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331章 相互暗算


    司徒景思震惊,叶无天是怎知他背后有靠山,有支持者?

    仔细一想,司徒景思也就释然,叶无天知道也不足为奇,稍为一想也能想得出来,没有靠山,岂敢自立门户?

    “你都知道了?”司徒景思不甘心地问,很想知叶无天到底知道些什么。

    “该知与不该知的我全知道。”叶无天回答:“你想问什么?”

    司徒景思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极为蠢的问题,他就不该问。

    叶无天看得出来,对方慌了,心慌才会露出马脚,不打自招。

    “我没有错,人都有自私的一面。”司徒景思继续坚持。

    “嗯,你想自主创业,这没错,可错就错在你不该太贪心。”叶无天讥讽着对方。

    司徒景思犹如一头暴怒的狮子:“那是我应得的。”

    叶无天叹了声,鸡跟鸭讲,他还能说什么?说再多,司徒景思也听不进去,他说再多又如何?

    既然如此,天哥又何必客气?给脸对方,对方也不一定会要,更别说会不会珍惜。

    “司徒景思,交出霸虎帮吧。”叶无天单刀直入,开门见山。

    司徒景思脸一沉,从叶无天的话里,他听到威胁的气息,好歹也已经是霸虎帮的帮主,被人威胁,让他难受,更让他愤怒。

    他叶无天以为自己是谁?竟然命令他?霸虎帮不是红颜集团,不是他叶无天的天下。

    “你命令我?”

    面对司徒景思的疑问,叶无天并没否认:“如果你非要这样认为,也可以。”

    司徒景思嘴角抽搐,眼神如毒蛇,“我要是不听呢?”

    叶无天淡淡一笑,有着江山在握的豪气与自信:“知什么叫丧家之狗吗?”

    “啪!”司徒景思暴跳如雷,手重重拍到桌子上,“你骂我?”

    “不不。”叶无天轻轻摆摆手,“不是骂你,是想告诉你,你那个所谓的靠山,如今只能像条丧家之狗一样躲着我,所以,你认为他能保护你?能给到你所谓的安全感?”

    司徒景思呆在那。

    “司徒先生,这帮主之位已不适合你,让出来吧,咱们还可以是朋友。”

    “我要是不让呢?”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岂会甘心轻易让出去?就这么让出去,岂不等于白忙活?

    叶无天愕然,摸了摸后脑勺,“老实说,我还真没想过这问题。”

    “我不会交出霸虎帮。”

    “呵呵,只怕由不得你,司徒先生,我说过,咱们可以做朋友,当然,也可以成为敌人,想走哪一条路,就看你自己如何选择。”

    司徒景思冷笑:“你觉得我会怕?”

    叶无天笑问:“你不怕,是因为你在这茶里下的毒吗?”

    司徒景思瞬间脸色大变,满是讶异与不可思议,叶无天这也能喝得出来?那也太妖孽了些,不对,倘若能看出茶里有毒,为何还要喝?

    “借助茶的味道来掩盖毒药的气味,司徒景思,你也算是用心良苦。”

    “你……你怎么没事?”算算时间,也应该差不多,只是叶无天却一点事都没有,仍然生龙活虎,这是怎回事?莫非那看”*书,网首发些毒药是假货?

    司徒景思很快就否决这一猜测,毒药肯定是真的,不可能有假,唯一的可能就是被叶无天做了手脚。

    从叶无天进来到现在,司徒景思都一直盯着,而且,他也没到那种老眼昏花的地步,为何叶无天会没事?一点中毒的迹象也找不到。

    叶无天端起茶杯了口:“计划很完美,可惜,你遇上的是我。”

    见叶无天再次端起茶杯喝,司徒景思目瞪口呆,满脸的难于相信,这是怎么回事?

    “很奇怪是吗?想知我为什么不会中毒?”叶无天仿佛看穿司徒景思的疑惑。

    司徒景思麻木的点头,完全是下意识的,外界盛传叶无天很难对付,人也很诡异,当初他还不相信,现在看来,似乎真是那么一回事。

    对司徒景思的手段,叶无天非常生气,从一开始,对方就没安好心,想置他于死地,这是叶无天所没法接受的事,见面之前,他还想着采用温和的手段让司徒景思交出霸虎帮,这事也就算过去,哪知人家却不这样想,一见面就痛下杀招。

    “丧家之狗也适用在你身上,司徒景思,你真不该对我下毒。”叶无天语气越来越冰冷,握在手里面的杯子也啪一声被他捏得粉碎。

    司徒景思刚想说话,这个时候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撑着,然而,不待开口,司徒景思就感胸前一痛,针剌般的痛,那种痛楚让他无法承受,额头上开始溢出豆大的冷汗。

    “很难受吧?”叶无天风轻云淡,看向司徒景思的眼神里多了丝讥讽与鄙夷,“你以为自己服了解药就没事?别忘了我的身份。”

    司徒景思脑子里面轰的一声,脸色惨白,自己中毒了。

    “你对我下毒?”说话的同时,司徒景思发现自己胸前的痛楚非但没减轻,反而越来越严重,那种处于死亡边缘的滋味,恐惧感,让司徒景思感到自己是那么无助,甚至是那么渺小。

    “来而不往非理也,你对我下毒,我总不能还把你当成朋友吧?虽然我很大度。”若此时有叶无天的朋友在这,一定会被逗笑,叶无天大度吗?这家伙完全跟大度扯不上半点关系,完完全全小人一个,有仇必报,不计后果。

    “解……解药。”越来越痛,司徒景思不知这样痛下去,他还能支持到什么时候,此时此刻,他只想活着,好好的的活着,哪怕不要帮主之位,他只想活着。

    后悔,无助,恐惧,等等充填满司徒景思内心的每一处。

    害怕的同时,他还在想着另一个问题,叶无天是什么时候对他下手?

    “五分钟。”叶无天莫名说了一句司徒景思完全听不懂的话。

    “这种药只有五分钟效果,五分钟过后,你就不会痛,只是,你能撑五分钟吗?司徒景思,念在咱们相识一场份上,我告诉你吧,你撑过五分钟也没用,因为,三分钟过后,你的痛觉神经就会开始麻木,开始失去知觉,五分钟后,你将永远感觉不到痛。”

    司徒景思打了个冷颤,感觉不到痛?听起来挺好,可是那跟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那样的人生是不完整的,那样的人生不是他想要。

    叶无天看不起对方,这家伙不经吓,完全就是个软蛋,真不知当初司徒老爷子为何要找这么一号软蛋出来掌管霸虎帮,莫非司徒家真没人才?

    “我刚才说什么来着?我说过,你的靠山帮不上你,没说错吧?”叶无天戏谑地道。

    司徒景思早已相信叶无天,相信他中的毒会越来越严重,因为,他胸前痛非但没减轻,反而还越来越重,这可不是好现象。

    “要怎样你才能给我解药?”

    叶无天反问:“你不是聪明人?”

    司徒景思几乎毫不犹豫:“我愿意交出霸虎帮。”

    交出霸虎帮,虽然不甘心,只是也总比死了好,死了,就什么都没有,包括他这些年努力赚到的钱也无福享用,到头来只能便宜银行。

    “嗯,除此之外,帮我打个电话。”叶无天拿起本该属于司徒景思的手机:“我想跟你靠山聊聊。”

    司徒景思大惊,想拒绝,但当看到叶无天那坚持的眼神时,司徒景思选择了屈服。

    电话很快通了,叶无天将电话移到耳边,对方没说话,叶无天不说,电话另一边的神秘人也不说。

    几秒钟过后,叶无天沉不住气,“马锋,你的眼光很有问题,找这么一个软蛋来做冲锋,我看不起你。”说完,也不管对方是何反应,直接电话一挂,反正他清楚,对方是不会开口,缩头乌龟没做够之前,马锋不会站出来。

    将电话扔给司徒景思的同时,叶无天也顺便扔了颗药丸给对方,“这个能缓解你的痛楚,暂时,等你交出霸虎帮后,我会给你真正的解药。”

    接过药丸的司徒景思怒道:“你不相信我?”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你是谁?”

    “你……姓叶的,你别欺人太甚。”

    叶无天走了,临走前抛下一句话给司徒景思,限他一个小时内回到霸虎帮,否则后果自负。

    司徒景思想抓狂,拳头像打在棉花上,有力没地方使。

    结完账后,司徒景思沮丧无比地走出茶馆。

    心不在焉的掏出车匙,司徒景思忽然感觉后面有股危险气息,连忙转身。

    当他转身后,情不自禁地倒抽一口凉气,手中的车匙也咣当一声掉到地上,“你……你们来了。”

    司徒景思面,站着两人,一个手扶着拐杖的年轻人,此外,年轻人身边站着一个中年男人。

    “你令我很失望。”年轻人开腔,用他那带着嘶哑的声音表达出对司徒景思的不满。

    司徒景思很想让自己镇定下来,只可惜,无论他怎样做,都无法让自己冷静。

    “他……他对我下毒。”司徒景思解释。

    扶着拐杖的年轻人哼了声:“我说过,别轻举妄动,一切听我安排,显然,你不是一条听话的狗。”

    司徒景思还想解释,可惜,在他眼前一花后,脖子发凉,下意识的用手去摸,全是血,而他竟感觉不到痛。

    艰难的抬头看着前面两人,司徒景思还有许多话想说,然而,瞳孔快速扩散的他拼尽力气,也始终无法开口说出一句话……

Ps:书友们,我是大肚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