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330章 先礼后兵

  
      (全文阅读)
  
      叶无天很快就知道了欧阳幸月的计划,不得不承认,欧阳幸月这招够狠,也够实用,他就没想到,愣是被她给想到。
  
      欧阳幸月一次性在曝光台上登出一百多个人的名字,如今全世界的人都知曝光台的作用,那可不是什么领奖台,贪官们很怕自己的名字登上那里,现在,一次性被登出一百多人,于是整个世界都沸腾了。
  
      除了这一百多个名字之外,曝光台上还说明,限两天之内,这些人必须向一个叫王安全的人交待某些事,网上还留了王安全的电话。
  
      两天之后,那一百多人若是没向王安全交待,后果自负。
  
      王安全是谁?很多人都开始猜测,这个叫王安全的人极有可能是曝光台的幕后老板。
  
      只是,王安全想做什么?被曝光的那些人,肯定都不是什么好鸟,王安全见他们又是为了什么事?
  
      曝光台这一做法,瞬间让很多人的心理防线崩溃,纷纷暗中主动联络那个叫王安全的人。
  
      接下来两天,王安全从那些贪官嘴里得到太多有价值的东西,随后,有些人发现,接下来的几天,有更多人被抓,但是那几十个主动联系王安全的人却暂时没事,一百多号人,只有二十多号没联系,而那二十多人全部出事,全部被抓。
  
      欧阳幸月这招很狠,她这样做,是要将马锋逼急,利益集团虽强大,却也经不起这样损兵折将,事情总是需要有人来做,集团里的成员被大量清理,对集团而言损失也是巨大的。
  
      王安全除了从那些贪官手上得到大量的资料之外,还得到一大笔钱,这笔钱在国外游了几圈后,全部进入到叶妃乔所掌控的慈善基金里面。
  
      “幸月,你真聪明。”叶无天拉着欧阳幸月漂亮的小手玩弄着,出乎意料是,欧阳幸月并没将手抽回。
  
      “我以前很笨?”
  
      “呃,我没这样说。”叶无天暗汗。
  
      “跟你三少奶比起来,哪个更漂亮?”欧阳幸月今天不知抽什么风,并没打算轻易放过叶无天。
  
      叶无天苦笑,这问题不好回答,说哪个漂亮,都势必会得罪另外一个,所以,让他如何回答?
  
      见叶无天不回答,欧阳幸月依旧不罢休,又问:“你很想我们几个一起伺候你?好让你享尽齐人之福?”
  
      天哥欲哭无泪,这一刹,他明白一个道理,女人,都是记仇的,不管她是女神还是什么,都是记仇。
  
      这又是一个不好回答的问题,站在他自己的立场上,他当然想,只是,他好意思回答吗?
  
      “感觉很委屈吗?”欧阳幸月又问。
  
      叶无天快要抓狂,这女人是怎么了?她今天是抽什么风?
  
      “没有,哪会委屈?我很幸福。”叶无天能说自己委屈吗?当然不能。
  
      欧阳幸月像在犹豫,一会儿后,她鼓起勇气问:“你真想我们几个一起伺候你吗?”
  
      叶无天快哭了,这个问题真不好回答啊!他该怎么回答?想来想去,怎么回答都不是,你若认为欧阳幸月是真心想让他更幸福看书,、网(科幻,那就错了,大错特错。
  
      “那个,幸月,别听她乱说。”叶无天苦笑。
  
      “哦,那就是不想?”欧阳幸月暗松口气,“这可是你说的,不能怪我。”
  
      叶无天:“……”
  
      可怜的天哥直接懵了,什么意思?欧阳幸月不是试探?而是询问?
  
      他若说想,她会同意吗?
  
      “别那样看着我,机会已给你了,我这人很民主,你不喜欢的事,我不会强迫。”欧阳幸月眸子里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她知这家伙在想什么,更知他为何苦着张脸,只是她并不点破。
  
      看着欧阳幸月转身离开,悔得肠已青掉的叶无天直接给自己一巴,麻痹的,装什么装?自讨苦吃,现在好了,送上来的机会,他没把握到。
  
      如果欧阳幸月再问他一次,他一定会回答,他愿意,愿意愿意愿意,只可惜,只有那么一次机会,他错过了。
  
      谁会想到欧阳幸月会无聊到专程跑来问他这个问题?那不是她的风格。
  
      此时此刻,叶无天深切体会歌里所唱那样,女人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你也猜不明白……
  
      不知现在去问她,说他想改变主意,不知她会不会鄙视他。
  
      叶无天很快就否决了这个念头,那是不可能的。
  
      “哪位?”拿起响着的手机。
  
      “我是司徒景思。”对方在电话里自报家门。
  
      叶无天一怔,司徒景思?这个时候他怎么找上门来?
  
      不妙!
  
      叶无天隐隐有些担心,对方这个时候找上门来,肯定不只是为了玩,更不可能找他聊天。
  
      “我想跟你谈谈。”司徒景思说出目的。
  
      “好。”
  
      约好地点后,叶无天便挂断电话,脑子转得飞快,司徒景思这个时候要见他,事发异常,想来想去,叶无天只想到一个可能,那就是司徒景思可能已经听到什么,知司徒家对他不满。
  
      不管对方出于任何目的,叶无天都决定去见见对方。
  
      去到茶馆后,司徒景思已经坐在那,叶无天在对方面前坐下。
  
      “尝尝这茶,不错。”司徒景思说道。
  
      待茶艺师端过茶放到他面前后,端起来了口,“果然是好茶,茶过齿香。”
  
      “呵呵,这是我托关系好不容易才弄到一点,这些年一直都舍不得喝。”
  
      叶无天微微一笑:“这么说来我倒是有口福了,谢谢你的茶。”
  
      司徒景思也跟着笑:“叶先生客气,以你的身份地位,想喝什么茶不行?”
  
      “哈哈,司徒帮主你太看得起我,其实吧,我就是一粗人,哪懂得喝茶?实不相瞒,我平常也就是将茶叶往杯子里一倒,完全没那么多讲究,给我好茶叶,也完全是浪费。”叶无天说道。
  
      此时,两人又是相视一望,呵呵笑起来,“叶先生你真是个有趣之人。”
  
      “有趣?这个词用得好,司徒帮主,你也是个妙人。”叶无天同样赞了对方一句,在旁人看来,两人像是惺惺相惜,更像是多年未见的好友。
  
      一会后,司徒景思终于扯入进题,“叶先生,你认为人有私心吗?”
  
      “当然,圣人亦有私心。”
  
      “说得好。”司徒景思突然很激动,“说得没错。”
  
      叶无天笑问:“司徒帮主找我,该不会就想问这个问题吧?”
  
      司徒景思恢复淡定,从这方面,可以看出,他是个实力派演员。
  
      “我是个孤儿,从小被司徒家捡回去养,从小到大,司徒家在我身上投入很多,但是,我为他们赚得更多,是他们在我身上投的十倍,甚至百倍。”
  
      叶无天沉默不语,听着司徒景思的讲述。
  
      “他们每个大家族都一样,经常从各地去物色一些孤儿,从小开始培养,挖掘那些有潜质的小孩,用他们来替家族打天下,做敢死先锋。”
  
      “这很正常,司徒帮主,只能说你还算比较幸运,没有司徒家的帮忙,现在的你绝不可能像现在如此风光。”叶无天说道。
  
      “嗯,叶先生的话有道理,我也认同,所以过去这么些年,我一直努力工作,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去回报司徒家。”
  
      “那不是很好么?你努力工作,司徒家同样会对你好,给你厚丰的回报。”
  
      “刚才叶先生你也承认,每个人都是有私心,这么些年,我还给司徒家的已经够多,接下来,我该为自己而活着。”
  
      “所以你打算自立门户?”叶无天算是猜出司徒景思今天约他的目的,敢情是为这事。
  
      司徒景思点头:“没错。”
  
      叶无天伸手鼓掌,“这是好事,不过司徒帮主,你似乎做得不够仁道,想自己创业,没人会说你什么,甚至我想司徒家也不会说什么,可你为什么要带走霸虎帮?你对霸虎帮做过什么?有过什么贡献?”
  
      “我这么多年为了司徒家赚那么多,难道司徒家不该给我一点补偿吗?”
  
      “唉!”叶无天叹了声:“司徒帮主,不是我看不起你,当年若没有司徒家的帮忙,现在的你是否还能否活着都是个问题,咱们国家有句老话,叫做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说司徒家要给你一定的补偿,霸虎帮适合吗?整个霸虎帮加在一起有多大的价值,别说你不知道,不是我多嘴,你真要拿走霸虎帮,那是不现实的,司徒家不会放手,不为别的,就因为霸虎帮是司徒楚所创造,是司徒楚的心血,同样,也是司徒家的心血,再有,你要拿走霸虎帮,我担心你过去这么多年为司徒家所赚的都没有霸虎帮的总价值。”
  
      叶无天看不起这种人,什么玩意?“司徒先生,你认为司徒家算得上利用你吗?他们没给你开出薪水吗?还是他们给你开出的薪水比别的公司低?”
  
      司徒景思苦笑:“看来我今天不该找叶先生聊这事。”
  
      “司徒先生,你是个聪明人,我送你一句忠告,别太把自己高看,在很多人眼里,也就是那么回事,还有,你背后那所谓的靠山,最多只是将你当成一枚棋子,你有利用价值还好,倘若没有,他们还会罩着你?”
  
      司徒景思惊愕,估计被叶无天的话给震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