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368章 一命换一命

  
      (全文阅读)
  
      李庆民大惊,反应也够快,即当作出反应的朝右移开,但还是迟一步,叶无天所弹出的两颗药丸都弹中他脸颊。
  
      一阵吃痛过后,李庆民连忙低头往地上寻找,但苦找好一会,都没发现那两颗药丸。
  
      “你对我做什么?”李庆民绝不认为叶无天只是想拿沙子弹他,“那是什么?”
  
      “毒。”叶无天拍拍手掌,并没隐瞒。
  
      李庆民听得顿时肺都快要气炸,“什么毒?”
  
      叶无天问道:“注意你的态度,李笨蛋,你这是什么态度?瞧你那意思,是想怀疑我对你下毒吗?”
  
      李庆民有些发懵,怀疑?叶无天这狗日的竟然用上怀疑这两个字?刚刚才发生的事,他竟然用上怀疑这两个字?明明就是他对他下毒。
  
      “看来你果然是怀疑我。”叶无天扬起嘴角谑笑:“毒是我下的,只是,你有证据吗?”
  
      如果论无耻,论脸皮厚,叶无天绝对是数一数二。
  
      李庆民被气得够呛,浑身颤抖着,充满怒火的眼神恨不得叶无天活撕掉。
  
      “你有证据吗?”叶无天又一次问。
  
      李庆民的老血都快被气出,“什么毒?”
  
      叶无天伸手拉起安心左手,朝她手腕上的名牌手表看了看:“嗯,再等两分钟。”
  
      这话听得李庆民一阵心惊肉跳,为何要再等两分钟?他叶无天想说什么?
  
      短短两分钟,每过一秒,对李庆民来说都是种煎熬,度日如年,“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叶无天笑而不答,反而极为无耻的玩弄着安心那白嫩柔胰,玩得相当陶醉。
  
      安心羞得脸红耳赤,霞举飞升,含羞中带着几分恼怒,美不胜收。
  
      用力抽回手并瞪了叶无天一眼,然而向来脸皮厚堪比城墙的叶无天又岂会将这事放在心上?将手移到鼻子前,深深地吸了口气,满脸的陶醉模样,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前将他痛打一顿,就没有比他更贱的人。
  
      安心羞得不行,转身不再理叶无天。
  
      李庆民妒忌叶无天,那是他的女神,叶无天凭什么如此对待他的女神?
  
      “好了,时间应该差不多,你用手按按你左边第三根肋骨试试。”调戏完安心,叶无天看向李庆民。
  
      听了叶无天的话,李庆民不知该不该听,更不如何是好,他内心其实很紧张与恐惧。
  
      “怎么?不敢试吗?”叶无天嘲讽道,“最好还是试试,你不会失望的。”
  
      李庆民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打住,别把话说得那么难听,什么叫对你做什么?你有证据吗?”叶无天反问。
  
      “你下毒?”姜玉不知为何有种快感,这段时间被李庆民弄得极为恼火与烦躁,如今见他也被叶无天下毒,让姜玉有种报复的快感,虽然不是她下的毒。
  
      有句话说得好,恶人自有恶人磨,李庆民如此无耻,偏偏遇上比他更无耻的叶无天。
  
      叶无天瞟了眼姜玉,坏笑道:“他有证据?”
  
      姜玉忽地想笑,这混蛋说话时还要朝她笑。
  
      李庆民抓狂,见叶无天如此,他更是担心,刚才那两粒药丸直到现在,]下载都找不到,不知去了哪,这才是他所担心,想弄清楚那是什么毒。
  
      “还愣着干什么?不相信我说的话吗?快试试吧,不会让你失望。”叶无天见李庆民不动,再一次催促。
  
      李庆民犹豫不决,“凭什么要听你的?”
  
      叶无天冷笑:“有骨气,不过,希望你是真的有骨气才好,当然,也希望你别后悔。”
  
      李庆民最终还是伸手朝他的左边第三根肋骨按去,虽然他这会并不觉得痛,但还是不够胆量去拼,什么都比不过自己的小命要紧。
  
      找到那根肋骨后,李庆民抱着一丝侥幸稍稍用力按下去,只是,这一按,却差点要了他半条老命,痛得他无法站稳,两腿一软,摔坐在地上,脸色惨白,冷汗如流。
  
      叶无天笑意甚浓,“很痛吧?”
  
      坐在地上的李庆民终于明白,叶无天没吓他,他自己也是医生,且在医术方面有一定成就,他很清楚正常人那样按肋骨是不会痛。
  
      “你对我做了什么?”李庆民咆哮如雷,双目喷火。
  
      “别紧张,你这不还活着吗?”
  
      “解药,给我解药。”恐惧万分的李庆民从地上爬起,把手伸向叶无天。
  
      叶无天问道:“你的命值钱吗?”
  
      李庆民自然清楚叶无天的用意,“我没有解药,不是我下的毒。”
  
      耸耸肩的叶无天一副无所谓的表情:“那没关系,就当我没说过,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想活命,你就得一命换一命,明白吗?”
  
      “我没有解药,她的毒与我无关。”李庆民急了,看向叶无天的眼神既然有怒火,又有害怕。
  
      “那我也没有,反正你也没证据。”论无赖,鲜有人会是叶无天的对手。
  
      “你……。”李庆民气坏:“真跟我没关系,不是我下的毒。”
  
      叶无天问:“听你的意思,又跟我有关系?好像跟我也没关系吧?”
  
      “要怎样你才愿给我解药?”
  
      “交出我想要的解药,自然就会给你想要的。”
  
      “我没有。”李庆民大吼。
  
      李庆民吼,叶无天则比他吼得更大声,“那就滚,拿到解药再回来。”
  
      最终,李庆民还是带着无尽的恨意离开,他知道,任他再怎么求饶,叶无天也不会给他解药。
  
      “这样做会不会不好?”李庆民离开后,姜玉问。
  
      “你有更好的办法?”叶无天问。
  
      姜玉被问住,好哪有更好办法?若有也不用等到现在,老早就行动。
  
      “既然没有,就按我的做,你现在要做的就是配合。”
  
      姜玉忽觉得委屈,他这样对她,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把她当什么?
  
      两小时后,姜玉家里的佣人抬上一个大木桶,里面装的全是药水,这是叶无天所开的方子。
  
      “现在怎么做?”看了眼那个大木桶一眼,姜玉问。
  
      “先将小碗的药让患者喝下,半小时后再将她抱到木桶。”末了,叶无天又道:“可以穿着衣物。”
  
      姜玉俏脸绯红,她都没想到这点,反被他给想到,不过,从某方面说,他这也算是一种体贴。
  
      按叶无天的意思,姜玉亲自端起那碗仍散发着热气的药喂她母亲喝下,半小时后,又让她母亲坐到木桶上,除了头部露出,其它全部被药水泡着。
  
      木桶里的药水有一定有温度,患者坐进去没一会,就已经开始冒汗,并且几次因为药水太热而想站起来。
  
      叶无天一直站在旁边,全程关注着木桶中的人。
  
      “热。”姜玉的母亲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
  
      姜玉何尝不知?见妈妈在木桶里的那副痛苦表情,她看着也难受,恨不得用自己去替代她妈妈的那份痛苦。
  
      “别看我,看也得继续。”叶无天面无表情道。
  
      姜玉暗气,这家伙如此不解风情,对她说话就不能温柔些?非要这么冷冰冰?她可没欠他的,相反,是他欠了她的。
  
      如此又是过了十多分钟,此时木桶里的患者已经开始热得大脑缺氧,开始陷入半昏迷状态。
  
      “还要多久?”姜玉见状忍不住又问。
  
      “你出去。”叶无天命令,毫无疑问,这话是对姜玉所说。
  
      姜玉愕然,显然没想到叶无天会让她出去,她也是医生,在场应该还能帮上些忙,哪知叶无天却让她出去。
  
      “怎么?不想出去?”
  
      “我……我能不能留在这?”姜玉问。
  
      叶无天点头:“可以,你留在这,我们出去。”
  
      姜玉自知没得商量,当下也不再说话,直接转身就走,内心却将叶无天骂得狗血淋头,问候叶无天的祖宗十八代,为什么不让她留在这?为什么?
  
      “为什么不让她留在这?”姜玉出去后,安心说道。
  
      “不适合。”叶无天回答:“咱们之间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安全。”
  
      安心没再问,看着木桶里的患者,她很不解:“咱们可以替她解毒,还不用这么麻烦。”
  
      “不能惊世,咱们不能做得太出格,什么都不用,就可以替她解毒,外人会怎样看?弄不好咱们会成为小白鼠。”
  
      安心明白过来,知叶无天是在自我保护,同时保护着她,他说得没错,很多事情不适宜公开。
  
      此时见叶无天又道:“还有另外一点是,患者跟咱们没多大关系,咱们犯不着如此去救,能用药解决就最好。”
  
      安心哑然,怎么感觉这家伙像个奸医?一点医德都没有,医生不是要尽自己最大能力去帮助别人吗?这家伙又是怎回事?
  
      “开始吧,应该差不多了,咱们试试看能否帮她将毒逼出来。”叶无天心里并无把握,不知能否成功,但他很期待,如果可以,安心就是上天送给他的宝贝。
  
      安心走到另一旁,左手与叶无天十指紧扣,右手则握着患者的手,而叶无天则在另一边同样如此。
  
      门外面的姜玉焦急万分,不停的走来走去,叶无天已经是她唯一的希望,若连叶无天也没办法,她都不知该怎办才好,到那时又还有谁能帮得了她,她都不敢想。
  
      一直看着那道门,没等到门被打开,反倒是自己屋子外面响起一阵吵嚷凌乱的脚步声,听声音,来人不少。
  
      本文由小说原创首发,阅读最新章节请搜索“”阅读。