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320章 下跪


    (¤¤全文阅读)

    第二天,叶无天装模作样的替李俊把了会脉后,然后满脸无奈道:“老爷子,对不起,恐怕我无能为力。”

    叶无天的话如同向李家上下宣判死刑,晴天响闷雷,彻底将大伙吓懵掉。

    晓是大伙一早有了准备,这会却也彻底被震傻,他们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叶无天是李家唯一的希望,如今连叶无天也说没办法,李俊怎办?李家又怎办?

    “小……小天,真没办法吗?无论如何,请你试一试。”如今,在叶无天面前,李家上下包括李老爷子在内,都不敢对叶无天吼,有求人家,谁敢得罪叶无天?

    叶无天苦笑:“老爷子,我毕竟是凡人,不是神仙,伤者第一次受伤,我还有些把握,如今又面临第二次重创,而且生机尽失,我再厉害,也没办法。”

    “老爷子,我是没这个能力,你们不能放弃,可以去国外看看,这方面国外的技术还是可以的,你们可以去试试。”

    李老爷子实在想不到还有哪个人的医术比叶无天还厉害。

    “小天,要不你试试?我对你有信心。”李老爷子不放弃。

    叶无天拒绝:“老爷子,这种事我不敢搏,失败的机会很大,我失败没所谓,伤者没时间等,如今每一秒钟对他都是珍贵无比,都不允许浪费,老爷子,我承担不起责任。”

    对方哑然,知叶无天说得有道理,人家站在理上,万一失败了,李家要追究责任可怎么办?

    李老爷子似在挣扎,好一会才道:“小天,只要你帮我,不管结果如何,李家都不会怪罪于你。”

    眼下李家已是无路可走,全部然望就是叶无天,何况换任何人,也不敢保证百分百就能成功,哪怕国外的医生也一样,谁敢给你保证?

    “不是这个原因,老爷子,这事我真没办法。”既然知李俊与朱剑之间有过节,无论如何,叶无天都不会出手帮李俊。

    抛开这个不说,李俊的情况的确很辣手,他并没多大把握,为了李俊这么一个人,不值得。

    叶无天离开了,拒绝了李家之后就离开,在李家众人的‘依依不舍’的目光中离开,走得很决绝。

    “爸,昨天有人看到他去了朱家。”李老爷子身边的大儿子小声说道。

    李老爷子诧异,迅速明白大儿子话里的意思。

    叶无天自然不知李家讨论着什么,与他们离开后,叶无天直接去到机场,他刚到机场,王帆思也到了,用她的话说,有免费飞机为什么不坐?

    刘晓与朱倩儿送王帆思过来,三女的出现让叶无天双眼一亮,特别是刘晓,今天的她一身紧身短初裙,将她妙曼娇躯衬托得淋漓尽致,无限风情。

    感受到叶无天的异样目光,刘晓脸发烫的同时又暗自得意。

    “喂,眼珠子快要掉来了,要不要我替你们两人介绍一番?”王帆思出言打扰。

    尴尬万分的叶无天连忙收回目光,只能嘿嘿地笑着。

    两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到东城,一下飞机,叶无天就狼狈而逃,皆因在飞机上,王帆思总是在他耳边吱吱喳喳的说着,其中说得最多的是刘晓,王帆思一会问叶无天想不想知刘晓有没有男朋友,一会又更露骨,问叶无天想不想知刘晓的三围,甚至更过份的是,还问叶无天想不想知刘晓最喜欢穿什么颜色的小内内,什么款式的等等云云之类。

    当飞机降落到东城机场后,叶无天掌握到刘晓的很多信息,天地良心,并不是他自己想知,而是王帆思拼命灌输给他。

    刘晓喜欢黑色,带蕾丝边,此外,王帆思还告诉他,刘晓喜欢穿丁z裤。

    叶无天很有理由相信,倘若当时刘晓在飞机上,一定会气得将王帆思直接从万米高空扔下。

    天哥就不明白,说这么多给他听,王帆思图的是什么?报恩?没她这样报恩的,为了报恩,反自己姐妹出卖得一干二净。

    看着狼狈而逃的叶无天,王帆思毫无淑女形象地捧腹大笑,笑得无比开心,终于仇一箭之仇,让他刚才用那种色眯眯的眼神看刘晓,混蛋。

    车上,司徒薇待叶无天一上车,二话不说抱着叶无天就是一个热吻,热情如火,这妖精什么时候都这样主动,在她面前,叶无天倒觉得自己像个女人。

    “爷,我代表大少奶与二少奶问你一个问题,你在京城没偷食吧?”司徒薇媚眼如丝。

    天哥哑然,气得不轻的他伸手在司徒妖精胸前重重捏了把,惹得她大声尖叫,“爷,这么大力,你想捏爆它?”

    叶无天哭笑不得,妖精就是妖精,说话都与众不同。

    司徒妖精说话的同时,左右也没闲着,直接伸到天哥某处,“爷,想在路上试试吗?”

    叶无天咽了口唾沫,说不想就假,相信没哪个男人愿意拒绝。

    “还愣着干什么?开车。”

    叶无天如同上了发条的钟,兴奋无比,马上一脚踏下油门,驾着车离开机场。

    司徒薇也开始了她的工作,先是趴下去,轻车熟路的拉开……

    ……

    ……

    一路上,叶无天都感觉在飘,当然,他驾驶的车子也同样在飘,像一个醉汉般将车开得歪歪扭扭。

    爽,真特么爽,就这妖精花样多,灵活的舌头总是让他欲罢不能。

    车子到公司门口时,叶无天也爆发,司徒妖精则一点也不浪费,全数咽下,末了还要舔舔嘴角,一副犹豫未尽的表情。

    叶无天见状,不由一阵欢喜与疼爱,这妖精,总是那么会讨他欢心。

    两人刚准备进公司,却在公司大门口被拦下,几个不怕死的家伙将车拦下,吓得叶无天连忙踩下刹车,尽管如此,还是被吓得不轻。

    “靠!你特么想找死?”叶无天破口大骂。

    司徒薇拿纸巾抹抹嘴后扭头对叶无天说道:“越国的人,呆了好几天,一直不肯离开。”

    听到司徒薇的话后,叶无天这才想起几天前给他的那个电话,当时她们说有越国人想见他,那会他已在京城,更没当回事,现在方才想起,于是拉开车门走下去:“越国人?来做什么?”

    “叶先生,我们想跟你谈谈,请你给我们一点时间。”面前其中一个戴眼镜的家伙说道。

    叶无天没拒绝:“好。”

    十多分钟后,叶无天带着三个越国人进去会客室,“说吧,什么事?”

    “叶先生,我叫胡志华,越国驻华大使,这两位是我的助手。”对方作起自我介绍。

    叶无天笑着扬手打断对方的话:“等等,胡先生,我没兴趣知你们是谁,请说明来意,我没时间陪你们聊天闲谈。”

    胡志华嘴角一阵抽搐,叶无天如此没礼貌,无疑是不给他面子,不给越国面子。

    “叶先生,我们越国想请你帮一个忙。”

    叶无天问道:“说说看。”

    “希望叶先生能停止对越国的行动。”

    “呵呵,哥们,你这话我不爱听,瞧你那话说得,把我当什么?土匪吗?还是海盗?又或者说流氓?有你们这样说话的吗?”

    “叶先生,可以吗?”

    “不可以,什么叫可以?那是你们自己的事,跟我有没半毛钱关系,我说你们脑子是不是有问题?越国有麻烦,跑来找我?把我当什么?救世主?”叶无天对着对方就是一阵冷嘲热讽。

    “叶先生,我今天来是很有诚意,希望叶先生能考虑。”胡志华说道。

    “说了半天,你们越国到底发生什么事?”此时不装疯卖傻,等待何时?

    对方怔住,叶无天的装疯卖傻还真让他无以言对。

    “三位,我很忙,请吧。”越国的生死,叶无天并不关心。

    胡志华见状,心知自己不出狠招是不行,“叶先生,咱们的时间都很宝贵,明人不说暗话,你需要怎样才能放过越国?”

    “你们在求我?”

    胡志华紧咬着牙,久久才道:“是。”

    “嗯,老实说,我看不到你们一点诚意,请问你们有诚意吗?”叶无天懒洋洋地问,当初红颜岛被越国的战舰威胁时,叶无天曾警告过越国,让他们马上调走红颜岛附近的战舰,非但如此,当初红颜号附近的那些海盗,也是越国所为,今天可算是新仇旧恨一起算,又岂能如此轻易放过他们?”

    胡志华又问:“你需要什么样的诚意。”

    叶无天冷笑:“这是你们的事,想表现出什么诚意,得看你们,在我国,有一种做法是犯错者向别人下脆。”

    此言一出,胡志华脸惨绿,叶无天的要求何止是过份?

    “董事长,有电话找你。”此时,李霏霏敲门而入。

    “谁?说我没空,没见我有贵客?”叶无天颇为不悦。

    李霏霏答道:“m国的电话,说一定要让你接,他们有重要事找你。”

    “知了,我马上去。”叶无天佯装满脸歉意地看着胡志华:“几位,不好意思,我得出去一会。”

    “等等。”胡志华开口喊住正准备离开的叶无天。

    叶无天刚转身,却见胡志华突然‘咚’的一声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