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365章 血樱的踪迹

  
      “你需要什么?”天下没免费午餐,这句话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都适用,安贞贤主动提出帮忙,势必有所求。
  
      安贞贤了口茶,白嫩如玉的葱指捏着杯子,很是好看,让叶无天舍不得收回目光。
  
      有时候,叶无天都很怀疑,自己是否有特别爱好,总是特别喜欢看美女的手或者足,该不会有那方面之恋吧?
  
      “如果我说没任何要求,纯粹想帮你,你会相信吗?”放下茶杯的安贞贤问,已发现叶无天的异样,让她玉脖爬上几缕红云。
  
      果然如她调查那样,叶无天为人好色,总喜欢盯着美女猛看,就差口水没流出来。
  
      安贞贤装没看到,对自己的神态控制得很好,交际花这个称号不是白喊的,没有一定实力,哪能配得上这个号称?
  
      “没有要求,为什么帮我?”叶无天反问。
  
      安贞贤替叶无天的杯子加满茶,随后将她自己的杯子也加满:“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将来谋条后路,我也不例外。”
  
      “哦,这么说你看好我成为安家少主?”
  
      安贞贤没作正面回答:“就算你最终成不了安家少主,你也是我值得投资的对象,红颜集团董事长,凭你这层身份,足于让我对你投资。”
  
      “说得好,不愧外人称为交际花。”
  
      安贞贤扑闪着她那可爱水汪的美眸:“你这是赞我还是损我?”
  
      “何出此言?”叶无天不解。
  
      “交际花通常都还有另一个名称代言,叫烂女人,好女人是成不了交际花。”
  
      叶无天忽然发现这女人挺有意思:“那你自己认为是好女人还是烂女人?”
  
      安贞贤陷入沉思,久久才抬头:“不知道,我也迷失了,有时候觉得我是好女人,可有时候又觉得自己是坏女人,实不相瞒,很多时候我挺讨厌自己。”
  
      叶无天暂时还看不透对方,不到安贞贤到底是好女人还是坏女人,当然,这也跟他没啥关系,管她好还是坏。
  
      “你相不相信,有时候我很羡慕安心,可以什么都不用管,安安心心生活。”
  
      “羡慕她?”叶无天纳闷:“她的生命就那么长,有什么好羡慕?”
  
      “人生过得有意义,短点没关系,不然,再长命又怎样?不是有句话这样说吗?只在乎曾经拥有,我只想要自己的生活过得有意义。”
  
      叶无天哭笑不得,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当然,不否认她的话有一定道理,人生在世,必须得过得有意义。
  
      “安小姐,言归正传,既然你可以帮我,不知啥时候能帮我将人捞出来?”叶无天问。
  
      “一个星期内。”
  
      叶无天暗暗吃惊,可以在如此短时间内将人捞出,还要在那种地方,这女人的关系网强到何种地步?
  
      “谢谢!”叶无天相信对方,她骗他并没任何好处。
  
      安贞贤娇笑,一举一动间都透出妩媚与风情,很有韵味:“就这样?”
  
      叶无天好笑:“要不还怎样?”
  
      安贞贤一翻白眼,娇嗔不已:“至少也得请我吃饭吧?”
  
      叶无天暗汗,这有何难?“历史。没问题,能请美女吃饭,是我的荣幸。”
  
      安贞贤咯咯娇笑,笑得花枝招展,好像很开心的模样,对此,叶无天极为不解,这到底有何好笑?是否太原牵强了些?
  
      “一言为定。”安贞贤伸出手。
  
      看着对方那白嫩小手,天哥在想,她该不会想占他便宜吧?还要拉勾勾?莫非是想借故意找机会与他进行肌肤接触?
  
      麻痹!太邪恶了。
  
      “一言为定。”叶无天也伸出手指与对方勾在一起,算是约定。
  
      “到时可别心痛你的钱。”安贞贤娇笑。
  
      叶无天笑问:“了解暴发户吗?”
  
      安贞贤不解。
  
      “暴发户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什么都没有,穷得只剩下钱了。”
  
      安贞贤被再次逗笑,手捂着嘴,“你是想说自己是暴发户?”
  
      “嘿嘿,我想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拒绝自己成为暴发户,我也不例外,不瞒安小姐你说,我其实就是一个俗人。”
  
      安贞贤甩给叶无天一个白眼:“你左一句安小姐,右一句安小姐,请问,是想与我拉开距离?莫非我在你心中也是烂女人?”
  
      叶无天哑然,天地良心,他并没往那方面想,还是刚才那想法,对方是什么人,跟他都没关系。
  
      “摇头就是否认?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安小姐前安小姐后?兴许你很快就成为少主,到时还会安小姐安小姐的称呼我吗?”
  
      这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称呼对方为安小姐,完全出于礼貌,哪想到人家并没领情。
  
      “贞贤。”安贞贤霸道地说:“请叫我贞贤。”
  
      叶无天想,两人之间好像没熟到那一步。
  
      “不愿意吗?”安贞贤嘟起性感小嘴,像在撒娇,“你喊我一句,我答应你,将一个星期改成三天。”
  
      这女人也是妖精!
  
      “怎样?我这要求不过份吧?”
  
      “行行,我投降,我投降行不行?”对方能提前捞出那个科学家,这是叶无天所乐于看到,那个科学家在十三区多呆一天,就多一分危险,越早救出对方就越安全。”
  
      安贞贤双手托着下巴,看着叶无天。
  
      “贞贤。”叶无天厚着脸皮喊,你要喊,我就随你意,别说贞贤,哪怕要喊亲爱的,达琳,小心肝,小宝贝等等,这都不是问题。
  
      安贞贤俏脸绯红一片,她的脸色在叶无天看来,装的,一个交际花,会如此轻易脸红?
  
      “三天。”心满意足的安贞贤伸出三根手指在叶无天面前晃,“等我好消息。”
  
      “你支持我成为少主吗?”叶无天突然问。
  
      安贞贤收起笑容:“你会真心为了安氏集团,为了安家吗?”
  
      叶无天却答非所问:“我必须得成为少主,没人可以阻止我。”
  
      “我支持你。”安贞贤说:“你是安家祖祖辈辈等待的人,你必须是少主,没人可以取代你。”
  
      叶无天拿起茶杯:“不管你们信不信,我当初并不想做什么少主,改变主意,完全是被逼。”
  
      “你认为自己人想害你?”安贞贤试探性地问。
  
      “不知道,希望最好别那样。”目前为止,叶无天没任何证据。
  
      半个小时后,叶无天从茶馆离开,走到冷清的大街上,如此的陌生,这一刹,叶无天突然发现,他并不喜欢这里,相比之下,还是喜欢东城,喜欢那个他熟识的地方。
  
      “嗖!”
  
      叶无天敏锐的直觉告诉他,危险,也就几乎在同一时间,他脑袋下意识往左边一侧。
  
      一股冷冽的气流在他脑袋刚才所在位置而过,嗖的一声,前面一根水泥柱上多了块多东西,那是一枚五星状的镖。
  
      叶无天被惊出一身冷汗,盯着前面那根柱子半天,脑子里有些懵,对方这是要把他往死里弄。
  
      他都不敢想象,若是刚才脑袋没偏离开,会发生什么,只怕柱子上那枚五星镖会钉中他的脑袋。
  
      脑袋再硬,也不可能比水泥柱硬,那枚镖入柱数寸,可想而知这其中的力量有多大。
  
      背上被冷汗打湿,幸好他的反应够机警,不然会发生什么?想想就额头冒汗!
  
      这一刹,叶无天想抓狂,想杀人,不明不白被暗算,这滋味很不好受,如若可以,他想宰了对方。
  
      对四周感知一会后,没再感觉到危险,叶无天便将目光定格在那条柱子上,那条水泥柱上的五星镖还系着一条绳,而绳子另一端则系着一张小纸条。
  
      这是忍者特有的飞镖,也就是说刚才那个朝他下手之人是忍者。
  
      走到五星镖前伸手将那张纸扯下,上面写着一行字,欲救血樱,请速往。
  
      血樱!
  
      叶无天愕然,刚才那个忍者是来通风报信,会是谁?按理不会有人会来给他通风报信。
  
      血樱果然出事,并不是逃离,原先,叶无天的设想中,血樱有可能是逃离他。
  
      纸条上显示的地址是日本国内,想要救她,必须得过去一趟。
  
      叶无天还有一个怀疑,这会不会是一个圈套?某些人极有可能借助血樱的失踪来对付他,或者说抓住血樱,就是为了对付他。
  
      不管怎样,叶无天都必须得去解决,万一血樱真被抓,他也得想尽一切办法将血樱救出来,哪怕那里是龙潭虎穴。
  
      回到别墅,叶无天将那张纸条拿给安心:“r国边你有关系吗?”
  
      接过纸条的安心看了眼:“什么事?”
  
      “我的人被抓,这是刚才有人通知我,我也不知真假,得想办法弄清楚。”叶无天说。
  
      “我会帮你看看。”安心说完当着叶无天面前将拨打一组号码,对着电话将指令吩咐下去。
  
      不一会,安心打完电话,看向叶无天:“安贞贤找你?”
  
      叶无天闻言脸一沉:“你调查我?”
  
      安心解释:“她那么高调,根本不用我去调查,自然会有人告诉我。”
  
      “在你眼中,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叶无天忽然好奇这问题。
  
      “在安心,她是个另类。”顿了顿,安心接着道:“当然,我也是。”
  
      “另类?”叶无天好笑:“有点意思,很多人说我也是个另类,很多人认为她是交际花,对这事你又怎看?”
  
      安心想了想,回答:“毒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