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285章 现在你心甘了吗

  
      这杯酒,李俊喝得相当辛苦,中间停顿好几次,这杯酒,是他喝过最难喝的酒,也是他最不想喝的一杯酒。
  
      酒没喝完,李俊就是坚持不住而停了下来了,双眼赤红,脚下飘浮,若不是旁边有人扶着,只怕他连站都站不稳。
  
      李俊只感到胃中一阵阵翻江倒海,异常难受,想吐,却吐不出来,杯子里的酒才喝到一半不到,他就已经撑不住,再咬牙将剩下的酒喝完,怕是难。
  
      有人开始替李俊担心,同时也认为叶无天过份,不管李俊能否喝完,他的诚意已摆在那,叶无天应该见好就收,而不应该再继续为难李俊。
  
      叶无天由始至终都保持着微笑,自认为最帅的微笑,在他看来,李俊是个闲得蛋痛之人,这种事情,有什么好追求结果?就算被他找到结果,又怎样?回去将王柔丝拉到民政局换本本吗?他有这个胆量吗?正如王柔丝在婚礼上所说,两人在一起完全是出于利益考虑,两人之间没有爱情,更何况人家也说得很清楚,婚前的事情,谁也管不着谁。
  
      “李少,够了,再喝你会撑不住。”李俊的同伴想阻止。
  
      李俊用力一推,强忍着胃中的翻腾,喘气如牛般瞪着叶无天一眼,再次仰头继续喝。
  
      对问题的执着,叶无天感到好笑的同时又感到无奈,李俊这样,只是会让自己活得更辛苦,何必呢?何必计较太多?你李俊都不是初男,还能要求人家女方是黄花闺女?天底下就没有这个理。
  
      “砰!”终于,李俊将酒喝完,杯子被他狠狠砸到地上,豪气万丈:“我喝完了。”
  
      叶无天打量着浑身上下尽湿的李俊,心道你这也算喝酒?被你浪费多少?连衣服都弄湿,当然,天哥认为自己是个懂得宽容的人,所以也懒得跟李俊计较。
  
      “脱。”李俊忍着,但已经是极限,以他这样,随时都有醉的可能。
  
      左右两边,有人扶着李俊,晓是如此,李俊也站不稳。
  
      叶无天慢腾腾地站起来,目视扫视着四周,“各位,你们还要看我脱吗?”
  
      这话引来众人大笑,有意思的是,并没人离开,就连人群中的很多女人也全部一个个睁大眼睛,很期待着接下来发生的事。
  
      叶无天无语,瞧这些人那表情,就应该不会离开,也罢,看就看吧,就当自己在泳池。
  
      “快点。”话刚说话,李俊感觉一股火往上冲,无法控制,幸好,早有人事先做好准备,已经拿好一个桶在李俊面前。
  
      李俊的狂吐倒是让围观的人群稍稍退后几步,可依然没人离开,对此,天哥哭笑不得。
  
      “各位,看归看,本人有一点,别拍照,同时也希望各位能帮我作个证。”说话间,叶无天已经解开裤头。
  
      这厮倒也大方,不羞不臊,大大方方的脱下长裤。
  
      “李俊,看吧,现在你满意吧?我说过,王柔丝是骗你,我不喜欢猴子,我喜欢老虎……”叶无天得意洋洋说着,只是,当他抬头将目光移到李俊脸上时,对方早已烂醉如泥,头歪到他同伴的肩上。
  
      靠!
  
      李俊醉了?现在这算怎么回事?算不算他看过?这种事情,叶无天没兴趣做第二次,拉起裤子后对李俊同伴道:“你们告诉他。”
  
      有些小少妇见叶无天这么快穿上裤子,一个个都不由失望起来,如果可以,她们希望他能别那么快脱,同时希望他能继续脱,就如一首歌里所唱那样,脱掉脱掉,通通脱掉,上衣脱掉,内裤也脱掉……
  
      “何苦呢?”叶无天叹了声,对李俊感到同情,他很有理由相信,未来的日子,李俊恐怕过得不快活,除非他能改变现在这种心态。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当然,那是人家的事,从现在开始,跟他没什么关系。
  
      ……
  
      ……
  
      “哈哈……”
  
      “啊哈哈……”
  
      朱剑知道昨晚的事后,原本心情不佳的他却笑了,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有趣,这事真有趣,笑的同时,他恨自己错过昨晚那个精彩场面。
  
      叶无天在公众场合当着那么多人面前脱裤子?这样的新闻,绝对具有爆炸性。
  
      朱剑越是笑,叶无天就越是郁闷,他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在他看来,这真不好笑,偏偏朱剑就笑得如此夸张。
  
      当然,朱剑能笑,叶无天挺开心,能笑就好。
  
      从昨晚到现在,叶无天的电话就没停过,不断有人打电话过来,包括司徒薇那妖精,在电话的另一头笑得欢。
  
      “你不该换杯子。”笑过后,朱剑说道。
  
      叶无天说道:“给李司令一个面子。”
  
      “嗯,你的考虑也对,相信李家那边不会说什么,面子已经给了,怎样想是他们的事。”朱剑认同:“不过你可真够损,那种恶心招数都能想得出来,往酒里放鼻屎?”朱剑打了个冷颤:“以后别跟人说你认识我。”
  
      叶无天听得直翻白眼,靠,他想一脚朝朱剑踹过去,“我会比李俊的招数恶心?那小子也不知是怎样想的,一个大佬爷们竟然想看另一个男人的内裤?这是什么爱好?现在想想我都情不自禁打冷颤。”
  
      朱剑又是哈哈大笑:“兄弟,别人那方面取向不对,跟咱没什么关系,你这方面正常吧?”
  
      “滚一边去。”叶无天怒骂。
  
      朱剑一脸忍笑,“如果正常,你又怎会答应脱给他看?”
  
      叶无天:“……”
  
      “话说,你昨晚到底有没有跟王柔丝在一起?”朱剑坏笑,这货此时的心情,一点也看不出失落与伤痛。
  
      “很重要?”叶无天反问,神情不屑:“别忘了,那是婚前,谁跟谁在一起又跟谁有什么关系?管得着吗?”
  
      朱剑闻言竖起大拇指:“强,你真强,我佩服。”叶无天没正面回答,朱剑却也明白过来,他很有理由相信,昨晚叶无天肯定是跟王柔丝呆在一起,两人呆了一夜,至于做什么,用脚趾头去想也能猜到,肯定是那方面。
  
      难怪李俊会抓狂,深表同情。
  
      叶无天想起许影,抛开别的不说,这次,许影帮了他忙,决定穿许影买的衣物,叶无天是经过深思熟虑,上次就是吃了许影的亏,叶无天怕那事重现,所以决定听许影一回,没想到真那样,王柔丝那疯女人真在婚礼上作如此出格的事情出来,想反抗,想拒绝这桩婚姻,可以有很多种方法,为何非要这样?非要搞得大家都下不了台才甘心?这样有意思吗?
  
      女人的心思真的很难猜!
  
      “能开心就好。”叶无天安慰道。
  
      朱剑收起笑容,凝神望向远方:“冰冰一定不希望看到我痛苦,她一定希望我能开开心心活着。”
  
      叶无天没再劝,伸手拍拍朱剑肩膀,看来朱剑已经从中走出来。
  
      “我可以快乐,但是,仇一定要报。”朱剑眼神里迸出愤怒的火花,“冰冰不能白死。”
  
      “这个自然,放心吧,冰冰不会白死,该报的仇,一定要报。”
  
      两人聊着,京城某间三甲医院内,李俊却咆哮着,昨晚当晚,他就被送到医院来,同时喝了那么多烈酒,铁人也经不住,被第一时间送过来洗胃。
  
      李俊咆哮着,声音并不响亮,嘶哑得很,他不愿意相信,昨晚他醉后的事情,已经有人跟他说过,可不知为何,他无法说服自己去相信答案,更有些认为自己是自讨苦吃,自己吃那么多苦,换来的就是这样一个答案吗?
  
      李俊既不希望结果如他所想那样,又希望结果如他所想那样,内心矛盾到极点,连他自己都弄不清楚自己。
  
      此时此刻,李俊感觉自己一拳打到棉花上,怎会这样?叶无天的内裤上为什么不是猴子?而是老虎?不应该,实在不应该。
  
      难道真如叶无天所说,他被王柔丝给耍了?
  
      外面,响起高跟鞋的声音,伴随着那阵阵清脆的的高跟鞋声音,王柔丝出现在李俊面前。
  
      新婚之际,作为新郎官的李俊却只能躺在这里,对此,他别提有多郁闷。
  
      “满意吗?”进来的王柔丝双手抱胸,美眸完全看不到一丁点关心,更多的是嘲笑。
  
      李俊仿佛被人用重锤狠狠砸了一下,无比难受,王柔丝如今是他妻子,却得不到她的关心。
  
      “不满意可以继续去查。”王柔丝没理会李俊的怒意:“查到你满意为止,跑去找叶无天的麻烦?天下间有几个人在他面前占到便宜?”
  
      见王柔丝这样说,李俊更气,浓浓的醋意涌出,王柔丝是他李俊的妻子,如今却对另一个男人如此推崇,这是李俊所无法接受。
  
      “你什么意思?”李俊声音沙哑地问。
  
      王柔丝冷漠道:“没什么意思,就想告诉你,别忘了咱们之间的事,你想找死,别拖累我。”说完,王柔丝转身离开,全然不顾病床上的李俊。
  
      “啊……”
  
      李俊憋着满肚子怒火无从发泄,“三八,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跪在我面前向我求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