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310章 弱肉强食

  
      (¤¤全文阅读)
  
      叶无天弄不明白这女人,那头刚刚把人家剪了,这头又关心起人家?心理有问题吧?
  
      “你倒下手够狠。”叶无天笑说。
  
      王柔丝脸色平静,早料到叶无天会这样问,也不生气,“他不该那样对我。”
  
      叶无天嘴角抽搐,李俊那样做是的些过份,可回头想,哪个丈夫能忍受妻子的拒绝?一次还好,次次都这样,谁也受不了。
  
      家里摆着个美娇娘能看不能碰,换哪个男人都无法接受,都必定会抓狂,因此,叶无天有时挺同情李俊。
  
      “他是你丈夫,你的合法丈夫。”叶无天说道。
  
      王柔丝拿奇怪的眼神看向叶无天:“你想来教训我?”
  
      “不敢。”叶无天罢手,“提醒而已。”
  
      “他不该碰我。”王柔丝重申,看样子她并不认为有错。
  
      果然,不一会,她又接着道:“再来一次,我还会那样做。”
  
      叶无天暗汗,这女人,太恐怖,现在回想起来,他暗庆,幸好当初王柔丝没那样对他。
  
      王柔丝仿佛看穿叶无天的心法,“他是他,你是你。”
  
      被看穿猜测的叶无天很是尴尬,讪笑了笑以掩饰尴尬,“你毁了他。”
  
      “他该死。”
  
      “王柔丝,你不单毁了他,也等于毁了李家,别忘了,李家就他一根苗。”
  
      听到这,王柔丝终于沉默,也就是这个时候,才能从她眼里看到一丝内疚与悔意,毁掉一个人,或许她觉得没什么,但毁掉一个家族,尤其是李家这种大家族,那种无形的压力则不是普通人所能比。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后悔了吧?”
  
      王柔丝摇头,“不,我不后悔,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样,可能比这次更重手。”
  
      叶无天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这女人,脑子里是怎么想的?
  
      “呵呵,好吧,你赢了,说吧,找我有事?”
  
      王柔丝如今是处于软禁状态,若不是她身份特殊,恐怕早就被送进牢里。
  
      “离开京城,别帮他。”
  
      叶无天怔住,做梦也没想到王柔丝会说这话,“你一点也不后悔?”
  
      心肠歹毒,怕就是形容王柔丝这种人,这种女人,惹不起,以后有多远就避多远。
  
      “我以后会伺候他,会做他一辈子的妻子。”王柔丝面无表情。
  
      叶无天汗毛倒竖,女人的思维真不一样吗?她那是什么想法?李俊那玩意不能用了,她就会一直呆在他身边?
  
      “你不喜欢男人?”叶无天问。
  
      “你例外。”
  
      “呵呵,我该感动吗?”
  
      “那是你的事,至少我没拿剪刀对付你,还把我交给你。”
  
      “谢谢你的大量,现在想想,挺悬的。”叶无天在想,重来一次,他未必有这个胆去碰王柔丝。
  
      “我说过,你不一样。”
  
      “王柔丝,很多事情无法改变,你既然接受这样的婚姻,就应该彻底接受,而不是搞成现在这样,你这样,对谁都没好处,害了李家,同样也害了王家。”叶无天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何会说这句话出来,如果非要他说一个理由,那肯定是因为王柔丝曾经与他**一渡。
  
      “你不是大家族出生,不知其中的厉害关系,很多事情不是我们所能控制,你以为我想嫁到李家?我们这种人就是家族利益的牺牲品,婚姻这种事情根本轮不到我们作主。”
  
      叶无天无话,正如王柔丝所说,他不是大家族出生,很多事情都不清楚,这事他没资格去评论。
  
      “你以为我把李俊害那么惨,李家会休掉我吗?”王柔丝笑,像在自嘲,更多的是无奈。
  
      叶无天好奇,莫非不会?都已经这样了,李家还能忍住?
  
      “在某些人眼中,利益就是一切,利益比任何事情都重要,婚姻只是工具。”
  
      不知王柔丝说得对不对,更不知李家最后是否会把王柔丝休掉,这疯女人的话也并非毫无道理,李家现在休掉她,只会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什么都得不到,李家会那么笨?
  
      晚上,叶无天接到程可欣的电话,小妮子兴奋无比,“老公,越国来人,说要见你。”
  
      “他们去公司了?”
  
      “嗯,看来他们坐不住。”
  
      “先别理他们,宝贝,有些人就是欠收拾。”
  
      程可欣有那么点担心:“会不会把他们逼得太急?”
  
      “不用担心,几个小丑,翻不起大风浪。”
  
      “那毕竟是一个国家。”
  
      “放心吧,我有分寸。”机会是自己争取,他已给过机会越国,是他们自己不把握?怪得了谁?只能怪他们自己。
  
      社会弱肉强食,你实力不如人家,就别叫苦,别怨命不好。
  
      与程可欣聊一会便结束电话,越国那些人,叶无天不想见,至少现在不想见。
  
      挂断电话,叶无天呆着无聊,左看右看,拿起电话打给朱剑,哪知对方的电话却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那小子搞什么东东?”放下电话的叶无天喃喃着道。
  
      现在睡,早了点,叶无天从沙发上站起,准备一个人出去走走,附近找个酒吧喝两杯。
  
      凤凰酒吧。
  
      叶无天被酒吧的名字吸引住,这个名字,怎么看都有点娘,莫非酒吧的老板是女人?
  
      独自找个清静的地方坐下,独自一人喝着小酒,这种感觉倒也特别,新鲜,期间,好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前来想搭讪,都被叶无天给拒绝,昏暗灯光下,那些女人倒有几分姿色,只是跟欧阳幸月她们比起来,双方就完全不是一个级别,更别说当她们下妆之后,会不会是恐龙都是个未知数。
  
      在酒吧里呆了一个多小时,叶无天离开,走出大街让,微凉的秋风拂脸,让叶无天情不自禁的缩缩身子。
  
      “几位美女,别走啊,陪兄弟几个喝杯酒,哥几个保证,我们很斯文,不会对你们对手动脚,怎样?”前方,一个将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非主流混混笑说道,与他一起的还有几个混混,将三个女生团团围住。
  
      世风日下!
  
      京城这地方竟也还会发生这事,瞧那几个混混脸上不怀好意的表情,恨不得将三位美女吞咽下肚。
  
      这种人,也还敢自称是君子?
  
      “没空,你们再这样,我会报警。”一个女生沉着张俏脸说道。
  
      “报警?”非主流混混露出满口大黄牙,呲牙咧嘴地笑:“嘿嘿,美女,我们又没犯法,警察来了,我们也不怕,放心,我们不是坏人,哥几个就是想与你们认识认识,成为朋友,没别的意思,你们别紧张。”
  
      不远处的叶无天狂汗,乖乖,这些家伙脸皮够厚,换成是他,肯定说不出那些话。
  
      “没兴趣,请让开。”刚才说话的那个女生又道。
  
      那三个女生背对着叶无天,让他无法看清那三个女生的面貌,不过,听声音,叶无天总觉得耳熟,那声音应该听过。
  
      带着疑惑,叶无天向前走去。
  
      “三位美女,别敬酒不喝喝罚酒,我告诉你们,哥几个耐性很有限,识相的最好陪我们喝几杯,我保证,绝不会对你们动手动脚。”
  
      “你可真不要脸。”
  
      几位非主流混混正暗自得意,心道今晚运气不错,竟然遇到如此漂亮的美女,而一遇还就是三个。
  
      正暗爽着,幻想着今晚可以大饱艳福,哪知旁边冷不防响起一道嘲笑的声音,顿时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
  
      “你特么想多管闲事?”非主流混混见叶无天只有一人,当下恼羞成怒,二话不说就掏出刀子,那散发着青芒的刀口仿佛在告诉别人它有多锋利。
  
      叶无天瞟了对方一眼,然后又瞟了那把刀子一下,说道:“刀应该很锋利,真不知被剌到会有多痛。”
  
      几个混混都愣住,如此怪人,他们第一次遇到,按他们以往的经验,只要他们将刀子一拿出,对方就会害怕,眼前这个好像不怎么害怕,怪事。
  
      “小子,识相的马上离开,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刀子捅人痛不痛,你很快就会知道。”
  
      “哦。”叶无天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这样,看样子你们经验丰富,以前捅过人吧?要不今天换换方式?”
  
      “什么方式?”对方下意识问。
  
      叶无天答道:“以前都是你们捅人家,要不今天你们让我捅?”
  
      对方几个混混终于意识到自己被耍,一个个愤怒无比。
  
      “噗哧!”相比起混混的愤怒,站在最中间的那个女生则忍不住一声娇笑起来,被叶无天的话给逗笑。
  
      那女生一笑,混混更是感觉老脸挂不住,几个眼色之下,另外三个混混也纷纷掏出刀。
  
      “啊!”另一女生吓得尖叫,一把刀就够让她害怕,如今个个手里都有刀,可怎么办才好?
  
      “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可不能怪我们。”
  
      面对四个混混手中的刀子,叶无天并没一丝紧张,“你们确定要我捅你们?”
  
      “小心。”刚才娇笑的那个女生提醒叶无天,她也怕叶无天吃亏,毕竟对方有四个人,而且个个都有刀,开不得玩笑,稍有闪失,后果就会不堪设想,弄不好还会有性命之忧。
  
      叶无天看向那个女生,“我这算是英雄救美吗?”
  
      对方暗啐一声,嘴上却说:“算。”
  
      “嘿嘿,那等会你们该怎样报答我?”
  
      叶无天的话让三位女生狂晕,更让那几个混混愕然,想着莫非遇上同道中人?
  
      “流氓。”刚才娇笑的女生骂道,随后对那几个混混道:“收拾她,我陪你们喝酒。”
  
      混混们傻眼了,这特么怎么回事?谁能告诉他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