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353章 中毒 下


    “我妈妈中了神秘毒药,我无法解开。”姜玉道出原由。

    叶无天问:“李庆民有解药?”

    姜玉轻轻摇头:“没有。”

    叶无天越听越疑惑,既然没有,为何还要屈服于李庆民?

    “他没有解药,却有药能让我妈妈减轻痛楚。”

    听到这,叶无天算是明白过来,李庆民没有解药,但他的药却对姜玉十分有用,也就是说姜玉的毒亲必须隔一段时间就要服用李庆民手上的药,否则就会有什么异常。

    “枉我对自己的医术自负,到头来却连自己妈妈都救不了。”姜玉陷入自责,暗骂自己没用,学那么一身医术又有何用?连自己家人都帮不了,学来又有何用?

    “李庆民拿此来威胁你?”尽管叶无天早已猜测到,却还是忍不住地问。

    姜玉点头,算是回答。

    叶无天很好奇,为何李庆民会有解药,虽不能彻底清除姜玉母亲体内的素,但至少能起到一定的压制作用,这就不简单。

    看来自己还是小瞧李庆民,曾经的几次见面,都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生,哪知人家的身份相当复杂。

    “他去替你妈妈看过病?”

    “没有。”

    姜玉的回答多少让叶无天出乎意料之外,李庆民并没去看过患者,就能拿出解药,这事无论怎么看都行不通。

    不用看患者,都能拿出解药,他李庆民比神仙还要神仙,若说姜玉母亲毒跟他没关系,只怕都没人会相信,又或者李庆民根本不想去对外隐瞒什么,他就想借此来控制姜玉。

    “多久的事?”叶无天问。

    “一个星期前。”姜玉回答。

    “那什么,你没吃亏给他吧?”叶无天问出这个让姜玉脸红的问题。

    姜玉羞得想找个洞钻进去,哪有人这样问问题?何况,她跟他还没熟到那个份上,两人也只是第一次见面,就问她这种问题。

    “呵呵,没别的意思,我是想说,你男朋友一定会不愿意看到。”

    姜玉眼神一暗:“我跟他早就分开了。”

    叶无天诧异地看向姜玉,但并没问下去。

    “李庆民虽然控制了我,但我跟他有约定,半年内不能碰我。”姜玉解释,连她也不知为何要解释,“半年之内,我找不到方法解我妈妈的毒,就永远做他地下情人,对他死心塌地。”

    叶无天知道,姜玉表面上说得很轻松,只怕过程相当艰苦,否则以李庆民的性格,不可能如此大方给姜玉半年时间。

    狠一点,李庆民若是态度强硬些,要求姜玉马上给他,恐怕姜玉也无可奈何,最后还是会答应。

    “你有把握吗?”

    姜玉轻轻摇头,若有把握也不会等到现在,目前为止,连妈妈身上中的是什么毒都不清楚,完全无从下手,更别说解毒。

    叶无天想想,说道:“明天带我去见见你妈妈。”

    姜玉大惊,绝望的眸子里泛起一线希望:“你是医生?”

    叶无天并没回答,而是开始动手撕开脸上的伪装。

    刚开始,姜玉还奇怪,想不明白对方要做”)最新’什么,可当她看到叶无天撕下脸上的伪装后,却震惊得瞬间忘了说话,瞪大着眼,像是不敢相信。

    泪水不争气地滑落,姜玉手捂着嘴巴,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希望自己不要哭,然而,还是控制不住,此时此刻,她就想哭,想放声大哭。

    “你……你……”捂紧嘴巴的姜玉说了半天只说出这样一个字。

    叶无天微微一笑:“你没看错,就是我。”

    姜玉转身,身子不住抽搐着,她终于控制不住,终于明白为何刚才会感觉他的气息是那么熟识,会有种似曾相识,又为何会感觉在他身边会种安全感,原来如此,他根本就是她心中的那个混蛋。

    女人的泪水是叶无天的天敌,特别是对方还如此漂亮,更是让叶无天心痛,这女人并无大错,何况自己当初那样对她,强行而残忍的夺走她第一次。

    “留个电话给我,你先回去,明天我找你,今晚有点事。”血樱与那个小姐的人迟迟没来信息,叶无天担心,自己得过去看看。

    “你还有事?危险吗?”姜玉问,这个男人化妆过来h国,绝不是为了玩。

    叶无天心一暖,看来自己没关心错,这女人关心着他的安危。

    “没什么危险。”叶无天又想到什么,于是提醒着道:“不过你不能告诉任何人有关今晚的事,包括你见过我。”

    姜玉不笨,自知叶无天话里的意思,当下马上点头。

    叶无天真面示人后,姜玉那绷紧的神经瞬间放松下来,倘若他能帮她妈妈,说不定她妈妈的毒就能解掉,这混蛋虽然很不是东西,可他的医术绝对天下无双,他说了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天塌下来都有他顶着,天大的事都不是个事,这是姜玉如今的想法。

    留下电话号码后,叶无天便离开,拦下一辆出租车前往血樱她们所在的地点,车上,叶无天拨打了血樱的电话,无人接听,这更是让叶无天感到不安。

    按道理,血樱她们早就应该将人救出。

    目的地是一个仓库,位置很偏,此时虽然是晚上,可仓库四周都灯火通明,叶无天又恢复刚才那个相貌。

    小心地朝着仓库潜去,仓库外头不时有人行过,那些人全部都是腰间鼓起,衣服下面可能藏有枪。

    “叶先生,我知你来了,不用躲了,出来吧。”躲在暗处的叶无天正打算继续潜过去,哪知这个时候却响起一道广播,而这个广播着实将叶无天吓得不轻。

    自己行踪泄露了!

    左右看看,并没有见有什么异常,对此,叶无天纳闷,对方怎知他会来?并且又是这个时候来?

    这是个局,一个专为他而设的局。

    自己来h国,并没多少人知道,想来想去,只有安万宇那女人最可疑。

    臭三八!

    叶无天暗自骂了句,自己的钱没少给,到头来还是被她给卖了,多半是她。

    “叶先生,我们等你好久,你不出来与我们见见面,难道也不在乎你这些手下的安危吗?”广播声再次响起。

    叶无天犹豫着自己到底该不该出去,无论怎样,他都不能再如此躲着,那不是办法,对方已说得很清楚,他的那些人已经全部落到对方手里。

    从一开始就是个圈套。

    想通后,叶无天也不再躲藏,大大方方的走出去,朝着仓库的大门走进去。

    仓库里面,站在明处的都有近百个,个个手里拿着枪,至于暗处有多少人,叶无天不清楚,反正应该不少。

    “大场面啊。”叶无天朝四周扫了眼,大声笑道。

    仓库中间,一个中年男子坐在那,估计他就是这些人的头头。

    “叶先生,戴着那东西应该很不舒服吧?何不拿下来?”坐在沙发的中年男子说道。

    叶无天并没反对,反正人家都知你的身份,再易容也没什么意义。

    “还是这样舒服。”随手扔掉从脸上弄下来的假脸皮,“看来你们设这个局已好久。”

    对方一笑:“我们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将叶先生你请来。”

    “好吧,我的人在哪?”叶无天朝四周看了眼,并没发现他的人在这,包括小灵她们,也不见踪迹。

    “别着急,他们都很好,都少现在很好。”

    叶无天稍稍放心下来,对方的话透着两个信息,一是他的人还活着,二是那些人到底能活多久,还得看他,看双方的合作。

    “不自我介绍一下?”叶无天问,既来之则安之,反正目前也没更好的办法。

    对方笑:“我们是什么人并不重要,对吗,叶先生。”

    “对,那么,说出你们的目的。”对方说得没错,当前局势对对方有利,而他则根本没得选择。

    “爽快,我就知叶先生是个爽快之人,我相信,咱们之间的合作一定会非常愉快。”中年男人笑道。

    叶无天冷笑:“合作?对不起,我还真看不出来,你们有哪一点诚意要合作。”叶无天手指着四周这些人,“莫非你们都习惯用枪来合作?”

    中年男人说道:“没办法,叶先生你并非一般人,我们自然得小心。”

    “是吗,谢谢如此看得起我,着实让我受宠若惊。”

    对方答非所问:“叶先生,为了咱们接下来的安全与合作,请你将身上的东西都拿出来,特别是你的那些药品。”

    叶无天暗惊,表面则不动生色:“对不起,我听不明白你说什么。”

    这些到底是什么人?连这些事都知道,他们还知道什么?

    毫无疑问,叶无天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别人对他了如指掌,而他却对对方一无所知。

    “有些话说得太清楚就没什么意思,你说是吗?叶先生。”

    叶无天没再说话,将腰间的那些小袋子通通拿下,人家有备而来,将所有事情都调查得清清楚楚,他若再说也就没意思。

    “按你要求做了,我的人呢?是时候该让我看看,既然是合作,那咱们之间是平等的,你们应该让我尝尝甜头。”

    “有道理。”对方没反对,“我很尊重叶先生的意思。”说完,对方举起双手拍拍,掌声过后,仓库一角走出大批人,其中一些正是他的那批下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