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319章 惊天线索 下


    (¤¤全文阅读)

    许影身上的伤势令叶无天无心观赏美色,那一条条触目惊心的伤口横七竖八交叉在她身上,可以想象,当初许影受到什么样的危机与痛苦。

    再差那么一点点,右边峰顶上那颗鲜嫩樱红的小红桃就要被波及到,真不敢想象,万一再偏一点点,伤及到那里可怎么办?岂不变得很不完美?狗日的,m国佬可真狠。

    叶无天淡定,许影却无法淡定,心跳加速,尽管她不是第一次在叶无天面前把自己剥成这样,可这次不一样,这次并不是因为那种事。

    美眸不止一次瞄向叶无天,发现他眼神清明,不带一丝杂质与欲火。

    认真工作的男人,真帅!

    许影眸子满异彩,不时地望着叶无天。

    天哥替许影处理伤口的同时,也注意到许影的异样,对此,他只能装看不到,不敢与许影的目光接触,可以说,今天替许影处理伤口,是叶无天最辛苦的一次,既要忍住诱惑,又要忍住许影的目光,可真够为难他。

    替许影处理好伤口后,叶无天背部也被汗水打湿。

    许影红着脸慢慢将衣物穿好后抬头说道:“谢谢!”

    “接着你刚才的话。”洗完手的叶无天坐到沙发上。

    许影说她知伤害李俊的凶手是谁,直到现在都没说。

    收拾好心情后,许影说道:“对李俊下手的人,你认识,他姓朱。”

    “什么?”叶无天心中一个咯噔,姓朱?许影说的该不会是朱剑吧?

    “你没想错,就是他。”许影说道。

    叶无天听得太震惊与疑惑,这怎么可能?朱剑跟李俊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值得朱剑这样做?而且朱剑没理由不清楚他这样做的后果,他在教训李俊的同时,也等于在灭李家。

    荒唐!

    吃惊过后,叶无天迅速冷静下来,一番分析后,认为不太可能,除非朱剑与李俊之间有过节,只是,普通小过节,不可能下如此狠手。

    “有情报显示,朱剑上次出事跟李俊有关系。”

    叶无天再一次被许影的话给吓倒,若是那样,朱剑倒有下手的理由。

    “你没骗我?”叶无天紧盯着许影,如狼般。

    许影无惧叶无天的严肃目光,非但没回避,反而还朝着叶无天迎上去,“我以前骗过你,但是,我跟自己说过,从此之后,我再不会骗你。”

    叶无天没再逼问,许影已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他再说就没什么意义,而且,他内心其实是相信许影,相信她说的话,相信她没有骗他。

    眼神不会骗人,许影的眼神里满是真诚。

    如果许影说的是真,朱剑倒真有出手的理由。

    “我是意外得知。”许影说道。

    叶无天陷入沉思,不知朱剑何时与李俊结怨。

    想了一会,叶无天看向许影:“李俊为何要对朱剑下死手?”

    许影回答:“不知。”顿了顿,许影又接着道:“无天,这事你别插手,对你不好。”

    叶无天没回答,许影的话有道理,这事他参与其中并没好处。

    “我会处理。”叶无天从沙发上站起准备离开,“m国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许影答非所问:“你在关心我?”

    叶无天哑然,暗骂自己嘴贱!没事说那话干什么?

    许影笑脸如花,感觉一切都值了,能得到叶无天的关心,受点伤算什么?人心不是铁打,相信不久的将来,他会被感动。

    “能怎样?兵来将挡。”许影耸耸肩毫不在乎道。

    “毒影门没帮你?”

    许影笑:“没有毒影门帮忙,我活不到现在。”

    叶无天再次沉默!

    “你不用担心我。”

    叶无天很想说,他并没担心。

    自己会担心她吗?只怕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你跟那位王小姐是什么关系?”许影忽然问。

    叶无天愕然,“跟你有关?”

    “没有,随便问问。”

    叶无天沉声道:“许影,别以为你为我做了些事,我就会感动,告诉你,那不可能,咱们永远也回不到过去。”

    许影眼神默然一暗,显然被叶无天那番话打击得不轻,可很快,她又释然,路是自己走,自己选择,怨不得别人,她为他做事,并不是想求什么回报。

    “我知道,一切都是我自愿。”许影幽幽说道。

    叶无天感觉自己一拳打在棉花上。

    “诗诗很不快乐。”许影忽然又是一句。

    叶无天再次怔住,感叹许影的思维跳跃之快,让他完全跟不上,聊着聊着怎又跳到李诗诗上面?

    很想对许影说一句,李诗诗不快乐,跟他有什么关系?只是,这句话最终也还是没说出口。

    “有空看看她。”许影神色复杂。

    心虚的叶无天被看得很不好意思,他能看懂许影那复杂的神色。

    外面,王帆思玩得心不在焉的,目光不时朝某个地方瞄去。

    “亲爱的,今天太痛快了。”刘晓已喝几分醉,今天她是发自内心替王帆思感到高兴,能将管晴狠狠收拾一番,让对方赔了夫人又折兵,在她看来,没什么比这个更让人高兴。

    朱倩儿也在旁边跟着说:“对,亲爱的,叶无天太牛叉了,太帅了,要我说,你干脆泡他,这么好条件的男人,过了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

    “这个可以有。”刘晓笑着道。

    王帆思被两个死党弄得一点脾气都没有,只是连连翻白眼:“瞧瞧你们那样,别忘了人家的身份,他有女朋友。”

    朱倩儿不以为意:“那又怎样?说明人家优秀,这年头,哪个优秀的男人没几个女人?没女人追的男人才没用,打个比喻,你愿意戴钻戒吗?愿意吧?那么你愿意戴普通石头吗?从某方面说,钻石也是石头,本质是一样的。”

    王帆思哭笑不得,这是什么**喻?拿人与钻石来比?两者之间有什么可比性?

    “男人也如此,普通男人,每天三点一线,能给到你什么快乐?远的不说,就刚才那个女人,你看到吗?人家不漂亮?如此漂亮,又有钱,可人家还是拼命倒追叶无天,为什么?亲爱的,你想过没有?”朱倩儿不放弃,继续苦口婆心地劝说。

    王帆思叹道:“我怎么就认识你们这两个损友?”

    “别扯开话题,跟你说正事,老实告诉我,你愿不愿意去追他?如果不愿意,我去,到时你可别怪我跟你抢男人。”刘晓说道。

    “随你便。”王帆思有些受不了这两个损友的话题,让她脸儿发烫,幸好喝了点酒,本就脸红,才掩饰了她的脸红。

    ……

    ……

    朱家,叶无天此时坐在朱家客厅,而朱剑则坐在叶无天对面,宽敝的客厅里只有他与朱剑两人。

    朱剑被叶无天盯得浑身不自在,总是感觉叶无天盯着他有目的,“我说,我不是美女,被你这样盯,我心里发毛。”过了会,朱剑开始恍然大悟,“哦,我知道了,你该不会某方面的取向发生改变吧?”

    闻言的叶无天听后非但没生气,朱剑能这样说,说明他已经从中走出来,这是好事,作为朋友,真心替他感到高兴。

    “李俊伤很重。”

    笑容僵在朱剑脸上,大惊,死死盯着叶无天,想猜测叶无天的用意。

    “别那样看我,正如你所说,我那方面取向很正常,你这样看我,会让我误会的。”

    朱剑再也笑不出来:“你知道什么?”

    “呵呵,知道得不多,严格来说,我没证据,刚才只是随意试探你,没想到真被我试探出来。”叶无天笑。

    朱剑这会并没否认:“听谁说的?”

    “兄弟,你的保密工作做得很不够到位。”

    朱剑脸色大变,他很清楚,一旦消息传出去,会给他与朱家带来什么样的后果,那是非常严重的,朱剑都不敢想,真走到那步,又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灾难。

    “上次你们的事真跟李俊有关?”叶无天问。

    朱剑微微点头,提起李俊,朱剑就满是杀意,他恨李俊。

    “有正接证据?”叶无天问。

    这回朱剑摇头,“没有,不过种种迹象显示,就是他。”

    叶无天暗汗,没凭没据,就敢对人家下死手?他朱剑还能再狠点么?

    “老爷子知道?”

    朱剑想了想,说道:“应该知道。”

    “既然是他,为什么不杀了他?”这个问题,叶无天一直很好奇。

    朱剑咧嘴冷笑,笑容残忍,“杀他?那不是便宜他?我要他生不如死。”

    叶无天打了个冷颤,可以想象得到,李俊没了那玩意,他后半生肯定过得没意思,朱剑要折磨对方,要让对方痛苦的活着,而不是为了图一时痛快宰了他。

    不得不承认,朱剑这招够毒,对此,也能看出朱剑对李俊有恨意有多深。

    “你们之间有什么过节?”

    “我跟他是同学,发生过一些小矛盾。”朱剑一语带过,明显不太想讲述。

    叶无天没继续问:“你要小心了,我能知道的事,李家也有可能知道。”

    朱剑沉声道:“放心,他们没证据,就像我没证据明证李俊就是凶手一样,他奈何不了我。”

    “我明天回东城。”叶无天说道,此时此刻,恐怕只有这句话才适合。

    “谢谢!”朱剑感激不已,叶无天不愿帮李俊,那王八蛋就注定要痛苦一辈子。

    叶无天意识到,京城的天要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