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338章 智商有限


    (全文阅读)

    来人是李俊,这是叶无天所没想到,大病初愈的李俊脸色略示苍白,此外并没什么异样。

    “怎么?不欢迎我?”李俊走路时还是有几分异样,估计伤口还没完全愈合。

    李俊恐怕是华夏最后一个太j了,想想他也真够可怜,无端端被王柔丝如此下毒手,然后又还要被人再次残害,他上辈子到底造什么孽?竟然如此二接连三被人毒害?

    没有那玩意,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尤其李俊还如此年轻,正当年轻有为,大好日子等着他去享受,现在却弄成这样人不人鬼不鬼,以后的生活怎么办?

    “请坐。”叶无天作出一个邀请的手势:“李兄出来散心?”

    李俊嘴角微微抽搐几下,坐到叶无天对面的沙发上,“没错,来散心。”

    叶无天内心暗笑,散个屁,你李俊有那个心情散心才怪。

    “李兄,身体好些了吗?”叶无天一边泡茶,一边开口,佯装一副关心的表情。人

    李俊的嘴角再次抽搐,身子在微微颤抖,看得出来,他很愤怒,只不过是苦苦忍着罢。

    “抱歉!你的事情我帮不上忙。”叶无天将泡好的茶端给李俊:“希望你能谅解。”

    李俊像在犹豫,盯着叶无天好一会,令叶无天被盯得直发毛,被这么一个男人盯着,可真不是滋味,尤其对方都已这样,更是让叶无天害怕,担心李俊那方面的取向有问题,更担心对方会看上他。

    想到这,叶无天就一阵鸡皮疙瘩,很是恶心。

    “叶兄,有个问题我一直想请教你,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

    叶无天微微一笑:“请说,我保证知无不言。”天哥好奇李俊会问什么问题,两人虽称兄道弟,但那都是表面,两人都恨不得对方死,相信李俊亦同样如此。

    “你是当真无法帮我恢复如初?”问这问题时,李俊气息很乱,看得出来,他很在乎这问题。

    “嗯,没办法,李兄,我毕竟不是神仙,不是所有问题都能解决,希望你能体谅,当初那样安慰你,完全是出于对你的身体考虑,那种情况下,我想任何一个医生都会那样说。”

    李俊很想反驳,他总是认为叶无天并没出尽全力帮他,只是叶无天的回答是滴水不漏,毫无破绽。

    医学上的事,谁也不敢保证。

    “李兄,我没有骗你的必要。”叶无天解释。

    李俊会相信这话吗?那是不可能的,在李俊看来,叶无天的话都是假话,都不是真实的,反正李俊是这样认为。

    “很奇怪我今天为何会来找你吧?”李俊转移话题。

    叶无天老实点头,对这个问题,他的确好奇,想知对方来的来意,按理对方狠他,现在不应该来才对。

    “叶兄,我跟王柔丝算是完了。”

    叶无天沉默不语,有些摸不着李俊的套路,不知他想说什么。

    “你就没什么要说?”见叶无天不说话,李俊问叶无天。

    “呵呵,这是你的家事,我无权评论。”

    “叶兄,真因为这样吗?”

    看书:网灵异“要不还能怎样?”叶无天笑问,李俊今天更像是来者不善,“哦,对了,我见过她,她跟我说过,你现在这样,她愿意跟你过一辈子。”

    李俊忽地杰杰笑起来,笑得很怪异,让人听上去感到怪异。

    叶无无对李俊的笑声有种熟识感,像在哪听过。

    “叶兄,你对不起我。”狂笑过后,李俊突然沉声道。

    “呵呵,此话何解?因为你婚前的事吗?”叶无天笑问:“王柔丝是你妻子,你别忘了她的个性,是她在陷害我,从另一个角度讲,我也是受害者。”

    李俊浑身直颤抖,明明就是占便宜,还敢说自己是受者害?这脸皮之厚,天下少有。

    “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是受害者,王柔丝是想借我来摆脱你,摆脱这桩婚事,你能理解吗?”

    “可是不管怎样,你都不应该做。”李俊很激动,已处于暴走边缘。

    耸耸肩,叶无天双手一摊:“好吧,你想怎样?”

    就算是秋后算账,叶无天也认了。

    “我想怎样?”李俊又是狂笑,有嚣张,自嘲,同时还有无奈,更多的是悲伤,“对我造成这么大伤害,叶兄,你就不应该给我一个交待?”

    “你想要什么样的交待?莫非也想我自个拿剪刀剪掉?”

    “想跟王柔丝在一起吗?她那么漂亮。”李俊答非所问。

    叶无天已经开始反感,开始不爽李俊,“想听真话吗?无可否认,王柔丝是很漂亮,不过,你给我听好了,我一点也不想跟她在一起,她漂亮倒是漂亮了,可惜心机太重,我不喜欢,还有,她是什么样的人,那是你的家事,别把我扯在一起说,你想来找我喝茶聊天谈心,我欢迎,随时都欢迎,但是,李兄,倘若你想来找麻烦,对不起,我没时间奉陪。”

    “你喜欢她,我可以成全你。”李俊面目狰狞。

    话说到这个份上,叶无天知再没必要谈下去,将身子稍稍往后靠,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坐着,“李俊,你想找事?”

    “找事?我在成全你们,这也是找事吗?”李俊毫不在乎叶无天的不耐烦,“叶兄,我已经是废人,再漂亮的女人送给我,对我都没什么用处,到头来只会害了人家,你说是吗?”

    “嗯,有道理,你不说我还真的忘了,原来你是废人一个,你说得对,美女送给你也没用,只会浪费掉。”

    叶无天这话绝对是在别人伤口上洒盐,反正既然你李俊非要送上门来自找虐,又能怪得了谁?你想自找虐,那就成全你。

    果然,李俊被气得不轻,偏又拿叶无天一点办法都没有,是他先挑起来说,怨不得别人。

    “所以,叶兄,如果你喜欢,我愿意让给你。”

    “李俊,你想得到什么?抛开王柔丝愿不愿意不说,她也不是商品,不是你想怎样处理就怎样处理,你想得到什么?”

    “一个要求,毁掉王家。”李俊提出要求。

    叶无天着实被这个要求给雷得不轻,不得不承认,李俊这个要求够疯狂,也够让人捉摸不透,害他的是王柔丝,如今为何要对付王家?正所谓怨有头债有主,李俊要报复也是要报复王柔丝本人,而非王家。

    “很奇怪吧?”

    叶无天并没否认:“是很奇怪。”

    李俊脸色阴沉,恨意极浓,“当初是王家先提起这婚事,我能有今天,全是王家所赐。”

    “呵呵,你这话有些牵强。”叶无天无法认同。

    “这不重要。”

    叶无天问:“王柔丝呢?你打算怎样处置她?”

    “让她活着,痛苦的活着。”

    叹了声的叶无天颇为无奈:“这事你不应该来找我,我也无能为力,你以为王家是普通的农民老百姓?想怎样捏就怎样捏?王家可不是,更何况除了王家,还有一个马家。”

    “所以我才找你。”

    “这事你找我也没用,李俊,我不是傻子,不可能这样被你利用,还有,如果我对王柔丝有意思,又哪需如此复杂?随时可以找一个更简单的法子,我可以单刀直入。”

    李俊冷冷说道:“目前他还是我妻子。”

    叶无天笑了笑,不以为意,“很多事情,不需要大张旗鼓去做,可以悄悄做,那样你知道吗?”

    原本不想说这番话,可李俊太不是东西,以为他很聪明?可以将别人当成傻子一样玩耍?傻子都不会上当。

    李俊快要气疯,叶无天等于在说不怕他,若对王柔丝有意思,随时还可以暗中找王柔丝,同时送一顶大大的帽子给王柔丝。

    嚣张!

    “李俊,这事你不用找我,找我我也不会同意,接下来咱们来讨论另外一件事。”叶无天歪着脑袋打量着对方,“我听说你想害我是吗?”

    李俊脸色不变:“此话何解?”

    “这些天,有人对我身边的亲人下手,很多人说你是幕后主谋,李俊,你可以告诉我吗?是不是你?”

    “你有证据?”李俊不答反问。

    叶无天摇头,“我有证据,你现在不可能还站着。”

    “所以,没有证据,别乱说,虽然咱们之间认识,并不表示你可以随意胡乱八道,知道吗?我会不喜欢,那种屈打成招的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嗯,有道理,我这不是随便问问吗?别紧张,你说得对,没有证据,我不会拿你怎样,不过,话又说回来,希望不是你,我真不想对你下手。”

    李俊问道:“假如是我,你会怎样?”

    “是你?嗯,这问题问得好,对这问题,我现在就能回答你,你认为你现在够惨吗?如果是你,那我可以向你保证,你一定会比现在更惨,十倍,甚至是百倍,不知我这话能否让你满意?”

    李俊哑然,叶无天话里所带的嚣张让李俊忍无可忍。

    “请吧,我就不留你吃饭了。”叶无天下逐客令。

    冷哼一声后,李俊离开,带着怒意,带着不满,还带着不甘。

    “傻叉。”叶无天望着李俊离开的背影,不由感叹,难道男人那玩意被剪后,智商也会随之降低?李俊现在这智商,着实让人不敢恭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