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334章 死亡威胁


    (全文阅读)

    挂上电话,叶无天脸色铁青,杀气腾腾,最反感那些王八蛋暗地里出手,让你防不胜防。

    若冲着他来,他倒不怕,可是身边人呢?不可能个个都有好身手。

    “我马上让人去查。”欧阳幸月的脸色也不好看,刚才那个电话,她同样听到,听到对方的嚣张声音。

    “打给叶叔他们。”程可欣提醒。

    叶无天站着没动,程可欣见状,便自己拿出手机打给叶恒东,可连试了几次,对方的电话都是处于关机状态,无法接通。

    程可欣暗道不妙,该不会是叶恒东已经受到什么不则了吧?

    无法找到叶恒东,程可欣并没放弃,又找到到何玮蓉的号码拨打过去,只可惜,这次仍是一样,对方的电话仍然打不通。

    打不通何玮蓉的电话后,程可欣开始心急,无法镇定下来,一个电话打电通,可以是巧合,或者其它原因,两个人的电话都打不通,事情就不简单了。

    “打不通。”程可欣对叶无天说。

    “妃乔。”叶无天那张镇定的脸上同样透着担心,担心叶恒东他们的安全。

    叶妃乔的电话倒是很快就打通,确认她暂时没事后,叶无天松口气,他很在乎叶妃乔的安全,以前也只有这个妹妹对他最好,哪怕在他最纨绔败家的时候,她也并没放弃他,依然认他这个哥哥。

    交待几句后,程可欣便结束与叶妃乔的通话,而此时叶无天也拿出电话,没来得及拨打,一条短信进来。

    点开,是一条视频,上面,一辆大泥头车正慢慢向一辆小轿车驶去,而那辆黑色小轿车已经被逼到死角,无路可退。

    通过视频,可以看到轿车里的人正拼命想自救,想打开车门出来,可惜,无论他们如何用力,都始终无法打开车门。

    车内的两人正是叶恒东与何玮蓉,透过视频,还能看到他们脸上的那种恐惧。

    视频很短,只有那么十秒钟。

    “现在你是什么感受?”陌生人的电话又打进来,饶有兴趣问。

    “听着,不管你是谁,若是他们有任何闪失,我发誓,不管天涯海角,我一定会找到你。”

    对方大笑,笑声很怪,从他的笑声里不难听出,根本不在乎叶无天的威胁。

    大笑过后,神秘人问道:“叶无天,你只会玩这种?”

    手握着电话的叶无天呛得不轻,他很不喜欢这种被威胁的滋味,很不喜欢,

    “你想要什么?”愤怒,并不代表叶无天就失去理智,刚才视频里的那辆泥头车退车的速度很慢,可以看出,对方并不是要马上杀死叶恒东夫妇。

    “聪明,我就喜欢跟你这种打交道。”神秘人几句赞赏的话过后,又道:“很简单,想救他们,你自断双腿,我保证他们毫发无伤。”

    叶无天乐了,这年头,傻叉真多。

    “你笑什么?”对方似感觉到叶无天笑。

    “我笑你傻叉。”叶无天冷笑:“以为这样我就会屈服?”

    电话另一边的神秘人说道:“你就不担心他们死?别忘了,他们是你父母。”’!:最新

    “担心,不过人总有一死,他们死了,我会给他们报仇,还有,迟早我都会查出你的身份,你的家人,你今天对我所做的,我会十倍百倍的讨回来。”

    旁边的程可欣暗暗捏了把汗,叶无天刚才那番话肯定会剌激到对方,万一对方被激怒,叶恒东夫妇就会更加危险。

    对此,叶无天则有着另外一种想法,神秘人是冲着他而来,无论他今天如何委屈求全,对方也不会罢休,相反,只会更快乐,哪怕他现在把双腿砍了,敌人也未必会放了叶恒东二人。

    叶无天会自断双腿吗?那不是他的行事风格。

    刚放下电话,又一条短信过来,毫无疑问,这次又是刚才那人发过来。

    视频上,泥头车已经距离叶恒东夫妇所在的黑色轿车只几步之遥,转眼间,泥头车后车尾部就已经碰到黑色轿车,撞力之下,黑色轿车开始慢慢变形。

    泥头车并没停下的意思,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估计叶恒东夫妇所在的那辆轿车会被撞成铁饼。

    视频放到这就完了,后面的事,叶无天看不到。

    此时此刻,叶无天几乎被憋成内伤,空有一身本事,这会全派不上用场,如同一拳打到棉花之上,那感觉,别提有多难受。

    程可欣手握着叶无天,柔声安慰道:“会有办法的。”

    叶无天轻轻点头,欧阳幸月她们已经动用所有关系,接下来,他自己的势力也应该动一动。

    自己身为九处的副处长,权力通天,对方威胁他,也等于同时在威胁国安。

    一个电话下去后,强大的情报组织马上展开行动,接到叶无天的卓老头也不敢大意,一道道命令发出去。

    将事告诉卓老头后,叶无天还没罢休,又打给徐远华,最后,叶无天还通知邓军,让霸虎帮发动所有人员去寻找凶手。

    叶恒东夫妇是在东城遇险,换言之凶手这会肯定也在东城。

    五分钟,好消息传来,找到叶恒东夫妇,两人受了伤,但没生命危险。

    叶无天清楚,幸好他态度强硬,否则,五分钟那么久,恐怕十个叶恒东都不够死。

    救出叶恒东夫妇,同样也抓到凶案现场的几个凶手,包括那名开泥头车的司机。

    叶无天看着眼前这四个被五花大绑的凶手,“想必你们应该认识我,现在,多余的话我不想多说,只说一次,谁让你们这样做?”

    四人中没人回答这个问题,一个个如同死士般不动。

    “很好,我喜欢硬汉。”叶无天示意将其中一个凶手推到墙边上站着,邓军几人不太明白叶无天的用意。

    叶无天亲自上了一辆看上去已经报废的皮卡,启动车子后,慢慢驶向站在墙边上的那人。

    对方见皮卡朝他驶去,眼神里闪过一丝慌乱,谁都怕死。

    皮卡车头部已经碰到对方,虽然车速很慢,但也不是对方所能受,以血肉之躯去抵挡冰冷的铁块?无疑是鸡蛋碰石头,虽说这年头的鸡蛋也很硬。

    “啊!”车速再慢,对方也无法承受,惨叫声响起,与此同时,鲜血染红那个凶手的裤子,然而,就算这样,叶无天也没有停下,依旧在加速。

    车头被墙挡着,无法前进,叶无天一加速,后轮就开始与地板产生磨擦,冒出缕缕青烟,以及阵阵剌鼻的味道。

    邓军几人都被叶无天的手段给震住,这种手段,太凶残,特别是另外三个凶手,更是脸色惨白,他们都清楚,接下来若是他们再不合作,结果可能也会同样被拉到那边用皮卡去撞。

    除了皮卡的轰鸣声,轮胎磨擦所产生的声音之外,还有一阵阵咔嚓之声,那是凶手腿上的骨头尽碎的声音,听上去让人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对方很快就晕厥过去,如此折磨之下,谁能受得了?

    “下一个。”叶无天面无表情,仿佛刚才之事不是他所为。

    邓军闻言马上又让人拉着另外一个凶手过去,那个被拉着的凶手见轮到他自己,立马慌张起来,拼命挣扎,只可惜他被五花大绑着,根本没任何办法挣脱。

    “不要,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对方一边挣扎一边大喊,希望能放他一马。

    叶无天冷笑,这些傻叉真够可爱,刚才那样对叶恒东夫妇的时候,他们有没有换个角度来替人家想过?想必那会他们肯定很爽吧?

    被强拉到墙角边上,邓军冷言警告,“小子,你最好配合一下,要么让车顶你腿,要么让车轮从你脑袋上辗过去,你想选哪样?”

    对方打了个冷颤,脸色惨白的他瞬间老实下来,不敢再挣扎。

    “我真不知道,救救你们放过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放过我吧。”对方求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饶,希望叶无天能放过他,两个选择,无论哪一样,他都不想选择,双腿被废,以后的生话该怎么办?

    叶无天如法炮制驾驶着皮卡朝对方慢慢驶去,不一会,又将人家双腿废掉。

    轮到第三个时,对方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我说,我说,是一个叫波哥的人让我们做的,其它的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波哥?”邓军眉头皱起,“张大波?”

    对方狂摇头:“我只知他叫波哥。”

    叶无天扭头看向邓军,“你认识?”

    邓军回答:“如果是张大波,我认识,他是龙堂堂主,司徒景思刚提拔上来的人。”

    “马上找到他。”

    邓军点头,带着人离开,半个小时后,他打来电话,张大波失踪了,不知去向。

    张大波是关键!

    公然敢向叶无天发出挑衅,真只是张大波所为?一个小小龙堂堂主,他有这个胆?

    一切迷团只有在找到张大波后才会解开。

    凌晨三点,东城码头四周宁静,除了海浪声之外,就是一些不知名虫子的鸣叫声。

    此时,漆黑如墨的海面上亮起一道光线,一闪一闪,很有节奏,每次都是三下,连续三次。

    海面上那束光线亮起后,岸上也朝那个方向亮起一束光线,同样的节奏闪几下,紧跟着一道身影快速朝岸边而去,希望船能快些靠岸,希望能尽快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