样认为的。

    “告诉我,跟叶无天之间有没有什么?”这事如条鱼剌咽在李俊喉咙里,咽不下,吐不出,那种难受劲,让他有力没地方发泄,所有力气都像打到棉花上面。

    “这个重要吗?”

    “重要,非常重要。”李俊坚持。

    王柔丝瞥了眼李俊,“对不起,我不会回答你这个幼稚的问题。”

    李俊怒火攻心,犹豫着要不要如叶无天所言那样,直接给王柔丝一巴掌,有些人,三天不打,就必定会房上揭瓦。

    “请问,还要退婚吗?咱们别在这里浪费时间好吗?要不要继续,说句话。”

    面对王柔丝的咄咄逼人,李俊很头痛,也不知所措,接下来自己该不该继续?狠话刚才已经放出去。

    进退两难!

    两人在台上窃窃私语很多,在台下的宾客们看来就是这样,两人在小声商议着,可是众人听不到说话的内容,越是这样,众人就越是好奇,好奇二人都说了些什么。

    “呵呵,想不到咱们的新郎如此幽默,让我的小心脏噗通噗通的跳。”司仪收到指示后又开始发挥他的才能,试图将场面扭转过来,转移大家的视线。

    司仪脸上笑,心却骂着,麻痹,这叫什么事?什么玩意?他主持过那么多婚礼,像现在这般让人头痛的婚礼还真不多见,真他妈让人无奈,刚才好几次都差点忍不住将话筒狠狠甩到地上,然后对新娘新郎都来上一句,你们特么爱结不结,不结拉倒,别特么让我难做。

    回到自己位上,叶无天兴趣不高,刚才被王柔丝一闹,他哪还有心情吃饭?犹豫一会,还是站起来离开。

    王柔丝看到叶无天离开,这次并没阻止,任由着叶无天离开。

    离开后,叶无天去到朱家,由于发生孙冰冰的事,朱家并没派人去参加王李两家的婚礼。

    “老爷子。”叶无天坐在朱家客厅的沙发上。

    朱老爷子对叶无天提前回来感到吃惊:“你没去参加婚礼?”

    提起婚礼,叶无天就更加郁闷,“去了,回来了。”

    朱老爷子感到奇怪,“怎么回事?”按理现在不应该回来,且瞧这小家伙的神态,似乎兴趣不高。

    叶无天当刚才婚礼现场所发生的事大概说了遍。

    朱老爷子听得一愣一愣,晓是他这辈子经历过无尽的风浪,也被叶无天的讲述给弄得相当无语,经历一辈子的风浪,却没经过像今天的事情。

    叶无天见老爷子那样,更是郁闷,老爷子那嘴角微微上扬,表明他想笑,可能是因为时机不适合,所以才一直忍住没笑。

    见老爷子这样,天哥更是无语,想想自己够倒霉的,幸好当时没穿王柔丝送的衣物,不然只怕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麻痹的,现在想想,真够险的。

    当时若是被证实衣服是王柔丝所买,她的目的是达到了,但却会为他带来三个家族的仇恨,王家,马家,李家,这三个家族,随便哪一个都不是好惹的主,一口气惹下三个,天哥可不想。

    现在没凭没据,有人怀疑他昨晚跟王柔丝在一起,也仅仅只是怀疑而已,谁也不能拿他怎样。

    “王家那丫头不简单!”老爷子评论。

    叶无天想,何止不简单?简直是超人,从一开始就设计好,当然了,算起来叶无天并没怎么亏,虽然今天被人怀疑,昨晚与王柔丝一渡也是事实,人家那是第一次,总的来说,叶无天还赚了。

    想到王柔丝的妙曼娇躯,叶无天就一阵火热,尤其下腹处。

    女人的心思很难猜,如此处心积虑的牺牲自己第一次,她王柔丝也算是天下第一人,看不懂她为何这样做,至少叶无天看不懂。

    “昨晚你跟她在一起?”朱老爷子问。

    这个问题,叶无天猜到老爷子会问,但现在还是不知该如何回答,想了想,说道:“我被陷害。”

    朱老爷子给了叶无天一个我明白的眼神,那个眼神有那么点小小的暧味。

    叶无天尴尬万分,暗叹朱老爷子有那么点为老不尊,年纪一把,还要给出那种眼神,就不怕教坏他这种良好青年?

    “老爷子,我是真的被陷害,你都说了,王家那丫头非普通人。”

    “行了,用不着跟我解释,你们年轻人的事,我管不着。”

    叶无天苦着张脸,老爷子都已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他再说什么也是多余,人家根本就不听解释。

    从书房里出来,叶无天去见朱剑,孙冰冰的死对朱剑造成不小的打击,估计得需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才能缓过来。

    “陪我去逛逛。”朱剑二话不说,拉着叶无天就往外走,对此,叶无天并没有反对,只是让叶无天所料不及是,朱剑所谓的逛逛,竟然是酒吧。

    朱剑想买醉,对此,叶无天并没阻止。

    看着朱剑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叶无天颇为无奈。

    “我知你想说什么,给我点时间。”朱剑仿佛知叶无天想说的话。

    叶无天点头,不再打算安慰,朱剑是个有分寸的人,正如他所说,他需时一点时间,只要再给他一点时间。

    两人在酒吧呆很久,走的时候,朱剑连站都站不稳,叶无天扶着朱剑走出酒吧,刚掏出车匙准备回去,这厮掏车匙的时候还不免自我yy一把,希望今晚不会遇上交警查酒驾。

    “叶无天。”刚掏出车匙,身后响起一道声音,叶无天扭头一看,开口的是李俊,而他身后还跟着几个人。

    李俊的出现让叶无天诧异,作为新郎官,李俊这个时候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家里有美娇娘,有那么多宾客需要他应酬,偏偏他就出现在这里。

    “李兄,你怎会在这?”叶无天注意到李俊的不快,称呼上的转变,今天婚礼之前还是叶兄弟前叶兄弟后。

    “叶无天,有个问题我很希望你告诉我。”

    “呵呵,李兄请说。”

    李俊打量了眼醉猫般的朱剑,然后说道:“你今天穿什么内裤?”

    笑容僵在叶无天脸上,说来说去,李俊还是怀疑。

    “这个问题很重要?”

    “很重要。”李俊点头:“对我很重要。”

    “但是对我不重要,那是你的事。”叶无天冷冷说道:“李俊,你不相信我,也该相信你妻子。”

    “换成是你,你会相信吗?”李俊突然情绪失控,咆哮如雷。

    不得不说,李俊的问题,还真是个问题,一般人都无法回答,也无法相信,另一半都敢当着那么多人面前说她昨晚跟其它男人呆在一起。

    孤男寡女在一起还能做什么?

    “对不起,这是我的私隐,我无法告诉你。”李俊的做法,明显带有侮辱成份,叶无天自然不会同意。

    “如果我要坚持呢?”李俊问道,这个答案一天不弄清楚,他就如鱼骨剌喉。

    “你确定?”

    “确定。”

    叶无天并没再问,扶着朱剑转身,再次走进酒吧,与此同时,不忘对李俊说道:“跟我来。”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