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335章 内情复杂

  
      (全文阅读)
  
      船很快靠岸,岸上之人马上收拾起电筒,然后提起放在地上的一个行旅袋迎上去。
  
      “超哥在哪?”提着行旅袋的男子低声问道。
  
      “在船上,超哥让我来接你。”刚才从快艇上上来的人回答:“快上船。”
  
      “好。”手提着行旅袋的男子连忙点头,他早就想离开这里,一秒钟也不想停留。
  
      拿着行旅袋的男子跟着上去快艇后,都没来得及松口气,就见两把手枪指着他,将他吓一大跳。
  
      “兄弟,你知道得太多了。”刚才上岸接人的年轻人说,同时他也扣下扳机,手枪已装了消声器。
  
      咚!
  
      中枪的男子身子往后倒,噗通一声掉落到水里,溅起一团团浪花后就消失于水面,被海水淹没。
  
      快艇上的三人见状,都一时半响反应不过来,直到目标跌落水里消失不见,他们一个个方才反应过来,纷纷看了眼那已恢复的海面上,目标早已消失不见。
  
      寻找一会,三人最终只能放弃,都将目光放在那个行旅袋上,几乎在同一时间,三人朝那个行旅袋围了过去,其中一个拉开行旅袋的拉链,当看到袋子里面的东西时,三人都双眼放光,彼此都很有默契地彼此看了眼,都读懂大家彼此的意思。
  
      三人都脸露笑容,袋子里装的全是钱,财过留一手,今天这趟值了,可以让他们狠狠的发一笔。
  
      就在其中两个伸手去袋子里面拿钱时,突然,两声枪响,开枪之人动作十分快,两枪分别干倒他的两个同伴。
  
      在他开枪前一刹,对方那两人有预感,只不过事情发生得太快,快到让他们根本不够时间去作出任何反应。
  
      用力将两具尸体推到海里后,那人咧嘴微笑,盯着那个行李袋想了一会,最后咬牙忍痛地朝自己手掌开了一枪,直痛得他倒抽凉。
  
      清理好后,驾船快速离去,让凌晨深夜的码头恢复宁静。
  
      第二天,叶无天接到郑忠仁的电话后马上赶到对方所说的地址,一个神秘地下室。
  
      透过透明玻璃窗,叶无天看见里面躺着一个人,此人身受重伤。
  
      “他叫张大波,被人暗杀,死里逃生,我们的人发现他。”郑忠仁说道。
  
      隔着玻璃远远看着对方,叶无天认识,此前见过张大波。
  
      “就是他让人对付你家人。”郑忠仁又道。
  
      此时,两人聊天时,张大波醒了,他同样也看到窗外的叶无天二人。
  
      张大波看到叶无天时先是愕然,继而脸上流露出恐惧,看得出来,他对叶无天还是发自内心的害怕,想当初叶无天在霸帮虎内上演霸道接管,硬生生将人家脖子踩断的事还是起到很大的震慑作用。
  
      两人对视看了一会,张大波主动提出要见叶无天,有话要跟叶无天谈。
  
      “先……先生。”张大波艰难的喊道。
  
      冷笑的叶无天说道:“你没资格喊我。”
  
      张大波苦笑,“先生说得对,我错了。”
  
      事到如今,张大波知自己从一开始就错了,他只是别人所利用的一枚棋子而已,一旦失去利用价值,马上就会被抛弃,他看:?书网]网游就是最好的例子。
  
      对方不仁,就别怪他不义,经过这次,他开始想通。
  
      “行了,说正事,你想见我,不会就是为了这事吧?”叶无天对张大波全无好感,甚至想杀了对方,但叶无天还是强行忍住。
  
      张大波说道:“是京城那边的人让我这样做。”
  
      叶无天一听,果然有料,“是谁?”
  
      “我不知道他的真名,不过,我有他号码。”紧接着,张大波将告诉叶无天一组号码。
  
      叶无天记下那个号码。
  
      “先生,我是司徒景思提拔起来的人,那只是表面,其实我不是他的人。”
  
      叶无天看着对方,静待对方继续说下去。
  
      “是雄利集团安排我进去霸虎帮。”
  
      “雄利集团?”叶无天皱了皱眉,他是第一次听这个公司的名字,不知是哪路神仙。
  
      张大波继续说道:“我本是雄利集团的一个小保安队长,被安排到我霸虎帮,完全是公司的主意。”
  
      “为什么你愿意?”叶无天不明白,在白道过得好好的,况且还是一个小头目,收入应该不会太差,这种情况之下,还有有人愿意听公司的安排跑去黑道,这不可思议。
  
      张大波神色无奈:“我也不想,可我没得选择。”
  
      “雄利集团是间什么样的公司?”叶无天没兴趣知道张大波曾经的往事,如今他对那个雄利集团更感兴趣。
  
      “什么都做。”张大波的回答很让叶无天感到意外,哪有这样的公司?什么都做,要知社会上有多少个行业?一家公司,能把一个行业做精做大,就已经很了不起。
  
      “先生,我没骗你,雄利集团真的什么都做,我在公司呆了几年,数都数不过来公司到底涉及了多少个行业,只要我想得出来的,他们就有涉及,而且,还很赚钱。”
  
      听到张大波的讲述,叶无天完全疑惑,雄利集团如此牛叉,按理应该名气很大,可叶无天竟然没听过,纵使再低调,也应该不可以低调成这个样子吧?
  
      想来想去,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张大波说谎,要么是这个雄利集团实在太低调,低调得不像话,并且公司的公关也超级厉害,可以控制住任何有关公司的新闻,不让公司出现在世人视线中。
  
      一间公司,保持一定的曝光,对公司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到底是什么原因?让雄利集团如此做。
  
      “我没骗你。”张大波说道,语气肯定,面对叶无天的逼视的目光,他也没闪躲。
  
      叶无天心中的天平已经开始倾向相信,张大波骗他没好处。
  
      “雄利集团的董事长是谁说?”
  
      张大波摇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叶无天吃惊。
  
      “先生,我没骗你,我是不知雄利集团的董事长是谁,知道的人恐怕没几个,至少我在公司里呆了几年,并没一个人知道董事长是谁,不但如此,公司的股东也同样很神秘,极少召开股东大会,过去三年来,我知道的就只召开过一次。”
  
      “有点意思。”叶无天已经开始对那个雄利集团感兴趣,如此神秘,又如此赚钱,低调,想来公司的背景很大,可以说是通天。
  
      “雄利集团下面的分公司很多,先生,据我猜测,雄利集团可能比你红颜集团还要赚钱。”
  
      “为什么告诉我这么多?”叶无天答非所问。
  
      张大波长吐口气:“有些事只有死过一次才能明白。”
  
      ……
  
      ……
  
      从张大波的病房里出来时,叶无天心情始终无法平静,雄利集团,倘若真如张大波所说那么厉害,倒是挺让人担心,如此低调,为的是什么?一个光明正大的公司,又何因不敢出来见人?
  
      回公司后,叶无天直接去到欧阳幸月办公室:“你对雄利集团有多了解?”
  
      放下文件的欧阳幸月抬头:“很神秘的一个公司。”
  
      天哥怔住,这就是欧阳幸月对雄利集团的评价?不过,能让欧阳幸月这样说,说明雄利集团很强大,同时也很神秘,不然欧阳幸月不可能知道有这么一家公司。
  
      “你怎会说起这家公司?”
  
      叶无天将张大波所说的话大概说了一遍。
  
      欧阳幸月听得沉默,一会后:“我早就知有这么一家公司,只是一直接没怎么注意。”
  
      “因为这家公司很低调?”
  
      欧阳幸月点头,“没错,低调得让人难于相信。”
  
      “看来张大波没骗我。”
  
      回到自己办公室后,叶无天打电话给师娘,让她调动天眼的力量对雄利集团展开调查,连欧阳幸月都不知雄利集团董事长叫什么名,这本身就很不正常,张大波说过,雄利集团几乎涉及了各个行业,而且每个行业都很赚钱,这种实力,可不是每个公司都能有。
  
      一个低调得过份的公司,偏偏又要安排人去霸虎帮。
  
      想到这,叶无天灵光一闪,暗骂自己笨,他怎么就没想到?司徒景思背后的靠山会不会跟雄利集团有关系?又或者说司徒景思原先的靠山就是雄利集团。
  
      越分析越觉得有可能。
  
      下午,程可欣神情忧虑地推开叶无天办公室的门:“老公,我爸妈差点被人恶意谋杀。”
  
      “怎么回事?”
  
      程可欣神色慌张:“我也不太清楚,你陪我一起去看看。”
  
      程培中夫妇已经被送回家,坐在沙发上的他们回想起刚才的事,还是惊魂未定,好险,只差那么一点点,他们就要跟这个世界说永别,现在想想,真够悬。
  
      “爸妈,你们没事吧?”程可欣看到完好无损的双亲时,才松口气,虽然双亲这会都脸色苍白。
  
      “我们没事。”程培中回答。
  
      确定程培中他们没事后,叶无天问道:“叔叔阿姨,当时什么情况?你跟我说说。”叶无天担心那个神秘人干的好事。
  
      “我们也不知怎回事,走得好好的,突然有人冲出来想将我们推下楼,幸好你们安排的保镖及时救了我们。”
  
      那可是十楼,那个高度摔下来,还能活吗?程培中惊出冷汗。
  
      “小天,你们是不是得罪什么人?”柯启云说:“我感觉那两人不像跟我们开玩笑。”
  
      叶无天暗汗,这问题真不知如何回答,他在想,有这样开玩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