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329章 剑指马锋


    大腹男已经知道被吴纯雪搂着的男人是谁,刚才恼怒之下,他一下子没想起来是谁。

    话已说出去,现在该怎么办?

    脑子转得飞快,想着该怎样化解眼前的尴尬局面,叶无天是个杀星,不能得罪他。

    “呵呵,这下有好戏看了,请问,现在你敢灭了他吗?”旁边的小青年唯恐天下不乱,坏笑地问道。

    大腹男想灭了旁边这家伙,完全是过来添乱,他敢对叶无天下手吗?叶无天是谁?人家那是天不怕地不怕主,岂是他所能对付?

    叶无天也跟着停下来,扭头看着对方,“有事?”

    大腹男早已没有刚才的嚣张之势,自知没有与叶无天硬碰的条件,又如何还敢开口?

    “没……没什么事。”大腹男如吃了几百只苍蝇般难受,口是心非地说道:“我是想告诉纯雪,让她玩得开心点。”

    旁边的两个小青轻闻言是听得直翻白眼,暗暗讥讽着大腹男,麻痹的,他们本以为会有好戏看,却没想到这大腹男竟如此不中用,知道叶无天的身份后,连个屁都不敢放。

    叶无天好笑,自然知对方打的什么主意,不过他也不点破,反正对方没惹他就行,至于其它,他没想那么多。

    最后,大腹男只能眼睁睁看着叶无天二人离开,而他的心则是在滴血,不应该是这样的,吴纯雪应该属于他,现在好了,只能看着她跟着别的男人离开,他连个屁都不敢放。

    只差那么一点点,若是叶无天迟来那么几秒钟,他就能成功将钻戒戴到吴纯雪手上,只差那么几秒钟,大腹男越想越气,表面上他不敢拿叶无天怎样,但实际内心还是恨极叶无天,恨不得将叶无天碎尸万段,恨不得宰了叶无天。

    当然,这些想法只能深藏内心而不敢表达出来,除非他的实力能比叶无天强大,只是,现在看来,这个愿望永远都无法实现。

    叶无天哪知大腹男心里在想什么?他与吴纯雪一起呆了两个小时,将小妮子送回家后,叶无天才赶去郑忠仁办公室。

    刚踏进郑忠仁的办公室,就迎来了郑忠仁的怨言,“我说,你还能再大牌一点吗?约的是几点?现在又是几点?”

    叶无天自知理亏,尴尬的笑了笑,他总不能跟郑忠仁说自己刚才在外面跟一个美女吃饭,所以才拖延了时间,这样说出去,他很有理由相信,一定会被郑忠仁给鄙视。

    “怨气真大,被哪个女人给甩了?没关系,天涯何处无芳草?我介绍几个美女给你认识,说吧,想要什么类型的美女?”

    郑忠仁听得竖起一个中指送给叶无天,这家伙胡说八道的本事还真不是盖的。

    “为了等你,我到现在都还没吃饭,走吧,咱们边吃边聊。”郑忠仁从椅子上站起来。

    叶无天说道:“我吃过了。”

    “靠!”郑忠仁憋了半天,终于爆出一句粗口。

    “得得,当我没说,算我有罪,走吧,我请你吃。”

    郑忠仁这才露出一丝笑脸:“这还差不多。”说时,顺手拿起办公桌上的一个文件袋。

    、看书’”网’,言情两人就在附近一个小餐馆里找个清静的包间坐下,郑忠仁点了几个招牌菜后就示意服务员出去,等服务员出去后,郑忠仁拿过他从办公室里带来的文件袋交给叶无天。

    “你要的东西都在这。”

    叶无天接过文件袋,打开后认真看起来。

    随着看下去,叶无天的心就越沉,司徒景思背后果然有人在支持。

    “通过我们的线报,钱是从一个境外账户汇入司徒景思的账户。”郑忠仁说。

    叶无天头也不抬:“有办法查出那个账户的开户人吗?”

    郑忠仁轻轻摇头:“意义不大,多半找不到,对方既然有心隐瞒,肯定是那种不记名的账户,查到也没什么作用。”

    叶无天没说话,承认了郑忠仁的分析。

    “还有一事,据情报显示,这是个阴谋,目标极有可能是你。”

    翻开后最后一页,叶无天看到面上的一个名字时,立马放下文件,手指点着桌上的文件问郑忠仁:“你们确定是他?”

    “是,种种迹象显示,就是马锋。”

    叶无天笑了,马锋,又是马锋,那狗日的倒是阴魂不散,走到哪都有他身影。

    司徒景思背后的支持者是马锋,叶无天相信,单凭一个马锋,不足为意,需要提防的是马锋背后那个利益集团。

    “有点意思。”叶无天微微一笑,对手越强大,斗起来才会越有意思,太弱小的对手,玩起来没什么意思。

    郑忠仁很佩服叶无天的勇气,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

    服务员很快就端着菜进来,饿坏的郑忠仁狼吞虎咽,横扫千军,不一会儿就将桌上的菜扫掉大半。

    见叶无天用那种异样眼光看着他,郑忠仁老脸一红,“别拿那种眼神看着我,饿了有什么出奇?”

    叶无天说道:“倒不是想嘲笑你,就是看到见你如此吃法,我有一种犯罪感,好像是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

    郑忠仁笑:“原本就是你,你虐待我,我告诉你,你再不来,我就要去告你。”

    “谢了。”叶无天指指桌上的文件,没想到郑忠仁这么快就给他想要的东西。

    郑忠仁收起玩笑:“你打算怎么办?”

    叶无天揉着额头,“老实说,我现在也不知该怎么办,按我的想法,是找到马锋,只可惜,马锋躲得很好,一时半会还无法找到他。”

    郑忠仁想了想,问:“找到马锋,你又打算怎么办?”

    这个问题,叶无天曾私底下想了好多次,自己找到马锋后该怎么办?宰了他?一枪宰了他,岂不让他死得痛快?

    如果可以,叶无天想让马锋慢慢死,慢慢折磨对方,让那杂碎死得痛苦。

    郑忠仁不知叶无天在想什么,只是瞧着这小子脸上的那种凶狠残忍劲,他就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可以肯定,一旦马锋落到叶无天手里,下场将会很惨。

    与郑忠仁分开后,叶无天回到办公室,坐在那拿着郑忠仁给他的文件看了几遍,寻思着接下来他该怎样行动,司徒景思那边绝对不能让他继续做霸虎帮帮主,还有,司徒景思到底如何与马锋进行合作?两人之间又是进行了什么样的合作?

    马锋如此拉拢司徒景思,图的是什么?凡事总有原因。

    “爷,你找我?”司徒薇敲门进来,妖娆万千的扭着小蛮腰走到叶无天身边,二话不说就坐在叶无天怀里。

    “小妖精,你的裙子还敢再短一点么?”叶无天瞟了眼,司徒妖精的职业裙子实在太短了些,短得不像话,她一坐下,里面的小内内就很容易露出来。

    他不介意她在他面前穿成这样,内心也欢喜,但是她整天在公司里穿成这样,天哥心里就有些吃味。

    怀中的司徒薇咯咯娇笑,笑得花枝乱颤,好不开心,娇笑过后,她又对着叶无天的嘴香了口,“爷,我怎么闻到酸酸的味道?”

    叶无天暗气,伸手在司徒妖精的某处狠狠捏了把。

    “爷,你吃醋了?”吃痛过后,司徒薇问。

    “没错。”叶无天并不否认,“我很生气。”

    司徒妖精没笑,一脸认真地看着叶无天,白嫩的小手捧着叶无天脸颊,“爷,我好幸福。”

    叶无天内心得意不已,心道女人就是听不得甜言蜜语的话,随便一说,她就开心成这样子,有点意思。

    只是,还没来得及高兴,司徒薇的一句话又将叶无天由天堂打入地狱,只见她说道:“爷,你什么时候再努力一把?想办法摆平大少奶她们?让我们几个一起伺候你,总不能老像现在这样吧?那样我会饿了。”

    叶无天:“……”

    办公室的门被再次被推开,进来的欧阳幸月见司徒薇坐在叶无天腿上,当下不由俏脸一红,转身就想走人。

    “等等,二少奶,你走什么?”司徒薇喊道。

    欧阳幸月转身,沉声道:“这里是公司。”

    说这句话,表示她对当前一幕极为不满。

    “二少奶,你得体谅咱们家这位大爷的难处,他想抱抱我又怎么了?外界看来,他身边有几个红颜知己,按说应该很幸福,只是他真的幸福吗?有那么多红颜知己又如何?你一个月有多少在陪他?作为男人,他有需要。”

    听司徒薇这样说,叶无天忽然有种想死的冲动,天地良心,他没说过这话,所有一切都是司徒妖精自己说出来,都是她杜撰出来的。

    欧阳幸月听得脸红耳赤,狠狠瞪了叶无天一眼,最后又不知怎回事,微微低头下去,像做了错事的小孩子。

    “你们都看看这个吧,这段时间大家都要小心点,马锋很可能有新的阴谋要对付我们。”叶无天转移话题,拿起桌上的文件。

    两女拿过文件看了起来,当司徒薇看到司徒景思被马锋拉拢后,气得不轻:“忘恩负义的东西,早知他这样,当初就该让他饿死街头。”

    司徒景思并不是司徒家骨肉,是个孤儿,从小就被司徒家捡回来养,后见他天资聪明,司徒家就把他当作精英来培养。

    放下文件,欧阳幸月看着叶无天:“这样下去不行,咱们很被动。”

    “你有办法?”

    欧阳幸月没正面回答:“交给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