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327章 让你先动手

  
      徐远华办公室,于泰涛那张脸如黑面包公一样,仿佛欠了他十亿八亿。
  
      于泰涛看着叶无天,叶无天也同样毫不畏惧地看着对方,两人大眼瞪着小眼。
  
      徐远华暗暗叫苦,对他来说,两人都是大爷,他都惹不起,而如今两人把他的办公室当成战场,这是徐远华所不愿意看到。
  
      见对方迟迟不说话,叶无天也懒得向对方开口,反而对徐远华说道:“徐局,把你珍藏的好茶都拿出来,别自己偷偷一个人喝。”
  
      徐远华好笑:“我那点茶还能入你法眼?”
  
      “话可不能这样说,很多人深藏不露的,我可不敢小看你。”
  
      “我怎么听你这话像在讽刺我?”徐远华哭笑不得。
  
      “有吗?没有吧?我不是那种人。”
  
      于泰涛见叶无天两对话,全然将他当成透明,对此,于泰涛是有那么些不自在,有那么些不悦。
  
      叶无天想,有些人,好了伤疤就忘了痛,记得当初于泰涛有求于他时,在他面前像个孙子一样,让他上,他就不敢下,现在见病已好,马上就翻脸。
  
      不过,对于泰涛的行为,叶无天并不在乎,当初救他,也不指望着于家对他回报什么。
  
      “小叶,有个问题我想问你,希望你能如实告诉我。”终于,还是于泰涛先行开口。
  
      叶无天懒洋洋的看着对方:“今天的事?”
  
      “是。”于泰涛并没否认:“就为今天的事,小叶,当初你为什么不出手阻止?”
  
      “呵呵,于先生,你这话挺好笑,我为什么要阻止?凶手有枪,我想这点不需要我再说了吧?我不是神仙,不可能刀枪不入,这样的解释,不知你是否满意?”
  
      于泰涛没说话,像在思考什么。
  
      耸耸肩的叶无天又道:“好吧,既然你对这个答案不满意,那我再告诉你,我没出手,是因为我不喜欢于少奇,这样的答案,你又满意吗?”
  
      于泰涛嘴角一阵抽搐,叶无天的这个答案是那么的直接,直接得让人无法接受。
  
      徐远华恨不得拿胶布将叶无天这小子的嘴巴封住,让他别乱说话,他这小子的话说出来,又有什么好处?只会带来麻烦。
  
      “换成别人,或许我会出手帮助,但对于于少奇,抱歉!我不会帮,也不想帮,曾经,于少奇来找过我麻烦,还拿于家来压我,你知道,对于敌人,我是从来不会客气。”
  
      于泰涛不甘心问:“难道你没有因为一点念于家的面?应该知道,救了少奇,等于帮了于家。”
  
      叶无天忽然有些看不起于泰涛,连这话都说得出来,着实让人失望,真不知他当初是怎样当上将军,以他这智商,实在无法想象。
  
      连旁边的徐远华也认为于泰涛的话说得很没水平,人家既然敢不帮于少奇,就说明人家从来没将于家放在眼里,更不会在乎什么于家的面子。
  
      于泰涛仿佛意识到什么,老脸微微一红。
  
      “记住,我没义务帮谁看^书网军事,想不想帮,得看我心情,这是我做人的宗旨。”
  
      于泰涛觉得,自己白来了,问叶无天这种问题,着实是极为蠢的一个问题。
  
      “小叶,做人留一丝,你不觉得这样太过份?”
  
      叶无天听得忽然冒火,对方说话越来越难听,“过份什么?姓于的,你来告诉我,我过份什么?要说过份,也是你过份,从种意义上讲,我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吧?你瞧瞧自己?瞧瞧你们于家,又是怎样对待我?有你们这样对待自己的恩人?没礼貌。”
  
      徐远华脸部肌肉在抽搐,不是被气的,而是因为他想笑,叶无天这小子的话真够损,一句比一句损,相信任何听到这话,都会气得抓狂。
  
      果然,于泰涛的脸色大变,估计是被叶无天气着,偏偏他还无法反驳,再怎样,叶无天也说得对,他就是于家的恩人。
  
      “怎么着?无话可说了吧?我曾经那样帮过你们,没有我,就没有现在的你,姓于的,你现在怎样对我?正是因为我知道你们于家的人都是一个德性,我才不阻止,因为,我没拿你们当成朋友。”
  
      不得不说,叶无天这话说得很够份量,更没想过要给于泰涛面子。
  
      “两位,有话好好说。”见苗头不对,徐远华连忙开口,他可不想这两人在他办公室里打起来。
  
      “瞪什么瞪?你很不爽吗?我曾经在你手上吃过亏,还记得当初你朝我开过枪吗?你再瞪我,信不信我马上跟你算算旧账?”叶无天冷冷说道。
  
      于泰涛几乎肺都气炸,叶无天的话太过份。
  
      愤怒之下的于泰涛双手紧握成拳,指节间啪啪作响。
  
      叶无天面无表情地瞟了眼:“想打架?没问题,来吧,我让你先动手。”
  
      “别别,千万别,两位,都是自己人。”徐远华大惊,再次劝阻,他今天的任务就是做和事佬。
  
      “我呸!”叶无天不屑,“徐局,不是什么人都能做我的朋友。”
  
      徐远华哭笑不得,他了解叶无天,这小子像吃了火药一样,那是有原因的,正如这小子刚才所说那样,于家不是东西,特别是于泰涛,刚才拿那种质疑,愤怒的眼神看叶无天,等于是在告诉别人,于家对叶无天的做法相当不满意。
  
      向来吃软不吃硬的叶无天又岂会咽得下这口气?这也就注定事态会演变到现在这样。
  
      如果于泰涛从刚开始一进门就对叶无天客客气气的,至少要用询问的态度问问题,叶无天也不至于如此生气,更不惜跟于家决裂。
  
      “口喝了,徐局,泡茶。”叶无天坐到徐远华面对沙发上,自己动手拿个干净的杯子。
  
      “青年人,做事别太冲动,祸从口出,当时你不出手阻止,法律是无法定你罪,最多也只能良心与道德上说你几句,但是,谁又知自己下一秒不需要帮助呢?”
  
      听得很不是滋味的叶无天突然拿起手中的杯子重重砸到地上,啪的一声,杯子粉碎,“你这是在教训我吗?于泰涛,别动不动就拿长辈身份来教训我,你不配,还有,我特么警告,你是不是以为自己病已好了?就可以在小爷面前放肆?小爷我能治好你,就能治坏你,你信不信?”
  
      毫无疑问,叶无天这话的杀伤力很大,让于泰涛暗惊,他相信叶无天做得到,当初他感染上那种病毒,也全拜叶无天所赐,虽然没任何证据能证明那事跟叶无天有关,但于泰涛还是相信就是叶无天所为。
  
      有些人是用不着给面子的,该怎么吓唬他就怎么吓唬他,眼前这于泰涛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好自为之。”于泰涛留下这句话后就匆匆离去。
  
      “老弟,何必呢?”徐远华真不明白叶无天到底是怎么想的,按他看来,完全没必要跟于家闹翻,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来得强吧?纵使再退一步说,哪怕不能成为朋友,也不能成为敌人,处处结怨,没任何好处。
  
      认识叶无天这么久,徐远华都觉得叶无天就一个样,永远都带着剌,永远都不知忍让。
  
      也就是这小子,换成别人,只怕早已被别人撕碎,哪还能像他一样活到现在?
  
      “徐局,你不了解我,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惹事,刚才你也看到,不是我想惹事,很多时候我往往都是被逼的。”
  
      徐远华暗道才怪,人家刚才也没怎么着,无非就沉着张脸,可换个角度想想,那也正常,毕竟于家刚发生那事,总不能让于泰涛还要笑出来?他能笑得出来吗?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徐远华担心,叶无天这性子不改,迟早会吃亏,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性格的事,哪能说改就改?
  
      “意料之中,从我没出手阻止于少奇被杀,于家要恨就让他们恨吧,那些人都是白眼狼,不值得帮。”叶无天并不在乎,更不后悔,事情再重来一次,他还是会那样做。
  
      徐远华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被雷得无语,这小子做事完全就凑着他自己的性子,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完全不关心其它。
  
      “徐局,你什么都别说了,我知你为我好,我自有分寸,知自己要干什么。”叶无天决定的事,是不会改变。
  
      从警局走出,叶无天打电给郑忠仁,看看霸虎帮那边到底怎么回事,司徒景思够胆背叛司徒家,肯定在背后有帮手。
  
      目前司徒景思虽没完全背叛,但对司徒家的事基本都是阳奉阴违,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更别说用心去办事。
  
      得知郑忠仁在办公室后,叶无天决定过去一趟,很多事电话里说不清楚。
  
      叶无天一边开车一边想,人生如梦,谁也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会一跃成为郑忠仁的上司,两人虽不是同一个部门。
  
      “吱。”驾车经过一个咖啡厅时,透过落地玻璃窗,叶无天无意中看到里面,从里面发现个熟人,一个久未见的老熟人,而此,一个打扮得油头粉面,大腹便便的家伙正手捧着一大束鲜花在那女生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